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热爱的嗓音

我热爱的嗓音

04-05-16 21:44:06, 分类: 天堂电影院

  “我又回到了曼德里。。。”这几乎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嗓音用最平常的语言说出的最让人倾心的话语。。。这是电影《蝴蝶梦》开头的一句话,是向隽殊为美丽端庄善良的德温特夫人配的音。那温润娇媚的声音如从梦境中来,把我带入时光隧道去回味那个魅力无比的声音的年代。

  整个中学时代我们的娱乐和消遣简单到只有一两样事情:看电影或听收音机。那时我几乎什么电影都看,尤其喜爱的当然是译制片。因为这些影片大多制作水准精良。更重要的是,不知从哪一天起,我爱上了配音演员的声音。那个年代不可能有今天VCD、DVD这样的东西让你可以反复看你喜欢的电影,一部电影能有机会看第二遍已是很难得了。好在我还有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收听电台的电影录音剪辑。我曾研究过每个我能收听得到的电台的电影录音剪辑节目播出的时间规律,以尽量不错过我喜爱的节目。虽然卡彭特的《昔日重来》已是一首被唱得很滥的歌曲,但歌里唱的“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 ”, 把那个“song ”改为“sound ”就是这里我要说的话了。

  那时有两个专业的电影译制厂,上海和长春。长春电影译制厂的配音演员除了向隽殊,我喜欢的并不多;而上译厂的演员就数不胜数了:邱岳峰,毕克,李梓,童自荣,刘广宁,丁建华,乔榛,曹雷,杨成纯,严崇德,苏秀。。。我对他们的熟悉程度到了这样的地步:只要是上译厂配译的影片,演员们一开口,只凭一句话我就能判别出是谁的嗓音。然而这丝毫不影响配音演员塑造银幕上那些个性鲜明、迥异的形象。译制厂全体人员严谨的创作态度,天赋的嗓音,极高的艺术素养,使八十年代的电影译制工作完全成了一种艺术再创作。我曾惊叹为何配音演员说的是另一种语言却能与原片人物的形象、气质、表情及动作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你几乎要忘记这是一个中国人在用中文说话。后来我从一些资料中得知译制人员无论从翻译到对口型再到配音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他们认真研究原片角色,对原片的忠实甚至细微到“一个呼吸、一个脉搏都应取得一致”。也只有这样才有了一门配音艺术。

  我曾一遍又一遍地聆听电影《简·爱》的片断,这是堪称最佳配音艺术的作品。片中罗切斯特和简爱(邱岳峰和李梓)的对白, 用严锋的话来说,就是:“我相信这差不多快接近人类声音的魅力的极限了。 ” 想象中,邱岳峰就应该长得象那个乔治·斯考特(他还演过巴顿将军)扮演的罗切斯特。傲慢不可一世的外表下却深藏着炽热执著的爱,孤独沧桑又平静温存,那是怎样一种摄人心魄的男性魅力啊,邱岳峰却只凭一种声音就做到了。邱岳峰所配的角色有很多都是邪恶的人物:《巴黎圣母院》中的克罗德神父,《悲惨世界》中的德纳第,《恶梦》中的典狱长。。。他表达邪恶的方式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就像《沉默的羔羊》汉尼拔在巴赫的乐曲声中进行的谋杀。听,还能有比这更从容更优雅的邪恶吗:“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一直朝前走,不要往两边看。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那蓝天里。” 我想我的同龄人谁都不会忘记这句《追捕》中堂塔医生的台词。

  说到《追捕》,就该提另一个我极爱的嗓音:毕克。如果要给男人的深沉做一个形象的表述,最简单而又最有说服力的方式应该是毕克在电影中的台词。在中国毕克是高仓健的代言人。虽然毕克的嗓音和高仓健的银幕形象极为吻合,而高仓健又是公认的标准硬汉形象,但我个人更喜欢的还是他为《海狼》中巴格上校的配音,那深谋远虑,沉着冷静又潇洒俊朗的形象,连格里高利·派克听了都大加赞赏。还有就是《卡桑德拉大桥》中的张伯伦医生,同样是沉着冷静,临危不惧,却又添了一种儒雅和幽默。毕克还为《鸳梦重温》塑造了沉郁深情的失忆者史密斯上校。最能体现他个性塑造魅力的是为大侦探波洛的配音。阿嘉莎·克里斯蒂的系列小说搬上荧幕的很多,最出名的两部翻译过来的影片《尼罗河上的惨案》和《阳光下的罪恶》都是毕克的配音杰作。“我,赫克尔·波洛……” 仅听这一句台词,你就知道什么叫大师。

