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舒伯特的聚会

为了舒伯特的聚会

08-06-03 03:30:06,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这个天气宜人的夜晚,我们聚在马莎家温馨的客厅里,一起静享着舒伯特的音乐带给我们的盛宴。一首首动人的歌曲,透过米黄色的纱帘,向窗外轻轻飘去,穿过深夜,又回荡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女高音艾琳·奥格(Arleen Auger)和男低音菲舍尔·迪斯考(Fischer-Dieskau),各唱各的《野玫瑰》。对照听来,仿佛诗中的两个角色在对话。哦,激情的少年受了伤,娇艳的玫瑰被摘下。
  愁云惨淡的冬日,汉斯·霍特(Hans Hotter)拨奏着《街头艺人》的竖琴,在《菩提树》下低吟。
  神秘、梦魇般的钢琴声急促奏响,似马儿深夜狂奔,又似林中阴风阵阵,亚当(Theo Adam)扮演的父亲、儿子与魔王在阴阳两界,紧张地争夺生死。
  ...... ......

  不,这些都还不够,我们的聚会不仅邀来了这些唱片中的艺术家,更有现场表演的高手。曾在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深造七年并获得过数次著名钢琴比赛大奖的青年钢琴家郑洁,今晚献上了舒伯特的《小夜曲》、《音乐瞬间》(第三首),及两首《即兴曲》(OP.90之二、四),又与主人马莎联袂出演了《鳟鱼》、《暮春》、《野玫瑰》。我们不仅听到了马莎演唱的现场版艺术歌曲《野玫瑰》,甚至感受了一下德语原文的歌词——这当然是由聚会中谙熟德语的莫先生朗读的:
  Sah ein Knab ein Röslein stehn,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War so jung und morgenschön,
  Lief er schnell,es nah zu sehn,
  Sahs mit vielen Freuden.
  Röslein,Röslein,Röslein rot.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更多:]


  与往日的音乐沙龙一样,“鳟鱼”兄依旧妙论层出,让晚会高潮迭起(仅凭这个雅号,就知道今晚的沙龙,“鳟鱼”兄是必到之客)。“不容易啊,在当下这个纷扰的时日,还能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不为别的,只为谈诗赏乐。” “鳟鱼”兄的一句感慨,道出的正是在场之人共同的感触。

  这个美妙的舒伯特之夜,不正可以冠上“Schubertiaden”(舒伯特会)之名吗?

  我怀着忧虑的心情
  走向多瑙河,走向那座威严的城市。
  生命中的美丽
  在我的身后越退越远。

  山峦逐渐消失,
  森林与河流不见踪迹。
  牛铃的脆响在空中回荡,
  茅舍也向我点头致意。

  你那充满泪水的眼睛
  为什么忧郁地凝视着远方?
  啊,那里是我幸福的隐居地
  我是自由群体中的一分子。
  ...... ......

  舒伯特为迈尔霍费尔这首诗谱写的歌曲(《归途》),唱的正是他们自己。尽管,这个“自由”暗含了舒伯特时代中产阶级精英分子对梅特涅专制下政治压抑的愤懑,但“隐居地”的幸福和自由更多地来源于这个群体对音乐、文学等艺术的共同热爱。他们便是“舒伯特会”的成员。有了这样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无论是某个朋友的客厅,还是维也纳街头的小酒馆、咖啡馆,都可以成为他们逃离政治压抑或琐碎生活的“桃源”。

  人们都知道舒伯特短暂的一生充满了痛苦和凄凉,尤其是死后作品的流芳百世,更加反衬了这位艺术天才生前的贫病与困窘。但就像人们常说的,上帝在关了一扇门之后,总会再打开一扇窗,舒伯特生活在他那个时代的维也纳,还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十九世纪初,维也纳是欧洲最大、最繁荣的经济和文化中心之一。它是舒适安逸的城市,更重要的,它被称作“音乐的雅典”。1827年初版的一本类似旅行指南的书中这样写道:“欧洲没有哪个城市像维也纳这样拥有如此众多的优秀演奏家和高明的音乐鉴赏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业余音乐爱好者。”那个年代的维也纳中产阶层,几乎每个人都涉猎诗歌、音乐和绘画创作。因为有着这样的背景,舒伯特才会在中产阶级望族青年中享有盛名,并一直受到那些堪称维也纳文化名流的朋友们的拥戴。这些朋友们过人的艺术鉴赏力,对舒伯特的艺术创作起到了相当积极的作用。我们不妨来看看,那个自1821年10月开始有了特称、之后越来越出名的 “舒伯特会”(“Schubertiaden”)的成员都是些怎样的人物:

  施鲍恩(Josef von Spaun), 舒伯特最有头脑的朋友,诗人,艺术爱好者;
  迈尔霍费尔(Mayrhofer),著名诗人;
  福格尔(Johann Michael Vogl),著名歌剧演员;
  施温德(Moritz von Schwind),著名画家;
  拉赫纳尔(Franz Lachner),作曲家;
  科林(Matthaus von Collin),著名诗人、剧作家,哲学史教授;
  舒贝尔(Franz von Schober),舒伯特最亲密的朋友,多才多艺的艺术爱好者
  ...... ......

