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米亚情结

波西米亚情结

06-04-20 05:23:23,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昨夜强劲的凉风,忽地刮走了初夏的燥热,这座城市又重返春日的明媚。

  明净的天空下,和风拂面,我心畅然。如此清新的一个早晨!我骑着单车,忍不住哼唱起齐豫的歌,仿佛这不是走在上班的路上,而是草木青葱的乡野。临出门,想起妹妹刚从西班牙给我带回来的一件披肩,顺手将它裹在纯黑色的毛衫上。暗红的底子配以大朵黑色的玫瑰,果然很波西米亚的味道。

  一直就偏爱披肩,因为它的浪漫,自由,率性,别具一格。也许潜意识里有一种情结,波西米亚,好像于我有一种特殊的魅惑力......读书时就着迷齐豫,不仅因为她的歌,也因为她身上透出的那种气质:流浪的,自由的,叛逆的,洒落的......


  想起去年朋友曾邀我看歌剧《卡门》,EMAIL写来,句句与我心有戚戚焉:

  “波西米亚,一种魅惑元素?烟花一般灿烂。瞬间,却能照到心底。

  “每当看到卡门的步伐走过来,看到她的神态,许多名字就自然地浮现出来——叶赛尼亚,埃丝梅拉达,小辣椒,弗里达,邓肯,斯佳丽,弗拉门戈,布拉格......

  “自由和死亡,叛逆与归宿,艺术的宠儿。。当年的比才一定是被深深感染着(魅惑着?)。执拗地公演、广泛的认同、长盛的生命力,来自什么?怎一个“美”或“丑”可以了得?......这是一种力度,对人性光芒的崇拜,对生命力的歌颂,对道德的注解。

  “波西米亚,一种生命力的表达。艺术,也是对这类诉求的表达吧,虽然形式各异,感染力是相通的。 ”

  这个美丽的清晨,我蓦然找回了已丢失了许久的东西。骑在单车上,我只想歌唱。我要找回一度迷失的自我。心灵的自由,还有什么比这更可贵的?

2006.4.20


【俗人的回帖】:

评论源自: 俗人

  “波希米亚”这个词儿已经被诗人和音乐家赋予太多的幻想成分,使它成了艺术家们心目中那种“他性”或“彼岸性”的一种象征。其实,生活中并不缺少一个生活在黑漆漆的破屋子里作曲的音乐家,可哪里真会有一双冰凉的小手来抚慰这黯淡的心灵,一起唱出那曲凄婉的情歌?罗丹说得好: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我们每天在上班的路上,如果看到每一根绿枝,都会感动于大自然的造化,所谓“一枝一叶总关情”,那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会有的快乐,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快乐的波希米亚人。你说对吗?

06-04-20 @ 2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