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级人生宝典(一)

中级人生宝典(一)

18-09-24 18:36:50, 分类: default

雪峰

  执大象,天下往。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滋养万物。
  观宇宙万物运化之道,探索其运行之奥妙,法于阴阳,和于术数,可以入道。
  常有欲可观道妙,常无欲可知道徼。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类。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大道甚夷,而民好径。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同与道者,道亦乐得之。
  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
  道恶乎隐,而有真伪;言恶乎隐,而有是非。
  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
  道昭而不道,言辩而不及。
  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乱,乱则忧,忧则不救。
  一切有形,皆含道性。
  善为道者,不用目、不用耳、不用心、不用力。
  人在道中,道在人中;鱼在水中,水在鱼中。道去人死,水干鱼终。
  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
  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是道,则进;非道,快退。
  知道易,信道难;信道易,行道难;行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如若不难,满大街小巷都是神仙矣。
  忘己之人,是之谓已入道。
  至道不可以情求矣。
  道深微妙,难以言传。
  无思无虑始知道,无处无服始安道,无从无道始得道。
  
  瞎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人之无仁而大仁至。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人之至私,其心必死。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为无为,则无不治。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将欲歙之,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夺之,必故与之。
  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敞,精神不散。
  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谓之魂,并精出入者谓之魄,所以任物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有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有思而远谋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须四时而适寒温,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辟邪不至,长生久视。
  失神者死,得神者生。
  不见可欲,使心不死。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常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柔弱胜刚强。
  知止其所不知,至矣。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使实,不居其华。
  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稀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
  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矣。
  见小曰明,守柔曰常。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稀,搏之不得名曰徼。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衿,故长。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用不用筹策,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物壮则老,是为不道,不道早已。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我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争,善用人者为之下。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之不病也,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无狭其所居,无厌其所生。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谵谵。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
  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
  德荡乎名,知出乎争。
  人皆知有用之用,难知无用之用。
  久与圣人处,则无过。
  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至矣。
  其嗜欲深者,其天机浅。
  古之真人,不知悦生,不知恶死。
  小惑易方,大惑易性。
  小人则以身殉利,士则以身殉名,凡人则以身殉家,圣人则以身殉天下,仙人则以身殉道,道为恒,故仙人乃久。
  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以知也。
  通于一而万事毕,无心得而鬼神钦。
  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
  执道者德全,执德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圣人之道也。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以上帝为宗,以神佛为主,以无为为常。圣人之道也。
  至仁无亲,至知无谋,至信辟金。
  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应,迫而后动。
  哀莫大于心死。
  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
  形动不生形而生影,声动不生声而生音,无动不生无而生有。
  死之于生,一往一返。故死于是者,安知不生于彼乎?故吾知其不相若矣。吾又安知营营以求生者非惑乎?吾又安知今生生非昔之死乎?
  大哉死乎!仙人升焉,君子归焉,小人伏焉。
