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4

Permalink 07:04:32, 分类: 妙文转载, 史海管窥

中与朝,果真有鲜血凝成的友谊?

很长一段时期,中国和朝鲜大量官方宣传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中朝两国唇齿相依、休戚与共,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友谊”将世代留传。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主任沈志华先生长期致力于从国外解密档案重新挖掘梳理历史。最近,他利用已经解密的前苏联、匈牙利、东德、阿尔巴尼亚和中国档案文献,以及相关的口述史料和研究成果,完成了“中朝关系历史真相”的课题研究,对上世纪50-60年代中朝关系有一套不同于传统说法的系统总结。

......
[阅读全文]

11-12-14

Permalink 14:18:56, 分类: 史海管窥

听高文谦说周恩来

.翻开中国现代史,周恩来的名字始终是和毛泽东的名字连在一起的。在上个世纪那场席卷世界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的浪潮中,毛、周两人无疑在中国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一对如影随形、相辅相成的政治搭档,在中国现代史的舞台上合演了一幕幕的悲喜剧,把整个中国搅得大翻地覆,开启了一个狂想和动荡的年代。如果说毛是掌舵的,是主宰,是精神领袖;那么周则是执行者,是首辅,是内政外交的大管家,正是所谓"谋事在毛,成事在周"。
  
   在整整长达四十年的岁月中,无论是当毛泽东叱吒风云,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春风得意之时,还是后来在文革中败走麦城,一筹莫展的穷途末路之际,周恩来都始终侍奉著他,小心翼翼地亦步亦趋。这种政治合作关系一直持续到周本人病死为止。这在异常残酷的中共党内斗争史上开创了一个绝无仅有的先例:周是唯一能够和毛共始终,一直屹立不倒,并且最后总算善终的人物。他也由此获得了一个雅号:中国政坛上的"不倒翁"。

......
[阅读全文]

11-11-15

Permalink 10:40:51, 分类: 史海管窥

反右,Chairman Mao用兵真如神

反右运动的一号右派是章伯钧,他的罪名是提出“政治设计院”,而这个“政治设计院”后头还隐藏着一个一号秘辛。
我想过几次:反右运动还有什么秘辛没有解开?以我的知识猜想,具有震感性的秘密大概没有了。近日读了长期在中央统战部工作的局级干部胡治安著的《统战秘辛——我所认识的民主人士》(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10年),惊然发现,一号右派章伯钧身上就有一个一号秘辛,颇具震撼性。请看:
这是一个令人惊疑的悖论。据中国工民主党一位资深人士透露(我有义务不说出他的姓名):1957年的反右斗争,内幕极为复杂。章伯钧开始时,死活不承认自己有错,并且有恃无恐地顽抗。他说:政治设计院、两院制不是我的,是毛泽东的!后来彭真亲自上门拜访章伯钧。两人关门密谈了半天,达成了某种协议。章伯钧全面接受批判,定为极右派。又有章伯钧说共产党借他的头,他也同意的活。中共没有亏待章氏的投降,保留了优厚的待遇,逭是后话。毛泽东与章伯钧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说两院制等问题,尚难查考,而从章伯钧的有恃无恐到全面投降,再到优待处理,就可推定,此说非空穴来风。

......
[阅读全文]

