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人有善愿,天必成之--2005年之周游美国列州

06-01-11

Permalink 04:08:29, 分类: 游记

[全文]人有善愿,天必成之--2005年之周游美国列州

人有善愿,天必成之
--2005年之周游美国列州
风儿

(对不起,无法贴图)
我早就想,等儿子10岁时,带他周游美国,去年在黄石公园,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他时,他非常期待。

2005年7月15日太平洋时间下午1:30出发,里程表的数字为108530英里,2005年7月28日东部时间中午11点到达Key West,里程表的读数为113178英里,行了4648英里,2005年8月7日太平洋时间下午6:45到家,里程表的读数为118208英里,回程行了5030英里,共计9678英里。 穿越美国南部内华达、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得克萨斯、俄克拉何马、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阿拉巴马、佛罗里达、佐治亚、南卡罗来纳、北卡罗来纳、田纳西、阿肯色、密苏里、伊利诺、坎萨斯、科罗拉多、犹他,包括加利福利亚州,总共20个州,有的州需要经过两次。

临行前两三周开始规划大致的路线和每日停泊地点的,然后去附近的Motel6 拿一本目录,因为Motel6 的汽车旅馆分布比较密集,而且相对便宜。当然,一些非连锁的汽车旅馆更便宜。Motel6的网上预订很方便,另外有些会比定价便宜10%,Motel6 的缺点是没有免费上网,只提供一个电话插头。

临行前一周把大部分旅馆和露营地预订好,尤其是周末的歇脚地。露营也有连锁—KOA,我也是去他们的网站预订的,很多KOA营地都提供无线上网WIFI,很方便,如果需要安装了电源插头的扎营点,需要多付5元。在有赌场带旅馆的城市,我就预订赌场的旅馆,比如在拉斯维加斯,享受一下汽车旅馆的低价和星级旅馆的档次,当然要避开周末,周末的价钱至少是平时的两三倍以上呢。其实我还是更喜欢汽车旅馆,方便搬运行李。

临行前一天,把车送去大修Major Mantainance ,并且把漏气的轮胎修好了。把所有的住处资料和路线都打印下来,装进夹子里,我还用EXCEL做了一张表格,分别列出日期、城市、州、旅馆或露营、联系电话、距离、油耗、观光景点等,我觉得非常方便,在路上每天都看好几遍。


7月15日 星期五

吃完中饭,收拾行李,下午1点半准时出发了,开出去没有多远,发现少带了三样东西,枕头、菜刀和洗衣粉,枕头既是露营用的,也是让儿子在车上打瞌睡时可以舒服地靠着。

路上有些堵车,所以到达帝王谷Kings Canyon 国家公园的露营地时已经5点半了,这个露营地我没有先预订,因为它不提供网上预订,Kings 和Sequoia两个国家公园紧邻,公园内有很多露营地,有几个可以在网上预订,其他大多数都不能预订,其实也用不着预订,到那以后,发现营地入口处连办公室也没有,搞不清楚那儿是入口,后来看到有个工人在修理什么东西,才打听到这个营地的规矩:看到哪个号码牌下象是没有人扎营的,就去占领,缴钱的信箱就在入口的告示牌边上,自己写张支票填张表丢进去就好了,没人管。小的帐篷营地是每晚18美元,大的给RV房车用的要贵一些。

露营的最大乐趣就是烧篝火,有森林的公园就是好,柴火到处都是,要是有电锯和斧头就更好了,火烧起来以后,把电饭锅的锅胆拿出来烧水泡方便面(见照片),所有的方便面调料中都有味精,巨难吃,后来我把剩下方便面都留在了一个Motel6。

晚上就睡在车里,三伏天,虽然在海拔6000多英尺的高山上,仍然很热,往后的几天露营更是热得睡不着觉,正好赶上一波热浪了,这是后话。Honda Odyssey小面包车的好处是中排座位可以撤去,将后排座位放倒,车内的空间可以当Full Size的床,我们带了两个睡袋和两床沙滩垫子,可惜把枕头忘了。打开车后窗,喷洒些DeepOff驱蚊剂在窗户开口处,睡觉时就不会有蚊子来骚扰了。蚊子很多,防不胜防,只要没有及时往身上喷洒驱蚊剂,立马被吃,露营的时候所遭受的蚊叮虫咬,到现在还没有消去。你也许会问,露营的时候晚上起夜怕不怕?一路上,我们每次露营都会半夜起来上厕所,没有想过害怕,因为这是暑假期间,邻居很多都是老美,而且都是拖家带口地到野外体验生活,不法之徒还是大城市里多,到底出来游玩还是需要有闲又有钱。


7月16日 星期六

早上起来,吃掉一些水果做早餐,先开去帝王谷的尽头,有山有水有河流有瀑布(见照片),再原路倒回来,南去Sequoia拜访两千多岁谢尔曼将军—世界上最大的树,这是我的愿望,儿子对此倒没什么兴趣。可惜没有能够将谢尔曼将军全身照下来,因为没有足够的距离把镜头拉远,我的照相机是小型数码的,不带大镜头。下面那棵分成两支的树是位于Kings的Grant将军(见照片),是世界第三大树。

虽然离下一站伊萨贝拉湖Isabella Lake只有一百八十英里,因为山路,开了四个多小时,一路风光宜人,不在话下。

之所以在伊萨贝拉湖边落脚,因为它靠近死亡峡谷Death Valley。其实Kings的东边就是395高速公路,可以通往死亡峡谷,但是Kings往东边没有路,所以要绕一大圈。

在这里我们露营。这个露营地是属于KOA连锁的,没有得过KOA 2004年的总统奖,所以卫生条件差点,因为在平地,比昨晚的高山热多了,半夜时常需要起来把车的空调打开。儿子开始抱怨露营的艰苦,不愿意再露营,于是原本还有几天没有预定住处的,我决定全部订旅馆了。


