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 (四十七)

20-08-10

Permalink 06:02:42, 分类: 同人小说

十二年 (四十七)

莅阳抽噎地起身,整理下衣衫,蹒跚地走到里间,再没有看他。

 

谢玉直直地站在当地,竟有些恍惚,不知她刚才说了什么。

 

她说什么了?

 

之后他们就再没见过,一应事宜,都是她交待下人,嬷嬷们做的,走时也没告诉他,但他当然知道她何时走的。

 

孩子们来了,不明所以,都在问他为什么?他也懒得搭理,爱怎么地怎么地。他无心理会这些。

 

馨儿带着两个弟弟在草地上玩绒球,晓蒙抱着栋儿也坐在一旁看着,虽然是同样的场景,但每个人的心里都不会像从前那样放松,自然。

 

谢玉站在庭廊里远远看着,他并没有想加入进来。

 

卓鼎风带着一家人刚回来,就听到这么个消息,弄得卓夫人都是一愣,不知这是什么情况。

 

“长公主为何如此啊?”卓鼎风站在谢玉身后问。

 

“不为何,就是佛经读得太深,不愿意回来了。”,谢玉看着草地说。

 

“真如此啊?”卓鼎风惊讶。

 

谢玉回头看看他,没说话。

 

 

谢玉和卓鼎风开着书房的门在下棋,不一会儿馨儿就气鼓鼓地闯进来,往他俩这一站。

 

“怎么了?”卓鼎风拉过孙女说。

 

“坤儿把我的绒球抓坏了,棉絮飞得哪里都是,抓都抓不到,气死我了”,馨儿气得直跺脚。

 

“做姐姐如何就这样气坏了,让着弟弟们不好吗?”卓鼎风笑着哄一会儿,馨儿气得小圆嘴唇撅得更高。

不一会儿,由嬷嬷们跟着,坤儿和延儿也来这儿捣乱,一边还乐呢,馨儿气鼓鼓地往外祖父这儿钻。

 

谢玉对儿子们一直管教很严格,但对孙儿们不这样,慈爱得很,容他们随便闹,这在弼儿他们以前是不行的,他们都很怕父亲,但同样也都很敬慕父亲。

 

谢玉笑着拍怕馨儿,让她别气了,弟弟们玩儿坏了怕什么,让外祖母再给你做一个(这个球就是外祖母做的)。

 

话出口,谢玉自己愣了一下,随即不言语了。

 

馨儿不知外祖父所想,只想着也好,让外祖母重新做个大一点儿的好,于是就问,“外祖父,什么时候让外祖母做啊?外祖母为什么不回这里了?每次都得娘带我上山去看呢?”

 

谢玉吞咽着,看着馨儿,反应有些迟缓起来。卓鼎风见此,赶紧让嬷嬷把馨儿带下去,一连将坤儿他们也都带走了。

 

“谢兄,若是夫妻之间吵架至此,这么长时间,气也该消了;可若是长公主真对佛门有缘,你又阻止不了,那你…那你也该看开些吧。”卓鼎风皱眉叹息,不知从何安慰。两夫妻之间的事,如何对得别人说?

 

谢玉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着,这会儿听了卓鼎风的话,他悠悠地说,“你不知道,你不知她有多倔强,认准的事情,谁也劝不回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你们之间那么好,怎么突然就…哎”,卓鼎风想谢玉若不爱说起这些事,就尽量别触到人家避讳的地方,可事到如今不说点什么,是不是对不起这么亲近的关系呢。

 

 

卓家夫妇把琦儿叫来,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爹,娘,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琦儿也皱眉不已,“他们一直没回来,在公主府住了三个月,期间我们倒是去过几次,母亲确实一直在礼佛;等父亲叫我们去公主府说是有事和我们说时,母亲已经上山了,说是带发修行,若是想她了,就去看她。我们问母亲,母亲不说,问父亲就更…”

 

“啊?就这样?”卓夫人都出了声,谢琦点点头。

 

卓鼎风皱眉思索着。

 

等谢琦出去了,卓鼎风转头对着卓夫人说,“你看哪天去山上看看她,问问情况吧,许是她有什么话不好当着孩子面说,你去劝劝看吧。我看谢兄的样子,方是不小的事情,不然不会如此。”

 

卓夫人点着头。

 

 

他有时独自饮酒,谁也不让进来;也独自临字,作画。字都是她给他写过的诗;画呢,他就想到什么画什么。他画一只手,画一件长衫,画脖颈,画上面的两颗痣……

 

他一直在书房里睡,喝完酒,写完字,作完画…也就睡了。

 

他的白头发多了些,身体有些消瘦,不过别的都还好,照样处理着公事,照样给皇帝传授着宝贵的经验,照样在朝堂之上纵横捭阖……

 

可回到府里面他就不这样了……他基本不和谁交流,话也很少,孩子们见到他,他都目不斜视地往书房里走。

 

谢琦有些担心,她始终不安地想着母亲那苦痛的一句,“…别让他一个人呆着”。

 

这日晚间,谢琦从别院出来往书房去,果然,书房的火烛照常亮着,她走近,门外的小厮们给她行礼。

 

“侯爷在里面吗?”

 

“一直都在。”

 

“每天都歇在这里吗?”

 

“嗯,这半年…几乎是。”

 

小厮们在门外敲门,说小姐来了,可里面没人应,敲了两次,谢琦担心,索性就直接推开房门,进去了,小厮们也就不好阻拦了。因为自从长公主不在府里,侯爷也没那么有规律了。

 

谢琦进去一看,自己的父亲半仰着头,躺在椅子里,桌上的文书旁边放着酒壶和酒杯,酒杯旁是笔墨纸砚,纸上面写着字,旁边又画得半幅人物画……

 

谢琦眼圈红了,她坐过去轻轻唤着父亲,谢玉慢慢转醒,揉了揉眼睛,看见是女儿,有些皱眉,想着小厮为何不通报一声。

 

“我在外面唤父亲,父亲都没出声,我想是父亲有什么事,就进来看看。”谢琦扶着他起身。

 

谢玉也坐起来,醒醒神。

 

“怎么了?有什么事?都这么晚了。”他也打了个哈欠。

 

谢琦想了想,看着父亲说,“后日就是母亲的生辰了,我们相约在公主府小聚,我来问父亲,可还有什么事要交待?”,她斟酌着词汇说。

 

谢玉听了,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他看了看琦儿说,“没有,你们好好聚。”

 

琦儿急了,“父亲,您不一起来吗?不想见母亲吗?”

 

谢玉坐着,沉默了一会儿,他抬头叹口气,看着女儿,拍了拍她的头,苦笑了一下,“你母亲想见的是你们,好好陪陪她。”

 

“那您呢?你们为什么不?”

 

谢玉看着地面不吭声,沉寂得吓人。

 

谢琦见此更加担心,她扶着父亲的手臂,忧心地说,“母亲嘱咐我们说,不要让您一个人独自自处,而您又这般放不下母亲,孩儿不知双尊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孩儿只知你们心中都有彼此,那就看在孩儿的份儿上,别再这般相互折磨了好不好,父亲?”

 

谢玉看着已经红了眼睛流出泪的女儿,心中动容,也更加难忍,他隐忍了一下说,“琦儿…是你母亲再不想见到我,你知这样就可以了,再别去为难你母亲。想念了,你们就去看看她,有什么事再来找我,我来处理,但再别提…再别提要回这里来的话,她若想回来,自然会回来的,切莫再为难你母亲知道吗?”

 

谢琦简直不敢相信,父亲会说出这话来。看来他和母亲之间,真的是存在着大问题了。


豆豆空间

Code: 豆豆空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