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09

Permalink 12:51:42, 分类: default

经典哲理文章,人生需要支点

点击打开链接 一次我和一位老同志出差半月,两人作业配合默契,空闲时刻安排得有条不紊,且相辅相成,其乐悠悠。  清晨,他天不亮就起床,跑步、练功,寒冬腊月的,回到旅馆浑身热气腾腾,脸上缀满了汗珠;我呢,蒙蒙亮起床,散散步,伸伸腰,然后就着音乐的韵律,伴着清晨的暖阳,读几首唐诗,背几首宋词,时而浅吟低唱,时而高声朗读,浑身清新,通体舒泰。晚上,又是他练功,我听音乐、读文章,功课结束以后,我俩面对面偎床而坐,他读功法(或许我太笨,或许是没兴趣,我一向不知他练的是啥功,反正不是******),有时摇头摆尾,有时允许如鸡啄米,有所悟或有所得时,激动得一拍大腿,惊得我也一跳;我则读我的黑格尔,时而掩卷深思,时而低头默想,安静无声。虽然他动如脱兔,我静若处子,共处得却有情风趣,有滋有味。  一次,他一拍大腿以后,我微笑问他:“你每日勤学苦练,想必收成不小?”  他兴趣盎然,大讲功法的神妙,好像这个世界上不练功的都是傻子。然后说:“你看,我自练功以后,这身体好多了。”  我点允许,笑了笑说:“所以革命家说,生命在于运动。”  他又是一拍大腿:“太对了!生命即是要运动,一运动起来浑身都是劲,全身所有细胞都活了起来。只要运动才干身体好,只要运动才干长命,只要运动人才有精力。”  我点了允许,又笑了笑说:“但是道学家说,生命在于静养。你说对吗?”  他若有所思,默不作声。我接着又说:“他看那山中老道,个个面皮光润,鹤发童颜,神采奕奕,动辄一百多岁,比那些每天运动的人寿高多了吧?他们但是从不运动,全靠静养。他再看,动物界啥寿数最长?是老龟吧?人称千年老龟嘛,一活即是几千岁。老龟它也是从不运动,趴在井底一动不动,那真的是静养啊!”  他点允许:“也对。”  我又说:“但是哲学家说,生命在于平衡。”  这下他很快就允许同意:“不错。”  我拍拍手中的黑格尔:“我就信赖哲学家。”  这是其时应时应景的几句玩笑话,往后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人生的支点不即是平衡吗?也可以说是“不偏不倚”吧。  我有些中医兄弟,常听他们谈医论道,颇感医道通于世道,研讨一些医理,亦深得人生之妙。比方某人身上长了些脓疮,一看就晓得是体内热毒跑出来了,对这一病症,医家从来有两派:凉派以为,既是热毒外泄,下凉药清热泻火即是;但寒派则以为,热毒之所以猖狂,是因为患者的体质不强,此刻若下凉药,必伤元气,体质更亏;这时不光不能用凉药,反而要温补,体质增强了,热毒虽一时不能消除,也不能为非作歹了。看来都有道理。比方敌人攻来,一方建议迎头痛击,一方建议构筑城墙。温寒两派,各不相谋,各立门户,争论不休。名医则以为,坚持体内平衡,需泻则泻,宜补则补,以中庸为用。  从医道亦可悟出为人、结交之道。从大体上说,结交处人,亦须平衡,不疏不密,坚持必定的间隔。密则生过节,疏则出纰漏;间隔是庄严,间隔是信赖,间隔能使友谊更深,间隔能使人对你愈加尊敬。当然,也还要看具体情况。豪情深笃的兄弟,那就无妨“君子之交淡如水”,一年半载不照面,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仍然不伤友谊,有难处说一声,照样为你奔波;豪情浅的兄弟就不行了,几天不打招待,或许就把你忘了。所以,深友宜淡处,淡友需浓交。这是结交。再说处人。  和人共处,往常若素,假如你俄然对他冷漠了,他会在心里想:我是不是在哪儿开罪他了,所以对你生出戒意。假如你对他俄然热心起来,他又会想:你是不是有啥需求于我?是不是你干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怕我晓得了?