7月17日 星期天

沿着190号公路从伊萨贝拉湖到死亡峡谷入口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因为露营,车上进了虫子,为了把一只蚂蚁扔出窗外,差点开到对面的车道上去,儿子又在不断地抱怨,什么坐车太久、露营有多难受、被蚊子咬了等等等等,我打算到了拉斯维加斯以后和他好好谈谈。

一进入死亡峡谷(见照片)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有杀气,我虽然不会风水,但是对地气感觉很强烈,可能是在这里死去的生命太多吧。路上不时有告示牌,警告行人不要离开公路瞎开,会有生命危险。死亡峡谷的最低点低于海平面282英尺。死亡峡谷有一个小沙丘,算是沙漠的标志吧,远不能跟中国和非洲的大沙漠比。

死亡峡谷的中心地带有一家旅馆,就在公路边上,倒是没有看到露营地的招牌,可能我没有留心。之前我在网上查到死亡峡谷也有一些露营地,有的露营地不收费,只是我没有打算住在这里。

本来计划从死亡峡谷的东北部穿过,上内华达州边境上的95号公路,因为忘了及时看地图,经过叉路口,又没有见到路标明示哪边是去95号公路或者拉斯维加斯的,所以错过了叉路口,结果一直开到死亡峡谷的南端,最后的一小时里,我把车上所有电器关掉,没有音乐、没有空调,心惊胆颤地一路念菩萨名号,感谢菩萨保佑,没有中途熄火,终于到了内华达的边境城市Pahrump,在第一个见到的加油站,加了本车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油,将近十九加仑。我的车油箱容积据说是20加仑,以往在城区开车,我都是红灯亮了以后,尽快加油,最多再开20~40英里,如此一般每次加油都在15~17加仑之间。其实在死亡峡谷内有一家加油站,可想而知,很贵,招牌上说,下一个加油站有五十几英里远,当时我看了油表,开五十几英里足够了,因为离红灯亮还有三四十英里呢,没成想走错了路,从横穿死亡峡谷,变成了纵穿死亡峡谷,而死亡峡谷的是南北长型,于是多开了很远很远,印象中在油箱的红灯亮了之后我开了二十几英里,然后关掉空调和音乐,又开了五十多英里。

在最热的季节的最热的天之一(后来知道就在昨天,拉斯维加斯气温创记录,116F),到最热的地方,还走错路,几乎油尽,这就是我们在死亡峡谷的经历。

内华达是靠赌博振兴的州,他的繁华和他的地理实在不相称,从160公路进入拉斯维加斯外围时,处处可见大兴土木,公路两旁,全是正在盖和已经盖好的新房子,据说当地房价的涨幅可以比美硅谷,在这样一个缺水的地方,不可思议。

下午一点多到了赌城,我们住在Tropicana路上的San Remo赌场,对面是MGM,斜对面是Luxer金字塔赌场、Excalibur,纽约纽约,旁边是Tropicana。当时San Ramo最便宜,可能是因为正在装修的缘故吧,星期天至星期四是每天三十出头,两晚加起来还不到70元,包括税,旅馆税很高的,11%到16%呢,我以前还以为跟销售税一样。后来在佛罗里达南端歇脚,一晚就超过70元。

等洗完澡,收拾完毕,周围各大赌场的中午Buffet已经关了,晚餐又还没有开,就去MGM的寿司店点菜吧,后来发现这是在赌城的两天吃得好的一顿了。街上很热,让人不想逛,儿子还是不停地抱怨,于是回到房间呆着吧。

我要和儿子好好谈一谈了,他这样发牢骚,弄得我心烦意乱,大家都玩得不痛快。我于是对他说:宝贝,我们今天能出来周游美国,其实是很不容易的,首先你应当庆幸你生在这世界上2%的富人家里(能住在硅谷的人至少都算吧),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没有足够的钱出来旅游,有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生活在比我们露营的条件差得多的地方,甚至干净的水都喝不上,妈妈小时候,所有家里的用水都要从外面挑回来,在今天这样的烈日下,妈妈每天要走十五分钟去上学,在这样的烈日下,拉斯维加斯的工人还在盖房子、修路,因为他们要谋生。即使你周围的朋友、同学,虽然他们家里有钱,也未必有你这样的条件,他们的父母可能没有时间、没有能力、或者没有干劲来进行这样的旅行。今后在你我的一生中,也未必能有第二次机会重复这样旅行,你要学会欣赏和接受生活中所遭遇的一切,和不如你的人比,用正面积极的态度对待事物,常怀感恩心。

经过这一番训话,儿子再也没有抱怨过,很开心地陪我到处逛了,比我小时候真是懂事多了。

从电话号码簿上查到附近有家港式中餐馆,晚餐就在那里解决了,不敢恭维,我吃素,给儿子点了豆豉蒸鳕鱼,太甜,一半都没吃完,难怪在英文的电话号码簿上登广告。一路上的中餐馆的共同毛病就是糖和味精放太多了,这两样调料我做菜时根本不放,我还在国内时,就不放味精。所幸我在这家餐馆里拿到好几份免费的中文报纸,比硅谷种类还多。

晚上本来打算看夜景的,后来太累,就早睡了,反正明天还有一天呢。


7月18日 星期一

今天的任务就是在临近的各个赌场间流窜,当然最主要的是陪儿子赢玩具,乘机观摩赌场的建筑特色,儿子最感兴趣的就是赢玩具,金字塔旁边的Excalibur(见照片),建得像玩具房子,里面跟Circus Circus赌场一样,有很大的儿童游乐场,10点钟才开放,我们到的早,所以先去金字塔里消磨时光,很高大的埃及人雕塑,拉斯维加斯赌场的室内室外设计真是费尽心血。

