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为共产主义社会就是共妻是天大的误解

认为共产主义社会就是共妻是天大的误解

19-02-24 17:40:59, 分类: default

雪峰

   人类中有些人是头朝下活着,他们平视时看到的都是垃圾,他们仰视时看到的大都是人们的屁股,那些说共产主义社会一定是“共妻”社会的人,就是一些头朝下活着的人。
   共产主义社会是共妻的社会吗?当然不是。因为在共产主义社会没有婚姻和家庭,没有婚姻和家庭的社会就没有丈夫和妻子,哪来的妻子可共?
   说共产主义社会里共妻,这是天大的误解,这是站在人类现状的基点上,即有婚姻和家庭的基点上的错误认识,他们认为,只要是共产主义社会,大家的丈夫和妻子就得共享,实不知,共产主义社会里就没有婚姻和家庭,不存在共妻的基础和土壤。
   要真正理解共产主义社会,首先必须了解以下作者及其著作。
   柏拉图《理想国》
   莫尔《乌托邦》
   贝拉密《回顾》
   史德普顿《人之始末》
   培根《新大西洋大陆》
   康帕内拉《太阳城》
   摩里斯《来自乌有之乡的消息》
   巴特勒《乌有之乡》
   赫胥黎《美丽新世界》
   欧威尔《一九八四》
   史基纳《桃源二村》
   马孤哲《论解放》
   圣西门《新基督教》
   傅立叶《新世界》《全世界和谐》《情欲论》
   欧文《人类思想和实践中的革命》
   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
   孔子在《礼记 礼运篇》中对大同的描述。
   康有为《大同书》
   了解以上作者及其著作是远远不足以明白共产主义社会的特征的,因为以上作者都是处在人类社会有婚姻家庭这个前提下对理想社会的一种设想和追求,虽然他们的思想超越了现实,但他们的意识里依然认为共产主义社会是在婚姻家庭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所以,他们对理想境界的表述是无法完备的,是顾此失彼缺胳膊少腿不完整的。
   共产主义名称的前身是乌托邦,乌托邦被人们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空想社会,像摩里斯、巴特勒、赫胥黎的著作,本质上是反乌托邦的,但正像英国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倡导者,英国著名的作家、诗人、戏剧家、艺术家、童话家奥斯卡?王尔德所言,“一张没有乌托邦的世界地图是丝毫不值得一顾的,”他常引用的一句语录是:“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那些说生命禅院创办的第二家园是提倡“共妻”的人们,就是活在阴沟里的人们,当年一些人说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是要“共妻”的,普通老百姓一听要“共妻”,想象着自己的妻子要被共,就开始污蔑、反对、抵抗共产党,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共产党从来就没有“共妻”,虽然苏联共产党在其历史进程中出现过一些极端的“共妻”现象,但那只是局部且短暂现象,我们不能说一个人身上有疮疤就说这个人是疮疤吧?
   说实话,生命禅院创建的第二家园,就是人们理想中的乌托邦和人们追求的共产主义社会,历史上的贤哲们只是在思想和设想,但我们把人们的理想变成了现实。
   第二家园里“共妻”吗?当然没有,因为在第二家园没有婚姻和家庭,当然不存在丈夫和妻子,所有人,一旦进入第二家园,原来的夫妻关系即行解体,开始过人类新生活。
   “共妻”,是一切愚昧、落后且卑鄙无耻的反动分子蛊惑民众狙击文明最拿手的舆论武器,这个武器最能煽动民心并制造危机感,尤其是一些固守传统理念的半瓶子知识分子,用这极其简练的“共妻”箴言激起民众的愤慨和仇恨来阻挡人们朝着更加文明的理想社会前行。
   但是,不管猥琐邪恶的人们如何贬低和侮辱乌托邦式的共产主义社会第二家园,人类追求自由和理想社会的步伐无法阻挡,今天的第二家园将会成为全人类生活的模式和样板,让那些活在阴沟里头朝下侮辱第二家园“共妻”的人们去哀叹哀鸣歇斯底里地嗥叫吧!我们不会被吓倒!“天国里不娶不嫁,”上帝的王国里没有丈夫和妻子,第二家园就是天国千年界的拷贝,明天,当全人类的贤人们认识和了解了第二家园,全人类会欢呼雀跃的,唯有那些说第二家园提倡“共妻”的人类文明的害虫们会羞愧难当,会找个地缝钻进地下通到地狱咬牙切齿地咀咒了。
   2011/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