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室幽致,绝胜深山

12-04-15 06:30:08, 分类: 洞天清禄, 忙世人之所闲
  一个初春的午后,随友泠禅拜访鹤所主人。我们刚才还在喧闹的地铁站附近穿街走巷,一拐进新闸路的这条弄堂,便清静多了。弄堂深处,有一排米黄色调的三层楼老房子,风格亦中亦西,结构颇似时下的联排别墅,鹤所即位于其中。根据隔壁曾是阮玲玉故居来推算,这排旧宅院差不多也有百年了。

  我们推门入院,迎面而来的鹤所主人令我微微一怔,我惊讶于他的年轻,他的清瘦,他的沉静,还有他的书卷气。而走进屋子,我更是一惊:如此幽致之地,竟然是一个日常生活居所!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季风豆和象豆

12-04-07 12:17:24,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印度季风豆(Indien Monsooned)
  JY游历杜塞多夫期间,特意来到当地有名的RöSTZEIT咖啡店。拜JÜRGEN和CRYSTAL所赐,这家独立烘焙店的精选咖啡,我们已经试过多种,可谓难得失望、常有惊喜。这回,除了象豆(Maragogipe)、坦桑尼亚(Tansania),以及我一向钟情的安提瓜(Antigua)产区的危地马拉(Guatemala),JY还带回了RöSTZEIT店员特别推荐的马拉巴(Malabar)产区的印度季风豆(Indien Monsooned)。


......
[阅读全文]

名角的折子戏

11-10-13 09:55:57,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记不清多少年没进杭州剧院了。这回的感觉有点不同寻常,戏未开场,我先看的是来看戏的人:怎么个个都挺醒目啊?那些飘逸的长裙、漂亮的丝巾,还有斯文的面孔,不时在我眼前晃过……这个有点年头的剧院,显现出了空前的艺术气质。以前听音乐会,都没见到过这么多好看的人,这么多好看的衣装。想到他们有不少是远道而来,我忽然有了一种听古典歌剧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和优雅的昆曲是多么相称。

  第一晚,我和乐天、阿波坐在十四排的中间。是乐天告诉我这次纪念演出的,票是阿波代买的。我多么庆幸半个多月前在“粮仓咖啡”和小克、七七他们的聚会,否则我定是要和大师们的戏失之交臂了。当压轴戏《渔家乐·藏舟》谢幕的时候,乐天和阿波大概是能感受到我对他们的感激的吧。我顾不得行止优雅(与自己矜持的服饰相称),竟然旁若无人地狂呼叫好,因为面对这样精妙绝伦的戏,仅有掌声怎么够呢?我一向不喜欢粉丝这个词,但当晚我对乐天说,我是岳美缇的粉丝。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Peck's Shop的蓝山

11-09-28 10:43:25,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今年的生日礼物——米兰PECK’S SHOP 的蓝山咖啡豆。

  包装并不奢华,但很有TASTE。墨绿色的包装纸,琥珀黄的缎带,正是我最钟爱的色调组合之一。配上DAL 1883的封缄,那种独特的气质,像PECK 的LOGO一样散发着难以掩藏的光芒。

......
[阅读全文]

最是那一低眉的凄然

11-05-09 05:44:19,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最是那一低眉的凄然
                      ——观坂东玉三郎的昆曲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蓝山和耶加雪菲

10-09-06 08:42:51,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本来当天在宁波和上海之间往返绝对是一件苦差,但是趁机可以去古北新区的“珈露梦”买新鲜咖啡豆也算让此行有了几分意义。

  以前去“珈露梦”都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不得不选择人民广场地铁站的分店。这回终于追根溯源到了古北的水城南路。小店门面虽小,却够醒目,因为它竟然借用了蒙德里安名作《红蓝白构图》的创意。小而精致比大而无当要有趣得多。“珈露梦”在古北这片时尚的街区里,似乎别有些风致。

......
[阅读全文]

丁山行·东泠陶舍

10-01-18 19:59:09,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顾渚山中,幽篁之下,丝竹之声在耳,紫玉素壶在握……于此风雅之境执壶对饮,怕是再多的俗尘也要被涤荡干净了。
 
  冬日午后的东泠陶舍,紫烟氤氲,云光烂漫。茗香弥漫处,朱泥小壶滟滟生光,未及啜饮,已然心醉。

......
[阅读全文]

且以喜乐,且以永日

10-01-06 21:34:36,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晨起听切利版布鲁克纳F小调弥撒,洗衣扫尘。午后滴“蓝山”,“佐”富尼埃版洛可可主题变奏。俄罗斯的抒情在法国贵族的弓下带上了几分矜持和澹定,“洛可可”似乎从没这么迷人过,连早期MONO录音的背噪声都显得十分古典。又沏“蜜兰香”,读诗书……不忍独享此刻,遂发数图文并茂短信与友人。友人回信皆有意趣,恰逢今日北方大雪纷飞,南方暖阳融融,往来图文相照,似有几分《山有枢》“且以喜乐,且以永日”之境,便也诌几句,或能以赝乱真(一笑):

冬有雪,子有车马,且驰且驱;

......
[阅读全文]

昆曲之美,美过人生

09-12-23 01:00:34,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从知道青春版《牡丹亭》台北首演以来,我就一直在期待着观看现场演出的机会。不曾想,这一等,就是五年。终于一睹它的美,不是在江南,却是在北大的百年堂。

  尽管麦克风的扩音多少改变了一些人声的原味,大编制乐团也相异于一管曲笛几声板鼓的幽然气质;尽管区域灯光和暗场隔场背离了传统,“守旧”上的抽象画也稍嫌现代;我却从这个舞台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是沉淀了数百年的美,所以极致。

  那个声腔,因为行过了数百年,才会如此委婉;
  那声轻叹,因为穿越了数百年,才能如此缥缈,
  那个眼神,因为凝视了数百年,才会如此幽邃;
  那个身段,因为流转了数百年,才能如此优雅。
  ...... ......

