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 (五十四)

20-08-11

Permalink 06:13:46, 分类: 同人小说

十二年 (五十四)

“……小的去打探消息,走到紫金山脚下,发现山上灯火通明,几乎整个山都被封锁戒严了,小的也被巡防营的兵挡住去路,小的说明来意,亮出府中的手令才让我过去。我打听了方向就爬上去找大公子他们,小的爬到半山腰……实在…实在爬不动了,就坐在地上歇口气,这工夫就看见这次与侯爷一同出门的张吉,被好几个巡防营的人围着往下走,看那意思他吓得不轻,脸上都直突突,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呜咽半天也没说出来,只听他说侯爷出事了,然后他就跟着巡防营的人走了。…小的一听,马上爬起来继续往山上去,…最后……最后在盘山道的一处见到了大公子与世子,还有侯爷的小厮王发,道上有很多人,将那处盘山路照得透亮,巡防营的人与天泉山庄的人…小的就过去一探究竟,问王发出了什么事,他一五一十地向小的说明……”

王发与哥哥王陆是跟随谢玉多年的老马夫,谢玉每次出门几乎都是他们跟随,所以他亲眼目睹了所有事,所有的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当日按照安排,谢玉将防卫工作督导一番之后,与欧阳迟也交待些事情,就要下山回去了。

这紫金山里有好几处盘山道,安全的已经修缮得很平稳,皇帝与大臣们来去都走这条。

谢玉本也是走这条的,但当走到一处拐角时,他突然让车停下,问这里的百日草在哪里?下人们中有懂的就说挨近南麓一边的有很多,这边倒没有,谢玉问离这道远不远,他们说得拐三个盘山路,谢玉听了点头,就让护卫们先下到山脚下等着,自己带着府上的下人们改道去找百日草了。

马车绕了三个盘山路虽然距离不算很远,但越走越陡峭,亏得驾车的人是王陆,他是驾车的老手,但大家依然走得都很小心,平稳地到了地方。

谢玉下车要亲自去摘几处,下人们也都跟着下了车,帮谢玉开路让他好方便采摘路边的百日草。

这时王发与张吉是负责将马车拉住固定的,本就是起风了,他们就快速地将马绳拴住,正要起身去固定车身,可就在这时,突然山腰上的一块石头脱落了下来,正砸在马的脸部,这马受到外部的刺痛,本能地一激灵,身体一抖,将车身甩了出去……

若在平日里,这样的抖动,不至于能将马车滑出边缘的,但这段时间连续地降雨,此时刚刚停歇,路面湿滑突兀,再加上没有护栏,草地上又都是水,他们离马车又特别的近,如此这一甩……王发就眼看着车身随着惯性,快速地,一下子将路边正在采摘的连同谢玉在内的四个人,惯出山下……

马车离他们太近了,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根本来不及反应。

王发与张吉目瞪口呆,吓傻了,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所有的人就都不见。

而当他们反应过来时,王发立刻往山下跑去叫那些等候的护卫们;张吉则趴在崖边儿的边缘上,冲着下面就大喊,可雾蒙蒙地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也没有人回应他…

之后,还在山顶的欧阳迟接到消息,立刻派人将整个山体围住,一边调集兵力与人员即刻开始启动搜救行动,另一边派人去宫里禀报皇帝。

这紫金山海拔大概有七百米,而他们来到采摘的这一段,差不多距离地面有五百五十米左右,如果按这样的推算,谢玉他们彻彻底底掉到山底,这高度可想而知;如果是中间有什么隔断阻拦,那就不知在何处了,就得一点一点的搜索,每一部分都要看到,而天色渐渐晚了下来,这使得搜救行动更加困难重重。
 

王发给巡防营的人指点看,告诉他们从哪里掉下去的;而张吉吓得在旁边坐着直打颤。王发是急的,他哥哥也在下面,他非常急……他恨不得自己下去找。

再之后,就是景瑞与谢弼从山底下知道了消息,马上上山来到这里;再往后就是卓鼎风与卓青遥也来到这里;再往后就是卓鼎风让卓青遥去召集天泉山庄的人来到这里,与巡防营的人配合着去进行快速的搜索……

天泉山庄的人会武功能便利些;巡防营的人训练有素能仔细些,所有人都在围着山崖搜索,围着山涧寻觅……就这样找来找去,一直到彻底黑下来也没有踪迹。因为太高了。
 

“这是谁拿来的?”谢玉走过来问。

“昨日姐姐与琦儿上紫金山摘下来的,我没赶上。”莅阳手捧百日草,笑着看他,然后陶醉地嗅了嗅。

“公主府里不种吗?”

