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娘》与唐人气质

《聂隐娘》与唐人气质

15-09-07 13:27:10, 分类: 人生寂寞好读书, 桂雨秋琴馆

  早听说侯孝贤的新片《刺客聂隐娘》要在8月27日首映,隐约觉得这个日子与我有着某种暗示,便一直期待着今天去看这部电影。可是到了晚上,我仍守在店里做侍应生。既然这夜与电影无缘,索性翻出裴铏的《传奇 聂隐娘》。一读之下,不由被这简冷峭拔的文字所震慑。

  “尼与我药一粒,兼令长执宝剑一口,长二尺许,锋利吹毛。令逐二女攀缘,渐觉身轻如风。一年后,刺猿猱百无一失。后刺虎豹,皆决其首而归。三年后,能飞,使刺鹰隼,无不中。剑之刃渐减五寸,飞禽遇之,不知其来也。至四年,留二女守穴,挈我于都市,不知何处也。指其人者,一一数其过,曰:‘为我刺其首来,无使知觉。定其胆,若飞鸟之容易也。’受以羊角匕,刀广三寸,遂白日刺其人于都市,人莫能见。以首入囊,返主人舍,以药化之为水。”

  聂隐娘师徒两人皆幽冷绝俗,有侠客的英豪果敢,又具仙神的超逸之气,一点也不亚于李白笔下的侠士: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胡缨,吴钩;霜雪,流星;银鞍,白马;十步,千里……如此声光满纸之画面,俨然现代电影蒙太奇手法。区区四十个字,气氛之冷峻幽峭,人物之神形完备,写侠客言简意赅如此,盖无人能出其右。

  李白的《侠客行》,如今读来,几乎就是文字最简的武侠小说。这首诗的篇末有“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句,应是从王维的《少年行》(其二)中的“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借来;而“银鞍照白马”也能看出李白借鉴王维的痕迹:
  《少年行》(其三)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晚唐文人裴铏,曾为藩镇节度使高骈的幕僚,咸通间为静海军节度使掌书记。《传奇》一书大概成于咸通前后。要说一个节度使掌书记,写出一个以藩镇、节度使结怨复仇为背景的聂隐娘的故事倒也自然,而李白自述“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日后能骑能射、能剑能舞的“诗仙”写出了《侠客行》也不足为怪,但哪怕是极擅山水田园诗的王维,我们依然能读到他大量的游侠诗、边塞诗。写下清幽静穆、缥缈空灵的《鸟鸣涧》,“不用禅语,时得禅理”的《辛夷坞》这类幽寂精绝,令人身世两忘诗篇的王维,也写过《夷门歌》、《燕支行》和《观猎》,其气势之宏放,笔力之刚劲,境界之阔大,令我们很难与另一个词秀调雅的山水田园诗人联系起来。

  我忽然明白,我读《聂隐娘》所感受到的唐人气质,其实是从另两个盛唐诗人那里才得到了更深的证悟,一个是授过道箓的“诗仙”,一个是苦行斋心多年的“诗佛”,唐人的时代精神和气息,无所不在。
据说《刺客聂隐娘》的片尾很有深意,我只在朋友圈上看到一张不太清晰的画面,当时脑子里突然跳出王维的诗句:“远树带行客”。“千里暮云平”。

2015.8.27

又及:后来去看了电影,说实话,虽然是大导演用心拍了十年的电影,还真没小说好看。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3035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