Moritz_von_Schwind_Schubertiade

  舒伯特和他的朋友们在施鲍恩男爵(舒伯特最忠实、慷慨、长久的挚友,对他一生也影响最大的资助人)家的一次音乐聚会,由画家施温德在时隔四十余年后创作了著名的 “Schubertiaden”。从这幅画作中,我们多少也能领略一些1827年某个夜晚的盛会的风采。为了保证聚会的艺术水准和纯粹性,舒伯特尤其反对这个圈子里掺杂进不和谐的人物,谈论诸如马术、击剑或宠物一类的话题。他甚至有了这样一句著名的口头禅:“他擅长什么?”(Kann er was?) 一旦有新人想加入他们的圈子,舒伯特必当先发此问,以至于他除了那个“Schwammerl”(小蘑菇)之外,又得了个“Canevas”的绰号。无数个寒冷的冬夜,只要有热爱舒伯特音乐的朋友聚在一起,大家都忘情地演唱、弹奏,畅谈音乐、文学,欢聚到深夜。尽管饱受贫病的折磨,朋友真挚的友谊却带给舒伯特最大的慰藉;而舒伯特的音乐,也温暖着每个人。

  你是最奇妙的艺术,
  每当我为生活的不幸而烦恼、悲哀,
  你总是给我的心灵注入温暖和爱,
  把我送入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每当你发出叹息,
  你那悦耳、真挚和神圣的和声,
  便会为我叩开极乐天国的闱门,
  为此我感谢你哟——最奇妙的艺术……

  舒伯特为年轻的朋友舒贝尔的诗歌《音乐颂》谱写的歌曲,既赞美了音乐对人的无限慰藉,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他与友人的挚情。洋洋大观的六百多首舒伯特艺术歌曲,其歌词如果不是由作曲家从那些大诗人(歌德、海涅、席勒、缪勒、吕克特)的作品中挑选,就是来自那些钟爱他音乐的朋友们的诗作。这些诗作,无论是艺术高超还是水平业余,舒伯特都用他的天才赋予了它们同等的音乐魅力。

  然而遗憾的是,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有多少人细心品尝过舒伯特以他的天才和苦难酿成的音乐甘醇?生活在十九世纪初的舒伯特,有幸成为了欧洲最后一代能够看到没被铁路线和电线杆分割的田园和乡村的人。正因如此,他歌曲中那些未被现代文明污染过的天空、森林和小溪,才如此的清澈和澄明。

  当我步行穿越森林和田野,
  我那不平静的心中
  感觉十分幸福,也有悲伤;
  目睹着到处是美景的草地,
  我既幸福又悲伤。
  春天所有的快乐,
  都在风中摇曳回响,
  它们翱翔着奔向天堂。
  这个人天真的
  与他看到的美景交谈——
  一切都将枯萎和消亡。
  (歌曲《忧伤》——舒伯特曲,科林词)

  冥冥中,生性敏感的作曲家和诗人早早地预见了这种景象的易逝,竭力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挽留下一些美丽。“这音乐就是青春本身,只有青春才能那么美丽,自由无羁”。今晚,我们这些为了舒伯特的音乐聚在一起的朋友,是幸运的,我们从他的音乐中感受到了这种美和自由无羁。


ZJ-4_s

ZJ-2_s

ZJ & MS-1_s

SL_0530-1_s

SL_0530-5_s

Libing_s


图:2008.5.30
文:2008.6.1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3065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Josh · http://www.vanscpa.com
Kunqu is being performed in Vancouver June 16-17! Liang Guyin, Ji Zhenhua and Liu Yilong are coming from Shanghai. Classical scenes (zhezixi) Tickets through Ticketmaster!
I know this isn't a comment about the article, but I just wanted people to know about it. Maybe you could feature it on your blog?
08-06-03 @ 16:49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开心快乐!祝福永远!
08-06-03 @ 17:37
喜欢歌词的第二句
08-06-04 @ 00:10
评论源自: Josh · http://www.vanscpa.com
Kunqu is being performed in Vancouver June 16-17! Liang Guyin, Ji Zhenhua and Liu Yilong are coming from Shanghai. Classical scenes (zhezixi) Tickets through Ticketmaster!
I know this isn't a comment about the article, but I just wanted people to know about it. Maybe you could feature it on your blog?
08-06-03 @ 16:49

呵呵,做这个广告,我很乐意。。:>>
08-06-04 @ 07:39
伟人早逝,
喜欢舒伯特的曲子
08-06-04 @ 08:35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