“不种的,不适合生长,白白浪费了。”她说着将花放在盆栽里,小心地打理。

谢玉看着她打理点点头,帮她浇水一番,一起赏析一会儿……那是去年的事情。

 

“……这会儿大公子与世子还在山里搜寻,小的便回来通报一声……”,小厮李信还是边喘息边用手抹着眼睛。
 

屋子里有一瞬间的沉寂……之后是瘫坐地瘫坐,惊吓地惊吓,要人扶着的要人扶,哭泣的哭泣,唯独莅阳还木滋滋地站在原地。

莅阳看着灯火辉煌的大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有所反应,对着李信如常地说,“…你带我过去,我去看看”

李信眼珠瞪得溜圆,“这……这……长公主……这”

“去吧,叫人备车”

李信爬起来行礼就快速出去了。

“母亲…”谢琦泣不成声,抖着手拉着莅阳,想从她这儿寻找一丝力量。

莅阳握着女儿的手,笑笑,“你放心,你父亲没事儿的,他什么没经历过?会有办法的。”

谢琦感受到母亲那种坚定的平静,突然有种幻觉,好像刚才是自己听错了,父亲……根本没事。

卓夫人上前一步拉着莅阳要和她一同去。莅阳对卓夫人沉声说,“姐姐就不要去了,家里还是要有个人才行,我去看看就是,不会有事的。”

卓夫人看到莅阳的神情,突然也有种幻觉,好像刚才是自己听错了。不过她瞪着眼睛,没有说话,只点点头。

车涉着深水,艰难地走在入山的路上,莅阳坐在颠簸的车厢内,手里握着念珠,神情却是极度的平静。

整个山上与侯府一样灯火通明,人们非常的忙碌,每个人好像都很急迫,即使守卫的人也都很谨慎。不许马车进入了,莅阳就由下人们搀扶着往山上走,走那条盘上路,走去他们说的地点……

莅阳的下裙已经玷污泥泞,她依然平稳地走着,不知走到了哪里,就见到了景瑞与谢弼两兄弟,他们几乎是跑过来搀扶母亲的。

莅阳看着他们俩的表情,“…你父亲呢?”

“母亲…”景瑞扶着娘的手臂,哽咽了一下。

莅阳又看着谢弼,谢弼一手扶着母亲,两眼通红低头不语。

“到底怎么样了?”

“…还没有找到”,景瑞也低下了头。

“没有找到就是不一定有事,干嘛这般愁眉苦脸,我们继续啊。”莅阳握着两个儿子鼓劲儿。

“已经太晚了,没办法搜索了,傍晚的时候爹带着山庄的人深度下去一次,也没找到,现在……根本下不去了。”谢弼强挺着说。

“那现在要做的是什么?”

“只能在山脚下巡逻,看是否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那就带我去找,我们这就下去”莅阳说着转身就要走,连忙被两个儿子拉住,“母亲,母亲”

莅阳看着他们,喉间吞咽一下说,“你父亲从不放弃什么,你们是他的儿子,可不许这样,懂不懂?”

四只眼睛都红着,点点头,但孩子们依然阻止了母亲要亲自下去寻找的举动。

莅阳想了想,也怕这样会拖慢了寻救,看了看四周,便说就在山腰旁边的亭子里等,一有消息就去告诉她。

她和几个侍从在亭子里等消息。坐了一会儿她看了看身边的人说,“你们也去打探打探,要是有什么情况,马上回来告诉我。外面都是护卫,我这里不用守着了。”

于是下人们听了指示,都去探听消息了,只留两个侍女在这儿。

一个时辰接一个时辰地过去,她眼看着这山中的烛火越来越暗淡,天边的山云却越来越明亮——可依然没有人回来向她通报消息。

莅阳站在亭子外,看着这周围的一切,突然有种想欲回天地的无力感……他不会有事的,他在哪儿,他在哪儿啊……


豆豆空间

Code: 豆豆空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