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

Permalink 06:20:16,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后篇(二)

皇帝在回程的马车里搂着她的头热烈地吻着明清,吻到他满足地笑了为止,然后将她的长发打成卷放在自己怀里。
 
他们在前一晚的谈话中已经明确了目标,萧唐会逐步将手上的事物转移给太子去做,他计划用三年时间去完成这个工作,等一切安排妥当,他就让位给太子。一年回来一次,两年回来一次,还是三年回来一次,或是再也不回来了都随她。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8:41,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后篇(一)

莅阳的绒球刚才砸到小齐的腿上弹了出去,还没等服侍的宫女们反应过来,她就转头提起小胖腿嘟嘟着脸跑着去捡。没跑几步就被眼前人挡住了,莅阳抬头看,便举起小胖胳膊笑眯眯地说,“大哥哥,我的球”。
十九岁的萧寰也笑眯眯地背着手看她,弯身捡起来,然后一手拿着球一手领着小妹妹和她在草地上踢玩儿。
头上都有些汗水都宫女们得救了,小公主生性好动没办法,每天的重要任务就是怎么陪她玩儿,这会儿太子殿下来她们倒是能歇歇,因为每次太子殿下都能陪小公主玩儿很长时间,虽然她们心中也诧异,年纪差这么多,怎么能陪小孩子玩儿这么久呢?但,哎,爱什么什么吧,这小家伙要命,总之能歇歇就好。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4:52,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六)

谢玉的父亲——老侯爷,只有他这一个儿子,谢玉有五个姐姐,他是独子。而叔伯们的堂兄弟也不多,也正因为这不多,所以都多矫宠惯,没什么有出息的,无非都世袭老子的爵位,坐吃老本,不思进取罢了。也就只有一个堂兄还不错,读书不错,在工部任职,做城内建筑规划,也就是读书不错。
谢玉不但是独子,而且是最小的孩子,所以母亲、姐姐们终是要多疼爱些也难免,而父亲也并不显得更严厉。或者说,他父亲的严厉对于他本人来讲,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说谢玉从小在这样一个家族中成长,他就有一个认知,那就是他觉得他这一代和父辈这一代中,没有一个能堪大任的人物,除了他自己。嘿,你瞧!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4:12,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五)

时辰已过了寅时,天已经大亮了,莅阳依然站在亭外不动,等着随处回来的消息。
“…长公主,您歇歇吧,坐一会儿也好啊。”
两个小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劝那蜡像一样的人休息一下。但蜡像毕竟是蜡像,不为所动的。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3:46,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四)

“……小的去打探消息,走到紫金山脚下,发现山上灯火通明,几乎整个山都被封锁戒严了,小的也被巡防营的兵挡住去路,小的说明来意,亮出府中的手令才让我过去。我打听了方向就爬上去找大公子他们,小的爬到半山腰……实在…实在爬不动了,就坐在地上歇口气,这工夫就看见这次与侯爷一同出门的张吉,被好几个巡防营的人围着往下走,看那意思他吓得不轻,脸上都直突突,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呜咽半天也没说出来,只听他说侯爷出事了,然后他就跟着巡防营的人走了。…小的一听,马上爬起来继续往山上去,…最后……最后在盘山道的一处见到了大公子与世子,还有侯爷的小厮王发,道上有很多人,将那处盘山路照得透亮,巡防营的人与天泉山庄的人…小的就过去一探究竟,问王发出了什么事,他一五一十地向小的说明……”
王发与哥哥王陆是跟随谢玉多年的老马夫,谢玉每次出门几乎都是他们跟随,所以他亲眼目睹了所有事,所有的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当日按照安排,谢玉将防卫工作督导一番之后,与欧阳迟也交待些事情,就要下山回去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3:14,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三)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官也如此。靠老子吃饭不就是如此?以谢玉从前的铁腕手段,铲除异己都是连根拔除,不但手术做到根治,也防止复发的可能,所以才要株连啊,这是多简单的道理。
 
但谢玉的株连可不单是常理上的株连,而是将因子也扼杀在摇篮里,甚至会把那些不经意的,被人忽视的,但却可能成为未来潜在威胁的,也一并除去。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2:47,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二)

有的时候我们惊讶一个人的经历可能够别人几辈子的经历了。
其实也不然,我们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与情况不同,就无肖这样说。因为可能这件事情在我们身上发生我们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另一些人身上发生,他们也许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不足为奇。我们每个人的生长环境,脾气秉性,因缘机遇都千差万别,所以我们每个人的观念不同,性格不同,价值取向不同,思维境遇不同,所以我们的人生都各不相同。
什么样的人就过什么样的生活,就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2:20,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一)

政治是什么?每个专家学者的看法也不尽相同,但却万变不离其宗。
政治可以是为人民服务的介质,对吧?但谁拿这个介质当服务了?;可以是尔虞我诈,你上我下的争夺,对吧,这个是真实的;可以是名流千古的声誉;可以是遗臭万年的骂名;可以是阴谋家的阴谋,进取者们的平台;可以是施展理想的工具;可以是保住权力的游戏……那政治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是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包含在内。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1:46,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五十)

莅阳就这么流泪满面地看着面前的丈夫,她用尽一切勇气说出刚才的话。最终算是按自己的方式,做个了结了。
她告诉自己,他所受到的惩罚已经够了,他已经经历过绝望而又毁灭的窒息了,已经够多了,至少在内心当中,她觉得已经够了……
谢玉愣愣地看着莅阳,眼睛瞪得老大。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11:15, 分类: 随笔随谈

十二年 (四十九)

孩子们不知母亲回侯府又是怎样了,后来只知道母亲叫身边的下人回来报,说是无量大师遣弟子叫她上山有事相商,而侯府去段煌山的路要比公主府近些,她就不转道回来和他们说话了,就先不回公主府了,改日再聚。
孩子们听了互相看着,又沉默不语了。
第二天全家回到侯府,父亲已经上朝去了,景瑞兄妹三人趁着父亲不在,问守在书房的下人们,昨日是怎样的情景(谢琦昨日和莅阳一起本是要等莅阳出来,看看啥情况,可听下人说馨儿和坤儿找不见她就哭闹,没办法,就先回去了,想着母亲反正要回公主府或是直接留在这里也说不定,就没多想回去了。)。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豆豆空间

Code: 豆豆空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