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博弈》连载二十八

07-03-06

Permalink 16:26:02, 分类: 政府采购

《黎明前的博弈》连载二十八

……
我开始播放《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乐曲,我们一起唱着: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
在若隐若现暗红的灯光下,伴随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温馨柔曼的慢四音乐,我们尽情地陶醉于这美妙的场景,慢慢地跳出了各式花样。在进进退退时,我垂眼瞥了一眼她的高耸饱满的胸脯,双峰和我的身体若即若离,此时她的双眼正紧盯着我的双眼,火辣辣。双方的眼睛对望出柔情蜜意,温柔缠绵,我感到自己身上有微微的颤栗,手心在渗着汗水,俩人彼此几乎都闻到了对方的呼吸!恰在此时,服务员敲门。我们会心相视一笑,都平静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服务小姐进来开始收拾餐桌。
“我是不是该送你回家了?已经十时了。” 我看了看时间说。
“没事!明天不上班,我出来的时候跟家里说了,今晚回去要晚一些。他们也知道我与你在一起。”她说道。
“我也想跟你多聊一会儿,再谈一些公司的事情。”说完,我接着对服务员说:
“小姐,给我们再来一壶热咖啡。” 服务员给我们换了壶咖啡后,可能是艳瑾刚学会跳舞,意犹未尽,兴趣极浓,而我好多年没跳了,运动了一会儿,感觉到特别累,就让她一个人表演,我在旁边指点,并给她播放了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她自娱自乐了片刻后,被流畅悠扬、梦幻般优柔的旋律深深地吸引,停住了脚步,与我一起都沉静陶醉在美妙的乐曲声中:……多瑙河畔,水波在缓缓轻柔地翻动,陶醉在大自然中的人们翩翩起舞,南阿尔卑斯山下的小姑娘们,穿着鹅绒舞裙在欢快地跳舞,春意盎然,沁人心脾,起伏、波浪式的旋律使人联想到多瑙河上无忧无虑荡舟情景,在疾风骤雨式的狂欢气氛之中,预示着黎明的到来……
听完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我们重新又播放了一次,欣赏这部经典作品各个片段所表现的意境,回顾了约翰•施特劳斯失败和成功的原因和背景,讨论了维也纳的音乐和奥地利的文化及其经济发展,说着说着,不知不觉,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奥地利的政府采购制度,又回到了刚才所谈的电子采购问题,艳瑾继续向我介绍她所了解的情况,她说:
“奥地利联邦政府2002年颁布了《采购合同授予法》,规范了电子逆向拍卖在政府采购中的使用。2004 年1 月29 日《波兰政府采购法》也明确规定了电子逆向拍卖的使用;就电子逆向拍卖对象的限制问题,尽管一些法律中规定了使用电子逆向拍卖的金额上限,但电子逆向拍卖的使用一般无需顾及采购的价值大小。更常见的是将电子逆向拍卖的使用限制在某些类型的采购。国际实践中一般趋势是将这一采购技术的使用限制在标准货物和一些简单的服务类型上。诸如燃料、标准信息技术设备、主要建筑材料等商品,都可以视为可以利用电子逆向拍卖进行采购的例子。根据奥地利2002 年《采购合同授予法》规定,电子逆向拍卖的适用限制在价值低于40,000 欧元的采购中,而依照《波兰政府采购法》的规定,电子逆向拍卖的适用限制设立了60,000欧元的上限。两个例子中将电子逆向拍卖的使用限制在低价值采购中,其原因之一是为了将这些交易的价值保持在标准以下以适用欧盟目前政府采购的各项指令。在奥地利、巴西、波兰等国家,电子逆向拍卖是一个单独的授标程序。在这些国家,可以在公开市场中对所有供应商(例如在巴西)或对少数预先选定或通过资格预审的供应商(例如在奥地利)进行电子逆向拍卖。”
“你知道,政府采购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环节是评标和授标。就你所知道的情况,在使用电子逆向拍卖的国家和地区,他们的评标和授标的标准究竟是依据什么?”我提出这一问题,是因为中国政府采购实践中,采购过程中的这两个环节是暗箱操作现象最为严重的,也是防不胜防的。