11-08-26

Permalink 09:20:03, 分类: 史海管窥

别信长生不老药,那只是个传说

从古到今,人都怕死,都想长命百岁,无论是帝王还是寻常百姓都梦想得到不老之药,以求长生不老骑鹤升天,此乃人之常情。
唐代的诗圣白居易曾经钟情炼丹。苏东坡有一则《乐天烧丹》的札记,“乐天作庐山草堂,盖亦烧丹也……”说的是白乐天盖草堂是为了炼丹。作为白乐天的粉丝,苏东坡也是一个炼丹痴迷者,他写的《阳丹诀》、《阴丹诀》仔细阐述了炼丹的方法和要领。《阳丹诀》文:“冬至后斋居,常吸鼻液,漱鍊令甘,乃咽下丹田。以三十瓷器,皆有盖,溺其中,已,随手盖之,书识其上,自一至三十。置净室,选谨朴者守之。满三十日开视,其上当结细砂如浮蚁状,或黄或赤,密绢帕滤取。新汲水净,淘澄无度,以秽气尽为度,净瓷瓶合贮之。夏至后取细研,枣肉丸如梧桐子大,空心酒吞下,不限丸数,三五日后服尽。夏至后仍依前法采取,却候冬至后服。此名阳丹阴炼,须清净绝欲,若不绝欲,其砂不结。”阳丹是用尿蛋白中的尿素制成的。东坡介绍炼阳丹的方法,前两句就吓你一跳,让你“将自己的鼻涕含在嘴里,反复多次在口腔漱炼,直到自己觉得甘甜后,再吞下丹田。”晕,晕。这个方法不知道哪位仙家能做到,咱可是一看就晕了。至于下文“把尿液存放在三十个瓷罐子中,还要选一个‘信得过’的‘谨朴’之人看守三十日之后,待尿液结成黄色或者红色如浮蚁一样的细砂,多次净化,最后变成白色无味的粉状物,再加枣泥制作成丸状,空腹用酒送服。重要的一点,炼制此丹一定要清净绝欲。否则,不会成功。”这是东坡介绍炼制阳丹的方法。还有一个《阴丹诀》:“取首生男子之乳,父母皆无疾恙者,并养其子,善饮食之,日取其乳一升,少只半升已来亦可。以硃砂银作鼎与匙,如无硃砂银,山泽银亦得。慢火熬炼,不住手搅如淡金色,可丸即丸,如桐子大,空心酒吞下,亦不限丸数。此名阴丹阳炼。世人亦知服秋石,然皆非清净所结;又此阳物也,须复经火,经火之余皆其糟粕,与烧盐无异也。世人亦知服乳,乳,阴物,不经火炼则冷滑而漏精气也。此阳丹阴炼、阴丹阳炼,盖道士灵智妙用,沈机捷法,非其人不可轻泄,慎之!慎之!”阴丹是从生第一胎男婴的妇人母乳中提炼出来的。“妇人第一胎要生儿子,父母身体都要健康。然后取母亲的乳汁来炼丹,把乳在文火上加热,用的锅是银汞合金制成的,一边加热,一边用同一金属制的调羹缓缓扰动,直到奶凝结,最后制成药丸状。用酒送服。”这种做法现代人看来也是绝不可取的,朱砂银做成的器皿就不科学不可使用。下文说的“秋石”则又和尿液有关了,是一种从童男童女尿液中萃取提炼的春药,古代方士常以此药进贡给皇上,说是服之可以“长生不老”。以上这两则札记是苏子记载炼丹的要诀,证明苏子也是个炼丹好手。东坡在其他文字里也记载了一些养生的方法,《服松脂》可“牢牙,驻颜,乌须也。”《养生难在去欲》中说,“皆不足道,难在去欲。”《尔朱道士炼朱砂丹》记载了尔朱道士炼丹成仙的事情。从这些札记看到东坡也是个凡人,也摆脱不了世俗的浸染,也想长生不老。他曾在山中筑炉炼丹,每每躬身亲自为之。苏东坡到黄州后,元丰三年,研读佛经之外,也在一道观里闭关四十九天练道家的绝食和气功。苏东坡的《安国寺记》有这样的文字:当时闭关修炼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练习打坐,炼的是道教的“辟谷术”和“气功”。表露出东坡对道教的长生不老极感兴趣。他在临皋堂里辟室一间,设有炉火,以备炼丹之用。东坡自称“龆龀好道”,他给自己起了一个“铁冠道人”的道号,据宋洪迈《夷坚志》丙志卷十三中记载:“坡在海上尝自称铁冠道人。”他还给武昌太守写信,向他请教炼朱砂的方子。东坡在给王巩的信里,道出他对修炼各方面的看法。“安道软朱砂膏,某在湖亲服数两,甚觉有益利,可久服。子由昨来陈相别,面色殊清润,目光炯然。夜中行气腹脐间,隆隆如雷声。其所行持亦吾辈所常论者,但此君有志节能力行耳。粉白黛绿者俱是火宅中狐狸射干之流,愿公以道眼照破。此外又有事须少俭啬……”东坡先生连这些旁门左道都如此精通,真乃震烁古今。东坡研究炼丹之法亲力为之。但东坡还没有到走火入魔的地步,这世间他并没有见到长生不老之人,对于虚无缥缈的天堂,他总是不相信的。正如他对佛家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一样,苏东坡对求长生不死之药的想法,并不是一根筋直撞南墙,他还没有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寄托在"炼制不老之药”上。但是,即便没法得到“长生不老”,但对通过炼丹服食丹药而获得身体健康与内心澄净,他总是向往的。东坡先生一生宦海浮沉,活了仅仅六十六岁,这实在是令人遗憾。虽然东坡曾在探求不老之药上做过努力,但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也使东坡披上道家风骨的风采,也是瑕不掩瑜,显得他更加可爱。东坡在诗、文、词、书、画等方面均取得了登峰造极的成就,已与日月齐光辉。东坡想长生不老,古代那些帝王在这方面更是做了更多的努力尝试。完成“六王毕四海一”壮举的一代枭雄秦始皇,人生最后只剩下一个目标——长生不老。于是,秦始皇开始疯狂地寻求仙药,入海求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见到“长生不老药”的影子,得暴病而猝。汉武帝一生在建立自己“旷世武功”中,一直有个愿望,要完成秦始皇没有做到的,那就是找到“长生不老药”。由于有东方朔、汲黯、董仲舒、司马相如等一批贤臣的劝谏,加上武帝能识人容人用人,最终放弃了追寻传说中的“不老药”。唐太宗,一句“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流传千古。起初唐太宗还嘲笑秦皇汉武迷恋方术寻求丹药,轮到自己却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太宗得了“风疾”后,烦躁怕热,开始迷恋上了方士们炼制的金石丹药,希望自己长生不老。最后吃了“印度长生药”七窍流血中毒暴亡。这时他才五十二岁,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长生药”毒死的皇帝。历代文人雅士也都崇尚炼丹服丹,王羲之就是此中好手,也是炼丹服药,最后丢了卿卿性命,正应了他的那句“不亦痛哉”。

