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和第五代电影

《小武》和第五代电影

04-05-18 05:17:17, 分类: 天堂电影院
  几年前就有“马槽”沙龙的朋友向我推荐《小武》,费了好长时间才搞到这地下电影的碟片。看过贾樟柯和一位日本导演的对话录,里面谈到他创作《小武》的起因,是让人很有感触的对中国精神现状的思考:我的家乡是一个很小的古镇,我在故乡长到19岁才离开,但有很多年没回去了。有一年春节回家,故乡的状况让我放弃了刚刚完成剧本并准备开拍的一个小成本电影《夜色温柔》。古镇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一条古街要拆了,我家附近的一个卖菜、卖衣服的市场全部变成了卡拉OK。街上走着很多外乡人,朋友中传着许多黄色笑话。其中有一个对我特别震动,因为它涉及家庭伦理。中国原本是一个道德特别严谨的国家,为什么现在道德突然崩溃了,出现这样的笑话?我于是决定拍一部关于中国现在这种状态的电影。我本来想写的是一个靠传统手艺生活的人,但与一个做狱警的同学的一次谈话使我最后选定的人物是一个小偷。进入90年代后,中国人都忙着挣钱,什么都不想了,可是恰恰是一个小偷,还有着他自己的精神世界。。。

  贾樟柯是看了第五代导演的《黄土地》、《盗马贼》开始喜欢上电影的,但如今却认为张艺谋、陈凯歌近年的所谓主流电影正在将中国电影引到一个歪路上。他认为第五代导演是通过反对一个东西来成功的。“我觉得你反对什么,最终你就会成为什么。”他是这样来批评第五代的。但不知道他批评陈凯歌的迷恋“传奇”和张艺谋的迷恋“画面”,算不算也是在“反对什么”??

  张艺谋的电影最突出的内在特质是对个体的张扬,能给我们这些深受传统理性道德束缚的人一种巨大的感性释放。个体向秩序挑战,超越“秩序永远凌驾于个体之上”的现实状况,这是艺术的魅力,也是张艺谋电影的魅力。尽管张艺谋的电影有时过于舞台化、戏剧化,极端迷恋色彩和造型,冲击力强的同时也带来层次和纵深度的缺憾,甚至在很多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他对媚俗的妥协,但他无疑是一个优秀的电影艺术家。

  与张艺谋的感性魅力相对的是陈凯歌的理性智慧。深重的忧患意识,以及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洞见,铸造了“不胜孤独”的陈凯歌。陈凯歌在《霸王别姬》中确实做了些商业化的尝试,这些商业片的因素扭转了他以前“曲高和寡”的命运。撇开情节和演员表演的成功不说,最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影片的叙事结构:看似复杂的时空交错,却有着清晰的织体线条,复调音乐般的结构是《霸王别姬》形式美的一个重要部分。一个是永远演着同一出戏的京剧艺术舞台;一个则是演绎着繁复的社会、变动的政权,广阔的历史和人生的舞台。面对着历史的沧桑,面对着我们无法拒绝的又无法挽留的一切,我们除了喟叹还剩下什么。。。就个人观感而言,《霸王别姬》最打动我的还是至情至性,生活和戏剧舞台不分的戏子程蝶衣,和他那为艺术、为爱情的悲剧人生。我对此片的钟爱还有一个特殊原因:观此片的最大收获是让我真正喜欢上了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