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 (五十)

20-08-11

Permalink 06:11:46, 分类: 同人小说

十二年 (五十)

莅阳就这么流泪满面地看着面前的丈夫,她用尽一切勇气说出刚才的话。最终算是按自己的方式,做个了结了。

她告诉自己,他所受到的惩罚已经够了,他已经经历过绝望而又毁灭的窒息了,已经够多了,至少在内心当中,她觉得已经够了……

谢玉愣愣地看着莅阳,眼睛瞪得老大。

“我说的话你伤不伤心?绝不绝望?”,她痛苦地看着他,“我不原谅你,我要惩罚你,你知不知道?”

谢玉踉跄地跨一步,激动地喘息着,眼睛都红透了。

“我不原谅你……”她哑然说着, 眼泪直直流。

他吞咽着点点头,甚至是扑上去,一把拉住她,把她抱在怀里,死劲儿抓着,哽着声音说不出话来。

她抽噎得直打嗝,抓着他褶皱的衣衫,死死的,半天也没哽出响动。

过了一会儿,她的泪水都滴在这褶皱的家居常服上,拽着他背部的衣衫,使劲儿哭。

“我该不该气你,我该不该这样说?”,她都有点儿哭得呜呜地声音,死劲儿抓着他。

他激动,死死攥着她,甚至…也掉了眼泪,他都值得,都值得,她终于撕开自己,原谅了他,都值得……

他们撕扯着彼此,蹂躏着彼此,感受着彼此是真实的,谁都不想再疼痛,再也耗不住了,你说谁还能耗住?太难受了,就算随着自然的惯性,也耗不住了,太痛苦了,他和她都太痛苦了,太难熬了,再别折磨了,谁都失了力气,没办法熬下去……

而这样,反而是自然而然的……

她把他的衣衫打开,查看他左小腹上的旧伤疤。那里当初因手术的急迫,碰到了一些组织,所以一到冬天,他有时就会犯神经性的疼痛,她每晚都用热水给他热敷,才能好过去。

以前有时他嫌麻烦了,就会悄悄地去到外厢躺着,可她每次都知道,就下床来找他,去外厢给他敷。

他每次都皱眉说,“我吵醒你了?”

她每次也皱眉说,“你如何吵醒我的?你都没声音的。”

所以当方丈与她谈话的时候,她居然说出,“他疼,他不说的。”

“和长公主是一样的。”老方丈说。

莅阳好像一下子被他这话触碰到了极点,于是就有了侯府这一幕了。

这天半夜的时候,莅阳叫厨房做了粥。她把他的身体重新擦拭一番,在左小腹上给他敷上,等稍微温下来,她便再换热水敷,反复几次,他身上没有薄汗了,说明好了。

她端好粥,用手揉着他的头,亲了亲,轻声哄道,“吃点儿东西吧,吃点儿再睡,要到早上就难熬了。”
 

他袒露着身子,任她摆布好,感觉舒服得很,就不愿意动。

她把碗放下,搂着他的头,亲着他说,“不吃就不让睡了,胃会痛的,”,她手轻揉着他的脸颊,闭眼亲着他的唇,“吃一点儿,就一点儿,我就不逼你吃了。”

他吃了,不过不是一点儿,她哄着他把整碗都吃了,让他漱了口半卧了一会儿,才让他躺下。

“在这儿睡,还是回去睡?嗯?”,她摸摸脸,捋着他的发丝问,亲了亲他。

他也没说出个四五六,反正也就这么睡下了。

莅阳看了看被敷的,比较热的旧伤疤,觉得行了,就拿下来,把衣服给他穿好,被子给他盖上,自己趴在上面就睡了。

虽然睡得有些晚,但睡得质量很好。


豆豆空间

Code: 豆豆空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