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易学奇人:宋代儒学理学大师谯定,博雅求真一生

15-11-22

蜀中易学奇人:宋代儒学理学大师谯定,博雅求真一生

蜀中易学奇人:宋代儒学理学大师谯定,博雅求真一生

8151.jpg


谯定,字天授,号达微,又称谯夫子,宋代儒学、理学大师,著有《易传》(又称《谯子易传》)。其现存作品,仅为一诗一文:诗见于宋末阮阅《诗话总龟》,题作《牧牛图》,文题为《答胡藉溪论<易>》,见于元代刘应李的《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全书》。

11月13日至14日,第三届中华长寿文化暨儒学宗师谯定学术研讨会在长寿举行,来自国内外的30余名专家学者围绕谯定的生平事迹、学术思想、门人后学、故里文化与海外影响等方面,做了一次全方位的解读——


1673.jpg



从《牧牛图》诗解读谯定思想
(王邦维——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教授)

根据史料记载,谯定一生著述颇多,但由于种种原因早已散佚不存,其现存作品,仅为一诗一文:诗见于宋末阮阅《诗话总龟》,题作《牧牛图》,文题为《答胡藉溪论<易>》,见于元代刘应李的《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全书》。王邦维从9首《牧牛图》诗入手,对诗中的谯定学术思想进行了解读。

王邦维说,就“牧牛”本身而言,与佛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传统的农耕社会,牧牛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但与人在宗教或道德修行中的行为思想联系到一起,就是来自印度佛教的创意——在佛家理念中,牛既是生产工具,也是深入思想观念的“圣物”。

王邦维说,谯定身处宋朝,很难对其本质有所了解,但他写下《牧牛图》时,一定也想到了佛教,这与他少时学佛的经历有关。从诗歌用词来看,如“圣道”,“微旨”、“太和”、“非礼”等,大多来自儒家,更多的则是儒佛杂糅,且还有道家的影子。从诗的层次来看,九首诗有一个递进层次,提倡“见性”、“明心”,强调人内心体认的修养工夫,虽不是在讲佛教的修行,但反映的思想正是对佛教修行次第的模仿。

绘制或刻制牧牛图,撰写牧牛图诗,在宋代,在巴渝地区,是一种流行的风气。王邦维以大足石刻《牧牛图诗》为例,十二幅图各配诗歌,诗讲的完全是佛教的内容,与佛教的禅宗直接相关。此外,唐末五代时人普明禅师,也曾作有《牧牛图颂》,与之相类。

王邦维认为,谯定的《牧牛图》诗应该配九幅图,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图,但就诗而言,与佛教禅宗的思想和风格有同有异,大足的牧牛图诗真正是禅师风格,言辞活泼,频现机锋。谯定的《牧牛图》诗虽然用的是一样的比喻,但行文平稳,不逾规矩,颇有夫子的模样。

王邦维总结,谯定的《牧牛图》诗,与其他的著述宗旨一样,反映了他的思想,更反映了他的学术背景,也就是以“儒”为主,结合了“佛”,稍微有一点“道”。
2377.jpg



谯定确为巴蜀《易》学传人代表

(祁和晖——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首批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巴蜀士人有淡泊名利的传统,博雅其身却往往不显名于朝堂。祁和晖说,因为正史失载,宋代巴蜀大地的隐逸经师、《易》师总数难以统计,但依据现有文献可以确定的是,谯定应是巴蜀《易》学象术学脉的传人代表。

关于谯定其人,因官位不显,著述基本无传,只能从《宋史》本传,宋子语录及方志中略知一二。幸运的是,祁和晖从川大教授粟品孝处,了解了谯定生平行迹与零星学术遗存,并据此进行了比对辨析。

祁和晖细读《宋史·隐逸传·谯定传》,发现谯定研习《易》的方法,与蜀学苏轼《毘陵易传》、苏辙《老子解》风格极为相似。二苏从蜀地道学家严君平学《易》,而谯定更是严君平一脉有谱系可凭的传人,《宋史·谯定传》记,谯定“学《易》于郭曩氏……郭曩氏者,世家南平(今属重庆市),始祖在汉为严君平之师,世传《易》学,盖象术之学也。”

祁和晖从三个方面进行了举证,力证谯定的术法贴近巴蜀易学正脉。在研究方法上,谯定认为“见(现)乃谓之象”是由象、而术、而理,正是严君平《易》象术具占验性质的一大特点。谯定强调“自见乃谓之象一语以入”,与苏轼《毘陵易传》所言“必有所见而后知……是故圣人之学也,以其所见者推至其所不见者”一脉相承。在对待佛学上,蜀《易》与时俱进,吸收佛老之学营养,而谯定“少喜佛学,析其理归于儒”,又做《牧牛图诗》——此乃佛教特有专题诗类,可谓不约而同。在气节志向上,巴蜀士人有淡泊名利的传统,谯定谨守严君平“淡泊”之旨,为人“不作苟见,不治苟得”不贪利禄。
3303.jpg



