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生日快乐

莫扎特生日快乐

08-01-27 01:33:33,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莫扎特生日快乐
                 作者:少青

  今天是莫扎特生日!天堂里想必很热闹!幽默开朗的海顿爸爸没准儿正与亲爱的沃尔夫冈策划着一出恶作剧,要让前来参加生日聚会的老伙计们“惊愕惊愕”。帅哥人气旺,好多大腕都对他着迷:沙赫特纳也许要将手中那把莫扎特从小就非常喜爱的“奶油小提琴”送他当礼物;柴可夫可能会带来一部新的莫扎特风格组曲题献给他;马勒当年以那样的方式辞别了世界去找莫扎特,九十多年的交情下来,他肯定再也写不出纠缠不清的乐章--你想想,与莫扎特朝夕相处,纵有旷世沧桑也早被医治得浪静风平;曾言“要一生学习莫扎特,创作上深刻而不繁复”的拉威尔,如今在老师的点拨下定是杨柳翻出新枝芽;还有古尔达,他那个“想在粉色云彩上与莫扎特来个双钢琴合作”的愿望马上能实现了吧!呵呵!

  我若能神游仙境,溜进他们的聚会悄悄藏在一角,就最想听他们演奏那首协奏回旋曲K382。多么天真快乐的曲子!虽然它问世时莫扎特已有26岁,可依然充满童趣。每当它一奏响,我脑中就会出现两个形象:乐队就像慈父莱奥波德,而钢琴就是莫扎特本人。父亲踩着轻雅自信的步点带爱子出场,他要向观众们展现宝贝。小莫一开始还听话的跟着爹哋,有一丝儿拘谨,出声不多,还老是要转头望一眼爹哋,需要他的鼓励和呵护。渐渐的,他放松了,指尖流淌出一串一串的珠玉......音乐纯的透明。这孩子一头扎进童话世界,好奇的望着这一切,到处是缤纷的色彩和神秘的诱惑。他高兴了,一路奔着攀上藤蔓,要去捉住那些朝他霎眼的小星,要穿过彩虹去追赶翻飞的流荧。啊啊!这世界有多美好!忘了一切,他尽兴嬉耍,跑累了,软软的伸个小懒腰想睡倒在花蜜上......父亲有些急了:“咳咳!别闹!你怎能这样没规矩,快回来!”“啊啊不行,还要玩呢!我要跟你藏猫猫,你追我我就逃!”父亲威吓着冲到近前,出手猛抓却扑了个空,顽皮的小老鼠一溜烟就跑的没了踪影,远远见他朝着爹哋开心的大笑!......

[更多:]


  嬉游曲K334如细瓷般完美,清秀、富有朝气,最出彩的就是那首小步舞曲,很适合在生日聚会上演奏。那个连续六次叠加的上行音阶具有宫廷式的精致与纤雅,对位工整却顺滑流畅,实在让人爱不释耳!K287莹润婉转,柔板乐章就像一首夜曲咏叹调,又像雨后初晴的天空,疏朗而宁静。听她清甜的呼吸真是身心俱醉,哪怕“一醉醒来春又残”,也先要“沉醉不知归路”!

  无上妙品K261,那是月色中静静开放的郁金香,娇弱温柔,甜蜜中带着一丝儿酸涩,轻轻散发着矜持的芳香,好生惹人怜爱!另一首音诗出自第五号小夜曲,那是一个小姑娘初开情窦时娇羞的喁语,小小的爱美丽而稚嫩,才下了眉头却又爬上心尖;屏息倾听她的叶韵,不忍发出丝毫窸窣,生怕碰碎了她美梦中透明的色彩......

