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18-11-16

2010-8-2中国汇率问题综述(中小企业必死定律)

15:35:23, 分类: default

99839 次点击230 个回复gewenwei 于 2008/8/2 22:18:0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于目前中国通货膨胀的根源问题,我们有必要用反推法寻找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
[阅读全文]

点击(48) - 评分(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8-10-20

2018-10-20中美贸易战(国师版)

04:10:53, 分类: default


1.简要说一下40年的中国经济演变史


......
[阅读全文]

点击(42) - 评分(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8-08-27

2018-8-27如果川普总统遭到弹劾,米勒便是美国皇帝

14:19:31, 分类: default

(敬致:美国公民、美国大法官)

以下探讨的问题,无关特朗普的弹劾,而事关最根本公民权-选举权的地位。

......
[阅读全文]

点击(166) - 评分(6)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8-08-03

2018-08-04试论美国地缘政治

20:57:41, 分类: default

美国领导北约打赢上个世纪同华约的冷战,这和基辛格1971年访华构建联中制苏战略有一定的关系,在地缘政治中,较弱的一方会寻求建立多边关系以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招金正恩玩得得心应手。同样在苏联解体之后,美中俄之间中俄综合国力换了排位,基辛格再次提出联俄制中是符合逻辑的,其原因是美国军事战略性收缩是受到美联储缩表牵引,而欧盟的军事科技和战备水平和美国的差距相较80年代有所扩大,柏林墙垮塌之后欧洲诸国战斗意志松懈,军备升级缓慢,北约面对俄罗斯蚕食东欧应对平庸乏力,遇上欧洲猪队友美国在这个时代根本无法同时有效对抗中俄,所以川普上台后谋求于俄罗斯缓和政治关系是必然的外交进程。但川普企图拉近美俄关系的企图,屡屡被美国参众两院阻挠,自从川普入住白宫,一遇上俄罗斯的问题,美国参众议员智商就掉得如同白痴,我从来就不会去考虑通俄门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联俄不是白宫和国会角力问题,不是报复和反击的个人情绪问题,而是美国未来地缘政治布局问题,如果不能大幅度降低战争费用,美国即便和其他国家有军事科技代差,也无财力同时支撑两场地缘战争,目标完成率和财力正相关,而能降低战争成本的杀人智能在军事上运用又遇到道德困境和阻力,美国和俄罗斯维持对抗,笑的是中国。

美国国会和白宫在争持中浪费时间,由此我自己曾经设想找个美俄逐步走向亲善的突破口,比如让美国天主教、基督教团体和俄罗斯的东正教团体先期接触,以宣扬美俄在宗教传承上同源性,从而增加认同感,同期中国却把教堂和超越一定高度的十字架当违章建筑来拆,以如此反差的宗教境遇来软化国会对俄立场、强化国会对中立场。这个策略也和川普的个性吻合,川普本身像个时空穿越到近代的十字军团骑士,相对于只会替人洗脚的现任梵蒂冈教皇,川普更加适合在多难时代中的迷失者追随,软弱的教皇对中国狂拆基督教教堂,却让清真寺不断扩张的现状毫无应对之力,信仰脱离力量不过是个拥有鲜艳表象的肥皂泡。但我这种基于循序渐进改善美俄关系的设想远远比不上川普回马一枪来得惊世骇俗。18年7月16日,俄(普京)、美(川普)两国领导人在赫尔辛基举行的会晤,此次会晤其实被美国的敌意氛围笼罩,因为7月13日美国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刚起诉了12名据说干预美国大选的俄罗斯情报官员,在会晤中川普措辞之大胆令人吃惊,经历一年多被国会压制,川普首次强势挑战国会的反俄罗斯立场,为何有这种突如其来转变?

