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去看《白罗衫》

16-01-30 05:10:40,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结构精简至极的《白罗衫》,一共只有四折戏:井遇、庵会、看状、诘父;六个有名字的角色:徐继祖、徐能、苏夫人、奶公、苏太夫人、苏云。看舞台,堂幕、桌帷、椅帔,再无更多装饰,可谓传统到家;看剧情,强烈的戏剧冲突,少之又少的角色(每出几乎只上场两人),复杂矛盾的人物心理,又似借自西方。

  曲终谢幕,我立在乐池栏边,与周围的观众一同热烈鼓掌,久久不愿散去。身着清俊小官生戏服的施夏明款款走上舞台,鞠躬,微笑,受花,领略着戏迷的狂热与膜拜。可是,我猜想此刻台下的欢呼和掌声无论怎样雷动,都敌不过他刚才置身戏中时的投入与迷狂——这是一种何等崇高的体验?你走进一个完美的剧情,不受打扰,心无旁骛地念白、做唱;你不再是施夏明,而成了风神俊朗、悲情壮美的小生徐继祖。你的貌令人心驰,你的哀令人神伤,你的痛令人断肠,你的悲令人喟叹。犹如阳光能使灯火黯然,施夏明今日之表演,使以往我看过的年轻一代的小生戏都陡然失色。他从师父石小梅身上学到的清刚之气,恰恰与这个角色高度吻合。

......
[阅读全文]

三百年基业,消于何年

16-01-02 09:38:13,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三百年基业,消于何年
              ——《1699桃花扇》与孔云亭


......
[阅读全文]

精华版《牡丹亭》

14-10-31 09:46:15,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汤显祖的《牡丹亭》,全本55折,如果毫不删减地演下来,估计起码得唱上三天三夜。家班名担堂会的时代早已不再,如今连看三晚的全本(上、中、下三本)青春版白牡丹都已成了奢侈。于是有了各种删节版的《牡丹亭》:号称全本的苏昆青春版白牡丹27折,中日版的玉牡丹(坂东玉三郎饰杜丽娘)6折(《游园》、《惊梦》、《写真》、《离魂》、《幽媾》、《回生),浙昆的厅堂版8折,还有江苏省昆的精华版13折。

  有幸看了诸多版本的《牡丹亭》,比较起来,省昆的精华版从“闺塾”演到“回生”,13折戏删选得的确很精到,兼顾了审美、生趣和情节。演员阵容也够得上“精华”:三位梅花奖得主石小梅、孔爱萍和李鸿良分别出演柳梦梅、杜丽娘和石道姑;连只有几分钟戏的郭驼都有昆净名家赵坚登场;春香和花郎,不管戏多戏少,演得都很到位。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 黄伟烘焙的Nekisse

13-07-27 13:44:12,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遇上好的咖啡豆,只要时间充裕,我总希望用手动磨豆机研磨。那摇柄缓缓转动、咖啡芳香四溢的片刻,颇有些“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的意境。在我看来,咖啡的干香,就是品赏咖啡的序曲,而有些好的咖啡干香,一旦闻过,就再也难以忘怀。黄伟先生烘焙的很多款咖啡豆,都能带给我这种强烈的感受。最近尝试了他烘焙的一款埃塞俄比亚的日晒豆Nekisse,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从豆子开袋到研磨成粉,从手冲滤泡到品饮,香气虽然一直在变化,但有一个气息,竟如游丝一般,贯穿了整个过程,它甚至蕴藏在滤纸里的咖啡渣中,久久不散。对于一个在咖啡馆里工作的人来说,每天的咖啡渣可谓堆积如山。这一回,我连咖啡渣也舍不得扔掉,而是用一个青瓷小碟晾着,准备像对待泡过的好茶叶底那样,留到第二天,闻冷香。

  如果说日晒的吉玛只是让我初识了日晒豆的味道,这款Nekisse才让我真正爱上了日晒豆。谁说日晒豆常常会有股土味呢?如果你喝过黄伟烘焙的Nekisse,你会感到阳光和原野的气息如此深刻地注入了豆子的骨髓,你将再也抹不掉有关日晒豆风味的记忆。

