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空间与仇恨

七、空间与仇恨

18-10-31 19:45:31, 分类: default

雪峰

  "非典"过后,听几个人聊天,其中一位三十来岁的漂亮女性说:"这'非典'怎么就过去了,最好整死它几亿才好呢!"我问:"你为什么要希望几亿人在'非典'中死亡呢?"她说:"这么多人,怎么活呀?"
  这是典型的空间造成的仇恨。
  能养十只鸡的鸡棚内,若只有五--六只鸡,鸡与鸡之间会相安无事,若超过十只鸡,鸡与鸡之间常常会发生"暴力冲突"。
  一个老鼠窝里若老鼠繁殖过剩,常常会听到老鼠们"打架"的声音。
  蜜蜂巢内一旦蜜蜂数量过多,一定会诞生蜂王,进行"分裂活动"。
  一个家庭,人口若一多,相互的埋怨吵嘴必然要发生,结果自然是分家。
  狭窄的生存空间必然会导致生物之间的仇恨,若不能及时化解,仇杀最终必然要发生。
  蜜蜂可以分化,大家庭可以分家,但这个大家庭若再无其他空间可分,将会发生什么?也就是说,这个已经容纳了65亿人口的地球虽然尚未到达人与人相互仇杀的临界点,但空间的狭小已经让政府和民众感受到了难以名状的压抑,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为了争夺生存空间,从幼儿起,就开始了残酷的较量和争斗,这也就是为什么开篇那位女性盼望"非典"能消灭一些人口的原因。
  空间狭小导致的仇恨已经无法用善恶道德标准来裁判,人都想生存下去,且希望在生存的基础上能生活得好一些,这种想生活得好一些的愿望必然会导致对资源的掠夺和对空间的霸占和侵犯,以及由此引起的对水源、土地、大气的污染,这个污染又将会导致恶性循环,将是生存的空间更趋狭小,空间越狭小,越会导致生存的竞争越激烈、越残酷。
  人类得想办法,若不想办法,瘟疫、战争、饥谨、灾荒、地震、洪水将伴随着偷盗、抢劫、绑架、抢占、仇杀接踵而至,这叫自然。
  同时,还有一种风险,那就是神灵实施的强制净化。
  我几年前养了一只狗,叫拉瑞,它与邻居家的狗交配后生下了11只小狗,起初,小狗们满院落奔跑,给院落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也给我带来了欢乐,但随着它们的成长,麻烦接踵而来,首先吃食时相互咬仗,接着狗屎拉的到处都是,再后来我无法在院落中行走,12条狗争相巴结我,献殷勤,把我围得水泄不通,狗性特别嫉妒,为了讨得我的喜欢,它们竟然互相撕咬,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一旦大门一开,它们激动得倾巢蜂拥而出,吓得过路人们,尤其是小孩子哇哇大叫,无奈,我送出去6条。剩下的6条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少了6条,但上述麻烦照旧,不行,还得送出去几条,最后只剩3条,院落一下清净多了,最后我得出结论,我的院落最多只能养3条狗,一旦超出3条,狗的数量与院落大小不相匹配。
  对于送出去的狗们而言,它们想不通我为什么要把它们"清理"出去,但对我而言,我清楚为什么要把它们"清除"出我的院落,我是迫不得已实施强行"净化"。
  在诺大的一个院落中,养几条狗是我的需要,但狗有自己的属性,它们需要交配,需要生崽,不让它们交配和生崽,太残忍,但交配太频繁,生的太多,空间就无法容纳它们,结局就是实施"强行净化"。
  人类比狗应该理智多了,应该能预感到危机,如果各行其事,只考虑个体,不考虑全体,只计算局部,不筹谋全局,其结果就是迫使神灵实施强行净化。
  要化解目前人口数量大与空间狭小的危机,以避免空间造成的人类相互之间的仇恨并由此导致的灭顶之灾,全人类只有按照生命禅院的理论进行生产和生活,但这只是一相情愿,是一种幻想,甚至是妄想。
  咋办?只有高瞻远瞩,把那些明白事理的人们从争斗的狭小空间中领出来,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