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之顿悟

08-02-28

Permalink 14:47:10, 分类: 飞在北美

我的大学生活之顿悟

顿悟, 就是一下子明白了.

这样挺通俗易懂的一个词儿被提升为一种禅学的精神境界, 泛滥成灾, 最后终于归其平淡, 我不得不说,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同寝室的四位室友, 功不可没.

记得那年头流行蔡自忠的漫画, 装潢精良让人爱不释手却是很贵, 于是大家就买来分享.  我们寝室买的"禅说"居然风行一时,  从男生寝室流传到女生寝室(这个可是不是一般的流传喔),  从课余流传到课堂,  让起初力主买这一本的我自然是大大的风光了一把.  既然源自于本室, 于是乎我们四个人不由得都神兜兜的摆出一付禅学大师的模样. 上铺的水兽, 居然跑到图书馆去借所谓"原本"研读, 结果是灰头灰脸地回来被邻铺的附高大大嘲笑了一番.

本寝室四方尊神: 水兽, 单名"涛", 拆字后成为"水"+"寿", 自然得名; 附高, 姓"付", 高个儿, 不知是谁回忆起初中生理卫生课上曾经读到的男性生殖器官"附睾", 取其谐音, 得名; 好大尾(yi)巴: 东北大汉, 姓"郝", 能吹能侃, 东北方言叫"掉尾(yi)巴", 故得名; 还有, 就是不才本人了.

"禅说"的流行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人人都"顿悟"了.
C君考完"空气动力学"后仰天长叹: 老子顿悟了, 卡门涡列不是非正常牛B是搞不懂的! 最恶心的是A君, 上完厕所后笑嘻嘻地找到水兽: 嘿, 我顿悟了, 顿悟了: 我窜稀了... 这种情况让水兽这样一位严谨治学的同学努不可遏, 他不停地从这个寝室窜到另一个寝室, 一再地强调: 这个顿悟, 是精神上的, 精神上的, 和物质无关, 你们不要滥用, 千万不要惹人笑话. 大家一笑置之, 谁也不关心到底是谁惹谁笑话.

于是, C君在补考"空气动力学"再不过时又一次仰天长啸: 老子顿悟了, TMD SB教授就没想让我过! 水兽居然毫无怜悯之心地当场指出: 你这个不叫"顿悟", 要精神上的...... C君从悲愤中抬起头来: 怎么不叫"精神"上的? 老子肯定能过, 就是TMD的教授"精神"上不想让老子过! 你再烦, 我TMD地...... 水兽落荒而逃.

这个事例给了水兽极大的困惑, C君显然不得"顿悟"的要领, 可是又的确好像属于"精神"上的范畴, 让水兽难以界定.
直到某一天, 附高突然兴高采烈地宣布, 他女朋友居然同意寒假里和他一起返乡看望双亲, 这简直就是明白无误的一个板上钉钉的信号, 按附高的原话说, 就是要和他"白头偕老"了! 我们都纷纷为之动容, 只有水兽, 又不合时宜地问: 你不是今年要提前回来补考"概率论"吗, 干吗选这个寒假... 附高顿时从天上掉回人间, 一时气结, 好长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你懂个P啊, 那是我一辈子的大事, 和补考比起来, 补考? 补考算个P啊!

水兽忽然笑出声来: 我知道了, "顿悟"当然要精神上的, 但是精神上的不一定就是"顿悟", 要大事, 要影响你一生的大事, 才能"顿悟", 补考, 在你一生中, 算个P啊, 不好算"顿悟"的! 于是, 我们都只能以无比怜悯的眼光看着水兽乐呵呵地跑出去升级他的禅说理论.
尽管此后好像水兽一直没敢再当面更正C君对"顿悟"的错解, 不过不知是因为他到处苦口婆心的劝说起了效果, 还是"禅说"带来的热情渐渐消退, 反正开口闭口"顿悟"的哥们的确少了很多.

老实说, 按照水兽的理论, 又要精神上的, 又要影响一生的, 在平凡的大学四年中, 能有多少呢? 看来要"顿悟", 短时间内, 是不想的了.

可也未必.

那时候男生寝室晚上流行打80分, 有一段时间最时髦的惩罚, 是输家必须到斜对面的女生寝室楼下大叫: 某某某, 我爱你. 这个"某某某", 一定要是你心里真正喜欢的; 要不然, 实在没有的话, 就是公认长得最难看的. 于是每次80分大战都异常惨烈, 战况往往延伸至深夜, 输家每每都是一付慷慨就义的模样, 赢家在阳台上乐得直流眼泪, 女生寝室下面经常一片鬼哭狼嚎.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终于被校方严厉取缔, 警告如有任何人再犯一定严惩不怠. 之所以得以持续了一段时间, 好大尾巴同学的推断非常有道理: 一定是女生们最开始乐滋滋地等着男生叫到自己的名字, 所以没人愿意去报告老师, 直到人泄露了秘密, 原来被叫到"我爱你"的还有可能是被公认最难看的,  这才勃然大怒.....