......
[阅读全文]

11-08-25

Permalink 10:36:00, 分类: 史海管窥

谁是三国第一赢家?

曹操基本上属于一种自我膨胀的人格,司马懿基本上属于一种自我内敛的人格。如果说曹操是那种很热情、很张扬的人,那么司马懿就是那种很冷静、很沉稳的人。曹操因为自我膨胀,性格中的优点和缺点都格外地突出,所以我们能感受到他是真实的、完整的人,我们能够理解他,能够看透他。而司马懿因为自我内敛,从内到外都似乎很一致,对我们来说,他就更像一种影子,一种概念,虽然能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但是他难以被看透,也难以被理解。

曹操和司马懿两个人都在政治疆场上驰骋,但两个人驰骋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是用不断进取的方式来驰骋于政治疆场的,一个是用不断退隐的方式来驰骋于政治疆场的。但是最后成为三国历史上最大赢家的,恰恰就是司马懿。因为他善于等待,善于等到瓜熟蒂落的时候去摘胜利果实,对诸葛亮是这样,对魏朝政权更是这样,想得的反而都得到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0:21:47, 分类: 史海管窥

清朝走了一百多年,其实还在

在历朝历代中,清人的文网最密,明朝虽然也有文字狱,但大多不过是朱元璋的阿Q心理作怪,自己头上长癞,总担心人家含沙射影,文字狱处理的也多是热衷于拍马逢迎的乡间小儒。而清朝的文字狱则不同,虽然也不乏捕风捉影的案例,但对于汉族士大夫因有的夷夏之防,却一向打得“稳、准、狠”,很有点“诛心”的感觉。这样一来,清代的思想文化难免不受牵累,远的不比,就是比明代都比不了。乾嘉朴学的学者虽然人多势众,但论思想整个加起来,也抵不上王守仁一个,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这三位,虽然号称是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但实际上却是属于明朝的,他们对满清的异族统治至死持反对的态度。

那么,是不是清朝一点可以称道的地方都没有呢?当然不是。清朝也有其他王朝所难以企及的地方,这就是整整十代帝王,如果加上关外的两代就是十二代,没有真正的昏君,几乎所有的皇帝都比较勤政,至少都怕落个荒殆朝政的恶名,“从此君王不早朝”的事,谁也不敢做,这一点,跟相邻的明朝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明清之际,皇帝能做到这一点,的确是相当的不容易。我们知道,明代以前,大多数朝代都有宰相,王朝的行政事务是由宰相主持行政系统来处理的,皇帝虽然握有国家大事的最后决定权,但他更多的是“国家元首”而非“政府首脑”。然而,明代自朱元璋以后,相位被废,从此皇帝兼宰相之任,虽然有人帮忙(明代的内阁,清代的军机处都等于是皇帝的幕僚班子),但一不留神还是被事务和公文堆给活埋了。吃不得苦的朱家子孙,干脆将批阅奏章的大权交给了原本只是伺候皇帝笔墨的“秉笔太监”,甚至还有像万历皇帝一样,就是不理朝政,将所有的大事包括任免官员全部搁置,天天睡大觉。比起明代那些天天睡懒觉、炼丹、做木匠活和游龙戏凤封自己为“总兵”的皇帝,显然那些起早贪黑的爱新觉罗子孙要招人爱得多。

......
[阅读全文]

