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级修炼  

中级修炼  

18-01-10 17:39:39, 分类: default


雪峰


1、静心  

  万物耗于动而生于静。静者神明之舍。静则生慧,动则生昏。无宁静难以致远。俗世间声色货利,人我是非,引诱误导,机权谋诈,刀光剑影,急流险滩,危机四伏,百千万状,唯以静照之,则如日当空,氛霾尽扫,一派清明,可求祥和。

  何以静心:不自卑、不自是、不傲慢、不发愿、不发怒、不发情、不亏天、不亏人、不亏地、不亏己、不嗜异味、不挟怪性、不习阴谋、不作奇态、不辱神佛、不谈人非、不论世道、不讲俗情、不夸己能、寡欲、节劳、慎言、戒杀,可静心。


2、止心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生有限,欲望无边。所求如食,永无止境,欲求如魔,扰乱情志,迷惑佛性,此处着眼不高,即坠魔境,一入魔境,迷雾重重,难见仙景,枉活此生。故该止当止,激流勇退。


3、治心  

  生我者神,死我者心。心者身之主,神之帅,心动神昏,心静神清,心驰神荡。心一动,诸患为招,百病有药,心病难治。"故善治生者,先治其心,将躁则安之,将邪则止之,将求则舍而抑之,将浊则清而澄之。"久而久之,则物不挠心,神安于中,神旺神清神安是与负宇宙接通,调动负宇宙能量的关键。


4、正心  

  治心先正心,心不正邪念丛生。正心第一读《圣经》,《圣经》不读事不明;正心第二读"佛经","佛经"不读理不通;正心第三读《古兰经》,该经不读心难诚;正心第四读《道德经》,此经不读路不清;正心第五学科学,不懂科学乱通通。


5、虚心  

  纵观上下五千年,心虚者寥寥无几。人们执着于自己的偏见、成见、邪见、妄见、一孔之见,坚持己见,死不认错,白白蹉跎了几番人生,辜负了上帝的几番耐心。正所谓天堂有路就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撞,自酿苦酒喝,还怨上帝不公。

  受苦受难受穷受罪受挫的人最需要虚心,但事实恰好相反,越是懂道理越多,智慧越高的人越虚心,越是不明事理的人越固执、越顽固、越反动、越残忍,离道越远,不仅成不了仙,下一世成人也难。

  相对而言,那些大科学家,部分亿万富翁,政治领袖(当了总统,成了帝王的不一定是政治领袖)比较虚心,那些深藏不露世的大隐高士比较虚心。

  如何虚心?首先要知道,心的容量有大有小,小的小到针尖都插不进,大的大到可包罗宇宙万象。心越实,心的容量越小,心越虚,心的容量越大。可以说,宇宙有多大,你的心就有多大,但这个心必须是虚心。我们暂且做一个不十分恰当的比喻,把心看作是一间屋子,若这间屋子是空的(虚的),那就有用了,这间屋子可当卧室,可成书房,可为办公室,可作健身房,可用作贮藏室,可当牢房,也可改成厕所,依据所需,可成所室。但若这间屋子已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那这间屋子就几乎成了杂物堆放处,再无法装进更多的东西,也无法把它变成一个有用的屋子,你若要想把它变成有用的屋子,就必须把里面不需要的东西搬出来,不论这些东西在你的眼中多么珍贵,多么有价值,你要果断地把它清理掉,扔掉,即使里面已加固了钢筋水泥,也要费力把它拆掉。

  心如室,你的偏见,成见越多,你的心的用处越少,容量越小。在此我举三个例子;

  1、我有一个凡间朋友,学识渊博,胆识过人,但当我谈起宇宙的形成和生命的起源问题时,他当即断言,"宇宙是大爆炸形成的,生命是水里产生的,物种是进化而来的",并显出不耐烦与我继续讨论的神气,我当即哑口无言。几百年来,这种成见,偏见已被世人公认,束缚了千万人的心智,为什么就不用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思维去一步一步推理,证实。若大爆炸能形成一个有序运行的宇宙体系,为什么长崎,广岛被炸后非但没有形成两个更美丽、更有序、更现代化的城市,反而变成了杂乱无章的一片废墟?要驳倒生命是偶然在水里形成的谬论,需要很大的篇幅,就请大家读一读《Life - How did it get here? By evolution or by creation?》这本书,就会清楚。(该书只要写信到25 Columbia Heights, Brooklyn, N.Y. 11201. U.S.A.索取,就会得到)。

