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马由缰

信马由缰
推荐此博客
逍遥

MJ:天皇巨星终于陨落

六月 27th, 2009
MJ 走了。
消息有点震惊,但绝不意外。

朋友冲进来报告Michael Jackson 的死信时,大家大眼瞪小眼了一下。
“怎么死的?!”,所有人问。
然后有三个人同时自问自答:“自杀?!”,“艾滋病?!”,“嗑药?!”。

对,Michael 肯定是非正常死亡-所有人的潜意识里,这是板上钉钉的,至少我们这一群活得比较认真的人这样认为。
媒体上看着Michael 日益塌下去的脸,一直觉得即使他明天死亡,我都不会惊诧。一般有他的新闻,我大致都会看看,但这十几年来,似乎就没看到过有关他的任何正面消息。

和先生讨论Michael ,惊讶于为什么他一夜之间就在媒体上、众人的谈论里从变态变成了天使。先生的回答大出意料之外:“杰克逊*本*来*就*是*个天使。媒体故意丑化他、以此来要挟他”。 - 我只知道先生从不听他的歌。

我有收藏癖,十年前家里就藏有“Michael Jackson History on Film” 的DVD。 不肯定自己是否从头到尾看过,但母亲认真看过一遍。我很惊讶她怎么受得了那些强烈的节奏,却原来母亲更感兴趣的,是对MJ几十年的容貌的变迁。没办法!从事和医学有关的工作的人看问题的视点总是不同。



终于有资格坐在汽车前排的儿子舒服地睡着了。到家后被叫醒、逼着洗澡,小小子儿开始在浴室里哭泣。问他为什么,他抽泣着:“人为什么会死?!”先生问他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答案也并不意外:“人永远也不会死。没有homework,没有report card。”这也算是他生活中最近最发愁的事,Michael Jackson 算是第一个他知道的人里头死去了的。

车里Soft Rock 电台经常放MJ 的歌。儿子倒也知道哪些是MJ的歌。而家里的小丫头经常会问那些声音稍微深沉一点的女性歌手是否是MJ。
那天饭桌上,小哥哥向妹妹介绍MJ是谁:“Michael Jackson is the guy who looks like a girl”。极奇怪地问他怎么会有这个结论,他说之前和校车上的女孩子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是大家一致的想法 - 那校车上坐的都是些4到8年级的孩子。

七、八年前曾看见一个电视节目MJ 购物,在一个高档艺术品商店。动辄标价就是几十万美金。只见MJ一路走过,看都不看标签,随便左一指,右一指,就完成了天文数字的shopping。当时跟先生说:“有钱的感觉真好。不过这样用钱,总有挥霍完的一天吧。MJ毕竟不象Bill Gates 一样有巨大的产业作为后盾。”先生很不屑:“妇人之见!”可惜,事情不幸被“妇人”言中 - MJ带着4亿的负债归西。

不记得在国内到底听没听过MJ的歌,毕竟这和本人当时热衷的古典音乐相去甚远。但既然大学期间霹雳舞、太空舞流行,想来MJ应该在当时的学生圈子里有一定市场。
第一次看MJ的影像作品应该是在东京Disney land,超巨大的银幕,似乎是三维的立体电影。那次算是被深深地震撼 - 天皇巨星真不是盖的,他能让观众的血液沸腾。
对MJ的劲歌热舞基本没有什么感觉,却会被“You Are Not Alone”这样深情的歌曲所打动。
尤其是十年前,为非洲灾民募捐的“We Are the World”的视频,我和的同事看了数遍。我知道这首歌和这个行动,有着MJ莫大的功劳。

(全是巨星。前排左三为MJ。We Are the World 由他作曲)

斯人已逝,当代音乐史因他而辉煌。
死亡对Michael 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愿他在天堂继续歌唱。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