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说晚安——马德里之二

07-06-04

Permalink 13:11:17, 分类: mots / 絮叨

天亮说晚安——马德里之二


仓皇到达,可以这么说。

凌晨三点的马德里,西班牙城际大巴的停车场,一张旅游手册上的复印地图,0度。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抵达吗?

太相信自己的脚力和经验,拖着箱子,凭着地图复印件,往市中心方向走了两个钟头——原来这才是最糟糕的。

后来在马德里走熟了以后,发现当晚放弃而上了taxi的地方居然已经是Prado大街了,Prado美术馆就在不远,市中心也在望...这时刻都不知道是胸闷还是骄傲了。

马德里的夜,不知名的平常街区。暗夜的醉鬼很热情,可惜无福消受,他一心想指路,可惜舌头大到他就算说中文我也听不清;在自助银行休息的清洁工很清醒,可惜我头昏脑胀说不溜西班牙语。当taxi到达太阳广场,扫街的工人用水冲洗着石子路,灯下水雾四起,冷到彻骨。通宵营业的巧克力店,四处是party散场的男女,一切都显得无比的廉价和疲惫,第一次,杯子里的巧克力像冻住的泥浆,让我腻味。

也许一个糟糕透顶的开头能挽救以后任何的意外了,马德里迅速家常起来,走街串巷,街市饭馆,每天正午的太阳下,太阳广场都是水泄不通。

第一次去了一个美术馆,还是付费的,惊觉即使是学生身份,任何优惠都不沾边了,原来自己竟来了欧洲这么久...Prado里以古典作品,中世纪作品为多,好在有很多Goya的画,他的黑色系列实在是惊艳,那种人性黑暗与灵魂之恶的力量,他的暗陈竟让我恍惚窥见蒙克那张《嚎叫》的晕眩感。一个美术馆能有一张叫人留步的作品,值矣...

夜色无边,走走停停。马德里,天亮说晚安,正如我初抵得那天。



Alcala大街是生动的,灯光亮了夜,也活了那些建筑。



通讯宫在玩一场灯光秀,整座宫殿在不同的色彩的光影变幻下,招呼出一份岁末的喜气,隔路观灯,颇有沿江赏礼花的情致。



通讯宫对面的公园,栏杆上的漫画展,很多反战讽刺的作品,塞万提斯给西班牙文学奠了个喜剧的基,一切皆可是玩笑。



好不容易挑出爱尔兰最有名的是James Joyce,却偏生被人玩笑地贴上了海明威的脑袋...当然,这块招牌另一面是正常的Joyce素描,呵,谁唬弄谁呢?



Alcala大街走到底就是这座Alcala门,倒有点香榭丽舍走尽即是凯旋门的味道。


(This photo is from the web)
Francisco Goya, Saturno devorando a un hijo, Prado Museum, Madrid

Goya的黑色系列中的一幅,《Saturno噬子图》,那种残到窒息的邪恶与生冽的气息,教人无法逼视,却又生生的移不开注视,艺术的悖论是真美的。



塞万提斯学院,在西班牙不朝拜一下这位大师怎么成?还有堂吉诃德和桑丘的雕像没去看呢...
点击(2819) - 评分(621) - 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doni

Il n'y a que la vie.
doni
doni 2.0
doni豆瓣


amis:
claude
sac
程亮|霞飞路
angry晖
林中牧

Hybride Mag
Double vie
萧|风
语|冰
mary
益虫
无常
茗禅
西安
blue
pulp
tian
栀子
tony's movie
爱双栖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