特别是对你有误解的,越要淡然处之,让误解在时刻中自消;你假如因而过疏,误解必然加深;你假如想对他密点,在你看来,好像要证明你对他没坏心,无恶意;在他看来就不是这样了,他会想:你看,这是真的吧?做贼心虚,假热心,令人作呕!误解就被证实。  做人难哪!处人结交,宜疏则疏,宜密则密,以平衡为佳。  做人之道,亦可延伸到为官之道。从为官来看,一是处人,二是干事。  先说处人。我知道一位官员,一步登天,三年连升五级,官居高位。其人水平通常,才能通常,政绩通常,也没听说他有啥大的来头。是啥原因使他春风得意呢?他本来的领导、搭档、部下,自觉构成一个班子,认真研讨,成果发现他的奥妙:他夫人是电脑专家,他让夫人专门为他规划了一套处理官场联系的软件,叫“官场网络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他把省、市、县编成ABC三级,再把各级关键人物依据其身份、位置、效果编成号码,比方,省级是A级,省里的关键人物就别离编成A1、A2、A3等等,市级是B级,市里的关键人物就别离编成B1、B2、B3等等,照此类推。一年到头,哪一天该访问谁,选用啥办法访问等等,都输入电脑。每天翻开电脑,只需输入当天日期,再按回车键,电脑立刻就通知你今日应该去访问谁,选用啥办法,带多少礼物礼金等等。电脑是客观的,所坚持的准则,自然是平衡。  在官场,切忌投靠某一人。身在官场,与上头领导的联系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但这里有个度的把握疑问。从轻处说,把握欠好,就会被人以为是卑躬屈膝溜须拍马。当然,群众意见狗屁都不顶,但形象也不能说一点都不重要吧?从重处说,投靠或许会给你带来较大利益,但一起也存在巨大的危险呀。谁都不是神仙,不能料事如神,要是站错了队,你的与之俱荣的期望就成了与之俱损的成果。你输得起吗?比方,一个单位假如分红两派,两个喽罗,两大阵营,你投靠A,他投靠B,所以你成了A的人,他成了B的狗。官场无定数,假如A俄然间倒了霉,而B又荣登宝座,你的下场还用问吗?  王蒙先生说:“不把自个轻易地绑到某个人的战车上。”这但是至理告诫哪。  单位里几个领导意见纷歧,彼此矛盾,对某些人来说,是大好时机,正巧借此靠一个卖一个亲一个臭一个,来给自个寻觅提升的时机立身的位置,这但是最最危险的。你想,你靠的人,即便取得权势,不必定记住你,比你联系亲的人多的是,而你开罪的那个人,就要记恨你一辈子。且不说你开罪的那人明日是不是取得权势,官场是奇妙莫测的,此刻闹矛盾的几个人,或许过几天联系俄然变好了,团结一致了,你又成了啥人呢?  官场如战场,那里虽不见硝烟,不见刀光,不见枪戟,但处处是圈套,不时有地雷,所以仍是小心翼翼,保安全重要。仍是古人说的好:安全是福哇。  再说干事。官场主要是人难缠,事不多,很简单。说白了,即是不能不认真,也不能太认真,最佳是用中庸,走半步:早半步或晚半步。早半步可得习尚之先,晚半步不冒无谓的危险。但不能早一步或晚一步。早一步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晚一步就会他人牵牛你拔桩;早一步花还未开,晚一步瓜已落去。半步就不同了,早半步嫩蕊初放,晚半步瓜熟蒂落,不用你着手去摘。  所谓平衡、中庸,并不是一些人所了解的折中、一半对一半的意思,而是要灵活运用。比方秤吧,秤砣就要依据物体的重量,在秤杆上摆布移动。个中奥妙,在此难以说透,你自个把握吧。  孔子云:“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在夫子看来,中庸乃至高境地,做到很难。不过,现代人比孔子那时前进多了,啥都能办到,况且中庸?你说是吗? 学历教育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2:50:32, 分类: default

