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2018-10-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之二:盟友篇

19-03-15

2018-10-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之二:盟友篇

09:14:12, 分类: default

以德法为支柱的老欧洲荒废武备的根源:

1991年苏联签署一系列解体协议,脱离前苏联的******国和处于华约控制之下的东欧国家,构成了一条以法德为支柱的老欧洲和俄罗斯的隔离带,处于隔离带的国家由北到南分别是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乌克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摩尔多瓦(就是电影“斯特凡大公”里的这个国家),1991年-1992年不属于华约的南斯拉夫联盟也相继解体,1999年科索沃战争北约打残了巴尔干半岛最具军事实力的瘦身版南联盟(塞尔维亚+黑山),并促使其再次分裂,由此和老欧洲接壤的直接军事存在全部消除。鸟尽弓藏,华约解体,从此老欧洲的军事科技发展和军事装备状况开始走下坡路,2011年利比亚战争暴露老欧洲武库备量太少,不足以应付一场突发的地缘战争,2014年乌克兰东部叛乱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反应出老欧洲锋芒不再,求战意志薄弱。由于不再迫切依赖美国军事力量的保护,法德开始在政治和经济上频频抵触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要让法德重整武备和求战意志,除非让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再次接触老欧洲的边境线,这至少需要美国解散北约,并撤离东欧的军事基地,这不可想象,东欧国家都希望美国驻军来制衡俄罗斯,这是个悖论,东欧越是安定,法德越是懒散,那还有什么方案能重整法德颓废的国家精神?


美国和英联邦组成美英联盟:

英国脱离欧盟后被法德主导的欧盟排挤打压,英国需要一个归属感和抗衡欧盟的力量,英国有个殖民时代宝贵的遗产就是英联邦,如果美国和英联邦组成另一个联盟,则可以压制欧盟的气焰。在英联邦中挑选加入美英联盟的国家,必须考虑带有欧洲血脉人口的占比、宪政精神法治状况,社会主流宗教信仰,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首批可供选择的国家也不多: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美国和加拿大达成USMCA协定,也是本段发表所等待的时机。美英联盟成立后首战立威的国家选择南非,南非白人的处境因为黑人执政者的歧视性政策而持续恶化,在南非的白人种族迫切需要一个庇护所,一种稳定的可预期的未来,而南非的军事力量不值一提,因此美英的军事力量可以在南非划出一个白人种族的自治州,并建立军事基地,这样联盟在非洲就有了一个立足点,而且由于白人自治州没有种族和宗教矛盾,政治稳定比较好管理,其地位类似中东的以色列。这个自治州不但是南非白人庇护所,也是全非洲白人的庇护所,可以逐步把非洲其他国家受到同样迫害的白人迁移过来,逐步增强自身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进而成为美英联邦不可缺的成员。美英联邦都是海权立国的国家,法律体系也属于海洋法系,不同于法德大陆国家,对全球地缘政治的视界要广于只在意经营自家的法德。


利用移民问题打击和瓦解法德建制派堡垒:

如果把法德主导的老欧洲看成第一基督世界,美英海权联盟可以看成是第二基督世界,第一基督世界目前被穆斯林病毒侵袭之中,第二基督世界看成是第一基督世界的备份和重启力量,忘掉腐朽的梵蒂冈和昏庸的老年教皇。由此美国和东欧国家的军事合作和存在有两个意义,一个明的意义是对俄罗斯的制衡,一个暗的意义是对老欧洲穆斯林势力崛起的监控和呼应欧洲右翼势力的发展,因为穆斯林高生育力和自我封闭拒绝同化的特征,预示穆斯林社群一旦在欧洲社会政党化,将在民主体制架构内爆发恐怖的政治力量,而欧洲主流社会政治正确的思维习惯使其即便面临危机依然固步自封应对迟缓。

法德接受难民人数最多,但法德的人口和经济体量也大,警察力量有一定的社会掌控力,所以最先爆发穆斯林危机的是欧盟中人口少福利高的国家,尤其是穆斯林一旦获得欧洲公民身份,凭借自由迁徙权可以策略性地聚集在人口少的国家从而获得颠覆性的政治力量,而潜伏在欧洲清真寺神秘的伊斯兰宗教力量可以统一策划和联络整个欧洲穆斯林的活动,因此穆斯林在欧洲的流动需要监控,穆斯林人口占到10%的欧洲国家极右翼政党需要扶持。

尽管欧洲政治风气右转,极右翼党派频频爆冷门挤入本国第二、第三位大党,但由于温和党派联合组阁,执政的依然是中右立场的政府,但不用担忧,因为中右立场的政府不可能彻底解决穆斯林问题,只会在自欺欺人的美好预期下拖延时间,而穆斯林人口占比问题会随着时间恶化。穆斯林拒绝同化只是表象,内在本质是其强大的组织能力,组织松散的穆斯林是可以被切割打散并同化的。由此美国在淡绿的东欧保持军事存在的意义在于,当欧洲小国爆发难以控制的穆斯林暴乱,只要这些国家向就近的美军基地提出邀请,美军可以参与平暴,而东欧国家在历史上一直是抵抗外教外族入侵的前线,驻扎东欧的美军基地安全性较高

一旦某个极右翼政党执政欧盟内的某个国家,就可以把本国穆斯林向法德迁徙,也可以让东欧国家把本国穆斯林迁徙到法德,只要法德的穆斯林聚集到一定比例,极右翼就有机会上台执政,法德建制派堡垒总有一天会垮台,美英联盟将成为二战后再次重整欧洲的力量,老欧洲和东欧在共同度过穆斯林危机之后将真正携手共进,原本老欧洲应该亲近脱离苏联的东欧,现在法德建制派却抛开整合欧洲的历史任务去亲近穆斯林移民,不合人性的政治正确终究是不合历史发展规律,最终错误的行为会被人性的力量纠正过来,

写于10月3日-10月4日

点击(66) - 评分(3)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