赌场小店里有自选珠母,就是新鲜的珍珠贝让你挑,打开,里面的珍珠就是你的了,14元一次。儿子挑了一个,运气不错,是颗浅蓝色大珍珠,接着服务员又向他推销银项链和镶珍珠的配件,每样都超过14元,又不能不买,小孩的钱就是好赚。好了,10点了,去儿童游乐场,这是儿子第一次在赌场赢到玩具,皆大欢喜。以前我们住在赌城Reno和后来去玩,在Circus Circus的游乐场都从来没有赢到一样东西呢。于是再接再厉,下午去Circus Circus 再赢一把玩具。

拉斯维加斯的东西比硅谷还贵,连冰淇淋连锁店清凉石Cold Stone都是我一路上见过的最贵的。我们下午还去了离得很近的Outlet,给儿子买了双鞋,虽然加州会更便宜,但是哄儿子要紧,难得他不再抱怨了。

两天时间其实不够参观这些赌场的,我们基本上只逛了住处附近的几家,位于拉斯维加斯街上的那些赌场都放弃了,一是时间不够,二是街上太热了,热得简直象是在烤肉BBQ。

去吃晚饭的路上,在等红绿灯时,被人从后面亲了一下车,象是一老中,反正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也不想找麻烦,就叫他走了。

从Circus Circus 出来,天已黑,一路灯火辉煌,不夜城别有一番景致。经过赌场Bellagio时,正好音乐喷泉升起,难怪有朋友推荐我一定要去看Bellagio的喷泉,而且还要到它对面的埃菲尔铁塔上去看才壮观,不过我们懒得去爬埃菲尔铁塔了。


7月19日 星期二

即使是太阳晒不到的停车场,温度也是一样高,住饭店就是这点不好,从停车场到房间要转两次电梯,还要走好长的过道,好多东西都懒得拿进房间,结果我带在路上准备送人的葡萄酒,在车里经历了高温,有一瓶居然溢出来了。

根据前天在那家中餐馆里拿的几份中文报纸,找到了拉斯维加斯的中国城,在一家四川风味的餐馆里吃早餐,稀饭、咸菜、包子、豆浆,厨艺虽然不算一流,还过得去了,后来一路上再难得吃到这样清淡的中餐,除了在大学室友家里。中国城的入口广场上竖立了一个牌楼(见照片),还有西游记人物雕塑(见照片)。

去往亚利桑那州的路上,特意经过了著名的胡佛水坝(见照片),水坝是内华达和亚利桑那州的分界,坝上有两座钟,一端是内华达时间,一端是亚利桑那时间,因为美国内陆(不包括夏威夷和阿拉斯加)就分了四个时区,我还以为它们会相差一小时呢,其实都是在太平洋时区。

40号州际公路穿越亚利桑亚利桑的中北部,很典型的亚利桑那红石风光。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亚利桑那的Black Canyon,在凤凰城Phoenix的北边。从40号南下17号州际公路,一路上风景又不同,有很多树木,也不那么红了。我们住在一个KOA连锁的露营地,获得过2004年总统奖,比在伊萨贝拉湖畔的干净整洁,可是办公室里居然没有空凋,只有风扇,而且业主正在修理其中的两个风扇,热得我们无处清凉。这是一家一户办的露营地,夫妻俩和我年龄相仿,有一个和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一直在看电视,办公室八点就关门,一家人收拾完垃圾桶就走了。不象伊萨贝拉湖畔的那家,办公室24小时都有人,因为那里有一个酒吧。

本来住在这里是为了方便见一个上星期刚从硅谷搬到亚利桑那凤凰城的中学同学的,后来也一起上北大的,他要上班,相距100英里,就算了,反正一星期前才吃的送行饭。

露营地有棵很漂亮的仙人树(见照片),就象亚利桑那州的标志。黄昏时分观落日(见照片),飘来星星雨点,接着是不停地闪电雷鸣,好像气势磅礴,结果雨还是稀稀拉拉地下,地几乎不见湿,我还指望这场雨来洗车呢。因为下雨,晚上没有那么热,睡得还算安稳,只是临睡前开了一阵空调。


7月20日 星期三

早上起来,沿着17号州际公路开回到40号州际公路,因为已经去过大峡谷一带,就不再逗留亚利桑那州了,直奔新墨西哥州,从亚利桑那到新墨西哥,40号公路两旁处处可见Indian Post印地安纪念品店,里面的商品大多来自中国,给儿子买了一个鲨鱼牙化石的项链,是印度尼西亚造的,我想买一个蓝白小塑料珠子穿起来的印地安首饰,一看中国制造,就作罢了。

店门口常见这种印地安帐篷Tepee(见照片)装饰。这个店靠近木化石国家公园,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店门口还堆放着一些树木化石(见照片),这么大的木化石要好几千元呢,我只买了几块很小的石头给儿子留做纪念,大的就让它们留在大后院吧。