  莫扎特不喜欢铜管,却为圆号写了四首协奏曲,作品虽更偏于娱乐性,可这件源自狩猎的乐器到了他手上却被调配的万般丰润:遥远的森林城堡,广阔的山川草地,镏金色的落日水岸;宽宏的气度,静谧的沉思......多少种景象与心绪就这样一一浮上心头。除了第一协奏曲,其他三首的音乐面貌均有互通之处,都有一个夜曲风格的慢板。那情致犹如静夜里独自一人在追忆难以释怀的往事,心境既平和又深远。第三协奏曲首乐章圆号有一个乐句的旋律酷似21号钢琴协奏曲首乐章的主题,钢琴清浚明丽,而在圆号这儿,莫扎特赋予了它憨厚朴拙的性格,幽默感随之而来,让人听了忍不住想笑!一模一样的乐句,放在两部作品里却生发出截然不同的气质,这正是莫扎特的高妙所在!

  莫扎特为键盘写过不下七首幻想曲,它们大多以小调写成。在这些作品中,我们面对的不再是欢乐无限,因为莫扎特更为内在真实的心境向我们展露无遗。K396虽然与刚才提到的协奏回旋曲同作于1782年,它们却存在着多大的反差!这首幻想曲一上来就是一连串的问号:为什麽世界是这样?!我爱它的绚丽,我爱它的奇妙,我爱神所造的一切,为什麽我却感受不到爱?我享受生活,我珍惜所有,为什麽我依然无助?我割舍不下梦想,冷却不了热望,为什麽总是迎来冷漠?难道我只能黯然的与美好擦肩而过,无言的与希翼挥泪而别?!…K608作于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年,他对自己的命运有了某种预感。心在不安的跳动,错愕与惊惧占据了身体、混乱了思绪。命运每一记冰冷的扣问都是对他的重击,他招架不住突如其来的一切,显得惶惑又脆弱。音乐的中段进入了一个慢板,这个不同寻常的慢板再也没有了往常的宁静与芬芳,这是依依不舍的惜别。星星点点的片断,闪着如幻的火花纷纷在黑暗中坠落,来不及抓住它的美丽,只因一切都消逝的太快!莫扎特孤独的剪影在这里映现的异常清晰,珍藏于心中的美尚未幻灭殆尽,冰冷的黑暗突又扑面而至,管你清纯还是善良,尽数铲起投向毁灭!

  平日里听莫扎特,更多是听他的协奏曲和奏鸣曲,今天挑了一些小作品细细品味,依然深深感受到他的美和坦诚。莫扎特从没有言不由衷的应景之作,因他天性真率善良。他只要给我一滴水,那也是芝麻开门收获无尽。沃尔夫冈,祝你生日快乐,你永远在我心中歌唱。

2008.1.27

(此文转贴自宁波烧友会论坛)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2185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 http://www.mmmca.com/blog_u7856/index.html
学习了一次莫扎特...
08-01-27 @ 17:23
评论源自: emma ·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虚心请教茗禅:想听《英国组曲》,可否请茗禅推荐一二好的版本?最近我对Perahia颇感兴趣,但似乎更多人还是推崇Gould,抑或还是Schiff的好?(呃……说实话he's indeed not my cup of tea...)如果在Chambalo上,茗禅觉得谁比较好呢?不好意思,不是第一次来,但是(鼓足勇气)第一次留言,开口便问题多多——谁教水云直说古典音乐方面你最在行呢!:)其实以前在CAFE也曾见过的,只是我说话不多,后因久在病中,也就更少有机会交流了。无论如何,先多谢茗禅——粉丝斗胆敢抬头见,惟愿大人不弃。:)
08-02-26 @ 06:22
听音乐如果聊感受,总是很难摆脱个人的喜好带来的“偏见”,所以没有“在行”一说。:)
《英国组曲》的版本,我喜欢古尔德。Schiff的没听过,我猜这不会是中意的版本。呃……说实话,Schiff的唱片听过不少,基本没有喜欢的。这也是一种个人之见吧。对Perahia,我也没有太强的感觉。