之后的一天, 好大尾巴明显有点不对劲儿, 一定要让我们陪他打80分, 还一定要按"老规矩"办. 我们都大骇, 好大尾巴用鄙夷的眼光看了我们一眼, 说: 怕啥, 我输了我去喊"我爱'鸡啄米'"; 我赢了输家不用做任何事 -- "鸡啄米"是好大尾巴一直暗恋的对象, 记得是高高白白, 总是梳马尾辫, 走路头一点一点的, 象鸡啄米. 水兽支支吾吾的不想玩, 好大尾巴大喝一声: 你懂啥, 我今天顿悟了, 鸡啄米喜欢的是她们班上的另外一个男生, 不是我! 懂了吧, 我顿悟了, 是精神上的吧? 是我一辈子的心痛, 你懂吧? 这算不算"顿悟", 啊?!

算, 算... 水兽吃惊地陷入沉思, 坐下直接开始洗牌. 附高和我对了一个眼色, 站起来说: 好, 今天哥几个谁都不许闪, 我们陪你一起去喊, 不仅要打牌, 我们还要喝它个痛快, 不醉不休! 好大尾巴感激地看着我和附高出去买酒. 我俩倾囊所尽, 淘光了所有的钢蹦和皱巴巴的菜票, 只求数量, 不求质量, 什么大瓶, 什么度数高, 就照什么整. 我无比冷静而诚恳地对附高说: 今晚, 不是好大尾巴先倒下, 就是明天哥几个一起受处分; 拼了也不能让好大尾巴输!

若干年后的今天我一直记得这个道理: 一个人想要输的时候是拦都拦不住. 当晚好大尾巴我们是怎么让牌他都只求一个输. 好在有酒, 我们轮流和他干杯, 好大尾巴哭得象个孩子,  感动得水兽差点要跑出去替他喊一嗓子,  被附高眼疾手快一把按住.  好大尾巴输了, 也醉得不醒人事.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 我们寝室谁都没能出门.

好大尾巴从此不再提起鸡啄米. 水兽对"顿悟"的理论再一次陷入彷徨和疑惑. "禅说"的故事终于归于平淡.

终于走到了毕业的那几个月, 晚上校园外的小酒馆里总是挤满了毕业班的同学. 我们开完了毕业班会, 所有的男生都喝得有些神志不清. 女生们理智的在男生们还走得动路的时候要求送她们回寝室. 我们班上只有四个女孩儿, 这样的要求显然颇有"僧多粥少"的味道. 我抢先一步挺身而出, 在一片善意的嘘声中挽起那个小小的平时总是不多话的女孩的手臂.  谁都不知道我其实从班会开始就鼓了一晚上的勇气, 因为不知道从啥时候起, 她淡淡的微笑就在我心里若即若离.

我已经记不得一路上说了些啥, 只知道我口齿不清还有些结巴. 我大概是在一直不断地重复毕业后要给她打电话, 因为其后的几天我都在努力地回忆她的电话号码, 搞不清到底她有没有给了我她的联系方法. 水兽和附高暧昧地问我哪天晚上有没有"顿悟",  我摇摇头说不太清楚. 

最后的几天几乎都用来写毕业留言. 男生的留言大都千篇一律, 各自的留言本也都朴实无华. 女生的留言恨不得人人有别, 花样也千变万化. 鉴于留言本是公开地轮转, 我绞尽脑汁也只是在她的留言本上写下"永远的祝福"几个超大的胖字. 她的留言是"祝你事业有成", 边上还贴了一个大大的博士帽的剪纸. 我起初不敢奢望会有没有特别的意义, 直到发现她给附高和水兽的留言和我的一摸一样, 连博士帽都一个大小, 心里才不免有点沮丧.

附高祝我"艳富无边", 水兽祝我"越长越胖", 好大尾巴祝我"超生超养", TMMD, 只有她一个人祝我"事业有成", 倍儿正经.

事隔十多年, 当我整理陈年的箱子, 不经意间再见到毕业的留言, 无意中发现大大的博士帽背后的双面胶已经不牢, 迎风掀起的一角下面写着一个7位的电话号码, 我终于顿悟:

生命中的错失, 是一生中难忘的美丽和淡淡的哀愁.



 
点击(2974) - 评分(577) - 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远飞


所有关于游子,远行,故乡,家的故事......


"远飞"首页

吾弟昊陆

麦田守望

Windtalker在视觉中舞蹈

绿袖依蓝坊

温暖之城

飞鸟飞行日志

池鱼之乐

懒虫Clean随笔

病都演义

大温哥华中文黄页,最全,最新,最方便!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