万物初始不知悲

万物初始不知悲

19-11-14 00:47:02, 分类: default


浑沌草

  一株小草,它会不会忌妒牡丹的娇艳?杨柳会不会羡慕杏梨树的果实?小松鼠会不会因自己体格不如猫大而愁苦满怀?绵羊会不会因为自己不像马那样善于奔驰而自惭形秽?小蜜蜂会不会仰望蓝天苍鹰的雄健时怨恨自己不如他人?野猪会不会认为自己丑陋?......我告诉大家,它们不会。

  你去问猴子,它们羡慕人的生活方式吗?你去问蚂蚁,它们喜欢鸟巢吗?我的回答是,不。

  万物初始不知悲,当初设计万物时上帝就考虑到了一切,只赋予了它们原始的本能,没有给予它们争斗的思维,各司其职,各显风采,它们乐在其中,不存在"开始时的不公平。"也不存在有些生命的反物质结构完美,有些生命的反物质结构不完美的问题。

  万物的自性是完美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即使是当初地球上所造的人,根本不像现在的人类这么复杂,因为他们保持着完美的自性。正如《圣经》中描述的亚当夏娃那样。

  以前,每个人的童年几乎都是快乐的,因为童真没有分别心,现在人们的童年大大地缩短了,幼儿园的孩子们都开始了相互的比较,苦恼由此产生。

  我上中学的时候,整个夏季只穿一件单布衫,从来没有向父母再要一件衣服的意识,也从来没有与其他同学同伴比较谁穿的好,谁穿的差的意识,现在想起来,那叫傻,但恰恰是因为傻,才保证了我童年少年时代的欢乐。

  在生命禅院呆过半年以上的禅院草应该有这样的变化,不再与周围的人做比较了,不再羡慕或忌妒他人的优越了,不会再与他人因为权力、荣誉、财富、美色而去明争暗斗了,一进入这个家园,感受到的是开心和快乐,为什么这样?因为自性逐渐完美了。

  当自性完美的时候,不再有太极思维,不再有真假、善恶、美丑、好坏等等对立的分别心,那是一种无相思维,一种浑沌意识,浑然天成,与道合一。

  不公平意识是自性的缺陷造成的,也就是说,是由我们生命的反物质结构不对称,不完美造成的,认为上帝不公平,那恰恰是自己不公平,而不是上帝不公平。

  让所有的人都当国王就公平吗?让所有的人都长的一摸一样就公平吗?让所有的花卉都变成牡丹才公平吗?让所有的小草都成长为参天大树才公平吗?让所有的食草动物都变成狮子就公平吗?让所有的女人都变成男人才公平吗?让所有的人都降生在富翁家里就公平吗?若追求如此的公平,只有让宇宙化为灰烬。

  当我们把自己的意识投射到万物之上时,实际上恰恰反映出来的是我们自己的本性,就像我们照镜子,镜子映照出来的就是我们本身。

  宇宙是为生命而诞生的,就像生命禅院是为禅院草而诞生那样,若没有禅院草,生命禅院就毫无意义,若没有生命,宇宙就毫无意义。可以这么说,宇宙中的一切都是为生命而服务的。

  生命存在的价值,或者说人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开心快乐,感受幸福,一切活动,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展开的,如果忽视了这个生命存在的目的,不论我们上学也好,结婚成家也罢;不论我们劳动创造也好,还是修行修炼也罢,都是本末倒置了。

  现在假设我们自己就是上帝,我们会怎么来安排这一切?让所有生命都处在极乐状态,这可能吗?都当编剧,谁当导演和演员?总得有人编剧,有人导演,有人当演员吧,开心快乐在相互彼此的服务中体现,如果没有相互的服务,哪来极乐的感受?如何感受到那就是极乐?都当爸爸,谁当儿子?总得轮换着进行吧。

  人间就是个轮换的地方,人间是天堂地狱的中转站,形形色色的旅客混杂其间,有去千年界的,有去万年界,有去极乐界的,有去动物层的,有去地狱的,还有返回的,从而,乱想纷呈,杂说叠出,佛魔同争,莫衷一是。

  当万物和谐时,没有尊卑贵贱之别,人类的苦难来自撒旦的意识一闪念--"我就是上帝。"从此,撒旦开始了编剧生涯,受教唆的天使从原体中分裂而出,有些来到人间也开始了造人,造食肉动物,分化开始了,对立形成了,天堂地狱也出现了,现在已经清楚了,走上帝之道的回归天堂生活,不走上帝之道的,将被惩罚到地狱,忏悔的,生命不断向高层空间发展,傲慢的,生命不断向低层生命空间发展,每个人的命运掌握在了自己手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恶果报,如影随形了,这一切是各自的咎由自取,怨不得上帝。

  上帝为什么不把撒旦剪出,为什么还让它继续扰乱秩序?这是人的疑问,站在上帝的角度,这一切好玩着呢,总裁让个别下属捣蛋,也有无穷乐趣,至于人,上帝从来没有关闭自己的大门,只要寻求他,不断敲他的门,他就开门,从来不冤枉一个人,从来不遗弃一个人。但是,我们选择背弃上帝,那是我们自己的意识造成,怨不得上帝。

  孙悟空再厉害,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撒旦再能耐,逃不出上帝的道,撒旦很焦躁,终日惶恐不安,坐卧不宁,脾气很大,无事生非,到处教唆人"你就是上帝,""你创造了自己的上帝,"由此,人类就没有宁日。

  好,就谈这些,只要我们明白万物初始不知悲,回归自性,就明白了矛盾的本源,也就知道了自己努力的方向了。

                                          2007-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