看到Chambalo,我一下被这个词儿卡住了。。洛奇在一旁说,这是“大键琴”。我说“大键琴”应该是“harpsichord”,对此我毫无疑问(虽然从上下文的语境看,洛奇说的在理)。。。洛奇终于拿出铁证--兰朵夫斯卡的一张唱片--我只好弱弱地说:“我说的是英文诶~~~”,这下洛奇得意了:“我是说意大利文的。。嘿嘿。”至于羽管键琴版的《英国组曲》,就由他推荐吧。顺便问一下,你的拼写是否有误?除了英文,这个词常见的几种拼写为:Clavicembalo或Cembalo(意大利文),Clavecin(法文),Kielfluegel(德文)。

原来你也上CAFE啊,我现在去得少了。上次论坛改版,我的名字不知怎么竟然登录不上了。 :(
08-02-26 @ 06:59
评论源自: emma ·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啊,真对不起……应该是Cembalo,是我拼写有误,抱歉抱歉!我因实在不擅长中文打字,每遇专有名词往往就偷懒用西文输入了(开始我也想写中文的,可打完“大”字以后怎么都找不到那个“键”字,一急之下又逃走了,没想到慌不择路,又犯了拼写错误,我……!@#$%^&*)还好有洛奇,简直就是一部音乐活字典啊,呵呵——(鞠躬。感谢!)
刚才上WIKI查了查,德国确实也称CEMBALO,是从意大利文引入的(Kielfluegel好象没人用,具体在此:http://de.wikipedia.org/wiki/Cembalo),因此我们平时念起来也确实象是英文里的ch...那个发音,所以我未及细想就打了个Chambalo,难怪你被卡了(真是不好意思!)
可说了半天的CEMBALO,似乎你并不推荐?GOULD我也是喜欢的,但是听了他的WTC,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头(可能也是趣味的问题——Schiff你也不喜欢,哈哈!握手握手)说来,只因我并无收藏唱片的雄心壮志,浅尝辄止、得少为足的结果,反倒是太过小心而难以下手了。今此特来求教,还望两位高人不吝指点了……ORZ ORZ ORZ
08-02-26 @ 11:33
大键琴的版本,我其实没好好听过。我总觉得大键琴的音色风格太强了,什么作品一用它来演奏,乐器音色的特征就会盖过其他的东西。。。不过,大键琴我自己听得少,不能说什么了。前两天,乐友太阳老头儿来我家,也说起大键琴,他比较倾向用这样乐器来演奏巴洛克时代的作品。
08-02-26 @ 19:32
评论源自: emma ·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我很期盼洛奇能推荐一些羽管键琴版的《英国组曲》,他也有BLOG吗——抑或还是请他老人家移步来此风水宝地讲一讲?还请茗禅代我多多美言了……ORZ
大键琴的音色和PIANOFORTE真是很不一样,细腻、婉约、不可风物。上次在柏林我还特地去了乐器博物馆,看到那些琴上描着的花花草草,耳边便又响起那些属于巴洛克的声音来——你想,那是一个多么安静的时代啊!
08-02-27 @ 05:07
评论源自: 太阳老头儿
其实我也没听过键琴版的《英国组曲》,如果想听的话;莱昂哈特录制的这一曲目应该是不错的,毕竟此公是研究和诠释巴赫作品的重量级学者。
08-02-28 @ 01:43
评论源自: 洛奇
emma兄,佩拉西亚琢美的音乐气质恐怕并不吻合巴洛克精神吧。席夫的这套高价版很早就绝版啦!他的装饰音用得比较精妙,但在诠释上还是过于规整了。我喜欢的还是古尔德,其丰富的自由速度给予我们无限的想象。说到古乐器的版本,楼上太阳老头儿推荐的莱昂哈特和DG的吉尔伯特都是属于学院气息比较浓的。相对来讲,我更欣赏瓦尔哈这种个人气质更为突出的诠释,尽管他在技术上并不完善。另外想了解一下emma兄的音响系统风格。假如你偏好听大键琴这类快速,纤细,单薄,透明的古乐器,而你的系统却是侧重走“乐感型”路线的“英国声”,那么在重播时毫无疑问会损失非常多的音乐细节。你人在柏林,有机会不妨多去听听德国的器材。他们的音响文化代表着HIFI的最高标准---精准,快速,透明,高分析力,也最能体现古典音乐的精神。。。
08-02-28 @ 04:25
评论源自: emma ·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呀,太阳、洛奇两位老师现身说法……真是太感激了(EMMA鞠躬致谢先!)