  女配音演员中我最喜爱的是李梓。感觉上李梓声音的原色应该是《简·爱》 里的样子,清亮结实,富有弹性,最宜塑造美丽成熟、独立坚强的形象。而事实上李梓最让人叹服的是她声音的可塑性:《叶塞尼娅》中的叶塞尼娅,《巴黎圣母院》中的艾丝美拉达,《冷酷的心》中的阿依曼,还有电视剧中居里夫人、安娜·卡列尼娜,甚至于《英俊少年》中的少年海因策。。。就像一个熟悉多种乐器等演奏家,李梓可以把自己的声音处理成不同的乐器,时而清高,时而华丽,时而奔放,时而温婉,时而柔弱,时而风尘。。。诸多个性、身份、地位不同,跨年龄段甚至不同性别的形象熠熠生辉。连我这么熟悉她声音的李梓迷,乍一听到英俊少年海因策的声音都不敢相信这会那个“叶塞尼亚”发出来的。

  另一个令我着迷的女性嗓声是曹雷。她的声音醇厚、温润、典雅,能表现高贵脱俗、素养很高的女性气质,就像她为英格丽·褒曼、凯瑟琳·德纳芙配音一类的形象。《鸳梦重温》、《爱德华大夫》、《最后一班地铁》、《国家利益》、《蒲田进行曲》是她配音表现出色的几部。不知怎么,处在某个诗意浪漫的场景下,我耳边常常会响起曹雷在《爱德华大夫》中大声念出的一句台词:“我认为,诗人是有害的----------” ,那是精神病专家康斯坦斯对“爱德华”大夫说的。我对那声音,那语调记忆太深了。

  最擅长小旦,闺门旦的是音色明亮而独特的刘广宁。她的声音很容易分辨,即便是对声音不敏感的人也很容易听出她圆润华美的声音。她塑造过纯情善良的《绝唱》中的小雪、《生死恋》中的夏子、《苔丝》中的苔丝,《魂断蓝桥》中的玛拉;也能表现个性强烈,甚至放浪神经质的声音,如《尼罗河上的惨案》中谋杀的策划者杰基。

  与刘广宁的最佳搭档是俊派小生童自荣。童自荣有着天赐的华丽潇洒的嗓音。这样的嗓音世上几人能有?阿兰德隆的电影《佐罗》、《铁面人》、《黑郁金香》在中国的风靡,有相当一部分功劳当归属于声音像阿兰德隆的形象一样风流倜傥的童自荣。他的三浦友和系列也是他黄金时代的成功角色,《绝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我最最喜欢的是他为狄更斯的小说(《远大前程》)改编的电影《孤星血泪》中匹普的配音,也许是特别喜欢这电影的缘故吧。看电影的时候,我是多么期待匹普和美丽清高的艾斯黛拉小姐在几经波折和沧桑之后走到一起啊。尽管那个影片的结尾处理含蓄,但圣诞节时两人在哈维沙姆小姐(苏秀配)家的废墟中邂逅的结局已足以让我心满意足。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我只能在译制片中听到童自荣为一些无关紧要的甚至只有几句台词的龙套角色配音,为此我还难过遗憾了好一阵子。童自荣还给《少林寺》中的李连杰配过音,那嗓音怎么听着都觉得能为角色增添魅力。

  还有一个我偏爱的声音是不被太多人提及的杨成纯。他的声音冷峻傲气,又带着些潇洒,音色有时会让人想到邱岳峰。众人熟知的是他的代表作《追捕》中的矢村警长,不过我最欣赏的是《野鹅敢死队》中的“军师”雷弗(是演《卡桑德拉大桥》里医生的那个演员,一直想知道他的名字,因为太喜欢他的气质)。雷弗的智慧和周密,镇定和沉着,他的儒雅气质和风度,还有他的献身精神和内心拳拳亲情的流露,以我看来,是靠一个形象演员和一个声音演员共同完成的。

  电影配音工程毫无疑问是一种集体创作。从合作意义上来说上译厂最成功的作品是《尼罗河上的惨案》。这是一个绝对经典的演员阵容,每一个角色的性格气质都被发挥到了极至:

