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2018-8-27如果川普总统遭到弹劾,米勒便是美国皇帝

18-08-27

2018-8-27如果川普总统遭到弹劾,米勒便是美国皇帝

14:19:31, 分类: default

(敬致:美国公民、美国大法官)

以下探讨的问题,无关特朗普的弹劾,而事关最根本公民权-选举权的地位。

美国历史上没有针对总统任期之外的不当行为进行弹劾
我查阅了美国历史上三起总统遭受弹劾(或者预估会被弹劾而辞职)的事件,可以归纳出一个最为根本的特征:就是全部都是针对总统任期内的不当行为进行弹劾。第17任总统约翰逊是因为任期内对南方黑人地位的保守立场而遭受弹劾(差一票失败);第37任总统尼克松是因为在任期内谋求连任竞选胜利而陷入水门事件、为避免弹劾而主动辞职;第42任总统克林顿是因为在任期内性丑闻而遭受弹劾(未通过)。

选民需要个性鲜明的总统和建制派需要一个恪守成规的总统之间的矛盾
参众两院议员在大选结束之后容易脱离选民成为服务于派系利益的官僚机构,一个执政党派或者一个总统在白宫当政日子一长,白宫也会成为一个丧失活力的官僚机构。而要构筑白宫和选民之间紧密的联系,新总统上任初期借选举余威,往往会有大跨度的人事改革举措,新总统和旧官僚体系的矛盾由此产生,川普领导的白宫至今没有满额的核心团队便是参众两院不满的体现,你裁我的人我也不让你的人上任。旧官僚可以是一种跨部门跨党派违背三权分立的人脉联合,目的是维持原有的政治格局和按照原有的惯例运作,也叫建制派。那种流传甚广的“参众两院和检查机构可以调教并抹去总统自身个性”的言论,就是建制派最好的诠释,但这是一种消极的政治立场,总统同化为官僚,个性无法施展,被抛弃的是迫切需要政府兑现竞选承诺的选民,自私而懦弱的总统才甘心被同化。

川普是如何招致通俄门调查的?
肯尼迪被暗杀之前,曾想让美军脱离南北越战争,并为这一目的进行了白宫权力的重组,其中也包括消弱CIA的权力并设立委员会就猪湾事件高强度调查CIA;川普是如何招致通俄门调查的?是因为川普想和俄罗斯改善关系,同时希望对CIA瘦身,从而引发CIA的反弹,并借通俄门事件来和川普作长期缠斗,从精神意志和公众形象两方面打击川普。历来美国总统和CIA的关系是既有依赖又有堤防,CIA的人脉关系渗透军方、司法部、参众两院,具有颠覆总统的力量。

特别检察官米勒对通俄门的调查是否公正?
对通俄门的调查,是针对川普个人还是针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这个事件?如果是针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件,那为何不对竞选双方团队展开同样的调查?作为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如果真有干预美国大选的计划,对川普和希拉里两方竞选团队同时撒网岂不是更加保险?如果还隐藏一条希拉里和俄罗斯的通道呢?那通俄门将继续存在于美国大选之中。另外如果和美国敌对的国家有意愿干预美国大选,为何只有孤立的一个通俄门?从米勒调查的手段看,他并没有通俄门直接的证据,于是采取一种迂回的战术,先调查川普竞选团队人员通俄门以外的污点,再以减刑和豁免来作为交换,以获取川普团队反戈和指证川普本人,同时借助主流媒体大肆释放误导性消息反复炒作,让选民把嫌疑误认为事实。

特别检察官米勒如何挑战选举权?
美国大选是选民和总统之间最直接的要价和承诺,副总统作为竞选配角没有存在感,宪法规定:总统任期内因为某些原因不能继续履职则由副总统接任,这是一种维持政治运转的应急安排,但不是完美的安排,竞选时副总统和选民互动甚少,几乎没有什么承诺,副总统在任期内的执政会因为缺乏竞选承诺的激励而趋于平凡,因此弹劾总统是等同抹掉一次选举的尴尬事件,事实上弹劾没有成功先例,而在总统任期内对总统任期之外的不当行为发起弹劾,更是一种违反政治常理的行为。

特别检察官米勒对通俄门调查最令人担心的问题是,他调查的是川普总统上任之前的事件,米勒第一目标是引发参众两院对川普弹劾(大概率失败),第二目标是借助弹劾的话题来离间选民和总统,从而影响美国中期选举,这是反川普政治联盟借助米勒之手所追求的效果。然而川普在总统任期内没有重大过错,如果米勒成功引发弹劾,意味总统和选民之间的利益联结将被切断,也就是选举的意义将受到大幅消弱。更为糟糕的是,米勒设想中的结局如果实现,这种手法也可以被反过来加以利用:在竞选总统时,司法机构对总统竞选者过往不当行为的调查引而不发,而在竞选者当选总统后,视总统决策是否符合自身利益(或者自身所处利益集团的利益)来决定是否继续调查,这种服务于政治利益的灵活安排,事实上把司法权公权私用,挑战了庄严的公民选举权。因此参众两院不该对总统任期之外的行为发起弹劾,这等同和选举权开战,而司法部门在选举过程中对候选人过往不当行为审查并公布成果是对选举负责,在总统任期对总统任期之前的不当行为审查则是对选举的挑战,所以总统天然拥有司法豁免权,而把对总统的审判交给参众两院,但是参众两院和司法部门有勾结呢?总统只能求助于公共舆论,而如果主流媒体也被总统的政治对手控制,那就是马克吐温《竞选州长》里的结局,感谢互联网让可怜的川普总统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机会,互联网保留了个性总统的生存权,官僚化的建制派一定对互联网深恶痛绝,因此互联网中的信息平台也成了通俄门调查中的攻击对象,看似碎片化的事件背后都有共同的联系。

指向川普的通俄门如同射向肯尼迪的魔术子弹,幕后操纵者都希望把不可能解释成可能。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引发之时便是米勒成为美国皇帝之时。而作为可能面临世界冷战格局的川普,需要借助CIA强大的情报能力,因此和CIA达成和解来换取白宫和俄罗斯的缓和立场,有利于美国团结并应对未来强有力的对手。


qq老群已封,新开全球经济战略研究复生群152399976

点击(81) - 评分(6)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