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马丁:《春秋》的作者到底是不是孔子?

14-11-12

Permalink 11:57:30, 分类: 传统文化自由谈, 传统文化

柯马丁:《春秋》的作者到底是不是孔子?

柯马丁:《春秋》的作者到底是不是孔子



%u67EF%u9A6C%u4E01%uFF1A%u300A%u6625%u79CB%u300B%u7684%u4F5C%u8005%u5230%u5E95%u662F%u4E0D%u662F%u5B54%u5B50


柯马丁在复旦中文系的讲座中,梳理了孔子由“经典解释者”到“经典作者”的脉络。


 柯马丁上世纪80年代在北大学习汉语,之后在科隆大学取得汉学博士学位,后长期任教于美国。


有一种普遍的看法:战国晚期时,包括孟子、韩非子、荀子在内的时人,基本上都同意《春秋》是孔子作的。10月30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方系系主任柯马丁(Martin Kern)教授在复旦大学中文系的讲座上完全否定了这种观点,他通过对战国到西汉传统典籍和出土文献的文本细读和重新诠释,建构了一条孔子由“经典解释者”到“经典作者”的脉络,而其中的一个关键是司马迁。


对战国文献中孔子作《春秋》存疑

%u67EF%u9A6C%u4E01%uFF1A%u300A%u6625%u79CB%u300B%u7684%u4F5C%u8005%u5230%u5E95%u662F%u4E0D%u662F%u5B54%u5B50



柯马丁称,战国时代的文献中最多有两种提到了“孔子作《春秋》”,一个是《孟子》,一个是《公羊传》。说最多两种,是因为很难判断文本里的某一段话确实是战国时代的,尤其是《孟子》。《孟子·滕公下》中讲《春秋》是当时的作品,引用孔子的话“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然后“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但《孟子》中有两个问题没有提及,一个是“孔子作《春秋》”没有具体缘由或任何历史事件细节,不是跟某一个具体的事情联系起来,第二也没有谈孔子任何的个人经验。

柯马丁指出:“这两个《孟子》没有谈及的‘疑点’,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得到完美补充。”《史记·孔子世家》解释了“孔子作《春秋》”的背景和缘由——“君子病没世而名不称焉。吾道不行矣,吾何以自见于后世哉?”——因为孔子之道不行于世,所以他根据鲁国国史作《春秋》,又言其读者是“后有王者”。并且,孔子的个人经验也加入进来,他两次自述是为后世而作《春秋》,表达“自现”的欲求,而且要达到别人能“知我”的目的。这些文本是孔子在生命最后时刻说的这些话,“好像是他的遗嘱,而且以《春秋》来代替他失败的生活。”

%u67EF%u9A6C%u4E01%uFF1A%u300A%u6625%u79CB%u300B%u7684%u4F5C%u8005%u5230%u5E95%u662F%u4E0D%u662F%u5B54%u5B50


另外一个战国文本《公羊传·哀公十四年》中对于“孔子作《春秋》”的记述是“君子曷为为《春秋》”,一般认为这个君子就是孔子。但是柯马丁认为首先认定君子是孔子的证据来源于《史记》、《淮南子》、《说苑》等汉代文献,但是证明这些汉代文献的又是《公羊传》,这是一种循环论证。另外,《左传》、《公羊传》中同时出现“君子曰”、“孔子曰”(或“仲尼曰”),显然作者认为两者是有区别的,不认为君子就是指孔子。

而传统以《韩非子·内储说》为孔子作《春秋》的证据,在柯马丁那里,恰恰是反例:《韩非子》不是说孔子作《春秋》,而是解释《春秋》;不是在谈孔子自己的《春秋》,而是当时的实录。所以柯马丁认为,战国仅有的两种写明“孔子作《春秋》”文献是存在疑问的,不能作为支持的证据。


司马迁塑造了孔子《春秋》作者身份

%u67EF%u9A6C%u4E01%uFF1A%u300A%u6625%u79CB%u300B%u7684%u4F5C%u8005%u5230%u5E95%u662F%u4E0D%u662F%u5B54%u5B50%3F



