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开一扇小法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给大家开一扇小法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18-08-24 18:13:57, 分类: default

雪峰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但有的同道急于想知道生命通往高层空间的奥秘或是法门,无奈,我就开一扇小法门,看大家能不能理解。
  中华民族是个特殊的民族,其特殊性在于其生命结构不是上帝的天使们直接创造的,而是"神"龙"克隆"仿变的,故其基因中带有许多超时空的信息,所以,我们的祖先中出了许多其智慧令人难以思议的人物,但由于我们这个民族多疑,多变,缺乏虔诚,所以,"高人"们的智慧无人可传,高深的法门不断被人发现,却又不断失传,令人十分遗憾。到底中华民族出了多少高人,到底失传了多少法门,无法统计,有些人获得了法门后,就一声不啃,做了隐士,有些人虽然招了一些弟子,但由于弟子们急功近利,不够诚心,所以,最终师傅们还是未传真谛。周文王的先天八卦卜算法,鬼谷子的阴阳演绎法,壶子的神通变化法,姜尚的反物质借用法,张良所得的奇门遁甲法,孔明的神机妙算预测法,包括《推背图》,《马前课》背后隐含的玄机法门都失传了。佛界高僧们其实掌握了许多奥秘,但只是让弟子们修行,也不直接传真正的心法,禅道界大师们遵循以心传心,甚至不立文字,这就使许多高深智慧失传,我在探索负宇宙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奥妙,但要我把这些法门直接传下去,我不敢,也不愿,不是吝啬自私,而是我们不具备所接传的道德品质,开创《生命禅院》,希望的是有人能从我的文章中禅悟出一些法门,只有绞尽脑汁自己禅悟出来,才能知晓其厉害,也才不会乱传。
  通往高层生命空间必须要明白许多道理,道理彻底明白了,其实法门也会自然洞开,这叫"功到自然成"。越急于找窍门,离法门越远。越重视自己,越会失去自己,反常思维中我已经把这个道理讲明了。
  下面结合一个故事,我大概地给大家指引一下,相信真正信奉《生命禅院》的人会获得奥妙。
  在《列子--黄帝篇》中有这么一段记叙:
  有神巫自齐来处于郑,名曰季咸,知人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如神。郑人见之,皆避而走。列子见之而心醉,而归以告之壶丘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则又有至焉者矣。"壶子曰:"吾与汝无其文,未既其实,而固得道与?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与世抗,必信矣,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试之。"明日,列子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可以见旬数矣,吾见不赈(别字),怪焉,见湿灰焉。"列子入,涕泣沾襟,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地文,罪乎不止,是始见吾杜德机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幸以,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疗矣。灰燃有生矣,吾见杜权矣。"列子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天壤,名实不入,而机发于踵,此为杜权,是殆见吾善者机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子之先生坐不斋,吾无得面相焉。试斋,将且复相之。"列子入告壶子,壶子曰:"向吾示之以太冲莫朕,是殆见吾衡气机也。。。尝与又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壶子曰:"追之!"列子追之而不及,反以报壶子,曰:"已灭矣,已失矣,吾不及也。"壶子曰:"向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与之虚而剞移,不知其谁何,因以为波流,故逃也。"
