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一本书去曾氏故里(二)

带一本书去曾氏故里(二)

15-01-02 14:05:41, 分类: 远游无处不销魂
                带一本书去曾氏故里
  
            二、曾氏祖墓——八字诀遗训未远

  曾氏祖墓的风水,两百年来备受堪舆家的关注,有关的传闻和诠释更是看得人眼花缭乱。它的位置离曾氏祖屋白玉堂并不远,可是我们找到这个地方却颇费了一番功夫。

  根据导航的指示,我们来到一条乡间土路的路口,却在附近找不到任何有关曾氏祖墓的指示牌。我们将车停在路边,正在茫然无措之时,见一农妇挑菜行来,连忙向她打听。农妇的话我们勉强能听懂,依照她手指的方向,我们走到一个破败的小柴屋前。眼前杂草丛生,干柴堆积,来时的小土路就在这里消失了。我们东张西看,举步不前,忽听到农妇远远地向我们喊起来。回头一看,原来她担心我们迷路,一直在注视着我们有没有走错。有了农妇的进一步指引,我们才绕过小柴屋,发现了灌木草丛覆盖的一条青石板山道。这条上山的路其实修得很好(想想曾家五代的殷实),只是鲜有人来,才不易被发现。若不是淳朴农妇的指引,我们的寻访很有可能就无功而返了。

  之所以执着于曾氏祖墓的探访,也是因为看《家书》了解到曾国藩受祖辈影响之深的缘故。星冈公曾玉屏,少年时也曾是个好游乐的浮绔子弟,三十五岁后始勤奋持家,勉励督促子孙科考。其体强气壮,治家有方,颇有威仪,又倾力氏族邻里,一时成为白杨坪的乡党领袖人物。至曾国藩嘉庆十六年出生,曾家已有一百多亩田产,置有白玉堂祖屋。《家书》中共收有曾国藩给祖父母或祖父的信十六封,字里行间可透见其对祖父的崇仰尊敬之情。而读其对诸弟的信,更能看出祖父的家训对孙辈乃至之后数代的影响。

  曾国藩一生京宦戎马,大半时间都不在故乡度过, 然而正如他致诸弟的家书中所言:“家事如馆内之书、园里之蔬、塘中之鱼,栏内之猪,四者皆一家生趣,余时时挂心。”这当是他谨记星冈公八字诀的结果。

  “余与沅弟论治家之道,一切以星冈公为法。大约有八个字诀。其四字即上年所称书、蔬、鱼、猪也。又四字则曰早、扫、考、宝。早者,起早也;扫者,扫屋也;考者,祖先祭祀,敬奉显考、王考、曾祖考,言考而妣可该也;宝者,亲族邻里,时时周旋,贺喜吊丧,问疾济急,星冈公常曰人待人无价之宝也。星冈公生平于此数端最为认真。故余戏述为八字诀曰:书、蔬、鱼、猪、早、扫、考、宝也。此言虽涉谐谑,而拟即写屏上,以祝贤弟夫妇寿辰,使后世子孙知吾兄弟家教,亦知吾兄弟风趣也。“(《家书》咸丰十年闰三月二十九日 致诸弟)

  而星冈公的八字和他自己总结的八本,几乎成了日后曾氏家训最核心的内容。

  “家中兄弟子侄,惟当记祖父之八个字,曰:‘考、宝、早、扫、书、蔬、鱼、猪’。
“八本:余日记册中又有八本之说,曰:"读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戒恼怒 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作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此八本者,皆余阅历而确把握之论,弟亦当教诸子侄谨记之,无论世之治乱,家之贫富,但能守星冈公之八字与余之八本,总不失为上等人家。” (《家书》 致诸弟)

  因崇仰祖父的性格及人格魅力,曾国藩对祖父从来都是恭恭敬敬,即便是做了京官,入了翰林,也是一贯的谦恭:

  “吾于道光十九年十一月初二日进京散馆,十月二十八早侍祖父星冈公于阶前,请曰:‘此次进京,求公教训。’星冈公曰:‘尔的官是做不尽的,尔的才是好的,但不可傲。满招损,谦受益,尔若不傲,更好全了。’遗训不远,至今尚如耳提面命。今吾谨述此语告诫两弟,总以除傲字为第一义。唐虞之恶人曰丹朱,傲;曰象,傲;桀纣之无道,曰强足以拒谏,辩足以饰非,谓已有天命,谓敬不足行,皆傲也。吾自八年六月再出,即力戒惰字以儆无恒之弊。近来又力戒傲字。昨日徽州未败之前,次青(引注:指李元度)心中不免有自是之见,既败之后,余益加猛省,大约军事之败,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上;巨室之败,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一。”(《家书》 咸丰十年十月廿四日 致沅季弟)

  踏着秋日落满一地的松针,脚下松软又绵密,四下里看过去,雨后的树林苍翠而迷离,犹入画境。这条青石板路不知已有多久没有过人迹了。在两条岔路间,我们选对了那条通往竟希公墓的路。竟希公为星冈公之父,他去世时,曾国藩五岁,作为长曾孙,他的名字也被镌刻在墓碑上。我们现在看到的碑,是道光四年立的,上面清晰可见曾国藩的名字。

  虽是深秋,墓旁却草木青葱,白色的山茶花纯洁素雅,甚至显出春天的气息。于是,折一枝山茶敬献于曾家祖墓前。

  下得山来,我们再次回望这个墓地,想从地势上寻出那个著名的“金鸡啄白米”风水故事的依据,并推断出被山洪冲垮的菜地位置,似乎颇有难度,也颇显牵强。可当我们走远后再回头,忽然看出两边山型有着一对巨型翼翅张开的模样,而那片竹林后的墓址所在正是鸡头低下来的位置。“俯畏人言,仰畏天命。”(《家书》同治六年六月 致澄弟)这虽是曾国藩晚年写在家书中的话,但却是曾氏祖辈影响其一生的人生姿态:作一种乡愿字,谦逊勤勉,以含蓄深厚代替剑拔弩张。

  “吾细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便尽。其子孙始而骄逸,继而浪荡,终而沟壑,能庆延一二代者鲜矣。商贾之家,勤俭者能延三四代。耕读之家,谨朴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则可以绵延十代八代。我今赖祖宗之积累,少年早达,深恐其以一身享用殆尽,故教诸弟及儿辈,但愿其为耕读孝友之家,不愿其为仕宦之家。”(《家书》道光二十九年四月十六日 致诸弟)

  两百年已悄然而逝,令曾氏欣慰的是,他所期望的耕读孝友之家已绵延了五代。可是五代之后呢?

  穿行于荷叶小镇,眼前的小餐馆、小店铺,无不在冠名上极尽与这个显赫的家族有所瓜葛,有些名字看起来竟有点谐谑的意味:国藩五金店,国藩超市,国藩KTV。我不由地回想起昨晚刚入住“八本农庄”时,领班推荐我们去一个有关曾氏家训的讲习班旁听的事。然而,离开了传统农耕文明的生活方式、乡土士绅文化的历史背景,曾氏“八字”、“八本”的家训实质,即便是在他的故里,又有多少人能真正领悟到一二呢?

图:2014.10.21
文:2015.1.2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