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

《梅兰芳》

08-12-08 17:51:02, 分类: 天堂电影院

  有如哈姆雷特父亲不散的亡魂,大伯的一封信也始终附着在梅兰芳的身上,它既是难以驱散的悲凉阴影,也是透过繁华看浮世的清醒目光。早慧的少年,在与老生泰斗十三燕“打对台”胜出之时,面对一代霸主凄苍颓凉的晚境,却能孤寞地自问:是否我也会有这样的一天?更让他铭记一生的,是前辈溘然长逝时留给他的话:“将来要给唱戏的争一点地位。”

  邱如白耗尽毕生心血,只为了成就梅派艺术。他是“为艺术而艺术”之人(可惜孙红雷演得不到位),司法部长的官职可以辞掉,五世为官的家族体面可以不顾,对政治他更是抱着冷漠疏离的态度。在他眼里,战争隔些年就会有,打完了就烟消云散,但梅兰芳是不朽的。所以他会对梅说:“难道德国攻陷了英国,英国人就不演莎士比亚了吗?”

  单看梅兰芳的那些绝美的表演身段和名目繁多的“兰花指”照片,就知道他对艺术有多“痴”了。可是,平生最怕不能登台唱戏的梅兰芳,却在抗战期间拒不登台――他要艺术,更要伶人的尊严。有了尊严,艺术才能长青。大伯临终前的信,十三燕的最后遗言......有谁比伶人自己更知道他们的卑微和轻贱?千百年来,供人娱乐和消遣一直是中国优伶基本的存在方式和存在依据。 “内群婚配”、“科举禁忌”,甚至“服饰禁忌”,几乎将伶人的地位禁锢在永不得翻身的地步。个中悲凉和酸楚又岂能与行外之人相道?

  从前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过余叔岩的一则轶闻,说 “有一次他演《打棍出箱》,念‘我的妻’的时候眼往包厢里望,出神入化,事后记者问他是不是他夫人在那里,他答:‘我演戏从来不许家里人看,因为这是伺候人,他们是我养着的,不能看。’”。当时我很难理解。余的艺术那是何等境界?用友人的话来说,“他能唱出一种天地之境”。用杨宝森的话来说,是“如果说中国社会中士大夫阶层代表中国的知识中坚,道貌岸然虽不完全表达他们的外形,那么来自谭派的余派唱腔,却把中国的须眉男儿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可是余的内心竟也有如此卑微之念。“余叔岩在艺人中间,是最有文化的。他曾向一些名士学音韵、习书法。”(张伯驹),这些评价与他本人的心态有着多么大的反差。

  影片中,一个热爱艺术、气骨孤傲的日本军人这样表达对梅兰芳艺术品格的尊敬――中国人将梅兰芳的戏迷称为“梅党”;将梅兰芳的唱腔称为“梅腔”;而“梅”在中国,是冬天里绽放的花朵。

  回想起前不久刚去过的梅兰芳纪念馆(他生命中最后十年的故居),其中外院南房为“第一陈列室”,专门展出梅兰芳一生主要艺术生活和社会活动的图片资料。除了那些熟悉的经典扮相剧照,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梅先生与诸多世界级的大艺术家、社会名流、达官贵人的合影。梅兰芳在北京东城无量大人胡同的寓所(已不复存在),一个宽阔的庭院可以齐齐地站下24人在漂亮的长廊前单排合影,我熟悉的名字有齐如山和郎静山;而他的客厅则留下了更多像瑞典王储古斯塔夫六世夫妇这样尊贵的客人的旧影。据有人粗略的统计,梅先生在那些年接待过的国外包括文艺界、政界、实业界、教育界等各界各色人士多达六、七千。