非常遗憾没有顺道拐进木化石国家公园。以后决定参观什么地方,不能再征求儿子的意见,他只对儿童游乐场、电子游戏机以及恐龙公园感兴趣。

晚上驻扎在新墨西哥州的Grant的Motel6,Grant是一个很小的城市,纯粹是旅客的中途站,从电话号码簿上查到附近有家中餐Buffet,是福建人开的,每一样菜都放了肉,猪肉、牛肉、鸡肉,酸辣汤里也是肉丝,最后我问老板娘,有没有纯素的菜,于是她叫我点菜,老板娘很实诚,炒了一大盘我吃不了的素菜,然后问我吃素会不会营养不够。“吃素营养不够”,“吃什么补什么”,为什么中国人会有这样的错误观念?“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我四十岁开始吃素,其实也是缘于二十几岁读研究生时许下的愿望,那时候开始隐隐觉得不该以动物为食,因为知道自己的慈悲心不足以战胜口腹之贪欲,所以发愿到四十岁以后再吃素。和儿子相比真是差得很远,两年前,从中国回来后,儿子在路上看到一辆运猪车,问这些猪要到哪里去,我们告诉他:送到屠宰场杀了,我们就有猪肉吃了,羊肉、牛肉也都是这么来的。于是他就不肯再吃牛羊猪肉了,他原来还以为他吃的都是自然死亡的动物呢。

这里的白饭竟是加了油煮的,为了不粘,看上颗颗珠圆玉润,就是腻得难以下咽,我告诉她,如果用泰国香米煮饭,不加油也不会粘的,他们是用的红国宝,类似我们在大学过节时吃的好大米。

后来来了一对老美食客,向她打听者附近的冰窟Ice Cave这么走,她从来没听说过这附近有个冰窟。正好我知道,我明天正准备去冰窟,这一路都见到它的路边广告牌,我临行前还从网路上打印了它的Coupon呢,可见这广告做的,真是下大本钱。


7月21日 星期四

一早起来就是去冰窟,我们早到了15分钟。冰窟的广告词是:一边是火、一边是冰。业主告诉我们,趁着天气还没有太热,先爬火山口,就是所谓的一边是火,来回大约需要二十五分钟左右,火山口已经长满了树(见照片),遍地焦炭似的多孔石块可能还看得出火山遗迹吧,下得山来,冰窟就在不远处,有梯子走下去(见照片,冰窟万维网上的),这么热的天里,好冷,周围没有别的人,儿子害怕,我告诉他,不用怕,这里不只我们,还有神、菩萨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看不见祂们。

我当初在网上看到Cave还以为能看到钟乳石洞,其实不是,就是一个可能通到很远的小洞,洞前是水塘,绿绿的阴森,洞口有冰锥悬着(照片,冰窟万维网上的),我在冰窟照的照片虚了,没法给大家看。

接着往东走,特意绕道去了Santa Fe,去找寻艺术家的踪迹,楞没有找到那条绘画街,来回转了好几圈,最后因为儿子对此地的墨西哥建筑艺术毫无兴趣,走人算了,虽然走的时候我大致搞清楚在哪儿了,咫尺之遥,就这么错过了,想来是无缘。迷路的时候,在居民区转悠,住宅的外形和装饰都极富特色,与美国民宅中常见的欧洲风格大相径庭,可惜我当时在录像,忘了照相,不过从这张普通的超级市场的外部装修或可管窥(见照片),加州的Albertsons就不会安上这些木头,更不会画上这种线条。我们在Santa Fe吃的中饭,就在这家超市旁,Panda Express,熊猫快餐,是中餐连锁店,一路上有好多家噢。

进入得克萨斯,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减为每小时70英里,在前面的几个州最高限速是每小时75英里。今天的目的地是得克萨斯州北部的Amarillo,非常大的旅客中转站,尤其多大卡车,可能因为这儿有三X的东西了吧,卡车司机都到这里歇脚,害得我在这样非周末的日子,居然没有订到旅馆,只好露营。当初我并没有预订所有的住宿,希望留点自由安排的空间,结果昨晚在新墨西哥时预订今天在Amarillo的住房,居然全满,只有Motel6 还有给吸烟者的房间。

我们在这里露营,这个露营地连续好几年得KOA总统奖,很大,很干净,第二天早上厕所的洗手池里都没有死虫子,这在野外的厕所里真是很难做到的呀,可见业主的完美主义倾向。我们晚上就在这个大名鼎鼎的“大得克萨斯”就餐(见照片),其实我不吃肉,这家Steak Ranch的牛排就是再好,对我来说又有何意义呢?我点了两个沙拉和一个汤,汤里放了鸡肉,只好让给儿子吃,沙拉都是凉的,害得我一晚上胃里都不舒服,儿子本来不吃牛肉的,听说这儿以牛排闻名,忍不住诱惑,结果只吃了几口。德州牛仔在这(见照片),餐馆给每个小孩发一顶牛仔帽。牛女也有一个,这儿有一个女侍者,身着连衣裙,脚蹬牛仔靴,腰间佩手枪。

这个大得克萨斯牛排屋其实还带有赌场、纪念品店和旅馆,晚上人很多好热闹,生意红火,我们在等晚餐座位的时候,去纪念品店花钱。很可爱的是,这里居然有一台分币机器Penny Machine,就是那种把一分钱硬币压花成椭圆形纪念品的机器,当然你还要投进去50美分作费用,不少小孩都喜欢收集这种分币呢,这是我们一路上收集的分币(见照片)。最右下角的就是在得克萨斯牛排屋做的,图案是得克萨斯地图和轿车。


7月22日 星期五

早上也是在大得克萨斯牛排屋吃的早饭,至少有热的,胃里舒服多了,接着开往俄克拉何马州,一进入俄克拉何马州,地形就不那么平坦了,第一条铺的公路66号据说在俄克拉何马的路段最长,所以该州有较大的66号公路博物馆,但是我们没有去,40号公路有不少是原来的66号公路,现在比较遗憾为什么不拐上老的66号体验一下。今天没有去任何地方玩,只是一路开往在俄克拉何马州最南端,非常靠近得克萨斯州的Ardmore露营地。

晚饭是在中餐馆,去露营地业主那儿打听的,在我们来的路上,大一点的城市Marrieta有一家中餐Buffet,还很不错,比前天在新墨西哥的那家好太多了,也相当便宜,比较一路上的食宿,俄克拉何马是最便宜的。

