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一月 2017

17-01-14

17年开篇:由帕累托改进看逆全球化

22:42:59, 分类: default

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也称为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帕累托最优状态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进的余地;换句话说,帕累托改进是达到帕累托最优的路径和方法。 帕累托最优是公平与效率的“理想王国”。【摘自百度百科】。这段文字表达逻辑十分精炼清晰,咬文嚼字往往是定义的美学,所以在文章开头给予原文摘录。帕累托最优是一个理论标尺,所以我很赞同给帕累托最优理论和共产主义社会理论同样的称号--“理想王国”,只有我们知道了什么是理想的,才能知道什么是不理想的,这样才能把握改进的方式和方向,因此重点问题不在帕累托最优这个形而上学的理论标尺,而是方法论“帕累托改进”,如果一个现实的国际贸易问题无法改进,原有经济和政治格局势必需要重组,政治博弈过程往往交织着军事博弈,因而是激烈且不可预期的,如果一个经济问题在经济学领域无法解决,那必然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政治斗争的终极表现是军事斗争,军事斗争可以是小规模的地缘冲突,也可能上升为再回冷战。

从2000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速和总量来看,中国是促其变化最大的因素。加入WTO以来,中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从2000年的3.93万亿元,扩张到2015年的24.57万亿元,增长6.3倍,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同期全球贸易进出口总额由2000年的13.18万亿美元扩张到2015年的33.25万亿美元,增长2.5倍。从这个总量数据上看,尽管中国在贸易结构上对其他国家份额有挤压,总体对全球贸易促进还是挺大的是不是?其实蒸汽革命对经济刺激也挺大,中国以其相对发达国家低廉得多的生产要素价格,参与到国际贸易竞争中去,其推动作用无异于爆发一次蒸汽革命,但经济循环可持续力的观察不是针对总量,看总量数据你无法预见经济拐头的内在矛盾,物理上趋势不看速度看加速度,速度是表象,体现政治经济领域诸多正负面矛盾的合力,才能决定未来经济趋势,在经济史上倍受推崇的蒸汽革命,营造经济繁荣之下推动的恰恰是无产阶级革命和世界大战。世界贸易组织(WTO)近日发布的《世界贸易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全球贸易一直呈现疲态,2015年全球贸易总量缓慢增长2.7%,与全球GDP增速(2.4%)基本持平,面对现行全球贸易模式来说,既成事实是我们遇到了增长难题,从以下两个方面看经济前景则更加糟糕。一个是重要的经济动力指标“全球债务总额”:全球债务额在2000年为87万亿美元,在2007年已达142万亿美元,这当然是中国加入WTO后全球产业链重组并扩张所致,次贷危机后各国量化宽松又把债务推到2014年第二季度的199万亿美元水平,到2016年前三季度达到217万亿美元,2016年全球债务占GDP比重达到325%以上;一个是重要的政治风向:国际贸易常年逆差的经济体,逆全球化浪潮和民粹势力异军突起。“善于”观察历史的某些人从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中得出这样一种结论:经济危机爆发源于市场信心消失之后的流动性停滞,于是量化宽松成了良药,然而现在我们观察到的最终结局是:债务膨胀只能缓解却无法避免逆全球化,深层次的问题并不在于流动性,而在于重商主义、无法弥合的体制差异所导致的国家隔阂。

......
[阅读全文]

点击(546) - 评分(24)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