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盲区

十一、盲区

18-04-24 18:08:41, 分类: default


雪峰


  我们观察一个盲人,发现他始终在摸索着前行,他无法在曲里拐弯的路上大踏步行进,他看不见前行路上的坑坑洼洼和畔脚的石头,对此,我们由衷地感到悲哀。

  那么我们眼明人又如何呢?

  我们兴高采烈地倾箱倒柜、尽我们所有娶了一个媳妇,几年后又要痛苦悲伤地与其离婚,当初我们的眼睛为什么就看不出几年后的结果?

  诚心诚意地耗费大量时光交了一个朋友,可这个朋友背信弃义,不但刮走了自己的一点积蓄,还拐带了自己的媳妇,我们当初是不是瞎了眼呢?

  我们全心全意扶持一个人官运亨通、扶摇直上,可他一旦得势,不仅不关心我们的生死存亡,还要反过来把我们踩在脚下,我们的眼睛为什么就看不清人呢?

  我们可怜某人,精心竭力帮助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可他一旦好了伤疤,却要恩将仇报,反咬一口,不仅偷我钱财,还要造谣中伤,把我们说得一无是处,我们的眼睛当初到底看清了什么?

  父母辛辛苦苦、呕心沥血把自己的孩子拉扯成人,本想老来有个依靠,可他转瞬命丧疆场或魂坠轮底,既然如此,何必当初,我们的眼睛到底能看多远?

  我们拼命地生养子女,为他们不辞劳苦、费尽心血,不仅享受不了天伦之乐,老迈之日,仍指靠不了他们,天伦之乐成了天伦之苦,我们何苦如此?我们是不是盲人?

  我们求学之时废寝忘食地学习某些课程,但毕业后左支右架,从事不了自己所学专业,早知如此,当初何苦要点灯耗油、费神劳心呢?
  我们起早摸黑、省吃俭用、绞尽脑汁、勤苦终生,临死亡之时,想想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我们稀里糊涂忙为何事?

  波长在400--700毫微米光线范围外的物质我们看不见,空气中飞舞的流行性病菌我们视而不见,放射性元素在侵害着我们的神经细胞我们视而难见,河流中充满了病毒性细菌我们也视而不见,大众的福利无形中流失了,我们同样视而难见,明天要发生什么,我们的眼睛同样看不见。

  我们的眼睛到底能看多远、多深?我们到底看见了什么?我们与盲人的区别到底有多大?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家富裕万家(相对)穷;前人辉煌,后人凄凉;今生逞威,来世遭罪,我们到底明白了什么?又看出了什么?

  我们每天忙忙碌碌,到底为了什么?我们在看似笔直的大道上斗志昂扬地狂奔,这条路是不是最佳的人生道路?我们热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们加班加点地在某处盖房子,但这个地方很快要发生地震,那么,我们干的越多,是不是损失越大?时间抓的越紧,是不是浪费越多?我们满头大汗,心急如焚地去排队急着购买泰坦尼克号处女航的船票,买到之时,是不是悲剧开始之日?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开着一辆四轮驱动的丰田牌皮卡车,奔驰在津巴布韦宾卡地区的丛林小道上,途中突然窜出一条兔子,想越过小路,我紧急刹车,可已经来不及了,兔子被压死在车轮底下。兔子啊兔子,你为什么要急急忙忙过路,你若慢上几秒钟,就可以安全通过,为什么要狂跑,快--难道能使你安全吗?

  最近,我在46号别墅的书房中开着窗户打字,夜晚经常飞进几只蜜蜂来寻找光明,待到第二天,这些蜜蜂的结局一律是死亡。蜜蜂啊蜜蜂,半夜三更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呆在黑暗中,却偏偏要寻找光明,难道凡是光明的地方都是好地方吗?

  多少人间的悲剧就发生在匆匆忙忙中,多少人生的欢乐就葬送在对"光明"的追求中!

  人们啊,我们急急忙忙到底要去哪儿?

  有一个农夫,听说远方能挖到金子,他就变卖了自己的田产,去远方淘金,几年后两手空空地返回了家乡,回到家乡后,听到的第一个令他追悔莫及的消息是,那位买了他田产的人,就在他卖出的土地上挖出了大量的金子。

  人都处在盲区中,我们似乎都在瞎碰瞎撞,古今中外好象还没有几个人能明确的为我们指出一条幸福大道,各大宗教的经典著作太深奥,我们还未弄懂其涵义,我们在盲区中还要走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