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2018-08-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

18-08-03

2018-08-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

20:57:41, 分类: default

美国领导北约打赢上个世纪同华约的冷战,这和基辛格1971年访华构建联中制苏战略有一定的关系,在地缘政治中,较弱的一方会寻求建立多边关系以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招金正恩玩得得心应手。同样在苏联解体之后,美中俄之间中俄综合国力换了排位,基辛格再次提出联俄制中是符合逻辑的,其原因是美国军事战略性收缩是受到美联储缩表牵引,而欧盟的军事科技和战备水平和美国的差距相较80年代有所扩大,柏林墙垮塌之后欧洲诸国战斗意志松懈,军备升级缓慢,北约面对俄罗斯蚕食东欧应对平庸乏力,遇上欧洲猪队友美国在这个时代根本无法同时有效对抗中俄,所以川普上台后谋求于俄罗斯缓和政治关系是必然的外交进程。但川普企图拉近美俄关系的企图,屡屡被美国参众两院阻挠,自从川普入住白宫,一遇上俄罗斯的问题,美国参众议员智商就掉得如同白痴,我从来就不会去考虑通俄门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联俄不是白宫和国会角力问题,不是报复和反击的个人情绪问题,而是美国未来地缘政治布局问题,如果不能大幅度降低战争费用,美国即便和其他国家有军事科技代差,也无财力同时支撑两场地缘战争,目标完成率和财力正相关,而能降低战争成本的杀人智能在军事上运用又遇到道德困境和阻力,美国和俄罗斯维持对抗,笑的是中国。

美国国会和白宫在争持中浪费时间,由此我自己曾经设想找个美俄逐步走向亲善的突破口,比如让美国天主教、基督教团体和俄罗斯的东正教团体先期接触,以宣扬美俄在宗教传承上同源性,从而增加认同感,同期中国却把教堂和超越一定高度的十字架当违章建筑来拆,以如此反差的宗教境遇来软化国会对俄立场、强化国会对中立场。这个策略也和川普的个性吻合,川普本身像个时空穿越到近代的十字军团骑士,相对于只会替人洗脚的现任梵蒂冈教皇,川普更加适合在多难时代中的迷失者追随,软弱的教皇对中国狂拆基督教教堂,却让清真寺不断扩张的现状毫无应对之力,信仰脱离力量不过是个拥有鲜艳表象的肥皂泡。但我这种基于循序渐进改善美俄关系的设想远远比不上川普回马一枪来得惊世骇俗。18年7月16日,俄(普京)、美(川普)两国领导人在赫尔辛基举行的会晤,此次会晤其实被美国的敌意氛围笼罩,因为7月13日美国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刚起诉了12名据说干预美国大选的俄罗斯情报官员,在会晤中川普措辞之大胆令人吃惊,经历一年多被国会压制,川普首次强势挑战国会的反俄罗斯立场,为何有这种突如其来转变?

俄罗斯的中东筹码
叙利亚内战到了尾声,美国的收获是在叙境内建立了13个军事基地(Tabaqah和Al Tanf最大),由点到线链式分布,起作用是交通控制,火力支援,情报搜集,军事培训,南面策应以色列,西北面牵制土耳其扩张,东面横刀截断什叶派新月地带,消弱伊朗对叙利亚的渗透。同期,川普上台后美国增兵阿富汗基地挽救政府军颓势,意图以打促谈,建立阿富汗政府军和塔利班的和解途径。而要维持海外军事基地的长期高效运转,可靠的后勤保障是基础,中东军事补给线由以色列、约旦、伊拉克为中坚,美国于此三国关系都经历长期合作而相对可靠,中东交织着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宗教矛盾,因此为了后勤保障畅通和避免陷入不必要的冲突和消耗,美国官方口径上没有明显偏袒什叶派和逊尼派之中任何一派的外交辞令,打击的借口也往往是恐怖主义。相对于中东,阿富汗三条后勤保障线十分复杂而且脆弱:巴基斯坦地面交通线承担50%运量,因此美国也不可能在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有所偏向,刚赢得巴基斯坦大选的正义运动党领导人伊姆兰·汗其对美立场需要持续关注;起于格鲁吉亚波蒂港口的北方配送网络承担30%运量,刻意绕过中立国土库曼斯坦和俄罗斯国境,但依然处于俄罗斯所能影响的势力范围内;剩下空运输送承担20%运量。在叙利亚为政府军作战的伊朗武装、阿富汗美军后勤保障线通过的中亚各国,越来越彪悍活跃的塔利班,都是俄罗斯展现自己地缘政治价值的博弈筹码。

