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执,不断超越; 抓住核心,逼近真理

放弃我执,不断超越; 抓住核心,逼近真理

19-07-13 01:07:48, 分类: default


雪峰


   人活着为什么?就为了守住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义?不累吗?守得住吗?

   人活着就是为了维护某个思想、某个主义、某个心中大师的颜面和荣誉吗?那我自己在哪?找到了自己,又要问自己,我是谁?我能守得住自己吗?为何要守住自己?

   人生的许多麻烦和苦恼就来自于我执,就在于认死理,耗费了自己的心智而不觉,虚度了自己宝贵的年华而不知,蹲在监狱中浑然忘了自己本身就是囚徒。

   有几人认识到自己一生是在坐监狱?一生都走不出心狱?人类制造的监狱就是为那些不守宪法和法律的罪犯准备的,上帝制造的监狱就是为那些无视天理和生命的 罪犯准备的,人类监狱中的囚犯要想走出监狱,就必须认罪伏法、诚心悔过、循规蹈矩、争取宽大;上帝监狱中的囚犯要想走出监狱,就得心存感激、诚心忏悔、应 道顺道、歌颂上帝。

   几十年前,我们为共产主义信仰而奋斗、而献身,最后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许多弟子为了捍卫师傅的思想和主义而不惜放弃自己、放弃家庭、抛头颅,撒热血,最后发现师傅本身仍在监狱中,仍在人生的迷途中,冤枉不冤枉?

   写下《道德经》的老子悟道、求道,最后走出了监狱;佛释迦牟尼发现了天地的奥秘,最后放弃了所有的"竹筏",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我们如何走出迷途?如何超越天地的疆域?

   一个思想成熟的人,他必然要守住自己的良知,不会随波逐流盲目追随,不会去维护自己都弄不清含义的什么思想和主义,当然也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一个道德成熟的人,必然要虔谨守道,凡事以道为中心,而不会逆道而行,他只变着法子启发他人,而不要求他人追随自己,更不会说自己就是神佛或天使而障蔽他人的灵性,并阻挡他人的道。

   一个得了道,与道同行的人,我们无法以常人思维去揣度他,我们可以说他是一堆垃圾、一座山、一株花、一条狗、一个人、一个仙、一尊佛,甚至可以把他看成 是神或上帝的使者,对他而言,任何称呼都无意义,他到底是什么,关键取决于我们自己的认识水平,如果我们心中只有垃圾,那么,我们看到的他就是一堆垃圾, 如果我们的思维只是常人的思维,那么,他在我们眼中也不过是凡俗人一个,如果我们理解了道,那么,他在我们眼中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钱迷心窍的人,凡事以钱为中心,眼中看见的全是钱;权迷心窍的人,凡事以权为中心,眼中看到的全是通向权的途径和障碍;思想和主义迷了心窍的人,凡事非 要争出个你短我长,我真你假,即使在陆地上行走,也要背上个沉重的"竹筏",即使过河有桥,也舍不得放下背上的"竹筏"。

   一个坚持自己思想和主义的人并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当我们自以为是在追求真理的时候,我们反而远离了真理,我们无法到达真理的彼岸,只能永远逼近真理,这 就象求圆周率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只能做到最大限度,无法囊括全部。任何一个机械工人或机械师清楚,制造和安装一部机器,其性能的优良程度取决于制造者或安 装者能否最大限度地精益求精。多取小数点后的一位数,零件的精度和光洁度就高,整部机器的使用寿命也相对长,当然性能也就更加优良。

   一个真正理解了道的人,一个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他必然是一个孤独者,他不可能拥有一大群崇拜者、拥护者、支持者,除非他离开了人世。他也不可能去争求他 人的意见或争取他人的理解,即使全人类都反对他、排斥他,压制他,他也决不会为了迎合众人的情感而偏离真理的路线。他不可能从属于某一个政党、某一个宗 教、不可能为了获得众人的好评或得到大众的赞美而曲意降低做人的标准或颠倒是非。假如地球上有一万个人,政治家为了争取选票,必然要曲意迎合众人的口味, 最大限度地争取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因为得人心者得天下,但这一条不适合得道者,他为了坚守道,必然要对抗九千九百九十九,假如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都逆道 而行的话。

   一叶障目,难见泰山,要欣赏一幅大型油画,我们必须要与油画保持适当的距离,若靠的太近,就难识庐山真面目,若拿个放大镜对着油画的局部看,除了颜料, 能看到什么?要欣赏森林的波涛,必须要站在高山上,钻到森林中只能看见一株株单个的树木。所有的森林中都有枯枝败叶,假如我们低着头专门寻找枯枝败叶,我 们一定能够找到,如果由于拣到了几片枯枝败叶,然后做出这片森林是个垃圾场的结论,悲哀的不是森林,而是我们自己。

   人在道中,就象鱼在水中,鱼离开了水必死,人离开了道必亡,不同的是,鱼靠本能求生存,人靠意识求生活,水有边有际,道无边无际,无边无际的道有许多层 次,这就象大气层有对流层、同温层、中间层、电离层、外逸层一样,每个层次的生命有不同的生命含义,人就活在道的一个层次中,对此,有几人明白?

   一个不懂音乐的人无法弹奏出一首美妙的乐曲,给猴子一台打字机,它无法打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没经过学习和训练的人,肯定开不了飞机,对道没有概念的人不可能清楚人生的奥秘。

   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我们需要不断问路,或者雇一名向导带路,或者买一幅城市交通旅行图,全靠自己摸索,不仅耽误时间,白白消耗精力,可怕的是有时候会误入歧途。

   人需要有人点化引导才能走出人生的迷途,但我们到哪儿去寻找能点化引导我们的人呢?

   同一快地上会长出庄稼,也会长出野草,同一个园子中既能长出鲜花,也能长出荆棘,同一个师傅教出的弟子,有可能走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那么,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子的弟子们,你们认为你走的路就是唯一正确的路吗?你们认为自己就是鲜花,而不是荆棘吗?

   我在《向人生的最高境界艰难跋涉》中说过:这是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难以计数的人曾试图走这条路,有些望而却步,有些中途退场,有些被魔俘虏,有些衰竭而亡,越走越迷茫,越走越怅惘,人迹罕至,充满神秘。

   我们需要谦卑,需要放弃我执,需要不断超越自己,不抓住核心,永难逼近真理。

   2004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