既然大家都倾向于GOULD,那就一定没错。静心想想也是,《英国组曲》来自舞曲,GOULD奏来一定很灵(他指下《法国组曲》之妙趣横生,亦可旁证)。而我之所以心存疑虑,主要还是他的WTC给震的:因为实在是觉得象WTC那么数学化的东西,演奏中若有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神经质,都是不合适的。这跟激不激情无关——相比之下,LANDOWSKA也很凌厉,但是她就不HIGH。
至于SCHIFF,AMAZON.DE和JPC上好象还一直有得卖(DECCA一套共10张),只是他对BACH的表达……若我试着用他的句式略作仿声(隐喻)的话,那就是“我们呢——实在是,吃呀吃……吃不消——”当然,在知音看来,这三字一句之抑扬顿挫、欲说还休,正好比那菩萨蛮、声声慢,只是在我,便颇有隔靴挠痒之感了。:P
(不过听说SCHIFF的现场与他的录音截然不同,我未曾亲闻,故此不敢轻议。)
同为在世的钢琴家,我觉得PERAHIA似乎更明朗大气些,即令说他通俗,亦无不好。他的CEMBALOKONZERTE(BWV1052-1058)也很教人惊艳——其以钢琴奏出,以我之孤陋,倒还真未曾听得出其右者。只是洛奇老师的提醒也有道理——我对佩氏唯一的顾虑也是怕不耐听(但是反过来,BACH不应该是“耐听”的典范么?哦,又一个“二律背反”也,呵呵!)
言归正传,说回CEMBALO(对啦,茗禅!我又仔细研究了一回,大键琴德文确实就叫CEMBALO来着!新的“历史”证据是:BACH老爹的原谱上,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的……哈!)LEONHARDT、GILBERT诸君可能我还得要好好听一听才能知道他们合不合自己的心意(前者的CEMBALOKONZERTE我听时但闻乐队排山倒海而来,难得琴声依稀可辨时,其音色之干燥……?!@#$%&……要不是先听过LANDOWSKA、PISCHNER等人的琴音给垫着,那真能让人对CEMBALO心生绝望来!)另外洛奇老师推荐的WALCHA我也要记下来,好好找一找去。一直以为他奏的只是管风琴……井蛙EMMA之孤陋,此不亦彰显乎!:D
说到器材,这个问题洛奇老师真是一针见血就点到我的死穴啦!说实话,我家米夏同学爱听JAZZ,古典在他纯属跟风行为。而现在我们用的“系统”(天啊,那能称做作系统吗?!?若借用《金刚经》的句法强以名之:所谓系统者,即非系统,是名系统……呵呵!)还是米同学远在认识我之前的某一年糊里糊涂跟风买下的(他好脾气,所以谁的风他都跟得很开心就是了)不瞒老师法眼,那个叫MISSION来着的所谓系统,大概也就属于那种会把人耳朵听坏掉的昂贵的垃圾吧。更令人喷饭的是,N久之后的去年夏天,我一张CELIBIDACHE进去,还把一只箱子给震破了(晕死!)但我们总记着,《老子》所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究竟说来,色声香味触法皆属需以“奥卡姆”剃刀剃去之物,纵是审美亦无非习气二字,法尚应舍,何况非法。由是,本着我们极简主义“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居家原则、自心对于人欲之警悚,以及一点见素抱朴、能舍难舍之向道之愿,我们的(啊呸!)“系统”也就因陋就简——那个破箱子米夏拿烙铁又给焊了个新的TWEETER上去——及至于今了。倒是哪天该系统彻底罢工之时,还需乞请洛奇茗禅两位指点江山,免得我们再度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了(反正爱乐一道,一时既剃不掉,暂且先拿将起来,或亦无妨)。
拉杂写来,管窥、蠡见、谬论连篇,见笑方家之余,亦恳请诸位老师慨为纠偏——独茫于异乡之EMMA感激不尽是也!
另回洛奇老师:在下所居小城,名FREIBURG,地处德境西南,与法国、瑞士隔河(莱茵)相望,距东北之首府BERLIN则远愈千六百里耳。偶尔北上,实为村姑上京,HIFI大计恐仍有待回国求较老师,方才有望。当然,若哪天两位有兴大驾光临,EMMA一定全力陪游本村本省最上之HIFI风光!:)
08-02-28 @ 11:03
评论源自: 洛奇
瓦尔哈的大键琴版以前EMI出过,不过现在也不好找啦!