11-08-13

Permalink 02:30:40, 分类: 史海管窥

魏晋名士K粉客

一说起毒品,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鸦片,随之而来的则是对西方的愤恨,仿佛中国的毒患都是西方人对我们残酷迫害的结果。西方人确实对我们从事过不光彩的鸦片贸易,也确实使我们深受其害,但是,除了鸦片之外,中国的毒品使用史与流行史却是源远流长的。

著名学者李零曾说,药毒一家。“……人类的药物知识很多都是来源于中毒。原始民族日遇毒物(毒草、毒菌、毒蛇之类),往往都有很丰富的毒药学知识,尤其是在动植物丰富的地区(例如古代的楚越之地,就以毒蛊之术而出名)。他们以毒箭射杀猎物,用麻醉药物(如鸦片)止痛,用精神药物(如古柯)解乏,并利用其致幻作用施展巫术和作催欲剂等等。这是药学的一种普遍背景。中国的药,西方的药,原来往往都与毒药有关,并兼神药、春药等多重意义,这一点也不奇怪。”(《中国方术续考》21页,李零著,中华书局2006年5月北京第1版)

......
[阅读全文]

11-08-09

Permalink 04:01:48, 分类: 妙文转载, 史海管窥

蒋介石在军事上的失着

说到1949年的国共争斗,最让人意外的就是国民党军队的短期土崩瓦解。从当时实力而言,国民党占绝对优势。1945年底,国军数量有四百五十万(内有正规军两百万),共军只有一百二十七万(内有野战军六十一万)。在武器装备方面,国军多为美式,又接收日本和伪军武器,明显优于中共。据航委会主任周至柔报告,国军有可起飞的飞机三百四十四架,完全掌握制空权,并有海军船舰两百四十多艘。 在获得外援方面,苏联在东北虽然也给共产党不少援助,但总量上大大少于美国对蒋的援助。故而蒋介石轻视共产党的思想非常严重。1945年9月23日,他说:“长江以南各重要都市接受投降大体完毕,陇海路亦已接收过半,中共祸患已除其半矣。”而实际上中共力量集中在长江以北,实力俱在。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彭学沛说,共军只是“毫无训练的老百姓”。1946年5月,四平战役国民党得手后,蒋更不把共军放在眼里,他对其内部人员说,“中共除一部分外,本属乌合之众,经此次打击,势必瓦解无疑”,“共果不就范,一年期可削平之”。6月17日,蒋还说,“共产党的战术和江西时代一样,并无多少进步……他们在东北虽然得了不少日本的武器,但并不知道运用。”“我们有空军,有海军,而且有重武器和特种兵”,“如果配合的好,运用灵活……就一定能速战速决,把奸匪消灭”。然而,事实上,3年后,被赶到海岛上去苟延残喘的不是他眼中“乌合之众”的共产党,而恰恰是“有空军,有海军,而且有重武器和特种兵”的国民党。谁为为之?孰令致之?在这里面,作为最高军事指挥的蒋介石当负最大责任。
蒋介石的第一个失着是作为大国领袖,他却没有四海一家包容异己的胸襟气度,这主要表现在他战后对伪军的收编态度上。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就如何对待沦陷区大量存在的伪军召集何应钦、白崇禧和陈诚等人开会讨论。在会 上何、白主张收编,陈诚坚决反对。何、白认为:“我们既要伪军坚守阵地防拒共军,又要解散他们,这怎么行得通,势必激成变乱。”陈诚则认为:“如果把伪军编成正式部队,不仅妨害国军的整编,且混淆了国军的血液,千万不能办。” 由于蒋介石支持何、白的意见,陈诚不便反对,收编伪军就成了定案。可由于陈诚主持军政部,在执行中就有了问题。陈诚下令军政部不给收编伪军军师番号,军给纵队名义,师给总队名义,而且在纵队、总队之前要加上“暂编”二字。同时陈诚又命把收编的纵队、总队军官人事档案与国民党军军官人事档案分放。 经陈诚手直接收编的伪军几乎没有,即使是抗战时各地的非共产党游击队,陈诚也主张解散。由于军政部长陈诚不许收编地方团队和伪军,一些伪军大头目都走戴笠路线,如吴化文、郝鹏举、张銮基、任援道都是通过戴笠报请蒋介石批准收编的,军政部只好照办。 陈诚并不是不知道他拒绝收编伪军和地方团队会把这些人逼着去投共产党。李宗仁曾劝告陈诚说:“辞修兄,你这种干法是替共产党凑本钱啊!”陈诚答道:“他们要到共产党那里去,我求之不得,正可一锅煮掉!”李又说:“我们战前剿共剿了那么多年,还没剿掉,现在怎能一锅煮掉呢?”陈诚说:“那时是因为我们空军无力量。” 陈诚不肯收编地方团队和伪军,处理的办法是解散。“解散的方式,也像日军缴械一般,由中央指定各部队集中地点,然后向前来接收的中央军接洽听候处置。 而伪军和游击队的原有防地,却无军队接防,于是,共军又乘虚而入了。这些部队开到指定地点,而他们所奉命要接洽的中央军有些还远在滇缅一带。这些部队的长官久候无着落,又奉严令,不准就地筹借给养。因而,老实的将领便将部队解散归农,狡黠的便另打主意,投向中共效力了。” 这样做的直接结果是:很快,国民党就失去了东北——据《陈诚传》介绍:日军投降后,苏军将关东军六十万人的装备交给了林彪,除此之外,林彪又收编了四十万伪军及保安团队,组成四十个师。而杜聿明当时只有五个军十五个师,军事力量十分悬殊。为此,杜聿明对顾祝同发牢骚:“辞公(陈诚)下令解散关东伪军是一大失误。日寇发展关东伪军四十多万,一律日式装备,由日本人训练。可谓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这些伪军长期在日寇的压制下,敢怒不敢言。抗战胜利,他们无不思图报国。如果我们能善待他们,利用他们控制东北,只要派些行政官员来,就可以完成接收任务,不必劳师动众。结果却相反,他们被解散后走投无路,都投了共产党,共产党就地增兵几十万!我们却是经过万水千山,从遥远的云南将部队调来。杯水车薪,哪里能起作用?现在我们的处境十分被动,部队驻防定了还好,只要一移动,共军就追着打。所以,我要求至少增兵五十万,否则东北只有拱手让人。”
其次,则是作为最高军事统帅蒋介石在战略决策和战术指挥上都败着连连,给对方极大的翻牌机会。蒋介石的军事战略方针有重大缺陷,套在他脖子上的绳索是他的以“保城守地”为中心的军事战略方针。蒋介石非常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及国际观感,1947年后,他进一步明确以争城夺地及确保城镇和土地为作战目标,这些在他看来,是理所应当的,国民政府既为执政当局,就要承担所谓“守土保民”的责任。可是,国军要守护的摊子太大,面对解放军的进攻,顾此失彼,兵力不敷使用,遂被解放军各个消灭;蒋介石为此深为忧虑,他感叹“防不胜防,此剿彼窜,颇难为计”。国民党于是就“抓壮丁”,又造成民怨沸腾。