  莫如静,莫如虚。静也,虚也,得其居也;取也,欲也,失其所也。
  物损于彼者盈于此,成于此者亏于彼。损盈成亏,随时随生,随时随死。往来衔接,间不可省,畴觉之哉!亦如人自世至老,貌色智态,日似不易,非婴孩时有停而不易也,间不可觉,俟至后知。
  夫至信之人,可以感物也。动天地、感鬼神、横******,而不逆者。
  凡顺则喜,逆则怒,此有血气者之性也。
  欲刚,必以柔守之;欲强,必以弱保之。积于柔必刚,积于弱必强。观其所积,以知福祸之乡。
  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功妙,其功深,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者,始可学仙术矣。
  人无信仰,其心必多诈、多贪。
  钱财不积则贪者忧,权势不尤则夸者悲。
  力不足则伪,知不足则欺,财不足则盗。
  万物有乎生而莫见其根,有乎出而莫见其门。人皆尊其知之所知,而莫知恃其知所不知而后知。
  穷则反,终则始。
  天下大器也,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异乎俗者也。
  同类相从,同声相应。
  人有八疵:非其事而事之,谓之偬;莫之顾而进之,谓之佞;希意道言,谓之谄;不择是非而言,谓之谀;好言人之恶,谓之谗;析交离亲,谓之贼;称誉诈伪以则恶人,谓之慝;不择善否,两容颊适,偷拔其所欲,谓之险。
  事有四患:好经大事,变更易常,以挂功名,谓之叨;专知擅事,侵人自用,谓之贪;见过不更,闻谏愈甚,谓之狠;人同于己则可,不同于己虽善不善,谓之衿。
  能去八疵,无行四患,孺子可教。
  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真人;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熏然慈仁,谓之君子。
  人皆取先,己独取后;人皆取实,己独取虚;人皆求福,己独曲全。
  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
  梦有正梦、噩梦、思梦、寐梦、喜梦、惧梦,梦非虚幻无迹,乃神之所示,前世后世过去未来之经验也。
  一体之盈虚消息,皆通于天地,应于物类。
  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不生,天罚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罚也。
  窈然无际,天道自会;漠然无分,天道自运;天道不能犯,圣智不能干,鬼魅不能欺。自然者,默之成之,平之宁之,将之迎之。
  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知其所以然而不然,运也。
  善其人所不善,喜其人所不喜,乐其人所不乐,为其人所不为,信其人所不信,行其人所不行,是以道德备矣。
  欲既不生,即是真静。正常应物,正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是名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着之者,不明道德。
  常思我之身神,本从道生。道者清静,无所有,无有,乃变为神明,便有光明,依此光明生心意,便出智慧。
  忘于目则光溢无极,泯于耳则心思常渊。两机俱忘绝,众妙之门。纯纯全全,合乎大方;溟溟滓滓,合乎天伦。天地之大,我之所维;万物之众,我之所持。
  养其无象,象故常存;守其天体,体故全真;全真相济,天长地久。
  先天而生,生而无形;后天而存,存而无体。然而无体,故曰不可思议。
  大道无相,故内其摄于有;真性无为,故外不生真心。如如自然,广无边际。对境忘境,不沉于六贼之魔窟;居尘出尘,不落于万缘之化。至静不动,至和不迁,慧照十方,虚变无为,不立有无,心法双忘,体同太虚,包罗无极,大道之理,可明矣。
  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极,如影随形。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真。
  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
  一毫之善,与人方便。一毫之恶,劝人莫作。衣食随缘,自然快乐。
  算什么命,问什么卜?欺人是祸,饶人是福。天眼昭昭,报应甚速。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仙道贵实,人道贵华。仙道乐兮,太虚为家。
  入道者知止,守道者知谨,用道者知微。能知微则慧光生,能知谨则圣知全,能知止则泰安定。
  人生在世,如在宝山。种种善缘,皆为宝也。身垢不净,以世水洗之;心垢不净,以法语洗之。
  学道之士,清虚而容非,拯危而不济难。
  我命在我不在天,天堂及地狱,一切由心造。(可不要以为天堂和地狱就在心里)。
  既登绝顶,其苦亦息,俯视一切,微妙玄同。
  能存能亡,长乐无忧。
  人生九难:衣食逼迫、恩爱牵缠、利名萦绊、灾患横生、盲师约束、议论差别、志意懈怠、岁月蹉跎、时世乱离。
  人生十魔:六贼、富贵、情欲、恩爱、患难、聪明、刀兵、喜乐、女色、货利。
  独上高楼望八都,黑云散后月还孤。茫茫世间人无数,哪个男儿是丈夫?
  山惟静而已,故学道原不在山,处尘世隐修,方为大修之人。
  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
  能见精神而久生,能忘精神而超生。
  夫名利不可不求,求之自有定分,识破者自无萦绊;恩爱不可不济,济之自有缘分,识破者自无牵缠。
  人生在世,不知道者,与草木无殊,与动物无异,谓之凡俗。凡人之中,有了然觉悟,知有大道,起心修学,欲求度世者,谓之道人。
  境杀心则凡,心杀境则仙。
  红尘多少事,不到白云中。仙心无岁月,佛心无空间。
  人能修正身心,则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
  修道者如推石上山,山愈高而进愈难。
  以法修道,道故不难。以道求仙,仙亦甚易。
  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入太虚、进仙家。
  合于人道,仙道自然不远。
  仙品有四:人仙、地仙、神仙、天仙。人仙之下称鬼仙,亦称归仙。
  遇上品人,讲道行;遇中品人,讲因果;遇下品人,讲报应。
  容人之所不能容,忍人之所不能忍,则心修愈静,性天愈纯。
  散之于事则曰法,隐之于天则曰道。
  无心于事,则无事于心。故心静生慧,心动神昏。
  修炼性命,法则归一。
  须顺其自然,勿令其自然,勿任其自然。
  所谓自然,就是一种和谐的生机。
  真空空不空,真色色不色。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
  圣人处无为之事,行慧言之教。
  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
  圣人法天归真,不拘于俗。
  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
  圣人不积,既予于人己愈有,既予与人己愈多。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用而不贪。
  圣人无名,神人无功,至人无己。
  圣人之道,用力少,见功多。
  圣人无全能,万物无全用,天地无全功。
  圣人无两心,皇天无二道。
  圣人不察存亡,而察其所以然。
  圣人恃道化,而不恃智巧。
  命运皆自造,圣人知其理。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明此理者,可做雪兔耳。
