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观日全食

09-07-21 21:40:39,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朝东的写字楼,夏日的上午暴晒,今日总算是占据了天时地利,在办公室的窗前就能观日全食的大半个过程。同事发明了用黑色无纺布代替日食镜,于是大家人手一片无纺布样品--哈,这招真灵!时而浓云遮日,太阳像是在云中穿行的月亮:上弦月,凹月,峨嵋月。。。渐渐地,便只有细细一金线了。临近全蚀的一刻,太阳成了一颗巨亮的星星,转瞬又成了一枚钻戒。大家禁不住开始惊叫和手舞足蹈起来。此时,天昏地暗,街上的灯火如同夜晚。。。我看了一下电脑时间:9:38!可惜,宁波的云彩太多了,光环持续时间太短,而且对比度不强。不过,也幸亏今天是多云,否则就算是用黑色无纺布对着太阳,也难保不伤眼睛。也是巧啊,日全食过后,天就渐渐阴得看不见太阳了。我们好歹撞上了这个五百年一遇。中午时分,外面凉风习习,是这一周来最凉快的一天。

2009.7.22

......
[阅读全文]

加西村

09-03-21 21:03:11,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五年前的一天,麦子谷子突然和我说:我看你现在挺闲的,一个人又寂寞,不如上加西村来吧,养养花种种草什么的,也是个消遣。

  其实我还啥都不会呢,但觉得莳花弄草倒是件怡情悦性的事。于是听了麦子的建议,落户加西村,盖了一间简陋的屋子,又把以前的一些不成样的盆花摆在小院里。没过多久,我发现有陌生人来到我的院子,关注着那些花儿,哪怕它们是残花断枝。他们看花的眼神和我那么相似,甚至连说话的口气也与我相仿。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有一个自己的小院。每次他们来,都会留下来路的脚印,指引着我如何到达他们那里。

......
[阅读全文]

花园·墓地

09-02-03 18:26:31,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就像是迷了路,我总是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它曾经是一个花园。突然有一天,它变成了一个墓地。

  我曾经感到难以名状的恐惧。那些美丽的玫瑰怎么一下子都不见了?

  现在,也许是来的次数多了,我已不再害怕。虽然我再也听不到小溪的声音,见不到花瓣上的露滴。

  我不知道,除了我,是否还有人也会来到这里,会像我这样静静坐在空空的墓穴上,谛听风的叹息。

2009.2.2


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

09-01-23 18:34:00,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冬雨,寒不胜寒的夜。我无奈地等待着朋友......无处可去,只能瑟缩在社区活动室一个角落的沙发里。感谢我的好习惯――随身总带着一本书――我有了一件可做的事,在这凄冷的绵长等待中。

  手中的书是瓦莱利与纪德通信选――《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上帝关了一扇门,却开了一扇窗”。此刻,我正穿过这扇窗子,来到一个花园。

......
[阅读全文]

“诗之道就是对现实闭上双眼”

09-01-06 17:33:03,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
[阅读全文]

母亲的生日

08-12-22 09:21:54,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有一把古老声音暗中向我呼唤

仿佛第一次在迷路里望见家门

......
[阅读全文]

My sister in Samoens

06-06-30 07:19:29,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风光旖旎的Samoens 小镇位于法国和瑞士边境,阿尔卑斯山的著名滑雪圣地Legrand Massif 就在这里。


点击看原图


别看这张照片还是初学道,我现在已经上过红道了:

点击看原图

=> 更多内容!

波西米亚情结

06-04-20 05:23:23,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昨夜强劲的凉风,忽地刮走了初夏的燥热,这座城市又重返春日的明媚。

  明净的天空下,和风拂面,我心畅然。如此清新的一个早晨!我骑着单车,忍不住哼唱起齐豫的歌,仿佛这不是走在上班的路上,而是草木青葱的乡野。临出门,想起妹妹刚从西班牙给我带回来的一件披肩,顺手将它裹在纯黑色的毛衫上。暗红的底子配以大朵黑色的玫瑰,果然很波西米亚的味道。

......
[阅读全文]

普鲁斯特问卷--我的答案

06-03-23 17:43:58,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尽管普鲁斯特的问卷已被说成是“Infamous”,我还是不能免俗地做了一份。(前一阵加西朋友们玩的接龙游戏也和这个问卷类似,不过那些题目有很多我都答不上来。)

1.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
[阅读全文]

晓晶

05-06-11 03:33:22, 分类: REVERIE OF THE YOUNG
             晓 晶

  我至今还能清晰地回想起晓晶初来我们附中文科班的情景......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