......
[阅读全文]

11-07-30

Permalink 19:45:49, 分类: 我读通鉴

李林甫之辈,不过是皇帝的传声筒而已

李林甫当政,对言官们说,你瞧朝廷的立仗马(仪式用的马)食五品草料,待遇优厚,无故一鸣,辄赶出去。意思是让言官少说话。当时,唐玄宗也早就失去当年的心劲,不希望有人多说话,李林甫之辈,不过是皇帝的传声筒而已。

11-07-28

Permalink 23:37:25, 分类: 史海管窥

歪批三国

一、 曹操少年时,整天飞鹰走狗地胡闹,没事还抢人家新娘玩,是令家长痛心、令邻里痛恨的霸王。不过这混小子既是“官二代”,又是“富二代”,因此刚满二十岁就推举为“孝廉”,跨入公务员行列,与曹操同年的孝廉郎大多老得可以当他爹,其中就有西凉军阀韩遂的父亲。(《三国志》《让县明本志令》)
二、 曹操的第一个正式官职是洛阳北部都尉,相当于今天北京某区的公安局长,这官职是司马懿的父亲司马防推荐的,曹操不甚满意,嫌小。三十年后,曹操被封魏王,请司马防到邺城喝酒,问:“换作今日,你还会推举孤王做都尉么?”司马防回答:“当初举荐大王的时候,大王确实只适合做个小尉。”(《三国志》《阿瞒传》)
三、 “汝南月旦评”是东汉末年最具影响力的脱口秀节目,由许邵、许靖兄弟主持,每月初一开播,内容是品评人物,“所称如龙之升,所贬如坠于渊”,褒贬之间决人前程。袁绍平时出门前呼后拥的,俨然江湖老大,一回家乡汝南却收敛行迹,说:“啊呀,这个样子如果让许邵看到了,影响多不好。”于是遣散跟从者,非常朴素低调的回家了。(《三国志》)

......
[阅读全文]
点击(1095) - 评分(39)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