“就评标和授标的标准来说,有两类不同的制度:一类只考虑最低价格标准,另一类允许采用其他标准。在价格是授标中唯一允许采用的标准的制度中,例如在巴西、波兰等,还有中国的许多省市的政府采购中心,如《上海市政府采购网上竞价采购暂行办法》规定,在满足网上竞价采购项目的技术规格、性能和售后服务的前提下,按价格优先、信用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确定中标供应商,即最低价格中标。此外,在我国一些地方的政府采购中心,一些诸如能否提供高质量售后服务和完善技术保障等方面的要求,在供应商申请加入政府采购网上竞价采购时即加以评估和审核,不通过采购中心评估或审核将无法参加电子逆向拍卖,有些政府采购中心规定,在价格相同时还应考虑质量因素,信誉更好的供应商将被选为中标或成交供应商。与此相反,奥地利法律在价格标准之外还允许有其他授标标准。奥地利法律区分两类拍卖:简单的电子逆向拍卖,即价格是唯一的授标标准;其他类型的电子逆向拍卖,即根据对招标文件中确定的所有授标标准的评估,将合同授予技术上和价格上最有利的报盘。在后一类中,采购人将电子逆向拍卖所涉及的招标部分界定为任何变动都可以由数字或数量参数表示的招标部分。奥地利法律的规定意味着,所有涉及电子逆向拍卖的标准都必须在拍卖之前加以评估。在招标文件中,采购人说明了按其重要性排列的拟在数学公式中使用的所有授标标准。在电子逆向拍卖过程中,参加者的各自排名是根据使用该公式计算的分值来确定的。” 艳瑾的回答给我提供了非常有参考价值的思路,也为我后来在北京成立公司奠定了思想基础……
“在使用电子逆向拍卖过程中,是否也会存在着串通舞弊的现象?”我问道。
“这一方式与传统投标过程相比更易受投标人的串通行为影响,特别是在项目只涉及很少一些投标人或在同一组投标人反复参与投标的情况下。串通行为可被定义为一群投标供应商之间或者投标供应商与采购人之间明确或默认的用于限制竞争的安排。在电子逆向拍卖中,当采购人与供应商或者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投标供应商合谋操纵拍卖价格时,或当卖方使用空壳来发出虚假投标从而推动报价上升时,都有可能发生串通现象。其结果是,政府采购部门可能面临更高的价格,而合谋者将获得高于竞争价格的利润。”她回答。
“听了你今晚对电子逆向拍卖采购方式的介绍,我受益匪浅!你可否考虑开发一套这种采购方式的操作软件?” 从她的介绍,我获得了很大的启迪,觉得这块市场太大了,如果研发成功“电子逆向拍卖操作软件”,那么今后这块市场的前景非常乐观,可以作为我们未来业务开拓方向,从而也可结束我们招标公司寄人篱下的局面,我信心倍增。
“我也正在考虑,但凭我的技术水平和我个人的力量,不可能完成你的设想。”她说道。
“你先准备着,我们慢慢物色技术人员。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成功。”我信心百倍地说。
“但愿你美梦成真!”她真诚地祝福。
“有你的帮助,肯定没问题!”我发自内心地说,她灿烂一笑。
“喔,对了,我都忘了告诉你,省建设工程招标中心纪温倩主任昨天给你来过电话,我告诉她你们正在开庭,她说下周再与你联系,要来拜访你。”
“是纪温倩?”我纳闷地问,不敢确定是不是赵绪钱原来的女秘书。
“就是原来跟我姐夫在同一家公司的纪温倩。”她肯定地回答。
“好多年没有她的信息了,我印象中她自己搞了一家建设工程招标公司,怎么又跑到招标中心去当主任了。”我回忆道,可能是赵绪钱的原因,自从纪温倩离开我们原来的招标公司,我与她也就没有再联系了。虽然都在一个省城,但大家都各忙各的,赵绪钱从没告诉我她的情况,而我也不会主动去打听她。
“也许她有好几家公司吧,事业有成的人不可能就只有一家公司,况且她与省建设厅的私人关系又是非同寻常!”她含蓄地说。从她的口气来看,她可能知道纪温倩与建设厅副厅长的事情。
“也许是吧。等下个星期见面就知道了。”我说。
“省建设工程招标中心与我们招标公司有什么区别吗?”她问。
“不同小异!都是中介代理机构,但这种机构大多数依托政府职能部门,相对而言,生意比我们要好做些。”我简单地作了解释,接着给她分析介绍了全国各地名称各异的招投标中介机构。招标投标法实施后,为了提高建设工程交易的透明度,防止规避招标招投标法,弄虚作假,以及转包分包等违法行为,2002年1月,国家计委、建设部等部门推出了规范建筑市场秩序的一些举措,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建立有形建筑市场,许多省市都设立了工程招投标中介机构,成立了建设工程交易中心,为招标投标提供服务场所,但这些举措因招标投标法本身所存在的严重缺陷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政府采购法实施后,建设工程虽然纳入了政府采购法制轨道,但存在着严重冲突的两部法律,致使部委之间的权力之争和利益之争有恃无恐,从而导致建设工程的市场秩序更加混乱。