谯定与程颐不只是师生

(詹海云——台湾元智大学教授)

长久以来,学界一致认为谯定与程颐关系密切。但也争议不休:谯定与伊川是私淑(未能面授的弟子),还是学侣,抑或弟子?詹海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从程谯亦师亦友的关系,以及学术上的兼容存异上得到解答。

詹海云说,谯定与程颐关系的变化,与洛学入蜀、洛蜀两党交恶脉络不无关系。洛、蜀两 党交恶,表面上是因为论礼不合,实际上则是人性论、天理人情论、佛道论、中庸观、孟子观,以及经视观的不合。

谯定与程颐总共有3次相处。根据《宋史》,谯定第一次见程伊川于洛阳,弃其学(象数之学、道家之学、佛学),而从伊川学之精义(敬与致知格物);谯定第二次与伊川见面是在涪陵,相伴于点易洞。第三次,伊川返回洛阳,谯定在前往论学,《宋史》未提及,朱熹却认为二人并没见面。

詹海云根据谯定所学经历,对这三次见面进行了推断。谯定初学佛,深受涪陵禅风影响。第一次见伊川是到开封,伊川告诉他读《中庸》,且要持敬存养。谯定此时年轻,可能把捉不住人心,所以伊川的循序渐进的“敬”的工夫,是他觉得可以掌握的。第二次是伊川66岁编管涪陵,谯定陪伴伊川于点易洞。伊川曾约注《易传》,但其后两人都未进一步提及此事,必是在“钩深”、“点易”的过程中有些问题。换言之,此时触及易理深处,谯定在伊川存敬涵养、逐字体会(致知),和文人蜀学(苏轼)、民间蜀学、佛学的无念之间,生出了“究竟义”的疑惑。第三次见面,朱熹认为是未见到,很有可能是两人意见不同了——胡安国、刘勉之认为谯定言谈间对伊川有“不以为是”之感——谯定此时对道教有所追求,不是儒家范围,故与其早年“析佛理归于儒”,中年服从伊川“敬”教皆有不同。

詹海云说,由此可见谯定与伊川、朱子,在主敬、格物、见乃谓之象、无心等方面,是真的存在分歧。因此,谯定程门说(万斯同《儒林宗派》)是就文学而言,谯定非程门说(朱子之說),是就谯定最后宗旨所在,说谯定伊川学侣(全祖望说),是因其人品,学问均有值得伊川尊敬处。

4270.jpg


谯定一生长寿,至少有130岁

(杨可——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

谯定是涪陵学派的创始人,为宋代蜀学一大家,并有“程门一大宗”之称。他一生长寿,然而由于史料的缺乏,关于其年纪的问题一直争辩不休。杨可独辟蹊径,根据陆游诗稿文献记载,推测出谯定至少活了130岁。

杨可遍查陆游诗稿文献,发现了三处关于谯定的记载。他最先注意到的是陆游的一篇杂记,其中提及谯定:“近岁有谯定,雍孝闵,尹天民,亦皆以儒士得道。定今百二十余岁,故在青城山中采药道人有见之者,读易尚不辍也。”这里谯定为120余岁。

在淳熙七年,陆游在一篇诗稿中,再次提到谯定:“丈人祠西山谷盘,麻姑洞前松栎寒。仙翁欲觅渺无处,闻在清溪浴大丹。”国学大师钱仲联先生校注说“仙翁谓谯先生”。可见,陆游对于谯定并不仅仅只是过目而已,而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在淳熙十四年冬,陆游在严州任所所著的《剑南诗稿》卷十九有《寄谯先生》一诗,诗前有文说:“青城大面山中,有二隐士。一曰谯先生定,字天授……今百三十余岁,巢居崄绝,人不能到。而先生数年辄一出至山前,人有见之者。”这里谯定是130岁。

前后迥异的两种说法,难道是陆游记载有误?杨可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其最大的可能性当是第一篇诗文创作在淳熙三年左右,也就是上文的十余年之前。

他将这一推断放入《宋史》校验。那么谯定至洛从程颐游学的年龄大约在30-40岁之间,王质记其“弃家破产疲曳妻子以从之游”,也有可能。而在这个年纪,谯定也应该在易学上取得了一定的造诣。《宋史?胡舜陟传》记载,胡舜陟奏报谯定之事,其象数之名显于此时。此外,程颐于绍圣四年十一月至涪州编管,其时程颐63岁,谯定40岁左右;而靖康初谯定至崇政殿说书时在60岁左右,两个时间点也符合实际情况。

以上种种,杨可判断谯定至少活了130岁。

5247.jpg


张行成得谯定“余意”

(刘复生——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宋史》记载,“定《易》学得之程颐,授之胡宪、刘勉之,而冯时行、张行成则得定之余意者也”,《宋元学案》也有类似记载。刘复生由此推断,张、冯二人与胡、刘不同,与谯定没有直接的传承关系。那么,应该如何理解这个“余意”呢?