Ardmore很小,这个露营地也非常小,只有两个Log Cabin和大约二十个左右帐篷点,条件是我们一路上所住过的最差的,但是有无线上网。男厕所在修,满地的泥泞,女厕所也不知道不好在哪里,反正最后我们都没有洗澡,就早早地睡了,晚上开关空调,最后一次忘了把车钥匙转到底拿出来,以为过不久还需要点火开空调,结果车的电池没电了,还好我准备了已经充好电的启动Jump,后来发现这次电池没电不那么简单,因为车的空气袋指示灯亮了,说明空气袋可能不工作了,但愿不出车祸,接着开吧,此刻我哪有时间修车。再说以前开那么蛋壳的日本车时,连空气袋都没有呢,人要该死时,怎么都逃不了,不该死,就是飞机失事也死不了。电池是不久前才换的,原配电池也是因为经常没有关车内灯而彻底死掉的,但是以前都没有影响到别的部件似的。

明天就要去见大学同学兼室友,我们已经有二十一年没见面了,真让人期待啊。


7月23日 星期六

直下得克萨斯,经过达拉斯,奔休斯敦,中餐在Huntsville的中餐馆Grand Buffet解决的,他们在高速公路大广告牌上做了广告呢,就在高速公路边上,好进好出。比前几天的中餐馆又更丰盛些了。回家以后,发现它还有网站呢。

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中餐Buffet没有素汤,我吃过的西餐Buffet都有素汤。

下午两点到了休斯敦东面Baytown的Motel6,好好梳洗,换上一件漂亮点的衣服,去大学室友家吃好吃的去,真是不好意思多嘴,害得大学室友又做饭又做粥,这是我们整个旅途最好吃的一顿,还学到怎么做菠菜没有涩味,不过到现在我都没有实践过。记得大学室友有句家传的格言:在家不会待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所以你就知道她待人有多温馨了。


7月24日 星期日

把车洗了,很快发现洗车钱白花了,因为就要路过雨水最充沛的路易斯安那州。

路易斯安那州一路都是沼泽地Swamp,10号州际公路在这一段有很多是桥梁(见照片),那绿茵茵的一片不是草地,而是水生植物,可别一脚踩下去。路上常常见到Swamp Tour的广告和真正的Cajun Food的广告,我不知道什么是Cajun,后来回家查字典,原来就是“移居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法国后裔”的意思。兴冲冲地沿着一个Swamp Tour的路标一路纵深,想见识巫婆住的地方,一直开到没有路,一问,人家今天不开船,要我打电话预约明天的时间。我只是路过,哪能在这等到明天?才想起来,路易斯安那是从法国人手里买下来的,法国人的办事风格,真是领教。

空气湿漉漉的,水多的地方,蚊虫也多,见缝插针,只要有没有抹到驱蚊剂的地方,隔着衣服也会被咬,赶紧逃离路易斯安那,虽然州名如此诗意盎然,公路两旁的景色如此郁郁苍苍(见照片),我们可不想在这里多逗留。

乌云密布、闪电云集,好大好大的雨。左边是沼泽,右边是墨西哥湾,心中担忧着龙卷风会不会出现。

美国最大的河密西西比河真是小,都快入海了,河宽好像连湘江都比不上。原本打算路过密西西比河的时候要好好照几张,结果一不留神就开过去了,还是儿子告诉我刚才过了密西西比河。

过了路易斯安那就是密西西比州,同样是沼泽地,不同的是草多了,是Grass Swamp,看起来比较开阔。也有Swamp Tour,想到蚊叮虫咬的痛苦,对游沼泽地已经没有了兴趣,沿途看过就够了。

我们住在密西西比州位于墨西哥湾的小岛Biloxi,整个岛都是些赌场,我们住在Imperial Palace,最靠近连接大陆的桥,出发前我从网上查到它的旅馆在这一段时间里减价,一晚上大约四十元,所以就预订了。这是我们一路上住过的最好的房间,但不是最贵的,后来在大烟山的露营还要四十一元呢。我以为它可能会比其他赌场差点,原来无论外表还是内容都挺不错的,如果不比周围的赌场更好的话,当然比拉斯维加斯的San Remo好些,也比较新,可能因为当时San Remo正在修的缘故吧。

我们的房间在高层,可以鸟瞰四周,水中央是Boomtown赌场(见照片),以前路过内华达州的Reno,我们经常在Boomtown用餐。旅客中很多运动队的小孩,而且是不同的运动项目,不知道最近这附近有什么比赛。电梯没有全部运行,人多的时候要等好久好久。后来有人指点,我们走职工用的电梯,快多了。

入口处有一尊很大的景泰蓝香炉鼎(见照片)。赌场越来越面向亚洲人,都知道亚洲人好赌。

明天要开很长的路,今天要好好休息,反正哪儿也不想去,就陪着儿子在赌场打电子游戏机,晚餐是赌场的Buffet。这里很严,吃角子机部分完全不让小孩子通过,不象在内华达州,谁都可以从赌场中间穿行。


7月25日 星期一

虽然窗帘很严实,还是感受到日出的红彤彤,原来我们房间的窗户朝东,好多年没有看过海上日出了(见照片)。正经也不能算海上,远处还是可见美国大陆。

今天要开往佛罗里达的奥兰多,那里有迪斯尼和海洋公园,其实我们常去位于加州洛杉矶以南的迪斯尼和海洋公园,都不下四次了吧。

路经阿拉巴马州,路边有个战争纪念公园Battleship Memorial Park,就顺道参观一下,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儿子对武器、战争很感兴趣。在战争中牺牲的阿拉巴马军人的名字被刻在红砖上,多数是韩战和越战中阵亡的,这些红砖有的砌墙、有的铺地(见照片)。