“我看过许多权威媒体报道,据说这些交易中心操作非常规范,各个业务部门都装有电脑摄像头,计算机监控招标投标的整个流程,评标专家一旦进入交易中心的评标室,他们随身携带的所有通讯工具都必须要由专人暂时保管,这样一来,交易中心就隔绝了评标专家与外界的即时联络,避免暗箱操作,从而保证采购结果的客观公正。对于这些报道,你怎么看待?”听了我的叙述后,她将自己近期所了解和掌握的一些信息与我进行了沟通,在介绍的同时,作为招投标的专业人员,似乎不太相信有关电视报纸的相关报道,她有些疑惑,为此,征求我的意见。
“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也注意到,我还专门到你所说的交易中心去考察过,电脑显示屏幕上记录了各个供应商投标的交易过程,录音摄像资料里记录了专家评标过程,表面上看起来他们的操作过程,各个环节的透明度比我们要高得多!可是,在没有法定监督的情况下,作为中介机构,他们也要赚钱谋利,正如你所存在的疑问,我也不相信新闻报道所做的表面文章。为此,我特意走访了许多投标供应商、中标供应商、落标供应商,询问、调查他们在交易中心交易过程中的实际情况,我所得到的信息与媒体所报道的情况截然不同!”说到这儿,我顿了顿,喝了口茶……
“是吗? 快说说看,都是怎么回事呀?”她满脸惊讶地问。
“在交易中心记录里面,招标的工程、货物和服务,或者中标供应商比较固定或者中标供应商与落标供应商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或者中标品牌相对稳定。为此,我疑虑重重,根据掌握的信息,通过各种关系,我与一些建筑工程公司、生产厂家进行了座谈,据他们介绍,他们在全国大的交易中心几乎都有互利互惠、互通有无的‘铁哥们’,由于存在着利益均沾,交易中心的招标文件都委托他们来制作,搞建筑的都有许多关联公司或者挂靠公司,生产某品牌的厂家也有许多的经销商或代理商,他们制作的招标文件通过交易中心发出后,投标供应商中标的一般都与制作招标文件的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存在着关联交易,不管哪家企业中标,他们都是最终利益受惠者。他们与交易中心的这种‘合作’,通常情况下,是不容易被监察、审计等监督部门发现,因为监督人员一般不懂他们与交易中心的操作流程和一些专业技能,中标结果还是掌握在交易中心主管人员的手中。有几家企业接受多家交易中心的委托,负责制作招标文件的技术部分,他们告诉我,招标采购对象的技术标准就取自他们公司,或者说,与他们公司的技术标准大同小异,他们在全国有200多家代理商和经销商,每次交易中心公开招标采购,他们都有几十家代理商或经销商参加投标,交易中心的电脑上显示招投标交易非常活跃,不管他们那家经销商或代理商中标,他们也不在乎哪家公司中标,但最终购买的都是他们公司生产的产品……”我还没说完,她忍不住就打断了我的话。
“这也太恐怖了!照这样看来,有些政府采购中心是否也会存在着这样的事情。” 她惊呼道,马上就联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我否定了她的疑虑。
“为什么呢?”她困惑地问。
“交易中心与政府采购中心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前者是营利性的中介机构,受生存法则制约,谋求更大的利润空间是他们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更为重要的是,交易中心的设立没有明确的法律根据,没有一部法律可以对他们进行有效的监督。没有约束的权力必然会导致腐败!而政府采购中心是依据政府采购法设立的,专门执行各级政府的采购任务,有严格的回避制度,不论是采购一方还是供应一方,与制作招标文件有利益冲突的必须回避,采购中心不是以获利作为目标,他们的所有采购行为都受到政府采购法的严格约束,倘若不遵守政府采购法的行为规范,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我从政府采购法的各个章节,逐一例举、阐述了法律对各级政府采购中心的限制和约束措施,她听后,表示赞同我的观点。
“我还听说交易中心都备有数千名的评标专家库,每次招标所需要的评标专家都是通过电脑随机抽取的,这样一来,就避免了专家与交易中心以及投标人串通一气的机会。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她问。
“交易中心的专家库与我们招标公司的专家库都是存在着类似的问题,尽管我们都有许多的评标专家,但具备某一类采购对象的专家数量还是很有限的,比如说勘察设计方面,我们通过搜索,在电脑专家库里也就十来个人,大家都比较熟悉。据我了解,交易中心某一类采购对象的评标专家都与某一类的投标供应商或者制作招标文件的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彼此之间也是存在着利益均沾的情况。所以,电脑随机抽取评标专家、评标现场进行录音摄像,也都会存在评标专家和评标过程被人为操纵的可能性。当然,相对于过去没有电脑、录音、摄像的情况来说要好一些。”我说道。