经典哲理文章,人生需要支点

点击打开链接 一次我和一位老同志出差半月,两人作业配合默契,空闲时刻安排得有条不紊,且相辅相成,其乐悠悠。  清晨,他天不亮就起床,跑步、练功,寒冬腊月的,回到旅馆浑身热气腾腾,脸上缀满了汗珠;我呢,蒙蒙亮起床,散散步,伸伸腰,然后就着音乐的韵律,伴着清晨的暖阳,读几首唐诗,背几首宋词,时而浅吟低唱,时而高声朗读,浑身清新,通体舒泰。晚上,又是他练功,我听音乐、读文章,功课结束以后,我俩面对面偎床而坐,他读功法(或许我太笨,或许是没兴趣,我一向不知他练的是啥功,反正不是******),有时摇头摆尾,有时允许如鸡啄米,有所悟或有所得时,激动得一拍大腿,惊得我也一跳;我则读我的黑格尔,时而掩卷深思,时而低头默想,安静无声。虽然他动如脱兔,我静若处子,共处得却有情风趣,有滋有味。  一次,他一拍大腿以后,我微笑问他:“你每日勤学苦练,想必收成不小?”  他兴趣盎然,大讲功法的神妙,好像这个世界上不练功的都是傻子。然后说:“你看,我自练功以后,这身体好多了。”  我点允许,笑了笑说:“所以革命家说,生命在于运动。”  他又是一拍大腿:“太对了!生命即是要运动,一运动起来浑身都是劲,全身所有细胞都活了起来。只要运动才干身体好,只要运动才干长命,只要运动人才有精力。”  我点了允许,又笑了笑说:“但是道学家说,生命在于静养。你说对吗?”  他若有所思,默不作声。我接着又说:“他看那山中老道,个个面皮光润,鹤发童颜,神采奕奕,动辄一百多岁,比那些每天运动的人寿高多了吧?他们但是从不运动,全靠静养。他再看,动物界啥寿数最长?是老龟吧?人称千年老龟嘛,一活即是几千岁。老龟它也是从不运动,趴在井底一动不动,那真的是静养啊!”  他点允许:“也对。”  我又说:“但是哲学家说,生命在于平衡。”  这下他很快就允许同意:“不错。”  我拍拍手中的黑格尔:“我就信赖哲学家。”  这是其时应时应景的几句玩笑话,往后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人生的支点不即是平衡吗?也可以说是“不偏不倚”吧。  我有些中医兄弟,常听他们谈医论道,颇感医道通于世道,研讨一些医理,亦深得人生之妙。比方某人身上长了些脓疮,一看就晓得是体内热毒跑出来了,对这一病症,医家从来有两派:凉派以为,既是热毒外泄,下凉药清热泻火即是;但寒派则以为,热毒之所以猖狂,是因为患者的体质不强,此刻若下凉药,必伤元气,体质更亏;这时不光不能用凉药,反而要温补,体质增强了,热毒虽一时不能消除,也不能为非作歹了。看来都有道理。比方敌人攻来,一方建议迎头痛击,一方建议构筑城墙。温寒两派,各不相谋,各立门户,争论不休。名医则以为,坚持体内平衡,需泻则泻,宜补则补,以中庸为用。  从医道亦可悟出为人、结交之道。从大体上说,结交处人,亦须平衡,不疏不密,坚持必定的间隔。密则生过节,疏则出纰漏;间隔是庄严,间隔是信赖,间隔能使友谊更深,间隔能使人对你愈加尊敬。当然,也还要看具体情况。豪情深笃的兄弟,那就无妨“君子之交淡如水”,一年半载不照面,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仍然不伤友谊,有难处说一声,照样为你奔波;豪情浅的兄弟就不行了,几天不打招待,或许就把你忘了。所以,深友宜淡处,淡友需浓交。这是结交。再说处人。  和人共处,往常若素,假如你俄然对他冷漠了,他会在心里想:我是不是在哪儿开罪他了,所以对你生出戒意。假如你对他俄然热心起来,他又会想:你是不是有啥需求于我?是不是你干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怕我晓得了?特别是对你有误解的,越要淡然处之,让误解在时刻中自消;你假如因而过疏,误解必然加深;你假如想对他密点,在你看来,好像要证明你对他没坏心,无恶意;在他看来就不是这样了,他会想:你看,这是真的吧?