这就是退役的战舰(见照片),上舰艇要门票,天气炎热,舰艇上更热,看到舰艇上的士兵卧房,比火车硬卧还挤,当兵真是很艰苦,儿子不愿当兵,不愿打战,他怕吃苦,也怕死,还好美国不是义务兵制。

从舰艇上下来,去旁边有空调的大展厅,里面有参战的飞机,还有这些越战中关人的竹笼(见照片),人类这样关鸟,也就这样关自己。

佛罗里达州靠近墨西哥湾一带的巴拿马城附近,雪白、空旷的沙滩(见照片)和跨海长桥曾经让我产生人间仙境的感觉,1992年我第一次来到此地,才知道沙滩可以是白色的,从此对黄沙滩了无兴趣。十多年后故地重游,这里已经面目全非,沿海挤满了饭店、人群和正在兴建高楼,经济的加速增长也意味着环境的加速毁坏。

从早上七点多出发,一路走走停停,到半夜十一点才到达奥兰多,开了六百多英里。

因为奥兰多有好几个大景点要参观,所以在这里住两天。


7月26日 星期二

儿子早上九点才起来,听说今天要发射航天飞机,所以先去肯尼迪航天中心,说是只有四十五分钟的距离,我们12点才到那,还在路上的时候,看到天上有特别的云,心想航天飞机已经走了,果然如此,是早上10:37分升天的,我们没有赶上盛会。人仍然很多,也就是坐旅游车转了一圈,回到旅馆已经下午五点了。

1991年圣诞节期间,我和朋友们从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到这里来玩,参观了迪斯尼、海洋公园和肯尼迪航天中心,看到这里霓虹灯那么漂亮,旅馆那么便宜,15元一晚,因为当时正是老布什的经济萧条时期,所以我对佛罗里达的好印象一直维持了十几年到今天。那次在肯尼迪航天中心,就见到两辆旅游车在运作,还是车等人,而不是人等车。现在一辆接一辆,我们还要在滚滚热浪中等半小时。回来的路上三十英里的路程,收了三次买路钱,最后两个收费站大约就差了不到三英里,奥兰多周围,好几条收费公路,西班牙海盗的作风在佛罗里达州充分体现。我给佛罗里达命名Money Sucker,儿子想起这个名字就发笑。记得多带现金,这些收费站不收信用卡。

到旁边的中餐馆吃晚饭,一进去,全是东欧人的口音,我以为我走错了,后来他们叫出来一个说中文的服务员,就留下来吧,服务真够差的,反正这儿时旅游区,一锤子买卖,不怕生意不好。钱造成熵增加,人一多就杂了。

晚饭后去迪斯尼,门票比加州的贵,主题公园也多,但是我们仍然只去最老的辛黛瑞拉城堡,排半小时队又坐了一回过山车,越发不喜欢,儿子和我都不太喜欢这类惊险娱乐,所以我们至今没有去过Six Flag之类的游乐场坐云霄飞车。

以前去了那么多次迪斯尼,都没有看过夜景,今天就是冲晚上九点的花灯车游行来的(见照片)。半小时的游行,终于耗尽了我的录像机的磁带,当初出门时忘了三样东西,现在发现还忘了多带一盘磁带。


7月27日 星期三

早上去海洋公园Sea World,门票当然也比加州圣地亚哥的海洋公园贵,儿子十岁了,要算大人门票,每人六十多元。看了海豚馆,看了两个表演,鲸鱼的和海狮的,我们每次去海洋公园好像都是照这样的程序。相机忘在车里,所以没有照相。

午饭后沿着Florida Turnpike开往迈阿密以南,方便明天去美国的天涯海角Key West,一路上收了无数次费,烦不胜烦,我宁愿增加汽油税,这样收费真是太耽误时间了,以前住在内华达州时,据说是靠增加汽油税养路的。

这种地方旅馆又贵又不好,住一晚比我们在拉斯维加斯住两晚还贵。制冰机大概和我一样老,大热天里制冰机没冰。晚上照例去服务台打听附近的中餐馆。

7月28日 星期四

沿着1号公路一直往西南开,岛与岛,也就是Key与Key之间靠公路和桥梁连接,这里可能比较适合行船,不适合游泳,一路上没有见到什么像样的沙滩,可能码头还不错吧,海上有很多私人船只,路上时常可见拖船的车,这些人真是有钱有闲哪。

历时十三天,终于到了,路尽头、天尽头就是Key West(见照片),时间是2005年7月28日东部时间中午11点,行驶了4648英里。

在Key West市中心逗留了一小会,很破,让人有点失望,没有去逛它的博物馆和商店,旧金山的渔人码头,也有相同博物馆。这种旅游的地方,博物馆和商店都大同小异,只是这儿远远没有旧金山渔人码头那么拥挤。

同性恋者似乎喜欢在旅游地集结(见照片),也许人来人往的地方,见怪不怪,歧视不那么严重吧。

调转车头,开始回家的路程,沿着95号州际公路往北,过了迈阿密,就是富人云集的棕榈海滩Palm Beach了,一幢幢深宅大院紧邻海滩,我怀疑这都是巨富们的度假屋。

儿子在这里游泳(见照片),带走一瓶大西洋的海水,礼尚往来,也把自己潜水眼镜赠与了大西洋。棕榈海滩比Key West漂亮多了,值得一游。

在沙滩上见到几位大学生模样的俊男,不知道他们是豪门阔少,还是来钓富婆的。

晚上十点左右到达佐治亚州的Brunswick,是第二长的单日车程。


7月29日 星期五

继续往北开,经过南卡罗来那州的接待站Welcome Center,请他们推荐南卡的观光点,给我们推荐了位于南北卡罗来纳州交界的South Of The Border(见照片)。一家家纪念品商店,全是买的中国货,价超所值,一把很粗糙的纸折扇要价一块五。