  上本和中本的两场演出,加起来应该有六个小时,我几乎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舞台。除了有时必须扫一眼边上的字幕,我舍不得将视线须臾离开。我只想将台上生旦的端丽秀逸、俊雅风流尽收眼底,不想错过他们传递出的任何一丝细腻与深情。

  我很庆幸自己看的是五年后的第182和183场。经过了这些年的磨练,特别是舞台上的考验,沈丰英和俞玖林已非昔日可比。尤其沈丰英与师父张继青在唱腔和身段上已有几分神似。本来沈丰英在扮相上虽有典型苏州美女的先天优势,但略显小家碧玉之气,几年下来,从张继青身上学到了端雅和沉稳,身段已经颇具大家闺秀的气度。想来,张继青从“全福班”的老先生尤彩云那里继承来的台步、圆场的基本功,也让沈丰英深刻体会到了“脚底下踏实了,身段才不会走样”的戏台艺术真髓。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确,经典昆曲的戏台,无一刻不美。青春版的现场,若是不拿两位生旦师父的戏来比较,便觉得相当美了,所以看到那些我听得不多或未看过的片段,就觉得好得很。比如“拾画”这出独脚戏,我以前只听过俞振飞的录音,现在看俞玖林长达30分钟的表演,情采翩然,又用情真切,看得我直在心里叫好。而同样是30分钟的独脚戏“寻梦”,我就不可避免地要去联想和回味“张三梦”的缠绵悱恻和荡气回肠。记得电影版中那一声“寻来寻去都不见了”,加之以极端入戏的神情,看得我竟不知不觉落下泪来。在这样一种对照下,我对沈丰英的表演就不得不带着挑剔的目光。一直和人说,别人都是在“演”杜丽娘,唯张继青就“是”杜丽娘。张继青的嗓音又稳又圆,温婉柔媚中带着一丝清韧,尤其是她音域宽厚,在表现刚烈的窦娥时都能沉郁顿挫游刃有余,这是清脆柔美婉丽的沈丰英目前还难以企及的境界。

  也许是看了太多张继青的杜丽娘,以前我没有完整地看过青春版《牡丹亭》的DVD,虽然家里早就有。记不清从哪里看到过有人说白先勇的《牡丹亭》已经不是传统的昆曲了,所以事先有点担心舞美灯光之类的创新会破坏昆曲之美。此次在北大看了现场,我对白先勇的敬意又多了几分。白先勇到底不是张艺谋,他是被中国传统文化浸染很深的文学家(相信他坚持让两位青年演员遵照剧坛祖例对师父行跪拜礼不是什么噱头之举),是有东方美学情怀又不乏西方文化视野的文化贵族。尽管五年前的台北首演有乐队伴奏的过度改良,围墙与水池等舞台实景这些失败之举,但今天我在北大看到的青春版《牡丹亭》,基本上回到了“一桌两椅”的虚拟写意的传统舞台。昆曲的舞台最好是简净,因为它的美是要观者去细细品味的,它既在那些优美的文辞唱腔和身段中展现,也在观者的妙赏和想象中达成。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满园的春色,张继青只用一把折扇就将它点染得姹紫嫣红、风光旖旎。昆曲的含蓄蕴藉美如此,我看连青春版在舞台背景上打出一幅极简的“姹紫嫣红”抽象画都不及一个传统简单的“守旧”来得更具想象空间。曾看过上昆花大力气排演的《班昭》,舞台设计就很热闹,虽然视觉冲击力强,却失掉了昆曲的精致、典雅和想象。这也许是一种规律,但凡戏本身魅力不足,导演就更着意在舞台设计上做文章。

  在昆曲盛行的年代,我们曾有着令西方人惊叹和羡慕的对待财富的态度:“财富似乎没有给中国人带来扩张和征服的野心。他们彬彬有礼,富于文化修养,懂得享受生活,并把生活的每个细节都提升到艺术的高度。”(《利玛窦中国札记》) 然而随着昆曲的飘摇欲逝, “一种曾经属于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一种精神世界的满足与安宁”,也一起被我们遗忘了。

2009.12.22




=> 更多内容!

咖啡手记·蓝山

09-08-24 00:19:33,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今年差不多可称得上我的“蓝山咖啡”年了,短短几个月中,享受了来自各种渠道的蓝山咖啡豆。

  先是EMMA同学在回帖里提供了可靠信息,指点我如何在国内寻找真正的蓝山豆:“上海的珈露梦有从日本母公司直接转口的蓝山,他们的经理袁先生(也就是新浪上的Carmo)听说人很好,是位儒雅的老先生,茗禅哪天有机会可以试试。:)” 于是我和JY的沪苏行重大收获之一就是去了“珈露梦”咖啡店,并买下了两三天前的新烘焙的蓝山豆。当时我们试喝过店员手冲滴滤的一杯,JY同学当即决定把储豆罐里剩下的那些“蓝山”统统买下。现在看来,这决策还是很英明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