......
[阅读全文]

点击(115) - 评分(1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7-11-16

2017-11-17财政部和央行争夺外汇使用权的公案由来已久

19:49:50, 分类: default

【原文摘录】
凤凰网财经讯 由财新传媒主办的“第八届财新峰会”于2017年11月15日-17日在北京举行。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br />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出席“经济增长与制度变迁”时表示,由于我国的外汇储备是央行独自管理,因此,央行只能不断扩大M0,造成“外汇占款绑架M0”的现象。

......
[阅读全文]

点击(255) - 评分(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7-06-28

深入揭批邓的历史危害两篇

15:48:50, 分类: default

深入揭批邓的历史危害之一

76年的“粉碎四人帮”,是中国军阀化分崩的起源

......
[阅读全文]

点击(353) - 评分(15)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反邓三篇及篇外篇

15:45:56, 分类: default

反邓三篇之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如何走向谬误的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十分精炼,而精炼的另一方面的作用是过于笼统,笼统的结果是被误导谬用。实际上有时候仅有“认识”和“实践”这两个概念来诠释“认识和实践”这对矛盾的运动是十分不够的。

......
[阅读全文]

点击(381) - 评分(18)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7-01-14

17年开篇:由帕累托改进看逆全球化

22:42:59, 分类: default

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也称为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帕累托最优状态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进的余地;换句话说,帕累托改进是达到帕累托最优的路径和方法。 帕累托最优是公平与效率的“理想王国”。【摘自百度百科】。这段文字表达逻辑十分精炼清晰,咬文嚼字往往是定义的美学,所以在文章开头给予原文摘录。帕累托最优是一个理论标尺,所以我很赞同给帕累托最优理论和共产主义社会理论同样的称号--“理想王国”,只有我们知道了什么是理想的,才能知道什么是不理想的,这样才能把握改进的方式和方向,因此重点问题不在帕累托最优这个形而上学的理论标尺,而是方法论“帕累托改进”,如果一个现实的国际贸易问题无法改进,原有经济和政治格局势必需要重组,政治博弈过程往往交织着军事博弈,因而是激烈且不可预期的,如果一个经济问题在经济学领域无法解决,那必然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政治斗争的终极表现是军事斗争,军事斗争可以是小规模的地缘冲突,也可能上升为再回冷战。

从2000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速和总量来看,中国是促其变化最大的因素。加入WTO以来,中国的货物进出口总额从2000年的3.93万亿元,扩张到2015年的24.57万亿元,增长6.3倍,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同期全球贸易进出口总额由2000年的13.18万亿美元扩张到2015年的33.25万亿美元,增长2.5倍。从这个总量数据上看,尽管中国在贸易结构上对其他国家份额有挤压,总体对全球贸易促进还是挺大的是不是?其实蒸汽革命对经济刺激也挺大,中国以其相对发达国家低廉得多的生产要素价格,参与到国际贸易竞争中去,其推动作用无异于爆发一次蒸汽革命,但经济循环可持续力的观察不是针对总量,看总量数据你无法预见经济拐头的内在矛盾,物理上趋势不看速度看加速度,速度是表象,体现政治经济领域诸多正负面矛盾的合力,才能决定未来经济趋势,在经济史上倍受推崇的蒸汽革命,营造经济繁荣之下推动的恰恰是无产阶级革命和世界大战。世界贸易组织(WTO)近日发布的《世界贸易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全球贸易一直呈现疲态,2015年全球贸易总量缓慢增长2.7%,与全球GDP增速(2.4%)基本持平,面对现行全球贸易模式来说,既成事实是我们遇到了增长难题,从以下两个方面看经济前景则更加糟糕。一个是重要的经济动力指标“全球债务总额”:全球债务额在2000年为87万亿美元,在2007年已达142万亿美元,这当然是中国加入WTO后全球产业链重组并扩张所致,次贷危机后各国量化宽松又把债务推到2014年第二季度的199万亿美元水平,到2016年前三季度达到217万亿美元,2016年全球债务占GDP比重达到325%以上;一个是重要的政治风向:国际贸易常年逆差的经济体,逆全球化浪潮和民粹势力异军突起。“善于”观察历史的某些人从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中得出这样一种结论:经济危机爆发源于市场信心消失之后的流动性停滞,于是量化宽松成了良药,然而现在我们观察到的最终结局是:债务膨胀只能缓解却无法避免逆全球化,深层次的问题并不在于流动性,而在于重商主义、无法弥合的体制差异所导致的国家隔阂。