  毕克配自负、精明、幽默的大侦探波洛;邱岳峰配波洛的搭档老好绅士雷斯上校;乔榛配戴着温情浪漫面具的西蒙·道尔;嗓音尖细矜持的苏秀配色情小说作家奥特勃恩太太,她说话时特意用的戏剧腔可真让人难忘啊;赵慎之配可以为珠宝杀人的富孀范·斯库勒太太;李梓配的林内特是一个被所有人憎恨的女人;丁建华配的路易丝,听似脆弱的声音却充满着不安和仇恨;只有程晓桦配的作家女儿罗莎莉还略像一个纯情少女;刘广宁配的末路狂花杰基,声音激动而神经质;冷眼期待资本主义灭亡的“马克思主义”者弗格森则是童自荣的声音。还有三个角色分别是胡庆汉配的彭宁顿,潘我源配的鲍尔斯,于鼎配的贝斯纳大夫。

  久违了,这些我热爱的嗓音。曾经星河灿烂的声音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可是至今没有什么能改变我对这些声音的记忆,在我心中,他们风采依然。我清晰地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声音,就像我清晰地记得那句莫里哀的名言-----“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人爱她” -----《尼罗河上的惨案》片尾波洛对雷斯上校如是说。

2004. 5. 16

P.S.我曾找到过电影《蝴蝶梦》片头的那段原文和译文,若不是先听到向隽殊美丽温柔的声音,你会觉得那第一个句子是多么平淡无奇啊!。。。

附:《蝴蝶梦》片头的德温特夫人独白的原文和译文

Last night I dreamt I went to Manderley again. It seemed to me I stood by the iron gate leading to the drive, and for a while I could not enter, for the way was barred to me. Then, like all dreamers, I was possessed of a sudden with supernatural powers and passed like a spirit through the barrier before me. The drive wound away in front of me, twisting and turning as I advanced I was aware that a change had come upon it. Nature had come into her own again, and, little by little, had encroached upon the drive with long, tenacious fingers. On and on wound the poor thread that had once been our drive, and finally there was Manderley-Manderley , secretive and silent. Time could not mar the perfect symmetry of those walls. Moonlight can play odd tricks upon the fancy-and suddenly it seemed to me that light came from the windows. And then a cloud came upon the moon and hovered an instant like a dark hand before a face. The illusion went with it. I looked upon a desolate shell--with no whisper of the past about its staring walls. We can never go back to Manderley again. That much is certain. But sometimes in my dreams I do go back-to the strange days of my life-which began for me in the South of France…
 
  昨夜梦中我又回到了曼德里,依稀中我站在通往车道的铁门旁,一时我没有办法进入,因为有铁栏相隔。接着就像所有做梦的人似的,我着了魔,身付着超自然力,像幽灵般地突然越过了面前蜿蜒曲折,就如同以往的一样。我继续前行,警觉到了其中的变化。自然再度侵占了一切。一点点,用那细长,紧迫不放的茎脉攀沿上车道,层层细丝缠绕着,那一度曾是我们的车道。终于曼德里出现了,神秘且宁静的曼德里,时光无法伤及那匀称完美的墙垣,月光在围篱上施展花招。突然我似乎见到了灯光由窗里透出,刹那间,乌云遮月,犹如一只黑手当前,那幻想随之消失了,我抬头见一荒芜了的空壳,让无言的过去萦绕着它耸立的墙垣,我们深深知道再也无法回到曼德里。然而几许梦里,我却又走回,那段从法国的南部开始的奇特岁月。。。。。。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524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那时候,有个男同学样子特别不出色,但是因为每次汇演都能很好模仿邱岳峰,最后娶了我们年级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恨只恨自己成不了他们,天天偷着练习还是无济于事,那些时光让人单纯
04-05-16 @ 22:11
评论源自: Singing
有时候看书或电影,心里突然有个地方会静静地沉下去,象玫瑰花瓣潜进水底。那是一些或激越、或宁静的美的痕迹,就象这些记忆深处的声音。这样的时候会发现,喜欢一些老派怀旧的东西,比喻英国式的绅士淑女,或者过往时代所谓“大家门第”的作派规矩。
04-05-17 @ 00:12
评论源自: 绿袖子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amy.php
茗禅,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一直对配音有着一份特殊的喜爱。你文中提及的几个配音演员也是我喜欢的,特别是李梓。至于《Jane Eyre》,那是我最喜爱的译制片,我也曾一遍又一遍重复又重复地聆听,其中的主要配音片断几乎都能背下来,对邱岳峰和李梓配音的着迷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弱过,依然一如当初那样不离不弃地喜欢着。