我们驻扎在北卡罗来纳的威明顿Wilmington,露营。一路上儿子总是能捡到零钱,这回是取钱机ATM里有二十元,不知是谁忘了拿。我叫他不要动,说不定丢钱的人会回来找。

威明顿靠海(见照片),少不了又去游泳,沙滩在一个岛上,岛上也是盖满了密密麻麻的房子,有钱人真能破坏自然景致。

晚上吃了本次旅途最难吃得一顿中餐,广东人开的,包心菜发苦,陈皮鸡是白切鸡加陈皮汁。接着去附近的清凉石冰淇淋店Cold Stone,买一送一,所以人很多,有个很漂亮的女侍非常活泼,在那又唱又跳,还会小杂技,把冰淇淋和添加物混合好以后,往空中一抛,然后拿碗接住,我才知道在清凉石,给了小费以后,可以点歌,纳闷我家附近的清凉石怎么从来不给唱歌呢,(不过最近以来,他们也开始请给了小费的客人点歌了)。


7月30日 星期六

从东往西穿越北卡罗来纳去往大烟山Smoky Mountain,没有大城市,没有摩天大楼,高速公路两旁是家具店的广告,南北卡罗来纳都是以家具闻名。

记得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就听说大烟山是美国国家公园中每年游客量最大的。我们在大烟山脚下的KOA露营(见照片),这个露营地好大呀,也好贵呀,服务人员来自世界各地,很年轻,学生样,每人的名牌上都写着国籍,南朝鲜的、印尼的,没见到中国的,我想他们可能是附近大学里的外国留学生,暑期来这儿打工。这里不光有室外游泳池,还有室内游泳池。不光有大人的游泳池,还有小孩的游泳池。有小溪流经露营地(见照片),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安顿好以后,就去小镇发掘印第安商店。镇上有好多逗小孩的娱乐,比如骑牛Rodeo、攀岩,儿子还去照了几张老照片(见照片),比我们多年前在加州拍的便宜多了。我当时应该也照几张才是,现在只有吃后悔药了。

露营地木结构的浴室,有自己的特色,要是墙上能安个小架子放肥皂就好了。晚上凉快下来,可以睡得安稳。可惜这样贵的地方,居然不能无线上网,手机也没有讯号,倒是远离尘嚣,很适合在这里隐居、闭关。


7月31日 星期日

这就是大烟山(见照片)。在山里面开车,空气很清新,大烟山没有门卡,位于北卡罗来纳和田纳西的交界。

穿过田纳西州,没有停留,直奔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的老朋友家。没有联系到另一个大学同学兼室友,遗憾,分别二十一年了,又不知什么时候再有机会了。

给老朋友带瓶酒,人家练功不喝酒了,送本《占星学手册》,人家不读任何妖言了,我心里骂自己,为什么那么懒,不在佛罗里达的路边停一下,采购些印第安河Indian River流域出产的橙子或葡萄柚呢?人家这么热情招待吃喝住,我连表示感谢的门都没有摸到。

天黑之前,带Emory去见识见识Emory大学,当初怀儿子的时候,遍寻英文名字手册,一眼看到Emory,是男孩名字,又不常见,又是我的美国第一站亚特兰大的大学,尽管我从没有去过,就这么定了。一直想要有一天带他去看看Emory大学呢。这就是了,满街都是Emory的字样(见照片)。


8月1日 星期一

下一站是孟菲斯,走78号公路,从北边再次经过阿拉巴马州,阿拉巴马人很虔诚,路边教堂多,处处可见欢迎你来本教堂的牌子。

密西西比河分割孟菲斯,东边归田纳西,西边归阿肯色,我们住在阿肯色的西孟菲斯。

1998年3月底我开车经过密西西比河上孟菲斯大桥,突然感到一股暖流从河上升起,非常美好的感觉,心想,有个伟人已在或者将在这里出世了,那时天有异象,两天后在新墨西哥州的Motel6,遇到有人从亚里桑那的南部城市Tucson来,说昨天那里居然下雪,真是闻所未闻。我特意驾车来回经过孟菲斯桥,再没有那种感觉了。三十年内应该是他/她大显身手的时候,我们拭目以待吧。

孟菲斯显然比西孟菲斯繁华多了(见照片),孟菲斯的名人是埃尔维斯(见照片),特产是摇滚乐。西孟菲斯有点像贫民区,黑人很多。

我们所住的Motel6有三层,我们的房间在三楼,没有电梯。

找到一家中餐Buffet,饭后到旁边的商店随便逛逛,一小时过去了,出来,中餐馆的小老板跑过来叫儿子去拿他的矫形牙圈Retainer。矫正牙齿的,丢了的话重做要花二百元,于是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大方点再多给他一元小费。


8月2日 星期二

沿着55号州际公路北上密苏里,往东北上57号公路绕道伊利诺伊,再经64号州际公路调头向西,经过圣路易斯。

密苏里好像比较穷,55号和57号在密苏里州的部分损坏比较严重,没有及时养护。

圣路易斯有座闻名的人造拱门(见照片)。城里的建筑大概就是这座拱门比较新,这里有很多年久失修的建筑(见照片)。

这是我第三次经过圣路易斯,第一次是在1992年,坐灰狗半夜三点到此地转车,因为晚点,下一辆灰狗已经满载,于是要等到早上10点才有下一班车,圣路易斯的灰狗车站条件极差,百年老屋,雕梁画栋,象教堂似的,但是中看不中用,地板是水泥的,不是地毯,椅子坚硬地凹下,只能坐不能躺,椅子上不能躺,地上也不能躺,又饿又累、身心俱疲却无法入睡,就这样苦熬了7个多小时。