  这儿需要提醒的是,即使进化论学说的代表人物查尔斯.达尔文也承认:That life may have been "originally breathed by the creator into a few forms or into one,"而生命是偶然在水里诞生的代表人物Richard Dawkins 在他的书中说:This book should be read almost as though it were science fiction.进化,只是同一种族的动物,植物,微生物有进化,一种物种不会进化成另一物种,也就是说,兔子不会进化成骏马,******不会进化成耕牛,桃枝嫁接到柳树上不会长出桃子,猴子再进化也成不了人。至于人类,只是由于知识的积累和经验的丰富,不断认识到了和应用了物质世界本身存在的一些规律,变得聪明了,文明了,再进化也不会在后脑勺上长出眼睛,背上长出翅膀来。只要少有点科学头脑,跟踪一下以美国为首的科学家们不断探索出的基因知识,就知道物种是进化来的说法是谬论。毛泽东说过:谬种流传,误人不浅。真乃破的之言。

  2.我还有一个朋友的夫人,每当我敦促这位朋友学学《圣经》时,旁边的她马上斩钉截铁地引用马克思学说驳道: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不能学。我还能说什么,你讳疾忌医,井绳为蛇,把书也看作宗教,这种偏见就等于自我关上了一扇通往美好人生的大门。常言道:"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既然无缘,又不虚心,谁也度不了你。

  3.我有一个同事,我曾试图引导他明白如何才能既拥有潇洒自如的现实人生又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生活时,他当即断言:"一个人只要善良,勤奋就够了。"我问什么叫善良,他说:"帮助弱小,贫穷的人就是善良。"我接着问,假设有一个中年人,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几个嗷嗷待哺的未成年子女,家里很穷,你帮助他廉价获得了10公斤海洛英,让他转手倒卖获得了暴利,从此这家人过上了好日子,这种帮助叫不叫善良,他想了想说:"这种帮助不叫善良,帮了一家人,坑害了几十家人。"我又问,你不是说帮助弱小贫穷的人就是善良吗?为什么又说这种帮助不叫善良呢?他纠正说:"我的意思是用正当的方法帮助弱小贫穷者叫善良。"

  我问什么是正当的方法,他说:"正当的方法就是无害于社会,无害于他人的方法。"我又接着问,一个贫穷人家的孩子,聪明好学,正在读高中,你可怜他们,想办法给这个正在上学的孩子找了个工作,使他家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这种帮助既无害于社会,又无害于他人,叫不叫善良,他答道:"是善良。"我说,这个孩子高中毕业后有可能考上大学,将来前途无量,你给他找了工作,解了燃眉之急,可断送了人家的锦绣前程,这能叫善良吗?他又想了想说:"帮助最好是既无害于社会,又无害于他人,又能考虑到帮助对象的全面利益和长远利益,不过这样就复杂了。"

  我说好吧,我们不要再往深里钻了,只考虑简单的,刚才你说,帮助弱小,贫穷的叫善良,那么帮助强大,富裕的人就不叫善良吗?他断然道:"不叫善良。"并且举例说:"希特勒是强大的,帮助他就是邪恶,资本家靠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发家致富,帮助他们就是不善。"我说,中国战国时期,战争频繁,民不聊生,有些人帮助最强大的秦国统一了中国,从而平息了战争,老百姓从此可以休养生息了,你能说帮助强大的不是善良之举吗?他又想了想说:"若这个强大的对绝大多数人有好处,帮助它也可说是善良的。"我问,当今世界上美国最强大,若帮助它统一全球,统一货币,去掉各国的军费开支,各种文化自由交流,人员自由往来,免去许多争端,你说这种帮助算不算善良?他哈哈大笑着回答:"这是政治问题,不好说,不好说。"