那么《春秋》的作者被汉人认定为是孔子又是从何而来?柯马丁认为,这里面的关键人物是司马迁。太史公在《史记》中从各个方面丰富和强调着孔子和《春秋》的关系,其中最著名的是《太史公自序》中那段关于圣贤遭遇困苦之后而有所作为的论述:“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但里面存在严重有悖史实的地方,一个是吕不韦写《吕氏春秋》是在其任秦国相时,而不是遭遇挫折后;另一个是韩非子完成《说难》、《孤愤》的时间也是在来秦之前,和成为阶下囚而发愤没关系。更为关键的是,孔子颠沛于列国,困于陈、蔡之间而作《春秋》,这个细节并不见于《孟子》中。

另外,柯马丁提示我们注意司马迁在《史记》中,特别强调“知”、“知我”对于孔子的意义,如孔子见获麟后,喟然叹曰:“都不了解我啊!(莫知我夫)”又说:“只有天能了解我吧!”而在《论语》中所有提到“知”的文字,从没有强调“知”对于孔子的重要性,二者是矛盾的。

所以柯马丁认为司马迁对于孔子的“作者”身份进行了“创造”。孔子和《春秋》是有关系的,但不是作者与作品的关系。在先秦时代没有人说孔子编史,孔子是作为最敏感的读者和阐释家存在的,经过司马迁有意的塑造,孔子在汉代被以“作者”的身份而接受下来。司马迁或许不是塑造孔子“作春秋”的最初起源,但肯定是重要的一个环节。那么司马迁是出于何种目的来进行这样的“创造”呢?柯马丁告诉早报记者,“这样做对司马迁本人来说非常重要。他根据自己的遭遇,把孔子作为一个样板。”众所周知,司马迁因为替李陵辩白而遭受宫刑,《史记》寄托了他全部的追求。在《史记》中只有屈原和孔子得到了司马迁“相见其为人”的待遇,柯马丁认为他们三人都是那种悲剧式的英雄。司马迁极力把孔子塑造成等待了解与承认的作者,并且说“等待的那个人就是我”。在这样的过程中,司马迁也通过《史记》“创造”了他自己——英雄圣人式的角色。

经过司马迁的塑造,孔子作为《春秋》的身份,在西汉晚期被广泛接受下来。“但这并不是突然的,中间肯定还有其他人的参与,只不过由于传世材料太少,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给出详细的描述。”柯马丁对早报记者说。

虽然在汉代,建构孔子是《春秋》作者,帮助《春秋》在经典中地位抬升,进入到六艺的序列,但现在把《春秋》,甚至整个六艺和孔子的作品与作者关系剥离开来,并不会影响《春秋》的价值和意义。“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谈到经典是什么,经典就是永远不可能讲完(的作品)。为什么我们现在仍然需要读经典?因为它们对每个时代都能提供一些新的了解、新的思维。经典,在不断地述说它自己的意思,有新的读者,经典也对读者讲新的信息。好像经典本身就是它的作者。所以说,《春秋》没有作者,是《春秋》的优点,而不是缺点。”柯马丁解释道。 东方早报记者 徐萧


中国易学风水评论

『中国易学风水评论』是 中国风水学院   专门面向北美读者朋友的海外版。 『中国易学风水评论』为北美中文网的读者朋友提供最全面中国易学界最热点新闻报道及最新学术交资讯。最全面披露“南京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的来龙去脉。最全面的发表来自最权威学院派专家学者和来自最具代表性的易学堪舆风水领域大师以及最能广泛代表广大易学堪舆风水爱好者声音的网友,易友对周易及堪舆风水最全面,最深入的剖析,最新的评论和观点。聚焦最权威专家对中国易学及堪舆风水最全面,最深入的剖析,最新的评论和观点。最全面介绍中国易学及堪舆风水『实用家居风水,实用建筑风水,实用办公室风水』专题知识。『中国易学风水评论』是你进一步了解中国易学风水的最新资讯及易界综合信息主要途径。最强大易界综合信息是使你自由畅游于易学风水网络世界的最佳选择! 欢迎阁下发表针对这些领域的评论和观点。 (一切文章都可以转载,但是必须保留作者签名和原文链接)任何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中国易学风水评论』立场无关! 业务信箱:  CZFS@QQ.COM   zgfsxy@163.com      投稿信箱: 86mba@sina.com       业务咨询QQ 号码:654593354 机构合作QQ号码 :524199848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zcfsscom,  或直接微信添加朋友处于公众号 搜索:状元风水设计策划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