第二次是从加州搬家去新泽西,路过圣路易斯。

圣路易斯也是横跨两州,密西西比河的东边是伊利诺伊,西边是密苏里。

晚上住在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市Columbia的Motel6,现在凭记忆写游记,对于哥伦比亚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8月3日 星期三

70号州际公路从堪萨斯市到Topeka之间要收费。

今天是自出加州以来行程最短的一天,两百多英里,四小时就到了堪萨斯州的Salina,今天没有任何参观计划,却感觉比任何一天都累,只想躺下来,于是睡午觉,一直睡到六点,去超级市场买了几个玉米,电饭锅里一煮,很好吃。晚饭后接着睡。


8月4日 星期四

早上居然过了7点才醒来,仍然觉得没休息够似的。堪萨斯州称70号州际公路是美国的主街Main Street。路上很多警车,于是不敢开快车。昨天一天什么活动都没有,今天无论如何要找点事做,于是去参观了位于Hays的恐龙博物馆(见照片),儿子很开心,声言要参观路上所有的恐龙博物馆。

这个博物馆其实不光有恐龙,还有国货呢,凡是有点历史的都收藏在玻璃柜里,有日本的、韩国的、俄国的,本土的,不过我更对那些蝴蝶画感兴趣(见照片),几乎把所有的蝴蝶画都照了下来。

晚上住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不觉离家越来越近了。


8月5日 星期五

落基山脉好风光(见照片),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车在这里爬不动山,缺氧似的,油门踩到底,在限速60的路段,有时到不了50迈,频频被那些拖车、大卡车超过,后来好不容易赶了上来,居然被警察逮着超速,我可是带着雷达探测器Radar Detector的,根本没有测到他的讯号,而且我拐过山头才看到他,他也才能看到我,我一见他就减速,他跟了我一阵,然后把我拦下来,说我在限速65的地方开到了80,见鬼了,我见到他之前也就开到75,见到他之后马上降到65,根本不够开罚单的。遇到这样的警察,能怎么着?交钱吧,难不成我还千里迢迢跑到科罗拉多的交通法庭跟他对质?得不偿失。我还好,没有心情大坏。心想说不定因祸得福,警告我往后的路上别开快车,从而避免了本来可能发生的车祸呢。再说活了这么多年,知道做了亏心事肯定要遭天谴的,所以这点不痛快很快就过去了,倒是儿子的受了刺激,情绪低落,让我很不安心。我前世不知道是不是欠了科罗拉多的土地神,以前在丹佛转机也是,没有晚点,但是下一班飞机已经满载,在机场干等了9小时。

旅途的最后一个观光点是犹他州的天然拱Arches National Park(见照片),儿子怕累,我也就顺水推舟,没有爬到山顶去。沿途还有其他红石造型,也很好看(见照片)。

我们在Moab露营,这个地方物价好贵,中餐馆每个菜都在10元或以上,看到当地的房地产广告,六英亩的地皮,有栋一室一厅的小木屋Log Cabin,居然要价六十万。

晚饭后在镇上闲逛,看到一家精神物品商店,有瑜伽音乐,佛像、菩萨像,很大的水晶,还有人体气场Aura摄影,试了试,哇,我的所有气轮居然全部是紫色系,Lavendar和Light Purple,摄影师于是问我是不是经常冥想Meditation,我说没有。其实我当时在念经。


8月6日 星期六

昨夜下雨,在这干燥的地方,算喜雨吧。早上见到彩虹,依稀可见副虹(见照片)。

只管往回开,经过盐湖城,大盐湖,大盐碱地沙漠,又到了去年落脚的Wendover,又去同样的赌场就餐,然后在内华达州的威尔士Wells住下。威尔士很小,除了路两旁的加油站和汽车旅馆,没别的。


8月7日 星期日

以往在这一段沙漠,我是要开飞车的,至少90迈,内华达实在没什么可看的。因为罚单,得以慢慢欣赏沙漠风光。

以后不能在赌场Buffet了,又贵又不好,大人小孩一个价,我不食荤腥,他们的海鲜再好,与我何干?

离开三星期,回到加州,嗬,91号高标汽油涨到三美元一加仑了,一进加州就堵车,四条车道呐。加州越来越拥挤,是越来越不适合我这样田园化的人居住了,于是心里琢磨着在哪个州买个农场才好,每年去清静清静。

晚上六点四十五,终于到家了。停车的霎那,回忆起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人问我:你爷爷奶奶(我妈的父母)对你这么好,你将来要这样报答?我回答说:你们现在抱我上街玩,等我长大了,我也背你们上街去玩。固然儿子(奶奶的转世)现在已经不用我抱了,只是爷爷的转世我何时才能找到呢?

附:全程9678英里,总开销大约3000美元,其中汽油费1000元,住宿费1000元,饮食、门票、纪念品等1000元。

完稿于2005年9月1日

点击(3813) - 评分(669)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5273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vat
旅游可以让人暂时忘记自己的那个环境。
暂时远离喧哗,
暂时远离责任,
暂时靠近自己的心。
06-01-11 @ 07:47
评论源自: sunbow
非常翔实的游记,很有参考意义,多谢分享!
06-01-11 @ 19:41
评论源自: susu
看完这段文字,感觉作者是位修行之人,懂得生命、懂得感恩,如今收获的一切缘自过去的福报。
祝福-
06-03-18 @ 09:36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占星夜话

介绍星座、占星知识,对不起,不再答疑。

占星夜话的简化地址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