......
[阅读全文]

一期一会

13-03-29 13:57:05,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一期一会

                —— 兰韵·昆曲大师清唱会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 黄伟先生烘焙的瑰夏

13-03-09 11:59:56,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又一次喝到了葡萄酒般的咖啡。以前是一款烘焙得很好的肯尼亚AA,这回是黄伟先生3月1日烘焙的巴拿马瑰夏(Guisha)。

    新开包的豆子有着浓郁的奶油香。如果单凭嗅觉,我会想象着它们曾像白瓷浸釉一样,被放进奶油里滚过,待捞出,每颗豆子都被薄施了一层奶釉。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黄伟烘焙的危地马拉

12-10-16 14:21:36,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黄伟先生9月8日烘焙的危地马拉,这是我所见过的烘焙最浅的危地马拉豆子,几次手冲,因为有一些小小的变数,口感竟然迥然不同。

   第一次(时间约在烘焙后的一周左右):我用的是平常的粉量和水温,危地马拉竟然奇异地呈现了肯尼亚AA的风味:香气浓郁,那种明亮的酸给人印象尤深,但是口感略薄了一些。

......
[阅读全文]

昨日三更雨

12-09-13 07:16:22, 分类: 洞天清禄, 忙世人之所闲


    昨日三更雨,秋叶一身寒。

    木樨花在否,晨起卷帘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a89f401015uby.html#comment


良宵

12-08-07 07:07:39, 分类: 洞天清禄, 忙世人之所闲
    近日,有友寄来一袋澳大利亚山顶农园咖啡豆,不忍一人独享,约杨朱、江上于周日共品。

    江上携一册《清嘉録·桐橋倚棹録》登门,笑曰“吾不能书,唯借人之书送子。”江上是戏迷,闲谈间,我们同赏余叔言先生的《捉放曹》,张继青先生的《斩娥》之“滚绣球”,俞振飞先生的《琴挑》,《浣纱记·打围》之“醉太平”……待杨朱至,手磨手冲滴滤山顶农园咖啡。只可惜第一次试冲此品,咖啡粉量稍嫌不足,独特的酒香虽在,口感却不够醇厚。

......
[阅读全文]

咖啡手记 珈露梦咖啡店

12-06-04 05:43:46, 分类: 洞天清禄, 孔颜之乐在瓢饮
  我与天平路的缘分真不浅,这次去上海住的老房子,又是在天平路。三十年代的老屋,要说类型,却只能叫新式里弄。几日小住,我体会到的老上海风情,不仅在FAY的家里,也在附近密集的小街巷中。天平路的北端,数条小街在此交汇,呈星光状辐射开来,对于一个行色匆匆的旅者,望着这样的六岔路口,多少有点茫茫然。

  我要去的地方是湖南路,从天平路散步过去也不过是一刻钟的路程。湖南路9号甲是友人推荐的魯馬滋咖啡店——日文音译而来的店名,难怪念着挺拗口。这家咖啡店极小,除了窄窄的吧台,就只有临窗斜角处的一张咖啡桌了。这个临窗的位置很惬意,坐在这里可以静静地看街景;而窗内的咖啡桌和咖啡客,也吸引了行人的目光,成了这条小街最美丽的点缀。魯馬滋的咖啡豆都是资深烘焙师小野先生亲自烘焙的,可惜依我的口味大都烘得偏深了,虽然好些品种豆型看上去都很不错,堪称精选。在店里试了一下两日前才焙好的耶加雪菲,是老板娘手冲的,味道极淡,醇度几乎只有我平时手冲的四分之一,完全喝不出单品咖啡的风味与个性。本想在店里多买些咖啡豆,可因为试不出口感和品质,价格又比珈露梦咖啡店的贵了一倍,就只试买了100G耶加雪菲。于是念起珈露梦古北店的豆子了,那何不就此前往?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