  我继续接着问,难道帮助还有性质属性吗?还分政治帮助、经济帮助、人道帮助、文化帮助、人权帮助、军事帮助吗?若分属性,那种帮助才算是善良的呢?他立即摆着手说:"这又太复杂了。"我笑了笑说道,复杂的我们不谈它,你说帮助富人不算善良,假设非洲有个地方,人们没有鞋子穿,有人帮助英国的一个大资本家在这个地方办了个鞋厂,从此,这个地方的物产升了值,当地的一些人进入了相对文明的工厂工作,开始接触机器,学习语言文字,这个偏僻的地方有了公路可通向其他部落,更主要的是人们有了鞋子穿,逐渐脱离了原始生活方式,走向文明,你说这种帮助算不算善良,他想了半天才说:"这种帮助属殖民性质,不过从长远的角度讲,对非洲的发展,非洲的人民有好处,也可说是善良的。"我哈哈大笑着问,那么你说'帮助弱小,贫穷的人就是善良'这句话对吗?他一下醒悟过来,在我肩膀上捣了一拳,笑着说:"你故意拐弯摸角让我上你的圈套。"停了停,他叹息着自言自语道:"哎,对善良确实很难下明确的定义,有些看似善良,实质上邪恶,有些看似邪恶,实际上善良,真可谓"至仁不仁、至亲不亲、至善似恶、至恶似善'啊!"

  停了片刻,他忽然站起来面对着我斩钉截铁地说:"无论如何,杀人总是邪恶的,是不善良的。"并且露出一副终于找到真理,不可战胜的神气,我盯着他的眼睛举例又问,有一个九人小分队,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被送到千里之外一个被敌军重重封锁包围的地方去救人,中途被敌军发现,交火中其中一人被打成重伤,无法再行走,分队队长无奈举枪打死了这个战友,因为若不打死,愤怒的敌人会乱刀砍死,他将受折磨痛楚,若他受不了折磨,说出这九人小分队的行动意图,那将全军覆没,你说这种杀人不是善良吗?再比如,一个年老体衰的人,身患绝症,痛苦不堪,经亲友医生决定,狠心给他打了一针,老人安祥地阖上了眼睛,结束了生命,你说这种杀人算不算善良?我慢慢地说着,他脸上的表情由原来喜滋滋的神情逐渐变成了一脸的迷惑,一屁股坐在了床沿边上,我知道此时若再追问一定会惹他愤怒,赶紧躺到床上,背着身随手拿起一本中国甘肃省出版的《读者》翻阅起来,破坏了人家的良好感觉,扰乱了他的价值观念,无疑等于在他头上敲了一棒,这时只听他呼呼地喘着粗气,我知道'战争'一触即发,屏息凝神,悄悄看起书来,恰好这时他弟弟端来一碗红烧肉让我们吃,一看见饭来了,他又来了精神,喊道:"他妈的,吃肉总该不是不善良的吧!"随手夹起一块肉送到嘴里,我躺着没动,回了他一句,"吃人肉呢"?大概是噎着了,或是呛着了,他一下把嘴里的肉喷了出来,吼道:"你简直没有人性,吃肉指的都是吃飞禽走兽的肉,怎么牵扯到吃人肉呢,人是有灵性,能思维,知痛痒的动物,残忍之最莫过于吃人肉。"

  我侧转身又问道,那么吃狗肉呢,狗也有灵性,且通人性,是人类的忠实朋友,它们看家护园,给孤寡老人带来慰籍,还能放牧,为主报仇,吃它们的肉难道不残忍吗?他怔了怔,似有所悟,迷缝着眼睛,细声细语道:"狗肉最好别吃,""那么马肉、牛肉、鸡肉、猪肉等等呢?"我接着问,他想了想答道:"其它动物肉,宰杀者残忍,吃者无罪,""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制造枪炮导弹者残忍,而使用这些杀人武器者就是善良的了?"他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算了,算了,不跟你抬杠了,总之,善良和勤奋绝对没错。"我说:"是啊,蚂蚁勤奋,太笨,蜜蜂勤奋,太蠢,挖黄金的人勤奋,破坏植被,将草原变成了沙漠,农民勤奋,一场暴雨后,站在田头哭天喊地,伤心落泪......"