  我把这段文大概解译如下:
  从齐国到郑国来了一位相面算卦极为灵验的神算家,名叫季咸,他能把人的生死祸福存亡寿夭计算精确到年月日时,郑国人见了他,怕他说出自己什么不吉祥的事来,远远见了就躲避开。列子见了他,对他的神机妙算十分折服,就回去告诉自己的老师壶子,列子说:"早先我还以为老师的道行已经极为高深了,没想到还有比师父更高深的呢。"壶子对列子说:"我教给你的只是道的现象,还没有谈到道的奥妙哩,你就以为自己已经得道了吗?这就象在很多母鸡中没有一只公鸡,怎么能孵化出小鸡来呢?道行尚浅,就想与世人争高低,你一味地想要凸显自己,才让人有机会卜算出了你的命运,你姑且叫季咸来给我面相试试。"第二天,列子带季咸来面相壶子。季咸面相出来后对列子说:"唉,你的老师快要死了,最多活不过十天,我从你老师的脸上看到异象,一种死灰不能复燃的征兆。"列子进入壶子室内,伤心至极,痛哭着告诉了这个消息。可壶子说:"刚才我显示给他的是地象,如土般没生气,如山般无动静,他看到的是闭塞了生机的我,明天你再把他带来看看。"第二天,列子又把季咸领来给壶子面相,出去后,季咸给列子说:"幸亏你老师遇见了我,好了,好了,你老师有救了。我看见他闭塞的气机有了变化。"列子进屋把这话告诉了壶子。壶子说:"我刚才显示给他看的是天象,包容虚实,自然生机从脚跟出,他大概看见我生机微露,所以说我有救了,你明天再把他带来试试。"第三天,列子再把季咸领来见了壶子后季咸说:"你老师气色不定,我无法看清楚,暂且等气色定了,再给他相面吧。"列子把这话告诉壶子,壶子说道:"我刚才显示给他看的是太虚玄乎无迹之象,他抓不住头绪,无法辨证。。。明天你再带他来看看。"第四天季咸又被引见壶子,这回季咸还没有站稳脚跟就落荒而逃了。壶子对列子讲:"这次我显示给他的是万象俱空之象,他丝毫看不出我的本源,无法判定我是谁,我到底是物是人,是有是无,所以就逃走了。"
  想必大家已经看出些眉目了吧,季咸有神机妙算的能力,他给普通人算卦面相,可以说是"百发百中",但遇到列子的老师壶子后,就难以施展其才能,第一次面相壶子,结论是死定了,第二次面相后说有救了,第三次面相后难以判断,最后一次刚见了面,就羞愧得无地自容,赶快逃走了。这其中的奥妙在哪儿呢?
  这就是得道者高深的神通变化所致。壶子第一次显示的是地象,第二次显示的是天象,第三次显示的是万象,最后一次显示的是负宇宙,可怜的季咸只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但无法透过反物质看到负宇宙,最后,神算家只能落荒而去。
  道行到达这种境地,实际上已经与道合一,随时可以去往自己喜欢的任一空间。
  这是神话吗?是列子闲着无事,瞎编出来的故事吗?当然不是。
  那么我们能否也获得这种神通呢?当然也可以。
  人可以达到无穷变化,这个变化普通人看不出来,但道行高深的人能看得出来。
  生理正常的人可以看看黄色录象或是淫秽书刊,然后感觉一下自己的的脉象、血压、肌肉的绷紧度和气息的粗细度,很容易测得此时的自己与没看前的自己的不同。
  再试试夜晚一个人连续看恐怖片,最后会吓瘫在地上不敢出门,若有一种仪器能测试的话,这时候你的气机已经非常微弱,生物波、思维波等已经几乎测不出来。
  好了,其他的自己去想。
  再说列子,他最终没有获得师父的真传,季咸走后,列子觉得自己冒犯了师父,无颜再面对师父,就回到自己的家里,三年没出门,力图超然物外,反朴归真。耶稣的大弟子彼得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本来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在水面上行走,但由于惧怕周围的狂风恶浪,最终由于缺乏对师父的信,而向水下沉去。
同志们,你们可有信心?整天关心世界局势、国家大事、市场变化、科技动态、地位、权势、名利、家庭的油盐酱醋,心思一刻也闲不下来,道未乱,自己乱得一塌糊涂,不要说得道,连道的边也摸不着,苦苦奋斗挣扎一辈子,最后,一切是不是空的?得到了什么?我们谁知道五千年前的英雄?谁能流芳万世?明天这个地球上还有你吗?
  还是抓点实在的东西吧!
  物质世界的东西可不是实在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