刘复生说,辨析谯定与张行成的传承关系,对于梳理蜀中易学传承,理解“易学在蜀”的传统说法有很大助益。

刘复生介绍,“观物先生”张行成,南宋临邛(今四川邛崃)人。历官直徽猷阁、兵部郎中、知潼川府,代表作有《述衍》十八卷、《翼玄》十二卷、《元包数义》三卷,《潜虚衍义》十六卷等,其学以邵雍之说为归宿,是蜀中易学大家。

6213.jpg

7161.jpg





蜀中易学南宋时大盛,究其学术传播之源有两种途径,一是北宋末邵雍之子邵伯温入蜀,二是谯定于南宋初“复归蜀”,两人所传之易,皆易象数学。

刘复生推测,张行成学易,得邵伯温精髓后,不满于“伯温之解于象数未详,复为推衍”,发挥了邵雍象数学。恰此时,学《易》于郭曩氏的谯定,于南宋初“复归蜀”,且栖隐于青城,在蜀中传播易之象数学。张行成顺其自然得其“余意”,结合邵伯温之传,专注于研究邵雍“皇极经世”理论,故而能在邵雍著作中找到新的“突破点”。

故此,刘复生认为,张行成的易学,从师承和学旨上,虽然都不是谯定正传,却与谯定象数之传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所以,张行成得谯定“余意”,正是理所当然的! 文/记者 徐媛 图/记者 骆英

宗师风范 楷模长存

——重庆市旅游文化研究院院长、长寿文化研究会会长李永明谈谯定对长寿文脉

谯定与巴妇清、还珠楼主并称“长寿三贤”。谯定是宋代程颐门下一大宗师,?渊是朱熹门下杰出的传承学者,他们引领的涪陵学派是理学的著名学派,在我国和巴蜀学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然而,学界关于谯定的籍贯、年纪,以及谯先生、?先生的学术思想和卓越贡献却一直争议不休。11月14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在长寿湖畔采访了重庆市旅游文化研究院院长、长寿文化研究会会长李永明。

记者:关于谯定的籍贯问题一直热度不减,大家说法不一,包括长寿、涪陵,甚至还有南川等地。人们很好奇,谯定到底是哪里人?

李永明: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朱熹的侄子兼弟子祝穆《方舆胜览》、宋末元初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皆有记载,谯定是涪州乐温县玉溪里人。

宋代的乐温县玉溪位于何处呢?乐温县于明初改名为长寿县,乐温县之“玉溪”,自然即长寿县之“玉溪”。明朝成化《重庆府志·长寿县志》记载,长寿当时有“二十四里”,其中之一即“玉溪”,而玉溪里“在长寿县西北七十里”。康熙五十三年《长寿县志·山川类》载:“玉溪,治西七十里”。玉溪,是今天大洪河的旧名。玉溪里,就在今天的重庆市长寿区万顺镇境内。

记者:长寿因“人多寿考”而得名,谯定被推崇为长寿寿星“代言人”。关于他的年纪说法很多,120岁、130岁、150岁,还有得道成仙的传说,您怎么看?

李永明:关于谯定的年纪,有名有姓对此有论述的有两人。一是宋代大诗人陆游,谯定有个弟子叫做张浚,张浚是陆游的老师,陆游是谯定的再传弟子。二是王质,谯定的另一个弟子,在南宋年间曾来蜀地为官,也记载过谯定的年纪。根据他们的记述,谯定有120岁、130岁,明朝大诗人杨慎在《青城五老赞谯定》中写到“年百廿岁,有婴孺姿”,颇为可信。

另外,对于谯定奇高的寿元,是有其科学依据的。其一,谯定是一个大学问家,同时也是一位隐者,隐栖于山岭之中,求得心灵宁静,不容易受世俗外界的干扰。其二,根据陆游的诗稿,谯定炼丹,对医药有相当的研究。由此可以推断,谯定必是长寿之人。

记者:谯定一生皓首穷经,且学得多而杂,佛学、易学、道学都有涉及,最后还自成一派。在著名的“洛学入蜀”中,谯定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李永明:谯定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他虽然师从程颐,但他的很多学问主张并不与程颐相同。他与程颐的关系,不仅仅是师生关系,是学侣,也是亦师亦友。