我举以上三个例子,只是说明偏见,成见误人不浅,我们必须经常审视自己,不要执着于自己认为是正确的见解,要虚心,使其成为能容纳千条江河,万重关山,包罗万象的空间,只有处在这种状态中,才能得智慧,才能知道宇宙中确实有千年界、万年界、极乐界,才能发现通往生命高层空间之路,才知道求仙必成,才能领略仙境的无限风光。


6、定心  

  寂然不散为定心。明白了《生命禅院》的超时空之路后,当专心一志,心无分散,即使处理纷繁复杂的万千俗务,也只是随缘而化,'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度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事来心现,事去心空。

  喜怒哀乐悲恐惊思无动于心;
  是非善恶美丑好坏无惑于心;
  引诱威逼坑蒙拐骗无挠于心;
  成败得失祸福功过无乱于心;
  仁义礼智信仇疾死无迷于心;
  冷暖痛痒酸甜苦辣无恼于心;
  寂聊孤独苦闷烦恼无缠于心;
  神怪佛魔魑魅魍魉无缚于心;
  法规戒律条令章约无束于心;
  我你他她祖宗后嗣无挂于心;
  名利地位美色财宝无勾于心;
  虚实有无清浊净秽无滞于心。

  若能定心,即入禅定,禅定之时,离佛很近,神通可得,变化可及,法身已备,"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7、净心  

  水有源,树有根,人有心,心有灵,灵有神,神有主,主有本。正负宇宙间无无源之水,无无根之木,无无心之人,无无灵之心,无无神之灵,无无主之神,无无本之主。

  源浊水浑,根腐木谢,心污人迷。

  心来自于灵,心灵感应,心灵同频,"心有灵犀一点通,"灵恰如一台大发报机,不断地把来自于神的信息发送到宇宙的每一个空间和角落,心如一台小收报机,可不停地接收来自于宇宙灵发来的信息,但是,心若污,不净,犹如收报机生锈,将无法接收到来自灵的指令,既是能接收到一点,也是时断时续,嗞嗞喳喳,噪音太多,指令不全,那你就将无所适从,就是无常人生。我说的"花香蝶自来,心静意自流,身净病自去,心净仙人至"就是这个意思。

  导致心不净的因素:

  亵渎上帝心不净;
  心有邪念心不净;心痴妄想心不净;心贪不止心不净;欲图便宜心不净;
  欺瞒诡诈心不净;胡言乱语心不净;辱骂神佛心不净;不孝父母心不净;
  争杀夺抢心不净;心思暧昧心不净;身体不洁心不净;
  坑蒙拐骗心不净;心不仁慈心不净;不明事理心不净。

  心不净,心难静,心不静,仙难成。


8.了心  

  神生我,心死我。心生性灭,心灭性现。了心是在尽心的基础上达到无心状态,肉体虽在世间,但心已一尘不染,进而做到无相,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直超欲界,色界,进入无色界。为高级修炼的炼性打下基础。

  如何做到了心,无心,道家有一篇《无心颂》可助一臂之力。

  堪笑我心,如顽如鄙。兀兀腾腾,任物安委。
  不解修行,亦不造罪。不曾利人,亦不利己。
  不持戒律,不徇忌讳。不知礼乐,不行仁义。
  人问所能,百无一会。饥来吃饭,渴来饮水。
  困则睡眠,觉则行履。热则单衣,寒则盖被。
  无思无虑,何忧何喜。不悔不谋,无念无意。
  死生荣辱,逆旅而已。林木栖鸟,亦可为此。
  来且不禁,去亦不止。不避不求,无赞无毁。
  不厌丑恶,不慕善美。不趋静室,不远闹市。
  不说人非,不夸己是。不厚尊荣,不薄贱稚。
  亲爱冤仇,大小内外。哀乐得丧,敬侮俭易。
  心无两视,坦然一揆。不为福先,不为祸始。
  感而后应,迫则复起。不畏锋刃,焉怕虎兕。
  随物称呼,岂拘名字。眼不就色,声不入耳。
  凡有所相,皆属妄伪。男女形声,悉非定体。
  体相无心,不染不滞。自在逍遥,物莫能累。
  妙觉光圆,映彻表里。包裹六极,无有遐迩。
  光兮非光,如月在水。取舍既难,复何比拟?
  了兹妙用,迥然超彼。或问所宗,此而已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