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五四”即将到来之际

09-05-01

Permalink 07:52:10, 分类: 自述己见

写在“五四”即将到来之际

90年前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一个无论怎么样评价都不为过的划时代节点,可以说,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的逻辑结果。直到今天,五四的遗产仍然在我们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对于“五四”的纪念与表述,大多人仍停留在意识形态的论争上,极少有人愿意从社会层面去认知那个时代的精神遗存。原本内蕴丰厚,值得再三解读的 “五四精神”,一直被简略在做爱国与卖国的选择题上。

“五四”有两面旗帜,一面是“科学”,一面是“民主”。其实,你只要仔细阅读,那个时代的前沿知识分子既不讲“科学”,也不讲“民主”。科学的原则是全面客观,不偏不倚,但那时的妄言俯拾皆是。如,鲁迅将中国几千年文化总结为“吃人”,即便像我这样警惕传统文化的,也不是完全认同的。而民主则更需要许多因素整体配合,否则就再所难免的使所希望的结果未见,不希望的结果却纷至沓来。这也是当前正在上演所谓亚洲式“民主陷阱”或“科学发展观”。

当民主只被窄化到只剩下选举,而不能将民主价值渗透于社会的各个层面,则民主只不过是替贪污滥权开了另一扇大门。于是买票贿赂、暗杀威胁,暴力施压趁势而起,无非是重捡90年前的部份乱像而已。当科学被意识形态标准所左右,而不能科学发展观应用于社会的各个领域,则科学又成了“阶级斗争”的打手或工具。于是威权致上、消极腐败,学术造假势必盛行......

因此,从在这个意义上讲,细致地梳理和盘点这笔90年的宝贵遗产,对于未来中国能否顺利完成历时已近200年的现代转型、乃至回答“我们是谁?”这个当代中国人赖以安身立命的终极问题,都具有无比重要的现实意义。

90年过去了,几代中国人经历了“左“与”右”、“现代”与“传统”、“激进”与“保守”两极之间过山车似的激荡反复以及由此演绎出来的社会人生悲喜剧,现在应该是可以平心静气地看待这些复杂关系的时候了。当然,以笔者浅见,当今的中国现实仍非如我期望的那么乐观。
  
时至今日,由于“五四运动”所追求的自由、民主、独立、富强的目标仍未真正实现,并且看起来前途依然漫长曲折(这是一笔极端复杂的旧帐,日本帝国主义入侵及随后半个世纪的“冷战”等外部环境固然要负重要责任,但我们自己也是难辞其咎的。而在我看来,“五四思想”的缺陷本身就是其中最根本性的原因)。所以,先辈们当年热切呼唤的“德先生”、“赛先生”在我们这一代的中国人身上仍有一定的感召力。但是,就如何在我们这块土地上真正落实“德先生”、“赛先生”这个问题,我们的认识比起先辈们并无多少实质性的提高和加深,甚至有所怀疑和退步。至少我们已经明确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确发现 “民主是个好东西”。

当然,由于改革开放以前几十年不断的政治运动和社会动荡,当今的中国知识界作为一个整体,无论是传统的“中学”还是现代的“西学”的素养,与陈独秀、鲁迅、胡适那一代相比反而明显退步,今天许多人已经不再相信实现民主、科学的前提是必须打倒“孔家店”,相反,他们热切地相信,只有“孔家店”重新开张才能拯救走火入魔的西式“民主、科学”,包括 “德先生”和“赛先生”的理论。说到底,这仍然是五四的强大精神遗产在发挥支配作用。

在我看来,今天那些要求复兴传统文化、反对西方霸权的人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模式,与过去要求打倒“孔家店”的人如出一辙。顺便扯得稍微远点,包括孔老夫子在内的中国古代先贤早就对人类的发展做过预言,社会中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制度有所变更,也有所保留。孔子甚至赞美革命,言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不过,孔夫子所说的汤武革命是一种改朝换代的暴力行为,与当今流行语中的什么“科技革命”之类的内涵是不同的。同时,孔子在讲到“变”的前提条件时,说“穷则变”,讲到变革的目的时,说“变则通”,讲到“通”之后的情形时,说“通则久”。

上个世纪,中国几乎一半时间是在革命运动中度过,但中国的革命家队伍中的懂得民主科学的人太少了,搞了革命之后没有能力尽快恢复民生建设,导致人们对革命成功后的结果的怀疑。即便是孔子讲的改朝换代式的汤武革命,其目的也是打造一个和谐的社会,让老百姓摆脱贫困,走上富裕道路。假若说革命的目的是要让穷人更穷,那还不如不革命。孔子说的“变则通”就是这个意思。

近来我总觉得,在中国,热烈鼓吹和尖锐批判某一观念的两股针锋相对的思潮,在精神气质方面往往更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事实上,历史根本就不存在这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铁的规律”。中国与西方可以、也理应相互学习和借鉴,但这种学习借鉴的基础是真正客观的理解,而不是以“主义”取代事实。所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也好,“西学为体”“中学为用”也罢都仍延续着非此即彼的传统思维。正如“德先生”和“赛先生”的理论是科学,还是民主。很多时候,歪曲历史会制造出某种现实力量,但其最终结果注定适得其反,因为现实是历史的延续,歪曲历史也就是扭曲现实。惟其如此,我们方可走出意识形态的藩篱,在民主科学的旗帜下,与世界各国竞一短长,得到真正的尊严。
点击(543) - 评分(154)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