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瞬间消亡。--《天启篇》之六十六

突然出现,瞬间消亡。--《天启篇》之六十六

18-08-30 18:04:42, 分类: default

雪峰

  这是去年雨季发生的一件事,一夜细雨,第二天上班时发现草坪上长出许多白灿灿的蘑菇,由于急着上班,想下班后再采摘不迟,下午五点回家,停车后急忙拿了一个箩筐去采,怪了,早晨还白灿灿的蘑菇已经变得灰暗,根已经老了,而伞状蘑菇头内面已经发黑,大部分不能吃了。
   来得快,走得急,突然出现,瞬间消亡,奇妙!
  突然回想起1964年,当时正是麦收时节,有一天人们早晨醒来,发现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爬行着数目浩瀚的草绿色毛毛虫,庄稼地里、大小路上、场院中、墙壁上,处处都是,人们走在路上,脚底下好象在爆炒豆子,"咔嚓嚓、咔嚓嚓,"一脚下去,至少十多个毛毛虫命丧黄泉,方圆十多个村庄皆然,人们有点害怕,火烧药喷扫帚除,无效,许多人赶紧到庙里烧香磕头,求神灵帮助,因为这种局面多延迟一天,不仅蔬菜类的丰收泡汤,秋作物也将颗粒无收,怎不着急!
  说也奇怪,毛毛虫的出现好象是从天而降,过了不几天,千军万马突然消失了,除几个散兵游勇外,大部队失去了踪影。
  自然界有些事物和现象的突然出现,瞬间消失莫过于雷鸣电闪了,迅雷不及掩耳,闪电不及闭目,来无影,去无踪,是现实,还是梦幻?
  网络上曾经出现过木子美现象,一时间网坛震动,旋机又恢复了平静。
  73年前后流行过"上黄下蓝白墩子(运动鞋),骑上大链瓦(自行车)倒链子,"79年前后流行过喇叭裤,八十年代初"街上流行红裙子,"等等,早已烟消云散,突然出现,瞬间消失。
  五四运动、六四运动、气功法功热潮、这倡议、那呼吁,等等,来得急,去得快,转眼只剩余波,大势已去。
  人生好象一场梦幻,爷爷奶奶仙逝了,爸爸妈妈也走了,青春一去不返,少年时的伙伴们也早已杳如黄鹤,音信皆无,我们整年整月整日在忙碌着、奔波着、奋斗着、挣扎着、焦躁着、愁苦着、悔恨着、叹息着,总想能抓住点什么,拥有点什么,但到最后呢?"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一江春水向东流,奔腾到海不复回",一切的一切成了泡影,成了过眼云烟。
  我们从这个世界上能带走什么?又能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露冷黄花,兔走荒台,何苦愁肠百结,又何必怨天尤人?当年辉煌今何在,未来苦乐谁能知?
  好象广州等地曾流行过私家侦探,专门帮助男男女女侦察其丈夫、妻子、恋人、情人的情感暗流,最近在深圳等地时髦"亲子鉴定",何苦啊?人生一场梦幻、一股泡沫,自己都不是真的,有必要去证实别人的真假吗?
  到底是"仓廪实而民知礼节",还是"饱暖思淫逸"?有条件的人定期去医疗卫生机构进行体检,防患着未然,无条件的有了病痛灾难只能忍着,什么是公平?什么是正义?谁能弄清楚吗?
  灭了六国的秦始皇何等威风,始皇,始皇,言下之意是秦家的天下可以万代流芳,可惜只传到秦二世就再也流芳不下去了。毛主席他老人家何等气魄,何等潇洒,"冷眼向洋看世界",小小寰球,只有几个苍蝇碰壁,秦皇汉武,成吉思汗,怎及今朝人物风流,这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岂能不代代相传?可惜,尸骨未寒,妻子被人关进了囹圄,大锅饭,平均主义遭到了毁灭性颠覆,一部分资产阶级首先富裕起来了,一代人"爬雪山,过草地,抛头颅,洒热血"消灭了的东西又死灰复燃,"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晨鸡一声,其道大衰","贤不遗野,天下一家",这道的运行谁能阻挡?
  突然出现,瞬间消亡,天道不易,地道常易,人法自然,岂能随心所欲?
  所以啊,人生不能不认真,不能太认真,不认真,这瞬间的日子怎么过?太认真,这人生还有情趣吗?
  "聪明反被聪明误,精明过头是条虫,用心计较件件错,退步思量事事难,为人莫做千年计,三十河东四十西"。
  人们啊,你还要去争名逐利、争杀夺抢吗?你还认为你坚持的观点是唯一正确的吗?你还想去歌颂谁、贬抑谁、维护谁、打击谁吗?圣人的教诲难道是儿戏吗?难道我们不应当去聆听其教诲吗?
  突然出现,瞬间消亡,这人生不好玩,这人生特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