  执大象,天下往。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滋养万物。
  观宇宙万物运化之道,探索其运行之奥妙,法于阴阳,和于术数,可以入道。
  常有欲可观道妙,常无欲可知道徼。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类。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大道甚夷,而民好径。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同与道者,道亦乐得之。
  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
  道恶乎隐,而有真伪;言恶乎隐,而有是非。
  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
  道昭而不道,言辩而不及。
  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乱,乱则忧,忧则不救。
  一切有形,皆含道性。
  善为道者,不用目、不用耳、不用心、不用力。
  人在道中,道在人中;鱼在水中,水在鱼中。道去人死,水干鱼终。
  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
  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是道,则进;非道,快退。
  知道易,信道难;信道易,行道难;行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如若不难,满大街小巷都是神仙矣。
  忘己之人,是之谓已入道。
  至道不可以情求矣。
  道深微妙,难以言传。
  无思无虑始知道,无处无服始安道,无从无道始得道。
  
  瞎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人之无仁而大仁至。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人之至私,其心必死。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为无为,则无不治。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将欲歙之,必故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夺之,必故与之。
  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敞,精神不散。
  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谓之魂,并精出入者谓之魄,所以任物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有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有思而远谋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故智者之养生也,必须四时而适寒温,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辟邪不至,长生久视。
  失神者死,得神者生。
  不见可欲,使心不死。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常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柔弱胜刚强。
  知止其所不知,至矣。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使实,不居其华。
  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稀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
  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矣。
  见小曰明,守柔曰常。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稀,搏之不得名曰徼。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衿,故长。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用不用筹策,善闭无关键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物壮则老,是为不道,不道早已。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我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争,善用人者为之下。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之不病也,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无狭其所居,无厌其所生。
  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谵谵。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
  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
  德荡乎名,知出乎争。
  人皆知有用之用,难知无用之用。
  久与圣人处,则无过。
  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至矣。
  其嗜欲深者,其天机浅。
  古之真人,不知悦生,不知恶死。
  小惑易方,大惑易性。
  小人则以身殉利,士则以身殉名,凡人则以身殉家,圣人则以身殉天下,仙人则以身殉道,道为恒,故仙人乃久。
  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以知也。
  通于一而万事毕,无心得而鬼神钦。
  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
  执道者德全,执德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圣人之道也。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以上帝为宗,以神佛为主,以无为为常。圣人之道也。
  至仁无亲,至知无谋,至信辟金。
  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应,迫而后动。
  哀莫大于心死。
  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
  形动不生形而生影,声动不生声而生音,无动不生无而生有。
  死之于生,一往一返。故死于是者,安知不生于彼乎?故吾知其不相若矣。吾又安知营营以求生者非惑乎?吾又安知今生生非昔之死乎?
  大哉死乎!仙人升焉,君子归焉,小人伏焉。
  莫如静,莫如虚。静也,虚也,得其居也;取也,欲也,失其所也。
  物损于彼者盈于此,成于此者亏于彼。损盈成亏,随时随生,随时随死。往来衔接,间不可省,畴觉之哉!亦如人自世至老,貌色智态,日似不易,非婴孩时有停而不易也,间不可觉,俟至后知。
