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日记

15-12-15 05:35:11,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朝圣日记      
              ——惊心动魄的《指环》之旅


......
[阅读全文]

Pure Desmond 爵士四重奏

12-11-05 03:40:43,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多年来,广州这座城市,对我只意味着两个去处:一个是交易会的展馆,一个是星海音乐厅。在琶洲展馆忙忙碌碌了几天,临行前一天,查查打来电话,说晚上的一场爵士乐四重奏很有水准,邀我同看。

    一直只关注古典音乐会,不巧这些天一场都没碰上,本以为这次要带着遗憾与星海音乐厅擦肩而过了,没想到现在又和查查走在了二沙岛的滨江路上。晚风习习,江边流浪吉他手的歌声此起彼伏,二沙岛的夜色依旧迷人。看来我和星海音乐厅的缘分真不浅。不到星海,怎能辞别广州?

......
[阅读全文]

“演奏不是一个比赛,而是一场恋情”

11-06-27 08:12:39,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这个月,我在杭州大剧院听了两场音乐会。怎么说呢?我激动万分,又不知从何说起。我急切地想把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与朋友们分享,尽管,我知道文字在音乐的面前有多苍白无力。

  我坐在剧院里(感谢小白,我总能坐在最佳的聆听位置),感觉自己是在聆听某张唱片名盘,可我又说不出是记忆中的哪张。耳边宏大而层次丰富的音效,在真切地提醒我:这是现场!它来自眼前这个交响乐队——杨洋棒下的杭州爱乐!一场贝多芬,一场勃拉姆斯,都是熟悉的曲目,带着唱片记忆的挑剔,我依然被深深感动了。我喜欢杨洋版的贝多芬和勃拉姆斯交响曲,也喜欢杭爱的年轻乐手们演奏时投入的神情和姿态;甚至他们在开场前练琴时的那片嘈杂,也令我对他们的认真更有了一分好感。

......
[阅读全文]

重回1807

11-01-20 10:21:27,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1807年3月5日,贝多芬《科里奥兰序曲》(OP.62)、《G大调第四号钢琴协奏曲》(OP.58)和《降B大调第四号交响曲》(OP.60)在洛布科维茨亲王宫邸首演。

  2011年1月19日,这三首作品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再次奏响。这样的曲目编排,无疑令一场两百多年后的音乐会平添了一些不寻常和历史感。

......
[阅读全文]

Awake, Sweet Love

10-12-01 09:25:20,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我和古乐的缘分真不浅。我并不常来北京,却在两个月内听到了两场紫禁城古乐季的演出。上一次是Concerto Köln,这次是法国Les Arts Florissants。

  中山音乐堂的气氛自然最适合这种类型的演出。我尤其喜欢步入乐堂前的那个“引子”,如同入寺观朝圣,常需经头门、山门,由一条盘曲而上或林木森然之径引领你从“尘世”来到“净土”,去中山音乐堂听音乐会,每每古调未曾奏响,幽情已然萌生。

......
[阅读全文]

717雅集

10-07-23 03:43:34,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上个月去天一阁看馆藏古琴展的时候,我被一幅设色纸本扇面画给吸引住了:萧瑟秋日,有草舍隐于林,小溪清澈逶迤,溪上一桥,画中人怀琴正行于桥......这是近代诗人、画家郭兰祥的《携琴访友图》。疏淡的画面,携琴者潇逸前行的模样,令我对那间草舍的雅聚向往之至。数日后琴友吴钩来访,我还在回味这幅清微淡远的小画,禁不住叹道:古人的生活,是多么有诗意啊......吴钩却答:你要是哪天抱着你的琴到朋友家去弹上几曲,也不乏诗意啊!哪怕一路穿过的都是车马的喧嚣呢?

  这个夏日的傍晚,我真的抱着一张“仲尼”自西到东穿过大半个城市,来到了我们的雅集地:“飞鸟空间”。小药师选的地方,倒是真适合“不插电”的琴。“飞鸟空间”的二楼,地方不大不小,天花板及沙发的质地,还有一堵墙面的书橱,都让这个空间不经意地具备了准听音室的效果。我特意在不同位置试听了琴的声音,竟然非常的接近。以我之见,无需用扩音,该是对雅集起码的要求。想想上个月天一阁秦氏支词戏台的那场“天一夜宴”,极度夸张的电声完全毁掉了李禹贤、李祥霆、龚一诸高人的琴音雅韵。