  电影里,邱如白有一句很艺术的台词:“我们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一直是孤单的......可他的戏就是从这孤单里来的。谁毁了梅兰芳的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不是原词,我只记得一个大概)。现实中,齐如山这样写信给梅:“我从民国二年冬天给你写信,至今已二十年了。……我大部分的功夫,都用在您的身上。……您自今以前,艺术日有进步;自今之后,算是停止住了。” 一对知己天各一方后,梅兰芳还排过《抗金兵》、《生死恨》。建国后,梅兰芳的晚期创作好像只有一出《穆桂英挂帅》。我想起了梅兰芳纪念馆里的那些为工农巡演的照片,被最高层领导亲切接见的照片。

  或许,我们这些台下看戏的人,和台上唱戏的人体验的不是一种人生。伶人们有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多半自少年就洞悉了太多的世事,体会了太多的沧桑,反倒让他们对人生有着更超然的观照,何况是像梅先生这样的大家。

  在幽暗的影院里,我常会为戏中人、戏中情悄然落泪。人生,要经历的事太多了......相照戏里的那些生离死别,我们现在经历的,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可是,晋人不是又说过:“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情到深处,总有悲不自胜之时。

2008.12.8

[更多:]


        ***           ***          ***


  陈凯歌可不是“为艺术而艺术”的人,他既不是艺术至上者,也不是完美主义者,所以他会找章子怡演孟小冬,让陈红演福芝芳......作为坤伶须生泰斗的孟小冬,她的傲岸和清刚之气,还是要在她那些录音不尽人意的老唱片里才能真正体会到一二吧?

【转贴一段史料,还原一下梅孟之恋的真实面貌】:

  1933年9月5、6、7日三天,天津《大公报》头版连续登载“孟小冬紧要启事”,全文如下:
    
    孟小冬紧要启事
    
  启者:冬自幼习艺,谨守家规,虽未读书,略闻礼教,荡检之行,素所不齿。迩来蜚语流传,诽谤横生,甚至有为冬所不堪忍受者。兹为社会明了真相起见,爰将冬之身世,略陈梗概,惟海内贤达鉴之。
    
  窃冬甫届八龄,先严即抱重病,迫于环境,始学皮黄。
    
  粗窥皮毛,便出台演唱,藉维生计,历走津沪汉粤、菲律宾各埠。忽忽十年,正事修养。旋经人介绍,与梅兰芳结婚。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虽经友人劝导,本人辩论,兰芳概置不理,足见毫无情义可言。
    
  冬自叹身世苦恼,复遭打击,遂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抑冬更有重要声明者:数年前,九条胡同有李某,威迫兰芳,致生剧变。有人以为冬与李某颇有关系,当日举动,疑系因冬而发。并有好事者,未经访察,遽编说部,含沙射影,希图敲诈,实属侮辱太甚!
    
  冬与李某素未谋面,且与兰芳未结婚前,从未与任何人交际往来。凡走一地,先严亲自督率照料。冬秉承父训,重视人格,耿耿此怀惟天可鉴。今忽以李事涉及冬身,实堪痛恨!
    
  自声明后,如有故意毁坏本人名誉、妄造是非,淆惑视听者,冬惟有诉之法律之一途。勿谓冬为孤弱女子,遂自甘放弃人权也。特此声明。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4346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读了,留个印,
在幽暗的影院里,我常会为戏中人、戏中情悄然落泪。人生,要经历的事太多了。。。相照戏里的那些生离死别,我们现在经历的,又有什么过不去的?
-------喜欢这段话
08-12-08 @ 18:13
评论源自: 博客管理员 · http://www.mmmca.com/blog_admin/index.html
影片刻画的不够深入,其实梅兰芳大师的生平可以拍一部电视剧
08-12-08 @ 23:46
评论源自: 水雲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人有不同,时代有变异,唯情之所钟,总是相同。
08-12-09 @ 00:25
单看前面的三分之一,的确称得上是一部好看的电影。但我本就没指望后面怎样。。呵呵,当年的那些名伶、大师,哪是这些演员能演得了的。
08-12-09 @ 02:3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