美声(MISSION)就是典型的"英国声",暖厚声但速度和解析力都不好。呵呵,米夏同学既然爱听JAZZ,这样的选择绝对属方向性错误。重播JAZZ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象美国JBL这类号角喇叭,搭配300B胆机便能营造出非常好的氛围感。英国的天朗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谢谢EMMA的盛邀,我们的博主茗禅同学正计划今年夏天做一次探亲,因为对方就居住在离罗伯特·舒曼的出生地不来梅不远的小镇上,并希望能够对萨尔茨堡还有拜罗伊特做一次音乐之旅。
08-02-28 @ 20:39
哈,“三人行必有吾师焉”,昨日还和辰云说到这句话呢。原来EMMA老师也是听切利听兰多夫听PISCHNER的。。

“象WTC那么数学化的东西”。。。我听这部作品,常会想起安东·鲁宾斯坦说过的一句话,觉得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不用多找,只要在《平均律钢琴曲集》中你就可以找到宗教性的、英雄气概的、忧郁的、雄伟的、哀诉的、幽默的、田园风味的、戏剧性的--各种性质的赋格曲,它们只有一点是相同的,即:它们都很美......”

“拿烙铁又给焊了个新的TWEETER上去”。。。德国人的动手能力,实在让人佩服啊~~~







08-02-29 @ 08:16
评论源自: emma · http://emmainthesky.blogbus.com
茗禅不要乱叫啊……洛奇才是老师。EMMA是同学来的,怎么敢当老师……(汗啊!)
“这样的选择绝对属方向性错误”,哈哈哈哈……谢谢洛老师直言!如此痛批,真是大快人心哪!:):):)说来我对器材真是一窍不通,但没吃过猪肉,还好见过猪跑,那时候来德国看望米同学,第一次听到他的“系统”,就嘀咕这是谁家的东东啊,看着挺周正,出来的声音咋那么糟呢?一句话,说得米同学差点没噎着,半晌,这才呜呜道,那是受了他同学的撺掇、更花了不少银子抱来的(马克数字是几位数我听过就忘了,反正能让人气结就是,比起中国的价格更是翻了不知多少倍。说来还得佩服咱们同胞最火眼金睛!米夏同学实在是太随缘了……)不过现在他也知道上当啦,所以先由我来学习学习……。:)
对了,老师今天推荐的JBL,不知是否也适合古典?另外如果想要学习一些器材方面的常识,还有哪些资料或者网站可以看呢?德国这里听说斯图加特附近有个做箱子的牛人(http://orbidsound.net/)不知国内烧友可有评价?据说专门给人定做朴素的好音箱,价格也不贵,因为不做广告,可能也是一个人,客户口耳相传就够他忙的了……夏天茗禅若有兴致,或者可以去那瞄一瞄?音乐之旅听来大好,只是奇怪去不来梅怎不去柏林?去萨尔茨堡怎不去维也纳?拜罗伊特听说现在不怎么样了……有那个功夫,不如去布拉格啦!(趁SUK还活着……不过布拉格要春天去更好……喔,我好象又无轨电车了!):P
茗禅真是雅人,引来鲁爷爷赞WTC的话也很美(又一性情中人呀!)坦白说,可能我对音乐还不是那么纯粹FOR THE SAKE OF MUSIC——面对WTC,感觉就象面对一座大教堂,我可以赞叹它以根号2开十二次方的内在节律精心策划出来的建构和细节,但是心里是无情的,因此真没那么多EMOTIONS风起云涌的。教堂细部看久了智力消耗比较大,也会产生审美疲劳,所以那是个让人敬神的地方,不是人的居所(出于技术原因,那些搞建筑或者作曲的大多会更热衷一些)。至于象CASALS那种每天要上WTC的人……哦,不是也有很多人每天都会上教堂去的嘛!呵呵。:)
08-02-29 @ 11:20
评论源自: 洛奇
emma,JBL这类号角虽然效率高,但并不适合古典音乐的重播。音色易给人干涩直白的感觉,量感很大但往往质感并不好。此外如搭配不当,则会使频段间的分布不均以及两段的延伸不足。