“那纪温倩找你是不是想与我们招标公司进行业务合作呢?”她问道。
“我估计可能是工程招标中出了什么问题,先不管她的事情。还有其他人来过电话吗?”我猜测地说,与此同时,想引开话题,避免说漏了嘴,让她知道纪温倩与赵绪钱的事情。
“还有省财政厅政府采购处给你来过电话,想请你作为他们的诉讼代理人。”她说。
“呵,我都快变成律师了!是财政厅当被告的案件吧?”我笑着说。
“对,就是与靖新医疗器械公司以及我们招标公司有关的行政诉讼案件。他们说下个星期三可能要开庭,让你提前准备一下。”她肯定地说。实际上,早在一个多月之前,我就知道艳瑾说的事情。当时,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了落标供应商诉省财政厅政府采购行政不作为案件。原告认为,省财政厅有法定的义务查处采购人省发改委、省卫生厅的违法采购行为。收到行政起诉状副本后,财政厅曾与我沟通过,拟由我作为他们的诉讼代理人。虽然这起行政诉讼中的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我们招标公司,但却与我们招标公司和我们的另一家公司即靖新医疗器械公司存在着直接的利益关联,且主要祸根还在于我们的两家公司,财政厅被推上被告席实际上也是很冤枉的事情。由于靖新医疗器械公司是我与发改委的家属沈恒博、许卫理共同创建,在他们两人的共同努力下,2004年9月,发改委、卫生厅将600台血气分析仪的招标采购项目委托我们招标公司来做。与往常合作方式不同的是,这笔单子不是郝继利处长与我个人之间的关系。依据沈恒博、许卫理与发改委领导的亲戚关系,根据他们的估计和要求,每台血气分析仪的最低投标报价可能在6万元,他们想让靖新医疗器械公司报价高一些,以每台血气分析仪8万元的进行投标报价,回扣分成办法是8万元与投标供应商最低报价之间的差额,如果靖新医疗器械公司报价能够中标,那么减掉投标供应商的最低报价,平均每台血气分析仪,他们可以赚取2万元,600台就能够赚取1200万元的利润。为了使这一目标实现起来天衣无缝,我们又找了一家陪标供应商,让这家公司每台报价9万元参加投标。这样一来,万一碰到落标供应商投诉,我们可以答复说,我们也不是最高价确定中标供应商,而是经过综合评审,选择最合适的中标供应商。按照君子协定,这次采购计划所赚取的巨额收益并非我和沈恒博、许卫理三个股东独吞,还须给付发改委、卫生厅相关的主管领导,而我们招标公司则是按正常的采购项目收取招标代理费。接受省发改委、卫生厅的共同委托后,招标公告在规定的时间内发出,四家投标供应商递交了投标文件。开标后,在所有投标供应商的投标报价中,靖新医疗器械公司报价最高,每台血气分析仪8万元,打官司的这家落标供应商投标报价最低,每台为56800元人民币。经过我们评标专家综合评审,靖新医疗器械公司为中标供应商。事后,我们招标公司、靖新医疗公司都兑现了当时的君子协定,每台8万元减掉原告投标报价每台人民币56800元,再乘以600台,差价款总计是1434万元,由我们的利益关系人共同进行了瓜分。但万万没有想到会引起行政诉讼,而且会成为国内外著名的政府采购行政诉讼案例。现在,省财政厅真的想让我作为诉讼代理人出席法庭,坐在被告的位置上进行应诉,我这不是咎由自取吗?不是在自食其果吗?我该怎么办呢?为什么我总是遭遇这样的尴尬的事情……
“我们该回家了吧,都已经十二点多了。” 艳瑾说道,她的提醒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看了看了墙壁上的挂钟,时间的确很晚了。
“好吧。我开车送你回去。”我无精打采地说。送她回家的路上,我没了刚来时候的兴趣,苦苦思索着下周该怎么面对原告的行政诉讼案件……


……
(待续)
-------作者:谷辽海

来源于:http://www.liaohai.com.cn
北京市辽海律师事务所

点击(1700) - 评分(210)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9944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沙发!
07-03-06 @ 18:44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谷辽海

http://www.liaohai.com.cn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