04-05-17 @ 00:17
袖子,我以为第一个跟此贴的一定是你呢!:)
04-05-17 @ 01:33
刚上来,先喝声彩。待仔细看过再跟。:)
04-05-17 @ 01:50
评论源自: bornfree
前阵子去看一部电影,影院的两个厅分别放映原声和配音两个版本,我选择后者,想看看现在的配音水准。片子里依旧有乔、丁这样的大腕,可是……实在是太糟了,糟得甚至有点搞笑。最近看个演出,正好又有乔、丁的朗诵,却是连词都说错。看来,时代真是变了,呵呵。。
04-05-17 @ 03:01
评论源自: lily
谢谢茗禅的回忆......
04-05-17 @ 15:19
BORNFREE, 相比较而言,我不是很喜欢乔榛和丁建华。
LILY, 共同回忆。。。:)
04-05-17 @ 23:17
评论源自: 红叶
哎,好!且把热泪撒青天。
04-05-19 @ 19:08
评论源自: 红叶
你们说来说去,为什么把铁成忘记了?哦,不提播音员,每次从收音机中传出铁成那诗一样的声音,总让我陶醉,余音绕梁20余载而不绝于耳。美,太美了。
04-05-19 @ 21:19
评论源自: theory_1999
好文章!写这篇文章一定化了不少时间吧,现在静下心来写篇好文章也是不小的奢侈呢——其实静心地体味一点东西,文字也好,声音也好,都很奢侈。哎,我曾经整天沉浸在这样的奢侈中呢。
04-05-20 @ 19:13
Theory, 谢谢夸奖。这文章是熬夜写出来的,当时沉浸在深深的回忆里,不愿让中途的停顿打断那思绪。
04-05-20 @ 20:45
“突然我似乎见到了灯光由窗里透出,刹那间,乌云遮月,犹如一只黑手当前,那幻想随之消失了,我抬头见一荒芜了的空壳,让无言的过去萦绕着它耸立的墙垣,我们深深知道再也无法回到。。。”这样的惶惑和幻象,会不经意地敲我的窗,以至于突然的沉默。
04-05-28 @ 13:36
评论源自: 尤小垩 · http://art.mblogger.cn/dubcandied/
中国配音网:http://www.peiyin.com/
04-06-04 @ 08:08
“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一直朝前走,不要往两边看。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那蓝天里。” 我想我的同龄人谁都不会忘记这句《追捕》中堂塔医生的台词。


-----------------------------------------------------------------

当时就觉得真优美漂亮, 那种美很真实.

中学时一英文老师, 老把 "Don't you think...." 念的象"杜丘 think....". 笑死人了.

乱讲一气, 不对主题, 希望没坏了气氛.
04-06-04 @ 12:26
西安,我的主题是:共同回忆。
04-06-05 @ 11:41
评论源自: 雨微
现在大概再也找寻不回从前那些配音演员的声音了。

前些天看到一遍文章,美国一个很有名的配音演员去世了,我不知道他,文章说一个演员常常会刻意保持自我,现在的大腕会选择个人魅力高于一切,而只有这位“绝无仅有的天才”会把自己隐在幕后,而以台词去塑造角色。文章作者同时也写到,虽然这位大师被几代同行褒以尊位,但他自己却说我的声音就是一种赚钱工具而已,那些认为我的声音是一种艺术的人是赚不了钱的,呵呵,他是在对象我们这样的配音迷说吗?

我喜欢茗禅你提到的所有上影厂的老演员们,连杨成纯我也知道,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三十九级台阶》里那个脱衣服的小伙子——已经完全不记得影片本身的情节了——于是就特意在影片结束以后找到这个名字才离场。相比较而言,我也不是很喜欢乔榛和丁建华。但我不喜欢向隽殊,觉得她太腻人了!

后来又喜欢过“阿信”、“阿九婆”。现在最喜欢的是冯宪珍,发现她的声音的塑造能力极强,可能跟她多年的舞台剧表演有关。

茗禅,你这篇文章让我想起当初高考寻遍配音系的时光!
04-08-11 @ 20:14
雨微,你好。很高兴能在这儿与你交流对配音演员的感受。
向隽殊一般是男性配音迷喜欢。:)我以前也不太喜欢她温柔如水的声音,而偏爱李梓。后来我开始喜欢曹雷,再后来觉得很多不同的声音各有魅力。比如你提到的冯宪珍,舞台剧的功力很深。《办公室的故事》与上译的风格很不一样,但里面的精彩片断真是屡听不厌。
04-08-11 @ 22:06
评论源自: 雨微
茗禅,以后咱们再找机会继续交流吧!

谢谢你带给我的旧时的回忆!!

祝 心情好:)
04-08-14 @ 00:19
谢谢雨薇。欢迎你常来交流。
04-08-14 @ 01:46
评论源自: Caren
Wow, looks like there are someone who likes exactly what I like too!! how exciting~

really well writeen. thanks for bringing those memories back!

06-05-11 @ 12:39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