做贼心虚,假热心,令人作呕!误解就被证实。  做人难哪!处人结交,宜疏则疏,宜密则密,以平衡为佳。  做人之道,亦可延伸到为官之道。从为官来看,一是处人,二是干事。  先说处人。我知道一位官员,一步登天,三年连升五级,官居高位。其人水平通常,才能通常,政绩通常,也没听说他有啥大的来头。是啥原因使他春风得意呢?他本来的领导、搭档、部下,自觉构成一个班子,认真研讨,成果发现他的奥妙:他夫人是电脑专家,他让夫人专门为他规划了一套处理官场联系的软件,叫“官场网络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他把省、市、县编成ABC三级,再把各级关键人物依据其身份、位置、效果编成号码,比方,省级是A级,省里的关键人物就别离编成A1、A2、A3等等,市级是B级,市里的关键人物就别离编成B1、B2、B3等等,照此类推。一年到头,哪一天该访问谁,选用啥办法访问等等,都输入电脑。每天翻开电脑,只需输入当天日期,再按回车键,电脑立刻就通知你今日应该去访问谁,选用啥办法,带多少礼物礼金等等。电脑是客观的,所坚持的准则,自然是平衡。  在官场,切忌投靠某一人。身在官场,与上头领导的联系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但这里有个度的把握疑问。从轻处说,把握欠好,就会被人以为是卑躬屈膝溜须拍马。当然,群众意见狗屁都不顶,但形象也不能说一点都不重要吧?从重处说,投靠或许会给你带来较大利益,但一起也存在巨大的危险呀。谁都不是神仙,不能料事如神,要是站错了队,你的与之俱荣的期望就成了与之俱损的成果。你输得起吗?比方,一个单位假如分红两派,两个喽罗,两大阵营,你投靠A,他投靠B,所以你成了A的人,他成了B的狗。官场无定数,假如A俄然间倒了霉,而B又荣登宝座,你的下场还用问吗?  王蒙先生说:“不把自个轻易地绑到某个人的战车上。”这但是至理告诫哪。  单位里几个领导意见纷歧,彼此矛盾,对某些人来说,是大好时机,正巧借此靠一个卖一个亲一个臭一个,来给自个寻觅提升的时机立身的位置,这但是最最危险的。你想,你靠的人,即便取得权势,不必定记住你,比你联系亲的人多的是,而你开罪的那个人,就要记恨你一辈子。且不说你开罪的那人明日是不是取得权势,官场是奇妙莫测的,此刻闹矛盾的几个人,或许过几天联系俄然变好了,团结一致了,你又成了啥人呢?  官场如战场,那里虽不见硝烟,不见刀光,不见枪戟,但处处是圈套,不时有地雷,所以仍是小心翼翼,保安全重要。仍是古人说的好:安全是福哇。  再说干事。官场主要是人难缠,事不多,很简单。说白了,即是不能不认真,也不能太认真,最佳是用中庸,走半步:早半步或晚半步。早半步可得习尚之先,晚半步不冒无谓的危险。但不能早一步或晚一步。早一步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晚一步就会他人牵牛你拔桩;早一步花还未开,晚一步瓜已落去。半步就不同了,早半步嫩蕊初放,晚半步瓜熟蒂落,不用你着手去摘。  所谓平衡、中庸,并不是一些人所了解的折中、一半对一半的意思,而是要灵活运用。比方秤吧,秤砣就要依据物体的重量,在秤杆上摆布移动。个中奥妙,在此难以说透,你自个把握吧。  孔子云:“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在夫子看来,中庸乃至高境地,做到很难。不过,现代人比孔子那时前进多了,啥都能办到,况且中庸?你说是吗? 学历教育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2:49:56, 分类: default

