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

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

09-01-23 18:34:00,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冬雨,寒不胜寒的夜。我无奈地等待着朋友......无处可去,只能瑟缩在社区活动室一个角落的沙发里。感谢我的好习惯――随身总带着一本书――我有了一件可做的事,在这凄冷的绵长等待中。

  手中的书是瓦莱利与纪德通信选――《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上帝关了一扇门,却开了一扇窗”。此刻,我正穿过这扇窗子,来到一个花园。

漂泊的风停在一枝花梢上小憩


蓝天也在忧伤。我想大片的乌云
从星光中穿过,早已疲惫不堪



虚幻的花朵,请走开吧!离奇的梦幻,
请您也一同离去。
我又孑然一人,我有拥有了那份孤独!



我听见隔壁有人在弹奏巴赫的曲子,仿佛这优美的旋律是我的忧伤凝聚而成的。


我们曾沿着那些曲径通幽的小径漫步过,而此时此刻,我们的思想也会在那里漫步的。


艺术也具有永恒的光芒,科学、哲学更是如此,这正是我们热爱他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吗?对它们的观察、沉思可以减轻我们作为时间过客的那种痛苦。


黑暗的街心花园一隅,喷泉在独自沉思。。。可能会有某个夜晚,我们或许会嚼着玫瑰花瓣,静坐在空空的墓穴上。


  多么的似曾相识!这些书信中的句子。它们“好比是从故乡传来的钟声,令我沉浸在遥远的回忆中!”

  我想起了过去,那时我们曾一起读瓦莱利的诗歌。还有更遥远的过去,我们用笔和纸频繁地通信。

  那日子有多遥远?遥远得我无法记起我们通信的内容。但是我知道,你总在和我谈论诗歌,或者干脆就写上一首诗。那些句子和这本书里的多么相似。读着它们的一个个夜晚,便是“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你的来信,与其说是情书,不如说是诗歌和谈艺录。

  现在,连我们最后的分离也是一个遥远的过去了。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我从没有勇气再展开那些信,那些连同信封都保存完好的信。也许有一天,当我老了,我会取下这些书信,慢慢读,在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下,回想你过去的眼神,还有一个诗人的灵魂。

  想起前些日子我做过的一道心理题,白色使我非常明确地联想到了你。当时我不明白为何是白色,而不是别的颜色。而此刻,我正听到纪德对瓦莱利说,“我开始相信,真正意义上的朋友、知己乃是一张白纸,您的灵魂可以映照在它上面。”

2009.1.22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4680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人生总是有一些些无奈。。。
不过,旅途中错身而过时心念闪过的悸动,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曾经的知交,就是自己路上的风景。这么想,也就释然了。
09-01-24 @ 11:03
评论源自: emmainthesky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新浪太捉摸不定了(晕……)还是来这里再注一笔吧!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说,粗心如我,怎么也觉得这篇文字后的茗禅似乎有些忧伤呢?
除夕之夜已深,此地万籁俱寂,那就送茗禅一首老歌吧——齐豫的《有一个人》:
http://mp3-baidu-com-m-tn-baidump3-ct-13421772-musicu2910830192euw.cn/w/0135/13.rm
然后想一想,里面那个默默把窗打开的人,是谁……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year. So, happy New Year!
:)
09-01-25 @ 16:52
现在只希望偷取些许闲暇,弄只玫瑰什么的花瓣嚼嚼···
09-01-26 @ 21:47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