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车·夜航船

夜行车·夜航船

09-09-02 20:31:42, 分类: 人生寂寞好读书

  窗外,远处的灯光忽隐忽现,时而一片漆黑。若是白日,车窗外便是于我全然没有吸引力的景象,那是我司空见惯的浙东的城市和乡村。然而夜色下,我分辨不清列车是在穿越稻田还是河流。是了,“视野狭窄了,世界却变得神秘而辽阔。”我想起了语冰写的那篇小说。“火车匍匐在地上,仿佛随时会钻进大地的内部。”,看到这样的句子,我眼前马上浮现出湘黔线上列车穿越大山时的景象,那次旅行我没有带相机,但是我用心灵的感光片将沿途的景色深藏在了记忆里。

  夜行列车带我在萧甬铁道线上飞驰,我手里捧着的却是一本在小船上写就的书,沈从文回乡途中的书简。对我而言,除了音乐,最能改变行进列车沿途景观的便是文字了。现在,我在这个炎热的夏季,跟随着《湘行书简》来到了落雪的沅江。

  “鸭窠围是个深潭,两山翠色逼人,恰如我写到翠翠的家乡。吊脚楼尤其使人惊讶,高矗两岸,真是奇迹。两山深翠,惟吊脚楼屋瓦为白色,河中长潭则湾泊木筏廿来个,颜色浅黄。”

  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实在是太令人神往了:艰难的滩上行舟,水手们的野话,“好像完全吃着歌声长大的”麻阳人的橹歌,美丽得使人发呆的柳林岔,一千种宋元人作的桃源图也比不上的沅江沿岸......《湘行书简》中不仅有文字,也配了作者乘舟溯流而上所画的蜡笔速写。他在文中说,他的画笔只勾得出两岸动人风景的轮廓,却再现不了那条河上的声音、颜色和光。可是他的文字,却是那般有声有色。读着这样的文字,我忽然明白了为何黄永玉的画笔也有着同样的魔力。孕育出这有声有色的文字和画的,是这条澄澈的沅江,是这片让人悲悯的土地。正如作者在給张兆和的信中说的:“不是有人常常问到我们如何就会写小说吗?倘若许我真真实实的来答复,我真想说:‘你到湘西去旅行一年就好了’。”

  “可惜天气太冷了,船停泊时我总无法上岸去看看。我欢喜那些在半天上的楼房。这里木料不值钱,水涨落时距离又太大,故楼房无不离岸卅丈以上,从河边望去,使人神往之至。我还听到了唱小曲声音,我估计得出,那些声音同灯光所在处,不是木筏上的簰头在取乐,就是有副爷们船主在喝酒。妇人手上必定还戴得有镀金戒子。多动人的画图!提到这些时我是很忧郁的,因为我认识他们的哀乐,看他们也依然在那里把每个日子打发下去,我不知道怎么样总有点忧郁。正同读一篇描写西伯利亚方面农人的作品一样,看到那些文章,使人引起无言的哀戚。我如今不止看到这些人生活的表面,还用过去一份经验接触这种人的灵魂。”

  从这文字中,我读出了一个文人善感而丰厚的内心。只有心怀悲悯,才能在平常的人生中发现那些感人至深的东西。这也是文字的力量之所在。

  书简里朴素无华的文字,如沅江上落的雪一般干净,读来却充满着温情和暖意,因为“有了爱,有了幸福,分给别人些爱与幸福,便自然而然会写得出好文章。”我在一个夏日的夜行列车中体味另一个人冬日回乡的旅程,眼前出现的是面目清秀风华正茂的沈从文,他坐在透着寒风的小船舱里,于微微抖动的烛光下写着信......我在他的文字中,见到了梦里也想象不出的美丽的风景。

2009.8.14, 9.2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6427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如果带了相机,那物质化了的景致,有怎比心灵中用感情描述的景色来的更加优美?

沈从文,嗯,在我心里读出的,是一个能将匪类的内心描述的让人心酸的男子汉;而茗禅你,却看出一番别致的景色,从而能“在一个夏日的夜行列车中体味另一个人冬日回乡的旅程。。。”

真是让人拍案叫绝的一篇好字。
09-09-02 @ 22:35
评论源自: 钢琴博客 · http://www.mmmca.com/blog_u4434/index.html
相机啊相机:)
09-09-03 @ 15:07
嗯。凤凰。。沱江。。
09-09-04 @ 22:20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