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八月 2018

18-08-27

2018-8-27如果川普总统遭到弹劾,米勒便是美国皇帝

14:19:31, 分类: default

(敬致:美国公民、美国大法官)

以下探讨的问题,无关特朗普的弹劾,而事关最根本公民权-选举权的地位。

......
[阅读全文]

点击(672) - 评分(3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8-08-03

2018-08-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

20:57:41, 分类: default

美国领导北约打赢上个世纪同华约的冷战,这和基辛格1971年访华构建联中制苏战略有一定的关系,在地缘政治中,较弱的一方会寻求建立多边关系以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招金正恩玩得得心应手。同样在苏联解体之后,美中俄之间中俄综合国力换了排位,基辛格再次提出联俄制中是符合逻辑的,其原因是美国军事战略性收缩是受到美联储缩表牵引,而欧盟的军事科技和战备水平和美国的差距相较80年代有所扩大,柏林墙垮塌之后欧洲诸国战斗意志松懈,军备升级缓慢,北约面对俄罗斯蚕食东欧应对平庸乏力,遇上欧洲猪队友美国在这个时代根本无法同时有效对抗中俄,所以川普上台后谋求于俄罗斯缓和政治关系是必然的外交进程。但川普企图拉近美俄关系的企图,屡屡被美国参众两院阻挠,自从川普入住白宫,一遇上俄罗斯的问题,美国参众议员智商就掉得如同白痴,我从来就不会去考虑通俄门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联俄不是白宫和国会角力问题,不是报复和反击的个人情绪问题,而是美国未来地缘政治布局问题,如果不能大幅度降低战争费用,美国即便和其他国家有军事科技代差,也无财力同时支撑两场地缘战争,目标完成率和财力正相关,而能降低战争成本的杀人智能在军事上运用又遇到道德困境和阻力,美国和俄罗斯维持对抗,笑的是中国。

美国国会和白宫在争持中浪费时间,由此我自己曾经设想找个美俄逐步走向亲善的突破口,比如让美国天主教、基督教团体和俄罗斯的东正教团体先期接触,以宣扬美俄在宗教传承上同源性,从而增加认同感,同期中国却把教堂和超越一定高度的十字架当违章建筑来拆,以如此反差的宗教境遇来软化国会对俄立场、强化国会对中立场。这个策略也和川普的个性吻合,川普本身像个时空穿越到近代的十字军团骑士,相对于只会替人洗脚的现任梵蒂冈教皇,川普更加适合在多难时代中的迷失者追随,软弱的教皇对中国狂拆基督教教堂,却让清真寺不断扩张的现状毫无应对之力,信仰脱离力量不过是个拥有鲜艳表象的肥皂泡。但我这种基于循序渐进改善美俄关系的设想远远比不上川普回马一枪来得惊世骇俗。18年7月16日,俄(普京)、美(川普)两国领导人在赫尔辛基举行的会晤,此次会晤其实被美国的敌意氛围笼罩,因为7月13日美国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刚起诉了12名据说干预美国大选的俄罗斯情报官员,在会晤中川普措辞之大胆令人吃惊,经历一年多被国会压制,川普首次强势挑战国会的反俄罗斯立场,为何有这种突如其来转变?

......
[阅读全文]

点击(405) - 评分(24)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