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

M-M-M

05-04-30 22:32:38, 分类: 天堂电影院
                爱将战胜一切
                  --法国优秀影片《漫长的婚约》观后

  年轻的灯塔看守员的儿子马纳什将三个大写的M刻在钟楼的大铜钟上,美丽的玛蒂尔德躺在大海边的崖岩上,幸福地谛听着马纳什用最大的声音喊出M-M-M:
  “马纳什--爱--玛蒂尔德---”
  “玛蒂尔德--爱--马纳什---”


  1920年,二十岁玛蒂尔德时常坐在大海边,怀抱形体庞大的乐器,它的声音听着就像汽笛在悲鸣。日子一天天过去,海水潮起又潮落,玛蒂尔德面对着大海用她的大号寄托着对心爱人的无限思念。大号发出的声音是那样的深沉和悲哀,可是玛蒂尔德却从未沮丧和绝望,她坚信如果马纳什死去,她一定能感觉得到。就像马纳什告诉战友他能感觉到玛蒂尔德的心在自己掌心跳动,受伤的手每次疼痛都令他感觉离她更近……早已送达的死亡通知书战胜不了她的直觉和希望,即便是坐在马纳什的墓前,她也在对她的爱人说:“我不会放弃”。玛蒂尔德下定了决心,要将她的爱人寻回,不论这过程多么艰辛,多么漫长,她的直觉和信念就是她的希望和支柱。

  玛蒂尔德踏上了她的艰辛旅程,火车、汽车还有轮椅,带她追寻着每一个爱人的足迹。车轮和汽笛的嚣声穿刺着色调温暖的画面--这原本宁静平和美丽的法国田园乡村--时光倒流到宾高·晨曦阴冷的战壕。在这片泥沼地里,每一个刺刀尸体弹片的画面都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索姆河前线的残酷让马纳什不堪忍受,他要回家乡去和亲爱的未婚妻玛蒂尔德团聚。然而自残手掌不仅没能让他回家还把他送上了军事法庭。1917年,他同另外四名逃兵作为死刑犯被押往宾高·晨曦战壕,判决的惩罚是将他们放到敌对双方的战壕间,让他们在死亡每秒钟都可能降临的恐惧中自生自灭。

  绝望的逃兵放弃求生,高唱着绝命诗任凭子弹向他袭击:
  永别了!生命。
  永别了!爱情。
  永别了!我的女人。
  这个该死的战争,
  就像上桌的海鲜,
  我们都屈指难逃。
  这个该死的战争,
  我们都是牺牲品。

  战壕间毫无掩蔽物的空地上,飞机和炮弹在呼啸,马纳什一心只想着心爱的人,他不顾一切地在大树干上刻着M-M-M,终于被击中倒在树下……

  在漫长的寻找和等待过程中,无论谁带来马纳什已死的消息,玛蒂尔德从未放弃自己心中的希望。她坚信马纳什没有死去,因为她的掌心能感觉得到他的心跳。

  玛蒂尔德又来到大海边,在大号的悲音中怀想爱人。“石貂”侦探顶着海风匆匆赶来告诉她马纳什的确切消息:重伤,肺炎,失忆,马纳什历经磨难但因被战友换了军牌而得救。

  心绪万千的玛蒂尔德终于来到马纳什疗养的医院。精心梳妆过的她身着纯白的衣裙,缓缓走过小径,步上台阶,推开那扇木门,跫音落在长廊的木地板上……我们的目光在长长的黑暗中踯躅,然而长廊的尽头眼前一片开阔:洒满阳光的草地和树丛,花园被温暖柔和的色调笼罩着,专注于手工制作的马纳什微笑着抬起头,对迎面走来的玛蒂尔德说:“你走路时疼吗?” ……多么温暖的一个开始!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从前……

  1909年,玛蒂尔德九岁,马纳什十岁。在一个不知是一个星期六还是星期天的阳光美好的日子里,拎着书包的马纳什跟在跛脚的玛蒂尔德身后,开口向她说了第一句话:“你走路时疼吗?”……

  玛蒂尔德穿过长长的黑暗廊道,走向充满光亮的那扇木门……这里阳光普照,草木欣荣,恐惧和黑暗在身后褪去……

  这场景多像尤金·史密斯的那幅摄影名作--《乐园之路》。两个稚气天真的小童,走在枝叶浓密的幽暗小径上,我们看到的是男孩手牵着女孩的背影,视线通向一片阳光温暖的天地……是啊,残酷的战争终于结束了,他们正走在乐园之路上……曾为战地记者的尤金·史密斯因疗伤在战后沉寂了两年,当他再次持起相机时,给我们呈献的是怎样一个纯洁、温和,并充满希望的时刻啊!这部电影的结尾和这幅摄影作品想要表达的东西是多么的相似:它是对至高无上的爱与希望的礼赞。

200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