......
[阅读全文]

TRIO BROZ 现场

09-12-02 05:47:39,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去看话剧《罗密欧和朱丽叶》意外的收获是买到了三天后的一场室内音乐会的票。海报立在逸夫剧院的大门口,意大利TRIO BROZ,曲目都还算偏冷门的,正中我意。本来我并不知道有这场演出。这一直是宁波的剧院和音乐厅比较恶劣的一点:很多古典音乐会,想看的人预先没有好的途径获得演出信息,尤其是没有曲目单。即便是宁波大剧院的网站也常常不列明音乐会的演出曲目,打广告的都是那些比较热门或时尚的演出。

  偏巧上海的辰云刚和我说起过这个TRIO BROZ,他们在东艺才演了一场《哥德堡变奏曲》。据辰云说这个现场三重奏版的“哥德堡”美不胜收(又听JY同学云,太阳老头儿居然有三重奏版的唱片。嘿,不愧为“巴洛克唱片专家”呵)。对我这个本来就偏好室内乐的人而言,这场音乐会是非常值得期待的:贝多芬D大调弦乐三重奏(OP.8),西贝柳斯G小调小夜曲(不知我记错了没有),舒伯特降B大调弦乐三重奏(D471,未完成,只有一个乐章),还有一个匈牙利作曲家的弦乐三重奏。这四首曲目,都是我以前没听过的。

......
[阅读全文]

邂逅大师和少年天才

09-11-13 04:44:01,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连续几年,交易会时去广州都遇不上好的音乐会,最好的一次也不过就是去年的“维也纳童声合唱团演唱会”。今年总算有机会邂逅了大师和天才少年,一连撞上了两场有水准的演出:

10月24日,阿什肯纳齐与悉尼交响乐团

......
[阅读全文]

维也纳童声合唱

08-10-29 11:29:09,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我到广州的第一天,正好也是维也纳童声合唱团2008亚洲巡演来到星海音乐厅的日子。事先早就联系好了查查,于是忙里偷闲竟然还能在看演出前和她在“荔枝湾”吃了顿味道极佳的粤菜。

  维也纳童声的“天使”之声自是纯净唯美的,但我更为期待的还是“天籁”回荡在星海音乐厅的效果。这也是我前些日子没有在宁波大剧院听他们演唱的一个原因吧。虽然我没有像查查那样听过数次维也纳童声合唱的现场,也感觉得出此次演出不能代表合唱团的最高水准。印象最深还是那个领唱的高个男孩,他独唱时的声音让我想起电影Les Choristes 里的Jean-Baptiste Maunier 。当然这只是一种情景的联想,我相信他的嗓音和技巧应该好过Maunier。可惜《放牛班的春天》这首没听到,记得宁波大剧院的节目单上是有这首的。查查说她连Maunier变声前的现场都看过了,难怪她一点遗憾都没有。唉,能在星海音乐厅谋个职位还真是让人羡慕,哪怕只是穿着工作服靠门边站着,至少想听的音乐会可以一场不落。

......
[阅读全文]

桂雨秋琴馆的“堂会”

07-07-29 00:06:58,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多年前在我这儿学中文和英文的两个学生,一个正就读厦大艺术系,一个即赴多伦多求学。三人本也难得一聚,就要天各一方,倒是又多了个相聚的理由。男生习钢琴多年,曾去法国在学生的文化交流活动中登台表演;而女孩奕轩则是从四岁多开始习小提琴,如今又成了专业学生。两人本可以搭一出极好的小提琴、钢琴奏鸣曲的,无奈家中钢琴被我冷落多时,连音也不准了。那就听听小提琴手的独奏吧。

  早听奕轩的父亲说她的琴价格不菲,却未曾想到竟是一把老琴。岁月的痕迹在琴上显现,又像是有很多的故事,在琴内深藏。

  到底是十多年天天琴不离手的人,不用热身,奕轩一上来就是帕格尼尼随想曲第九首。琴音奏响的一刻,平日里在这厅堂内妙音四射的我们的MBL系统,还有贴墙立着的数千张唱片,霎时间黯然失色。音符飘洒之时,芬芳四溢,色彩流动。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弓下的音色竟然如此充满阳刚之美;一个小小的共鸣琴体,声音竟然有着如此的力度和穿透性。之后演奏的是帕格尼尼随想曲第十二和二十,几曲奏罢,几位听众禁不住共赞:好琴,好音,好技术!




=>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