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三月 2019

19-03-15

2018-10-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之二:盟友篇

09:14:12, 分类: default

以德法为支柱的老欧洲荒废武备的根源:

1991年苏联签署一系列解体协议,脱离前苏联的******国和处于华约控制之下的东欧国家,构成了一条以法德为支柱的老欧洲和俄罗斯的隔离带,处于隔离带的国家由北到南分别是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乌克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摩尔多瓦(就是电影“斯特凡大公”里的这个国家),1991年-1992年不属于华约的南斯拉夫联盟也相继解体,1999年科索沃战争北约打残了巴尔干半岛最具军事实力的瘦身版南联盟(塞尔维亚+黑山),并促使其再次分裂,由此和老欧洲接壤的直接军事存在全部消除。鸟尽弓藏,华约解体,从此老欧洲的军事科技发展和军事装备状况开始走下坡路,2011年利比亚战争暴露老欧洲武库备量太少,不足以应付一场突发的地缘战争,2014年乌克兰东部叛乱和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反应出老欧洲锋芒不再,求战意志薄弱。由于不再迫切依赖美国军事力量的保护,法德开始在政治和经济上频频抵触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要让法德重整武备和求战意志,除非让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再次接触老欧洲的边境线,这至少需要美国解散北约,并撤离东欧的军事基地,这不可想象,东欧国家都希望美国驻军来制衡俄罗斯,这是个悖论,东欧越是安定,法德越是懒散,那还有什么方案能重整法德颓废的国家精神?

......
[阅读全文]

点击(453) - 评分(15)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9-03-08

2019-03-08中美贸易战续篇(国师版)

19:04:33, 分类: default

自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在现有的全球政治和经济体制结构之下,跨国资本按照生产要素成本变迁和最优来布局,经历了中国-东南亚-印度的梯次流动和重组,产业链的产出效率已经最大化,经济已经到了巅峰,而遗留的最大问题是,全球三大经济体(美国、欧洲、中国)的货币当局都没有办法退出货币宽松,量化货币政策正在常态化而失去周期性,周期性不明显说明经济没有筑底修复,延续货币宽松对冲经济结构缺陷的老路。如果这是合理的,金融货币学则失去学术意义,如果这是不合理的,显示一场由杠杆率恶化引发的经济危机就在前面。

苏联、南联盟相继解体后,欧美在地缘政治和经济领域开始全面乐观,并接纳一个具有极大人口红利的中国进入全球贸易体系,但却忽略了两个关键的政治要素,中国拥有价值观和欧美完全对立的政治体制和核武,因此随着中国经济体量增长,同中国在国际规则问题的博弈也越来越难。相对现在的中国,鸦片战争之后的晚清是个极具潜力的社会,他的潜力在于中国和列强在军事科技上的悬殊差异,以至于无法阻挡欧美政治思想和经济规则的外部植入,从这点来看,核武是个早产儿,常规战争的残酷性,远远比不上核武安静地扼杀希望更加令人绝望。任何协议都需要高于缔约者本身违约能力之上的武力来维护,现在的世界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剩下,协议的维持仅仅是各方利益得失的权衡(智猪博弈)而非贸易规则之下的对等互惠,全球经济结构扭曲是必然的。

......
[阅读全文]

点击(391) - 评分(18)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