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初闻DHM

春宵初闻DHM

09-02-24 16:58:34,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唱片及版本

  新拿到德国海螺Deutsche Harmonia Mundi 50周年纪念的唱片,同样是环保装,总体说来不如法国海螺HMF那套制作精美。光是唱片封面就显出差距了:封面油画(壁画)的选择不如HMF用心;细节上也很不周到,不像HMF在右上角有一个漂亮而醒目的海螺LOGO,且会在顶部显示该唱片为全套的第几张。最糟糕的是DHM的唱片说明书。薄薄的一本(就像人家单张唱片的那种),除了巴赫B小调弥撒之类的大型合唱或歌剧作品,连每张唱片的曲目都不显示,更不要说作曲家或作品的相关资料了。最惨不忍睹的是印刷质量,有些页面的文字甚至难以辨认,简直快赶上D版的水平了。不过呢,这样挑剔如此廉价的纪念套装是有点过分的,呵呵,毕竟唱片本身性价比高得出奇。

  一套50张,都不知从哪张听起了。于是索性不挑了,就先听第一张。Chor,Soprano,纯净唯美,是我钟爱的Early Music之声。粗粗看了一下曲作者,都是些陌生的名字。搬出《音乐圣经》,从First name到Last name,再到Middle name查了个遍,只找到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1710~1736)--晕,《圣经》的目录里竟然把作曲家的原文的姓氏给略掉了,得自个先将Pergolesi译成中文才行,害我一阵好找。佩尔戈莱西,这名字写成中文了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是那不勒斯写谐歌剧天分最高的那位。前两年,我听了一场那不勒斯古乐团的现场演出后,曾恶补过一阵那不勒斯十七到十八世纪的音乐史,对他的两部歌剧名还有点印象。这张唱片里收的Confitebor tibi Domine该是宗教音乐。

  《圣经》里找不到另两位,我就又去翻《外国音乐辞典》,轻而易举就查到了。还是早些年出的书(我这本是1988年8月的头版)靠谱,如果是按Last name排序,全书所有人名都是依照这个规范,不看索引都很容易翻到,而文字内容相对也可靠的多。尤其是那时的书校对多认真啊。八十年代的出版社,不得不赞。

  Francesco Durante(1684~1755,和巴赫几乎是同时生卒),意大利作曲家,那不勒斯学派的重要人物,竟然是佩尔戈莱西的老师。比较而言,我更喜欢这位老师的Magnificat(圣母颂歌)。其实那年代的宗教声乐作品听来实在是很相近的。就像这张唱片里,三位意大利作曲家的作品,如果不是听得非常熟,中间截取一段,我是分辨不出哪位作曲家的。
  Emanuele D'Astorga (1680~1757),《辞典》里给出了这位作曲家的全名--Emanuele Giocchino Cesare Rico n D'Astorga--西班牙裔的西西里贵族,怪不得有个超长的名字。唱片里选的是Stabat Mater(圣母悼歌),是这位作曲家最著名的两部作品之一。

  看到JY先听的是“大无”,说是铃木秀美演奏的巴洛克大提琴。这丫头三日果然得刮目相看了,要不是看了她的贴,我都不知道这个Suzuki是何许人也。禁不住好奇,也听了一段。这怎么是“大无”呢?它怎么可以,可以这样轻飘飘的?受不了,受不了这个日本人的“大无”,赶紧从架上取了“卡萨尔斯”来洗耳。“卡萨尔斯”是我最先接触的版本,记得当时是一听就被感动了,从此爱上了这部作品,且至今都是我最爱的几部作品之一。这套唱片我还是在香港HMV买的,价格奇贵,是韩国的一个小公司转制的,各人感觉音效比EMI出的那个好得多,虽然说明书基本只有韩文。我曾一度更喜欢富尼埃版的“大无”,现在觉得两个版本各有各的感人之处。

  这个晚上,最入耳的还是哥德堡变奏曲,羽管键琴版。G.Leonhardt的演奏,DHM的录音,让我对Harpsichord这件乐器有了耳目一新之感。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喜欢羽管键琴的声音,而此刻,我觉得它真美......

2009.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