绍圣四年(1097年)十一月,程颐被贬涪州,谯定随同前往,协助程颐于北岩普净禅院撰成《周易程氏传》,两度跟随程颐游学,而深得伊川洛学之精髓。

后来,谯定避开当时蜀学与洛学之争,将洛学的精髓传承于后人,直接培养了刘勉之、胡宪、张浚(四川绵竹人)等学者,不仅推助了程氏洛学向朱熹闽学的过渡和吕祖谦金华学派、张栻湖湘学派的发展,而且实现了程氏洛学在四川的广泛传播即“洛学入蜀”。所以谯定在洛学入蜀中,有助推之功,并在此基础上,开创了涪州学派。
 
记者:宋以后,确切地说是在谯、?后,长寿名人称得上是层出不穷,与二人有何关系?

李永明:还珠楼主李寿民的《珠还》曾有记述:“李氏祖先,有好几代都精研易理,曾著有《读易辨疑》等书,不下二十余种。”可见这个家族对于易学的重视和熟悉,已经达到何种程度。

正是由于像李氏家族这样的文化世家,对谯、?学术的追慕和传承,带来了明清时期长寿科举的发达。据民国三十三年《长寿县志》记载,明清540余年间,长寿文科进士总共52名,诞生了张兰清等五名翰林。明朝进士总数在四川省排名第十,在重庆排名第四;清朝进士总数在四川省排名第七,在重庆排名第三。这些长寿走出的进士,如聂贤、韩鼎晋、李彬然等人,则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迹。

可以说,谯定、?渊的道德风范和学术成就,为长寿的文化发展树立了楷模,对后代的长寿人有一种无形的深远影响和激励作用。 记者 徐媛

谯定《牧牛图》诗九首

第一首:喜见双眸白,通身黑尚全。整思南亩稼,还忌牧童鞭。妄色无轻斈,非观巳屡悛。回光惟圣道,此外竟何缘?

第二首:耳角冰霜洁,须知听不讹。法言缘理辨,邪说自心诃。响外聆微旨,音中味太和。滛荒无复入,非礼末之何。

第三首:白口缠圈索,言非驷莫追。心声休妄发,敬道复何疑。正信通神鉴,渊谈恊初仪。能为天下则。诚自我无欺。

第四首:四足虽更白,犹冝鼻索拘。草田方缓执,禾径未相踰。歩歩无非履,心心向大途。见闻言动事,到此竟何殊。

第五首:鼻索何劳执,长鞭已弃间。大田随俯仰,古道任回环。义草餐清野,仁泉饮碧湾。徳纯非用牧,危坐对层山。

第六首:一饱心休息,安眠百不知。有形随处寄,毋意复何疑。用舎非关念,优游絶所窥。相忘人世外,惟有牧童儿。

第七首:圈索离牵执,从兹牧者亡。何心拘小莭,平歩蹈中常。饥饱随时过,行蔵任运将。春山春草緑,逄处可充肠。

第八首:日暖随方去,天寒隐有余。当行非俟牧,可止便安居。饮食和粗细,周旋契疾徐。权几虽应用,岂外是如如。

第九首:相尽云何牧,心融孰是牛。我人依妄立,学行假名修。不见当先迹,宁知有后由。鞭绳应到此,聊为且有留。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3183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中国易学风水评论

『中国易学风水评论』是 中国风水学院   专门面向北美读者朋友的海外版。 『中国易学风水评论』为北美中文网的读者朋友提供最全面中国易学界最热点新闻报道及最新学术交资讯。最全面披露“南京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的来龙去脉。最全面的发表来自最权威学院派专家学者和来自最具代表性的易学堪舆风水领域大师以及最能广泛代表广大易学堪舆风水爱好者声音的网友,易友对周易及堪舆风水最全面,最深入的剖析,最新的评论和观点。聚焦最权威专家对中国易学及堪舆风水最全面,最深入的剖析,最新的评论和观点。最全面介绍中国易学及堪舆风水『实用家居风水,实用建筑风水,实用办公室风水』专题知识。『中国易学风水评论』是你进一步了解中国易学风水的最新资讯及易界综合信息主要途径。最强大易界综合信息是使你自由畅游于易学风水网络世界的最佳选择! 欢迎阁下发表针对这些领域的评论和观点。 (一切文章都可以转载,但是必须保留作者签名和原文链接)任何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中国易学风水评论』立场无关! 业务信箱:  CZFS@QQ.COM   zgfsxy@163.com      投稿信箱: 86mba@sina.com       业务咨询QQ 号码:654593354 机构合作QQ号码 :524199848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zcfsscom,  或直接微信添加朋友处于公众号 搜索:状元风水设计策划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