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看“千与千寻”

09-11-01

Permalink 01:21:18, 分类: 影视品评

周末看“千与千寻”

这是一部著名的日本电影,八十年代出生的朋友对它肯定不会陌生,甚至于许多90后的非主流小朋友也喜欢这部电影,奉之为经典。这部电影的导演名气很大,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大岛渚,不知道三池崇史,但是很少有人不知道他。

这位名导演在1984推出了他的电影处女作一举成名,该电影改编自日本同名漫画,电影充斥着人类末世的气息,杂合了血腥、暴力、异形、人兽畸恋,片中年青貌美并且坚韧顽强的女主角穿着标志性的蓝色超短裙,巧妙的周旋于盗贼、女王、军队、异形怪虫之间,最后为了挽救人类毅然献身。

这部影片大受好评,一举奠定了该导演的大师称号,此后的二十余年里,该大师孜孜不倦的进行电影创作,向世人奉献了近二十部经典影片。该大师的电影有以下特点:1、主角都是瘦弱,但是内心坚强的未成年少女;2、都会有一种而两种以上的非人类物种与女主角产生特殊的情感,甚至有不同于常人的交往方式;当然偶尔也有变通,比如说1992年的一部作品,主角是一头猪,但是片中的第一女配角依然是一个坚韧无比的未成年少女,这头猪与该少女发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兽之恋;3、该大师所有的影片都涉及到飞行的主题,据大师自称,能够自由自在的在天容翱翔是他童年的梦想,他将梦想带入了作品。在一部1988年出品中,女主角姐妹(照例是未成年少女)在某个深夜与一只硕大无比的怪物紧紧相偎依,一起飞向天空,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发出亢奋的叫声,场面十分之唯美、动人,令人难忘。



本文要重点推出的电影,上映于2001年,一上映就在日本本土引起空前轰动,票房收入超越了三年前的好菜坞巨作《泰坦尼克号》。无数有恋童癖、异装癖,或者经常出入风月场所的日本萎琐男人走进了电影院,无数存在中年危机、情感危机、生理无能的日本中年男人走进了电影院,无数感情不顺、婚姻失利、性生活压抑的日本妇女也走进了电影院,甚至于有很多中学生、小学生纷纷逃课,拉朋引伴,与他们的早恋男友或女友携手走进了电影院。

所有这些人都在这部电影中得到满足,大家一致公认,这部影片是大师的代表作,是经典中的经典,是日本有色电影难以逾越的一个颠峰。 后来这部电影被送到欧洲参展,震动了全世界,无论是放荡风流的法国人,深受维多利亚地下读物熏陶的英国人,以严谨呆板闻名,一向闷骚的德国人,还是执现代色情业牛耳的美国人,都彻底被部电影征服。

该片轻松捧走了第52届柏林电影节的小金熊和第75届奥斯卡的小金人,在第61届威尼斯电影节上也有斩获。第21届香港电影节上,香港人也跟着凑热闹,授予“金像奖”和“最佳亚洲电影奖”,但是不知道人家稀不稀罕。

闲话少说,让我开始介绍这部电影吧: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照例是一个瘦小、坚强的未成年小女孩。她原本有一个平凡、但是和谐美好的家庭,但是天生不测,在一个大雨之夜,她的父母因为贪婪竟然变成了禽兽。小女孩虽然受到伤害,但是为了父母能够重新作人,她毅然决然地将自已卖身到一个洗浴中心。

这个洗浴中心实际是个魔窟,里面充满了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洗浴中心的老板是一个贪得无厌的老妖婆,洗浴中心的客人也都很难对付,大多没有人性。小女孩忍受着老板的压榨,同行的排挤,小小翼翼替客户做服务,处境十分之凄惨。

在黯淡无光的生活中,小女孩与洗浴中心浇水的老头产生了不同于寻常的友情,这老头秃顶,绝年带着墨镜,看似人类实则也是禽兽,很令小女孩惊奇。就在小女孩与老头发展友谊的同时,洗浴中心身材魁梧、内心单纯的小少爷,即老板娘的宝贝儿子,对小女孩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与深深的依赖;但是显然,小女孩的寸寸芳心,已经暗许在洗浴中心容貌俊俏的管家身上,可惜该管家患有失忆症,并且时常总是装酷,不解风情,让小女孩意乱神伤。

为了反应小女孩的悲惨处境,体现她受到的非人待遇。影片浓墨重彩地描述小女孩接待两位难缠的客人的情景,这两位客人,一位终年不洗澡满身馊味,让人作呕;另一位是有精神分裂倾向的心理疾病患者,平静的时候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发起病来就变成暴躁的食人魔,发病的食人魔一心想将小女孩占为己有。小女孩费心费力,好容易将两个客人摆平,令老板娘对她另眼相看。

当一切趋于稳定的时候,有一天,老板娘道上的对手打上门来了,将小女孩暗恋的俏管家打成重伤。为了拯救爱人,小女孩冒险逃出洗浴中心去找大夫,跟随小女孩左右的是洗浴中心的小少爷,还有没发病状态下的食人魔。

当夜月黑风高,三人走向危机四伏的丛林荒野,小少爷已经变成了嘴脸萎琐的禽兽,并且在黑暗中,有一个陌生的厉害人物正在他们靠近...

他们会找到大夫吗?小女孩能医治心爱的俏管家吗?小女孩的父母能得到救赎吗?

欲知详情,请观赏宫奇骏名作《千与千寻》

点击(811) - 评分(169)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