经典哲理文章,人生需要支点

点击打开链接 一次我和一位老同志出差半月,两人作业配合默契,空闲时刻安排得有条不紊,且相辅相成,其乐悠悠。  清晨,他天不亮就起床,跑步、练功,寒冬腊月的,回到旅馆浑身热气腾腾,脸上缀满了汗珠;我呢,蒙蒙亮起床,散散步,伸伸腰,然后就着音乐的韵律,伴着清晨的暖阳,读几首唐诗,背几首宋词,时而浅吟低唱,时而高声朗读,浑身清新,通体舒泰。晚上,又是他练功,我听音乐、读文章,功课结束以后,我俩面对面偎床而坐,他读功法(或许我太笨,或许是没兴趣,我一向不知他练的是啥功,反正不是******),有时摇头摆尾,有时允许如鸡啄米,有所悟或有所得时,激动得一拍大腿,惊得我也一跳;我则读我的黑格尔,时而掩卷深思,时而低头默想,安静无声。虽然他动如脱兔,我静若处子,共处得却有情风趣,有滋有味。  一次,他一拍大腿以后,我微笑问他:“你每日勤学苦练,想必收成不小?”  他兴趣盎然,大讲功法的神妙,好像这个世界上不练功的都是傻子。然后说:“你看,我自练功以后,这身体好多了。”  我点允许,笑了笑说:“所以革命家说,生命在于运动。”  他又是一拍大腿:“太对了!生命即是要运动,一运动起来浑身都是劲,全身所有细胞都活了起来。只要运动才干身体好,只要运动才干长命,只要运动人才有精力。”  我点了允许,又笑了笑说:“但是道学家说,生命在于静养。你说对吗?”  他若有所思,默不作声。我接着又说:“他看那山中老道,个个面皮光润,鹤发童颜,神采奕奕,动辄一百多岁,比那些每天运动的人寿高多了吧?他们但是从不运动,全靠静养。他再看,动物界啥寿数最长?是老龟吧?人称千年老龟嘛,一活即是几千岁。老龟它也是从不运动,趴在井底一动不动,那真的是静养啊!”  他点允许:“也对。”  我又说:“但是哲学家说,生命在于平衡。”  这下他很快就允许同意:“不错。”  我拍拍手中的黑格尔:“我就信赖哲学家。”  这是其时应时应景的几句玩笑话,往后一想,还真有几分道理。人生的支点不即是平衡吗?也可以说是“不偏不倚”吧。  我有些中医兄弟,常听他们谈医论道,颇感医道通于世道,研讨一些医理,亦深得人生之妙。比方某人身上长了些脓疮,一看就晓得是体内热毒跑出来了,对这一病症,医家从来有两派:凉派以为,既是热毒外泄,下凉药清热泻火即是;但寒派则以为,热毒之所以猖狂,是因为患者的体质不强,此刻若下凉药,必伤元气,体质更亏;这时不光不能用凉药,反而要温补,体质增强了,热毒虽一时不能消除,也不能为非作歹了。看来都有道理。比方敌人攻来,一方建议迎头痛击,一方建议构筑城墙。温寒两派,各不相谋,各立门户,争论不休。名医则以为,坚持体内平衡,需泻则泻,宜补则补,以中庸为用。  从医道亦可悟出为人、结交之道。从大体上说,结交处人,亦须平衡,不疏不密,坚持必定的间隔。密则生过节,疏则出纰漏;间隔是庄严,间隔是信赖,间隔能使友谊更深,间隔能使人对你愈加尊敬。当然,也还要看具体情况。豪情深笃的兄弟,那就无妨“君子之交淡如水”,一年半载不照面,甚至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仍然不伤友谊,有难处说一声,照样为你奔波;豪情浅的兄弟就不行了,几天不打招待,或许就把你忘了。所以,深友宜淡处,淡友需浓交。这是结交。再说处人。  和人共处,往常若素,假如你俄然对他冷漠了,他会在心里想:我是不是在哪儿开罪他了,所以对你生出戒意。假如你对他俄然热心起来,他又会想:你是不是有啥需求于我?是不是你干了啥见不得人的勾当,怕我晓得了?特别是对你有误解的,越要淡然处之,让误解在时刻中自消;你假如因而过疏,误解必然加深;你假如想对他密点,在你看来,好像要证明你对他没坏心,无恶意;在他看来就不是这样了,他会想:你看,这是真的吧?做贼心虚,假热心,令人作呕!误解就被证实。  做人难哪!处人结交,宜疏则疏,宜密则密,以平衡为佳。  做人之道,亦可延伸到为官之道。从为官来看,一是处人,二是干事。  先说处人。我知道一位官员,一步登天,三年连升五级,官居高位。其人水平通常,才能通常,政绩通常,也没听说他有啥大的来头。是啥原因使他春风得意呢?