......
[阅读全文]

点击(365) - 评分(18)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6-11-05

[原创]川普意外领军美国革命

06:09:36, 分类: default

现代医学证明,人和细菌是共生体,细菌数量是人体细胞的10倍,自然界中绝大部分细菌对人类友好,默克尔和希拉里完全可以基于自身的意思形态来高呼,对所有细菌需要以博爱和宽容来对待,以体现基督的价值观,但是上帝却回答“不”。现实是,人类如果丧失免疫系统,整个种族将被毁灭。感谢上帝创造了我们人类,更感谢上帝给我们人类配备了一套捍卫生命的免疫系统,这昭示上帝允许我们人类在维护自身生命的同时,对外来一切同为上帝创造的万物,有甄别、接纳、拒绝、乃至对恶意入侵予以消灭的权利,而且让每个基督徒庆幸的是,这套与生俱来的免疫系统,其启动不需要受到默克尔和希拉里的道德绑架,也不受我们自身浅薄认知和任性的个性所左右,运作人体免疫系统的是无时不刻关注我们生命的上帝意志。但是,在一个政治生态体系里,当奉行同样价值观的群体受到不同价值观的人群侵蚀时,基督徒却在博爱和宽容的口号下,放弃了上帝所赋予的甄别、接纳、拒绝、乃至消灭恶意入侵的权利。任何一种价值观,在推行过程中如果没有捍卫自身存在的逻辑架构,必然物极必反,毁灭自身,而推行这种价值观的行为就是一种以善之名义的为恶,上帝拒绝了无甄别的善,当然也不会认同默克尔和希拉里无甄别的爱,人之政治权利可以不分人种,但绝对不能不分价值观,社会能无害融合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否则赋予政治权利等于赋予毁灭自身的武器。

但希拉里及其代表的民主党带来的恶果远不止于此,希拉里和民主党会把美国演变为第二个南非和第二个津巴布韦,或者扩大版的底特律。由于移民是民主党的票仓,民主党总会大赦移民使他们成为有选举权的公民并壮大民主党的政治影响力,美国的阶层结构会随着民主党执政时间延续而最终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基督教和天主教不再占据社会主导,价值观变得不再单纯,精神面貌开始趋向颓废,经济发展节奏趋缓,同时民主党主政的代价是移民耗费的高额福利不断侵蚀美国国力,而清教徒勤俭开拓精神则荡然无存,美国在逐步褪去开国时期的色彩。移民和底层福利规模扩张挤压军事开支,为了在经济衰退周期维持福利支出规模,奥巴马只能在全球范围收缩实际的军事干预能力,同时抛出一些根本无实际效用的地缘政治战略概念来作为名义上的平衡,这是符合逻辑的,你不可能一面和专制政府做生意,一面以强硬军事手段来惹怒专制政府,因此游弋在南海的美国舰队其实根本不需要配备武器库,原本就没实战介入的计划,这种中美联合演戏的形式主义伎俩一旦被看穿,环南海国家就会背叛和疏远与美国的军事联盟,菲律宾就是个典型例子。

......
[阅读全文]

点击(424) - 评分(15)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6-10-29

2015/4/2[原创]亚投行经济体量并不大,远逊于发改委批文

17:51:36, 分类: default

16251 次点击 121 个回复 首发于 2015/4/2 20:07:30

亚投行经济体量并不大,远逊于发改委批文

......
[阅读全文]

点击(393) - 评分(24)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