  夫至信之人,可以感物也。动天地、感鬼神、横******,而不逆者。
  凡顺则喜,逆则怒,此有血气者之性也。
  欲刚,必以柔守之;欲强,必以弱保之。积于柔必刚,积于弱必强。观其所积,以知福祸之乡。
  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功妙,其功深,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者,始可学仙术矣。
  人无信仰,其心必多诈、多贪。
  钱财不积则贪者忧,权势不尤则夸者悲。
  力不足则伪,知不足则欺,财不足则盗。
  万物有乎生而莫见其根,有乎出而莫见其门。人皆尊其知之所知,而莫知恃其知所不知而后知。
  穷则反,终则始。
  天下大器也,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异乎俗者也。
  同类相从,同声相应。
  人有八疵:非其事而事之,谓之偬;莫之顾而进之,谓之佞;希意道言,谓之谄;不择是非而言,谓之谀;好言人之恶,谓之谗;析交离亲,谓之贼;称誉诈伪以则恶人,谓之慝;不择善否,两容颊适,偷拔其所欲,谓之险。
  事有四患:好经大事,变更易常,以挂功名,谓之叨;专知擅事,侵人自用,谓之贪;见过不更,闻谏愈甚,谓之狠;人同于己则可,不同于己虽善不善,谓之衿。
  能去八疵,无行四患,孺子可教。
  不离于宗,谓之天人;不离于精,谓之神人;不离于真,谓之真人;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道为门,兆于变化,谓之圣人;以仁为恩,以义为理,以礼为行,以乐为和,熏然慈仁,谓之君子。
  人皆取先,己独取后;人皆取实,己独取虚;人皆求福,己独曲全。
  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
  梦有正梦、噩梦、思梦、寐梦、喜梦、惧梦,梦非虚幻无迹,乃神之所示,前世后世过去未来之经验也。
  一体之盈虚消息,皆通于天地,应于物类。
  可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以生而不生,天罚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罚也。
  窈然无际,天道自会;漠然无分,天道自运;天道不能犯,圣智不能干,鬼魅不能欺。自然者,默之成之,平之宁之,将之迎之。
  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知其所以然而不然,运也。
  善其人所不善,喜其人所不喜,乐其人所不乐,为其人所不为,信其人所不信,行其人所不行,是以道德备矣。
  欲既不生,即是真静。正常应物,正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是名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着之者,不明道德。
  常思我之身神,本从道生。道者清静,无所有,无有,乃变为神明,便有光明,依此光明生心意,便出智慧。
  忘于目则光溢无极,泯于耳则心思常渊。两机俱忘绝,众妙之门。纯纯全全,合乎大方;溟溟滓滓,合乎天伦。天地之大,我之所维;万物之众,我之所持。
  养其无象,象故常存;守其天体,体故全真;全真相济,天长地久。
  先天而生,生而无形;后天而存,存而无体。然而无体,故曰不可思议。
  大道无相,故内其摄于有;真性无为,故外不生真心。如如自然,广无边际。对境忘境,不沉于六贼之魔窟;居尘出尘,不落于万缘之化。至静不动,至和不迁,慧照十方,虚变无为,不立有无,心法双忘,体同太虚,包罗无极,大道之理,可明矣。
  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极,如影随形。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真。
  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
  一毫之善,与人方便。一毫之恶,劝人莫作。衣食随缘,自然快乐。
  算什么命,问什么卜?欺人是祸,饶人是福。天眼昭昭,报应甚速。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仙道贵实,人道贵华。仙道乐兮,太虚为家。
  入道者知止,守道者知谨,用道者知微。能知微则慧光生,能知谨则圣知全,能知止则泰安定。
  人生在世,如在宝山。种种善缘,皆为宝也。身垢不净,以世水洗之;心垢不净,以法语洗之。
  学道之士,清虚而容非,拯危而不济难。
  我命在我不在天,天堂及地狱,一切由心造。(可不要以为天堂和地狱就在心里)。
  既登绝顶,其苦亦息,俯视一切,微妙玄同。
  能存能亡,长乐无忧。
  人生九难:衣食逼迫、恩爱牵缠、利名萦绊、灾患横生、盲师约束、议论差别、志意懈怠、岁月蹉跎、时世乱离。
  人生十魔:六贼、富贵、情欲、恩爱、患难、聪明、刀兵、喜乐、女色、货利。
  独上高楼望八都,黑云散后月还孤。茫茫世间人无数,哪个男儿是丈夫?
  山惟静而已,故学道原不在山,处尘世隐修,方为大修之人。
  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
  能见精神而久生,能忘精神而超生。
  夫名利不可不求,求之自有定分,识破者自无萦绊;恩爱不可不济,济之自有缘分,识破者自无牵缠。
  人生在世,不知道者,与草木无殊,与动物无异,谓之凡俗。凡人之中,有了然觉悟,知有大道,起心修学,欲求度世者,谓之道人。
  境杀心则凡,心杀境则仙。
  红尘多少事,不到白云中。仙心无岁月,佛心无空间。
  人能修正身心,则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
  修道者如推石上山,山愈高而进愈难。
  以法修道,道故不难。以道求仙,仙亦甚易。
  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入太虚、进仙家。
  合于人道,仙道自然不远。
  仙品有四:人仙、地仙、神仙、天仙。人仙之下称鬼仙,亦称归仙。
  遇上品人,讲道行;遇中品人,讲因果;遇下品人,讲报应。
  容人之所不能容,忍人之所不能忍,则心修愈静,性天愈纯。
  散之于事则曰法,隐之于天则曰道。
  无心于事,则无事于心。故心静生慧,心动神昏。
  修炼性命,法则归一。
  须顺其自然,勿令其自然,勿任其自然。
  所谓自然,就是一种和谐的生机。
  真空空不空,真色色不色。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
  圣人处无为之事,行慧言之教。
  圣人知自然之道不可违,因而制之至静之道。
  圣人法天归真,不拘于俗。
  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圣人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
  圣人不积,既予于人己愈有,既予与人己愈多。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用而不贪。
  圣人无名,神人无功,至人无己。
  圣人之道,用力少,见功多。
  圣人无全能,万物无全用,天地无全功。
  圣人无两心,皇天无二道。
  圣人不察存亡,而察其所以然。
  圣人恃道化,而不恃智巧。
  命运皆自造,圣人知其理。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明此理者,可做雪兔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