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野葡萄》

《青春的野葡萄》

04-05-20 10:17:52, 分类: 天堂电影院

  《青春祭》,二十年前的一部电影。它卓尔不群的艺术风格在当时是先锋形式的尝试,在今天与第五代,第六代导演的优秀作品并排同立时也丝毫不显逊色。

  这是那个特殊的年代发生的故事。女主人公,上海姑娘李纯(李凤绪饰)随大批知青来到边远的景颇族村寨插队落户,与当地少数民族村民同吃同住,开始了另一种艰辛的生活。这里山水自然,民风纯朴,物质贫乏,生活简单,也许在“文明人”眼中还有些蛮荒和未开化。每日辛苦的劳作,生存物质的匮乏并不影响这个小寨村民们体会生活本真的美好和幸福。在这里,有着独立思考的李纯重新认识了生活的美。当她身着筒裙像小“普少”一样窈窕地出现在清一色军装的知青面前时,同伴们惊异的目光让她突然意识到挣脱扭曲和压抑的生活原本应有的美丽;当“大哥”举着火把在森林里经过彻夜的寻找终于将迷途的她找到的时候,她对“大哥”曾经让她惊慌失措的爱的举止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尊重。青春,爱情,生命,原本是如此自然而美好,它们本不该被如此地扭曲和束缚。

  这是一部几乎没有对白的影片,也许可以作为无声胜有声的一个绝佳的诠释。村长年迈的母亲“娅”赠送李纯珍藏已久的筒裙银腰带的场景没有一句对话(“娅”不会说汉语),可是每一个平静的画面,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触动着你的心。主人公的独白抒情而委婉,是独特却极有感染力的叙事风格。诗意纯朴的画面,在黑白胶片的基调下,有一种含而不露的哀婉和忧伤。影片中李纯与另一名男知青的情感交流,是那么的含蓄,却又那么的动人。黄昏的泥泞小径上,老树默默静立两旁,牛车吱吱哑哑地载着两个年轻人,他们谈着对远离的亲人的思念还有看不清的前景和希望。

  最让人难忘的是影片的结尾,这是我看过的无数电影中最让我心灵震颤的画面之一。像许多知青一样,李纯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返城,但男友却执意留在了山寨。许多年以后,当李纯再一次回到这个景颇小寨子,试图寻找她曾经熟悉的人和记忆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凉灌顶而来。。。村寨没有了,人们消失了,这里除了空旷还是空旷----- 一次巨大的泥石流吞没了整个寨子,卷走了她所熟悉和热爱的乡亲,也卷走了她朦胧情怀的恋人和深爱他的“大哥”。眼前这泥石流过后的荒凉怎么也让她无法相信这就是那片她曾经生活并热爱过的土地,曾留下过她所有青春岁月的土地。画面上的李纯在失声痛哭,我觉得那几乎是我见过的最悲恸的画面。一群鸟飞起来了,一首歌随之响起,充溢了整个画面的是这样一种声音:

青春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妈妈发愁怎么做果酱
哦,妈妈
我说,妈妈
妈妈别忧伤
看那早晨的篱笆上
有一枚甜甜的红太阳
太阳,太阳
妈妈,妈妈



附记:

  记不清是在哪张小报上偶然看见电影《青春祭》的插曲《青春的野葡萄》的词谱,上面写着顾城词,刘索拉曲。当时我很激动,因为这不是什么流行歌曲,能见到歌谱是很侥幸的事。难怪这歌美丽无比,刘索拉不就是那个写《你别无选择》的刘索拉吗?那个曾经被视为中国真正的“现代派”的作家。那是她最有才气的时候的作品。小说如此,音乐也一样。电影《青春祭》的配乐是她和瞿小松合作,这首歌则是刘索拉自己唱的。因为喜欢《你别无选择》,因为喜欢这首歌,我一直关注着刘索拉。如今索拉搞爵士乐了,仔细听过她与黑人女歌手合作的CD,可还是喜欢她从前的作品。

2004. 5.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