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醋喷不出酒气

喝了醋喷不出酒气

17-11-22 17:13:07, 分类: default
喝了醋喷不出酒气。--《天启篇》之九十七

雪峰


  盲人摸象的寓言故事几乎人人皆知,看着几个盲人对大象形貌的争执,我们感到的不仅是可笑,更是可怜、可悲。

  对大象的全貌,眼明人一望便知,但对盲人而言,不摸遍大象的全身,如何了解大象的全貌?当我们讥笑盲人不了解全貌而固执己见的时候,我们是否醒悟,我们是不是也象盲人?

  假如一个盲人只摸到了大象的腿子而后坚定地认为大象象一根柱子并且拒绝再摸大象的其他部位的时候,我们怎么办?与他争吵不会有结果,要么强迫他去摸大象的其他部位(这样不仁慈),要么就任凭他顽固地坚守他的认识,遇到特别固执且喜欢争执的盲人时,为了息事宁人,我们只好对他说:"你说的很对,大象确实象一根柱子,我们错了,你对了。"当然,让盲人盲目地沾沾自喜,也不仁慈,但我们无法,只有等待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个盲人又摸到了大象的尾巴,或耳朵时,让他自己再去思索。

  喝了醋嘴里喷不出酒气,吃了西瓜肯定拉不出桃子来,有句贬损人的话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其含义是说,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基于他对物质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和理解之上,也就是说,摸着大象腿子的人只能说大象象柱子,他再说不出其他的内涵来,因为他喝进去的是醋,他嘴里无法喷出酒气来。

  无神论和有神论的争执很象盲人摸象后的争执,都似乎有道理,但都没有道理,其原因在于他们对宇宙、时空、生命的认识太肤浅。我们假设一个基督教徒、一个穆斯林、一个佛教徒、一个共产党员、一个科学工作者在一起讨论生命的问题,上帝的问题,神佛的问题,会出现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毫无疑问,会出现几个摸了大象局部然后相互争执大象形貌的盲人的场面,我们会感到可笑、可怜、可悲。

  近一年,我几乎天天上网阅读网上名人们的文章,读了以后的感觉就象是听盲人摸象后的评论一样,甚至连盲人都不如,因为盲人毕竟是摸了,也算是经历了实践的检验,但许多人的文章纯粹是在闭门造车,瞎编乱造,几千字的长篇大论中找不到一句有分量的话语,看不到一句真知灼见,就好象把一堆垃圾装进了一个垃圾桶,然后使劲地摇晃了一下再倒出来一样,喝的是醋,却使劲想喷出一股酒气来。

  结了婚的人都有过夫妻吵架的经历,争执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其原因与盲人摸象没有多大区别,我们很难说谁更正确,缘由在于夫妻之间的生活不仅要合理,还要合情,一方说的是道理,另一方讲的是情理,说道理的忽视了情理,讲情理的忽视了道理,争执一辈子,也争不出个结果来,这就是为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原因。

  一个家庭、一个国家、一个地球,要想维持祥和自然快乐幸福的局面,每个成员必须力争最大限度地了解大象的全貌,不如此,争斗难以避免。

  问题是,有几个人愿意摸大象的全貌呢?谁肯下功夫花时间去摸大象的全貌呢?人生短暂,连弄权弄钱弄名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啊?做一顿美味的饭菜需要自己下工夫,还不如直接吃别人做好的或是吃剩的饭菜来的容易。无神论者把各大宗教的经典看作"麻醉人的鸦片"、毒品,有神论者嘲笑无神论者鼠目寸光,不可理喻,是凡人、俗人、常人,有神论内部互不服气,穆斯林决不愿意去学佛理,佛教徒决不接受耶酥基督的说法,基督教徒根本听不进高深的佛法。有网民半公开地对我说他信某某法,说这是大法,信这个法最好,其他的再好他也不愿意去接受,这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看自家猪圈里的两头小猪,它俩在泥圈中打滚,嬉戏,晃脑袋,摆屁股,高兴得不亦乐乎。我看了,觉得这两头猪真快乐,真幸福,难道不是吗?不过,猪的生活再幸福,再快乐,我决不想变成一头猪,因为人的生活再艰辛,也比猪好,因为生活的品质不一样。站在千年界的角度观看人间人的生活,就象看地狱中"人"的生活一样,从极乐界的角度观看千年界人的生活,就好象看监狱中囚犯的生活一样。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给猪讲人的生活,猪无法理解,给人类讲千年界、万年界、极乐界的生活,人无法理解。

  人们啊,记住吧,喝了醋你绝对喷不出酒气,要想喷出点酒气,就喝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