以色列牵制了美国地缘战略的自由度
以色列和英法德为核心的老欧洲历史上关系一般:英国二战后曾经拒绝以色列建国,和支持以色列建国的美国闹不小的矛盾,最后在美国减少战后重建资金的威胁下屈服,现在英国对以色列的支持体现在出售轻武器上;戴高乐曾经指责以色列情报部门卷入法国政治并断绝了幻影战机的供应,直接导致了摩萨德盗取幻影图纸的经典谍战,现在法国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走中线立场,既反对以色列迁都耶路撒冷又支持修改伊朗核协议;德国对以色列有历史负罪感,由于德国是二战战败国,因此对以色列的援助也仅仅限于经济投资和战后赔偿,德以之间间接性质的军事交流培训是双边政治极限了;在地缘政治中全方位无条件高烈度支持以色列唯美国莫属,于是以色列的境遇变迁左右了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上半年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是个形式重于内容的轻事件,以色列安全问题才是重事件,目前看来叙利亚内战最热火的时期,恰恰是以色列最安全的时期,中东各方势力都没有特别关注以色列,叙利亚内战进入尾声,俄罗斯军事力量虽然撤离叙利亚,却在叙利亚境内留下了伊朗武装作为自己的代理人来制衡美以,俄罗斯依然掌控叙利亚地缘政治的部分主导权,以色列需要美俄关系有所突破性进展,以便和俄罗斯协调对叙境内伊朗武装的立场,如果以色列安全问题恶化,美国被迫突袭伊朗核设施,战争规模在空间跨度上将不可控制。时至今日,全球都知道美国在以色列问题上会丧失决策的灵活性,至少俄中都知道伊朗对自己一方筹码的重要性,所以会全力保伊朗,不能明保也会暗地里输送援助,特别是中国,以色列安全威胁将使美国的战略重点和军事力量无法由中东转移到东亚,从而再次让中国获得类似小布什和奥巴马时代的宽松发展环境积累美元储备。

克里米亚问题处置的政治正确阻止了美俄和解
美国国务院7月25日的发布《克里米亚宣言》,完全激怒普京,冲销了7月16日普京和川普会晤取得的进展。克里米亚问题是两军对峙勇者胜的勇气问题,俄罗斯是冒着和北约直接发生武装冲突的风险拿下克里米亚,当时,北约没有直接参与军事反击,也没有马上接纳乌克兰进入北约,从而让收复克里米亚的行为成为北约的军事行动,这点来看本身就是怯懦,在行动上已经承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事实,其后乌克兰因为是否加入北约而发生东部叛乱,北约也仅仅是间接性的在军事物资和军事培训上援助乌克兰,而没有直接参与针对乌克兰东部的平叛,如果北约直接组成联军对乌克兰东部平叛,才可以看作是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对等的军事行动,所以克里米亚是俄罗斯风险投资,北约惧战让俄罗斯获得收益,高风险高收益。其后欧美对俄罗斯展开经济制裁,却由于中国对俄国的美元援助加经贸合作而化解,同期欧盟也没有终止对俄罗斯天然气购买,甚至冷战时期欧州一直对前苏联天然气有所依赖,有中国庞大的美元储备、有欧洲对天然气的依赖(欧盟41%天然气依赖俄罗斯),俄罗斯还怕什么呢?17年12月19日联合国决议把克里米亚定性为侵占,但是收复克里米亚的联军在哪里?名义上定性为实际行动作铺垫,没行动就毫无价值,哪怕是政治正确,价值却是一分不值。由此你可以看美国国会荒唐的地方,一方面抛出根本不能付诸行动的克里米亚宣言,一方面通过了中国受惠份额近50%的综合关税议案,帮助中国积累美元储备,自相矛盾,中国叫小骂大帮忙。

东亚雷声大雨点小
美国在环太平洋军演中把两艘大吨位靶舰想象成中国航母来练习立体攻击,警示中国挑衅美国太平洋控制权和攻击美国东亚盟友必败,中国则继续在南海我行我素扩建岛礁,还不时集结50艘规模的舰艇编队游荡于海峡区域,两者角力谁优谁劣。历来两军对垒,谁先出击谁就占据战术主动,从德国机械化闪电战、前苏联的武装直升机集群、到美国超视距导弹首轮精确打击无不体现这一精神,但东亚我们看到的只是双方划地盘亮肌肉,然后就没有下文了,大家纯粹无聊拖时间。但中国不断扩建的南海岛礁已经成为越来越强大的综合军事平台,美国除了进入岛礁12海里宣示一下国际航道通行权,也无计可施,南海博弈和奥巴马时代没有什么本质的突破,南海岛礁问题如果不战拖延中国得分。至于中国那种下饺子一样的造舰艇,名义上是为了收复台湾,其实是一种吓阻战术,吓阻台独,中国脆弱的财政收支根本无法支撑一场地缘战争,中国的维稳支出已经超越军费并继续增长,台海战争将让中国预算收支错乱,陷入内外两线作战不可自拔;而台海是日本生命线,日美有安保条约,因此大概率会把日本、美国拖入其中,战争进程更加不可预测,加上台海战争必然带来完全的经济制裁和封锁,没钱挣基层统治的基石就垮台了,现在中国体制运转都是看在钱的份上,和精神理想不相干,在中国爱国是一种秀一种工作,都是为了钱,爱国爱得最厉害的跑得也越快,所以即便台湾独立台海也无战事,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是第一要务,其他都是小事,所以中美在东亚军事对决,依然是勇者进怯者退,目前中美都在玩军事秀,双方小摩擦不断,表面看很进取有点火药味,其实是用来掩盖惧战。

