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过去和现在

人类的过去和现在

17-10-19 22:37:49, 分类: default

四、人类的过去和现在


雪峰


人类的过去 

  人类的过去是苦难的历史,是人与人相互争斗的历史。
  人类的过去是糊涂迷茫的历史,是动物本能充分体现的历史。
  人类的过去是自私自利的历史,是"胜者王侯败者寇"的历史。
  人类的过去是混乱的历史,是群雄争霸,宗教争位的历史。
  人类的过去是邪恶的历史,是不值得去追忆效法的历史。


人类的现在 

  尽管仍有区域性的极端,人类的总体已经脱离了野蛮和愚昧,正在向理性的方向发展。迷信虽然在有些地方仍有势力,但科学的发展使绝大多数的人们认识到,迷信是野蛮和愚昧的源泉,是导致社会混乱的重要根源。


过去的迷信主要表现在:

1.狂热的宗教信仰 

  认为自己所在的宗教信仰是唯一正确的,其他的宗教都是邪教。实不知凡是宗教信仰都有盲目的一面,都有扼杀人性的一面,都是人们感情冲动的结果,而不是理智的选择,只要宗教存在一天,人性的光芒就无法照耀,人类就不能彻底摆脱野蛮愚昧的圈圈,战争就无法避免,人类的苦难就难以结束。


2.狂热的伟人崇拜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英雄和伟人,都有自己的开国功臣,他们在摧毁旧势力的征途上为本民族建立了不朽的功绩,值得人们尊敬,但若把他们奉为神明,把他们看做救世主,就必然会进入恶性循环,进入新一轮苦难。崇拜伟人是可取的,但若超过了限度,就成了一种狂热,狂热是一种精神疾病,是一种新式的野蛮愚昧,它必将导致人性的摧残和压制。


3.理论和学术盲从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波浪式前进的,任何一种理论和学说,在当时的时空中是一种人类进步的标志,但任何一种理论和学说都不是完美的,无法涵盖事物发展的全部内涵和外延,都不是终极真理,如果盲从,必然会束缚人类的思维,阻挡新一轮理论的产生,无法形成"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局面,必然会导致人性的扭曲,阻碍人类文明的进步。


4.民族主义 

  无法否认,每个民族有自己与众不同的优势。就象瓜果,自有各自的味道和甜度,西瓜和桃子若认为自己是唯一最好的,其他的瓜果都应被消除,形成单一模式,就是一种极端霸道的作法。民族自豪感和优越感是一种魔鬼的感觉,绝对不是神性的体现,这种感觉越强,越会导致民族之间的隔阂和歧视,人性就会被泯灭,所以,民族主义也是一种迷信。


5.大师崇拜 

  每个民族的历史上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人物,我们把他们称为大师,因为他们在某一个领域有独到的见解或领先的智慧或有独特的品质,我们把他们称为大师并尊敬他们并不为过,但若形成一种崇拜,就会产生一种流毒,就会形成一种迷信。星光闪烁,方显宇宙灿烂,人才辈出,才算民族伟大,任何一个大师,都是民族当时历史上闪烁的一颗星辰,但若把他看成一个太阳,永抱着他不放,就必然要遮盖其他星辰的光芒,这个民族就将后继无人。


6.肓信肓从,强求卓异。 

  只要有人的基因和肉体,任何一个人只能是人,绝对成不了神或其它什么东西,我们不能否认,另一些时空中的生命会降生人间,上帝赋予了他们特殊的能力和智慧及使命,这是基因中天生就有的,绝对不是普通大众都能具备的。作为一个普通大众中的一员,我们只能顺其自然,而不能强求卓异,土豆非要成为西红柿,枣子非要变成核桃,不仅没有必要,也绝对不可能,若非要炼出三头六臂、非要炼出特异功能,必然会进入魔道。例如中国近二十年来一浪接一浪的功法高潮就是一种迷信,枉费了许多聪明人的才智和精力及时间,深陷在自我麻醉、自欺欺人的泥淖中进又进不去,出又出不来,结果必然是本性的迷失。


7.鬼神崇拜,灵界沟通。 

  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迷信。对我们人类而言,只有两个神,耶稣和撒旦,不可能再有其他的神,若有的话,完全是人类自己捏造的,人类没有资格封神,自己封个神,又去崇拜,这是典型的迷信。至于鬼,只要我们不闻不问,可以自化,何必要请神驱鬼。那种在电影、书籍、口头等领域宣传鬼的做法是历史的倒退,是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邪恶行为。至于与灵界沟通的说法和做法,是对人性的摧残和对人类的否定。灵界确实是存在的,但不是现在的人类能够沟通的,真正能够沟通的人必然是具备了完美人性的的人,要么没有沟通,要么沟通的是歪门邪道。


8.其他迷信 

  其他迷信的表现五花八门,难以记数,是人类历史延续下来的糟粕,若要我在这里一一分析批驳,人们的感情上难以接受,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必然会趋于暗淡消失。

  人类的过去是宗教和迷信统治的时期,人类的现在是科学和宗教迷信齐头并进的时代,人类的未来是科学和宗教在理性的光芒下融合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