器材搭配老实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其中还应包括改善电流的纯净度,聆听空间的声学处理,系统的合理摆位和调节器材的谐振点等等。如你有兴趣可以浏览一下国内几个知名的发烧论坛,比如“HIFI 168" http://bbs.hifi168.com/ "家电论坛”http://www.jd-bbs.com/index.php 希望对你能有所帮助。

我一向喜欢德国的系统,象BURMASTER ,AUDIONET 以及我这对AUDIO PHYSIC都非常吻合我所追求的高速度,高解析力,和不带音染的准确性。这是德国器材的相同特点,所以你说的那位“高人”他的作品也应该是这样吧。

08-03-04 @ 19:44
评论源自: emma
多谢洛奇老师指点桃花源的所在……我且先去论坛上扫扫盲再说:)
昨天为了CELI,家里那只破箱子在高频上似乎又有一些可疑的声音(真是说他傻他就流鼻涕啊!)看来这DD撑不了多久了,我得赶紧学习去,也好为马枪换炮早做一些准备。不过现在家里基本上是我在担任首席DJ(嘿嘿),因此接下来的系统还是想以古典为主……如果老师有什么可以推荐或提醒的,还请一定不吝赐告(EMMA顿首!ORZ ORZ ORZ)当然我也知道,此事说来话长,也因此不敢再多追问(对此水云已对我进行了严肃的批评!EMMA正深刻反省中……回念日前之多言,亦不胜惭愧,尚乞两位海涵为幸。)
08-03-06 @ 14:38
Emma是要回国一段时间吗?有机会可以来我家听一下德国的系统。:)
08-03-06 @ 22:38
评论源自: 水雲 · http://shuiyunxiangguang.bokee.com/
哈哈,Emma有时候还蛮活泼的么。看你自己的博客总帖严肃的大块文章,原来背后倒是这么灵活的。。。
08-03-10 @ 02:20
评论源自: emma
水云你就别再笑我了,我一时大嘴巴,正后悔得紧呢……还好茗禅大度又大方,一点也不顾忌我这“十万个为什么”(说实话,洛奇老师指点的“参考书”我也看得云里雾里的,正自哀叹HIFI一门太也博大精深,不求甚解如我者,是不是应该知难而退,干脆求老师开方子,我直接跟风抓药去便了?5555……)
08-03-10 @ 06:24
其实EMMA的回帖很有看头的......俏皮风趣,内容也很资深,经典更是信手拈来。非常欢迎EMMA同学来这里多多灌水!尤其是古典音乐这块清冷之地。:)
08-03-11 @ 23:55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