大陆图谋台湾用计长远
中国对付台湾另外有长期计谋,通过逐步把大陆女人嫁入台湾来影响下一代政治立场;如果嫌一代成长的时间太长,也可以让这些女人以自身鲜明的身份特征来组成台湾政治社团(比如中华生产党,其实叫大陆娘子军更好)以图影响台湾政局,如果蓝绿本土阵营势均力敌,大陆娘子军这些关键少数派就能决定政治选举结局;对于渴望财富的台商,则以大陆的市场来拉拢,尤其是同乡会,黄埔校友,上代亡下代也可以拉关系,先经贸往来后政治统战;蒋经国孙子蒋万安违背祖父30年遗愿从政,难道背后没有大陆统战的影子?绿营未来不占票仓优势。但是我倒是不担心大陆和台湾会统一,和朝鲜半岛统一一样不可能,因为南韩和台湾社会都有一个脱离威权政治不久的后遗症,就是爱在政治上闹腾,屡屡把前任总统送进监狱,这是一种新生民主社会的精神宣泄症,你要让韩国和台湾服从威权基本毫无可能,这意味着,真要武统台湾岛内会跳出党争同仇敌忾,即便能占领台湾,恐怕比美国改造伊拉克更加难,把民主体制逆向调教成威权体制遇到的反弹更大,因为反人性,同时东亚还缺乏类似伊斯兰教那种具有几百年历史的洗脑工具。

朝鲜半岛依然是东亚最可能爆发战争的热点地区
朝鲜在多边关系中谋取利益,但是有主次之分,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决定金正恩王朝的覆灭,因此美朝关系是生死关系、是第一性关系;朝鲜需要从中国能获取能源和基础经济物资援助,因此中朝关系是活得好不好的关系、是第二性关系。所以自始至终金正恩外交顺序是先和美国在核武问题上谋求缓和,然后再问中国要金援。但是朝鲜能不能实质性弃核?他也在等,等美国中期选举的结局,如果共和党获得中期选举胜利,朝鲜再认真和特朗普就弃核问题讨价还价谈价码。,在这之前,朝鲜归还55具美军遗骸是个仅次于弃核的大礼,对特朗普而言是个有价值的宣传资本,估计在中期选举有结果之前特朗普也不会强压朝鲜弃核,因为和朝鲜弃核谈判需要有能不惜发动针对核设施和核武发射平台攻击的筹码,这要看共和党是否在中期选举之后还能控制参众两院。弃核谈判一旦失败,美国可能从海空打击朝鲜核设施和军事目标,但不会在地面上和朝鲜军事力量有所接触,事先会先撤离驻韩美军至日本各个基地,因为韩国目前亲美反美的势力各占50%,本届韩国总统文在寅也不亲美而亲朝,美军和韩军在地面上联合作战,有可能陷入比南北越战争更加糟糕的状况。朝鲜受到攻击,他也只能报复韩国,文在寅以孤立的韩军独立抵抗朝鲜,局势一旦不利或者经济设施和生活设施受到持续攻击,韩国爱折腾的群众又要运动倒阁了,这个时候美军重回韩国就比较有利。文在寅以权斗为目的大力改组国防部等军事部门,韩国临战能力应该有一定的折损,未来一段时间正好是韩国国防的脆弱期,给他一点苦头也是让人高兴的事。如果朝鲜半岛爆发冲突,中国东北主要面临投资撤离和难民治安问题。

大国对抗,战争的成本越来越高、直接军事冲突的几率越来越难,大都以代理人配合地缘政治特征来进行博弈,因此经济围困逐步取代军事冲突成为大国之间的主要博弈模式,一国财政是统筹规划的,人们往往过于算计经济战的损失而忽略了战争经费的节省。如果川普因为国会后院起火而无功而返,其后果是美国后任的历届总统将以川普为教训,失去个人进取心而恢复走奥巴马平庸的道路,因为未来也少有总统能比川普更加坚韧。这点可以从中国朱镕基的政治生涯上获得证明,朱镕基因为既得利益者排挤少任一届总理提早退出实权圈,随后中国官场再难出一个具有理想主义特征的改革者,大小官员全部趋向平庸混任期,谁也不会去得罪背后家族关系错综复杂的影子政府。

写于7月25-8月4日

点击(91) - 评分(1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