他本来的领导、搭档、部下,自觉构成一个班子,认真研讨,成果发现他的奥妙:他夫人是电脑专家,他让夫人专门为他规划了一套处理官场联系的软件,叫“官场网络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他把省、市、县编成ABC三级,再把各级关键人物依据其身份、位置、效果编成号码,比方,省级是A级,省里的关键人物就别离编成A1、A2、A3等等,市级是B级,市里的关键人物就别离编成B1、B2、B3等等,照此类推。一年到头,哪一天该访问谁,选用啥办法访问等等,都输入电脑。每天翻开电脑,只需输入当天日期,再按回车键,电脑立刻就通知你今日应该去访问谁,选用啥办法,带多少礼物礼金等等。电脑是客观的,所坚持的准则,自然是平衡。  在官场,切忌投靠某一人。身在官场,与上头领导的联系当然是至关重要的,但这里有个度的把握疑问。从轻处说,把握欠好,就会被人以为是卑躬屈膝溜须拍马。当然,群众意见狗屁都不顶,但形象也不能说一点都不重要吧?从重处说,投靠或许会给你带来较大利益,但一起也存在巨大的危险呀。谁都不是神仙,不能料事如神,要是站错了队,你的与之俱荣的期望就成了与之俱损的成果。你输得起吗?比方,一个单位假如分红两派,两个喽罗,两大阵营,你投靠A,他投靠B,所以你成了A的人,他成了B的狗。官场无定数,假如A俄然间倒了霉,而B又荣登宝座,你的下场还用问吗?  王蒙先生说:“不把自个轻易地绑到某个人的战车上。”这但是至理告诫哪。  单位里几个领导意见纷歧,彼此矛盾,对某些人来说,是大好时机,正巧借此靠一个卖一个亲一个臭一个,来给自个寻觅提升的时机立身的位置,这但是最最危险的。你想,你靠的人,即便取得权势,不必定记住你,比你联系亲的人多的是,而你开罪的那个人,就要记恨你一辈子。且不说你开罪的那人明日是不是取得权势,官场是奇妙莫测的,此刻闹矛盾的几个人,或许过几天联系俄然变好了,团结一致了,你又成了啥人呢?  官场如战场,那里虽不见硝烟,不见刀光,不见枪戟,但处处是圈套,不时有地雷,所以仍是小心翼翼,保安全重要。仍是古人说的好:安全是福哇。  再说干事。官场主要是人难缠,事不多,很简单。说白了,即是不能不认真,也不能太认真,最佳是用中庸,走半步:早半步或晚半步。早半步可得习尚之先,晚半步不冒无谓的危险。但不能早一步或晚一步。早一步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晚一步就会他人牵牛你拔桩;早一步花还未开,晚一步瓜已落去。半步就不同了,早半步嫩蕊初放,晚半步瓜熟蒂落,不用你着手去摘。  所谓平衡、中庸,并不是一些人所了解的折中、一半对一半的意思,而是要灵活运用。比方秤吧,秤砣就要依据物体的重量,在秤杆上摆布移动。个中奥妙,在此难以说透,你自个把握吧。  孔子云:“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在夫子看来,中庸乃至高境地,做到很难。不过,现代人比孔子那时前进多了,啥都能办到,况且中庸?你说是吗? 学历教育

......
[阅读全文]

14-12-07

Permalink 10:40:52, 分类: default

所谓奋斗,其实也没多艰难

点击打开链接 许多人问我:“读了你的书,觉得你那么拼,这样日子累吗?”许多人看完我写在北京租房的文章问我:“这么艰苦的条件,要我底子坚持不下来。”看到这些话的时分,总觉得惊讶,由于自个心里并没有觉得过得艰苦。或许我是一个对物质需求不高,也对自个对比严苛的人。回顾过去的日子,并不绚烂,也不惨痛,只要深入,没有懊悔,也没有惋惜。我看得见自个的成长,看得见自个的改变,因而对得到如何的回报,不论巨细都心之安然地承受,这就够了。或许是选秀节目里流着眼泪讲完的斗争故事太多了,许多人都会觉得斗争必定是件常人难以忍受、说起来都必须流眼泪的事儿。可事实上,所谓无法忍受,无非是“由奢入俭难”罢了。离开了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有,便会觉得自个早起挤公交吃盒饭即是苦,租个小房子没空调即是苦,上班被领导骂几句,被搭档翻个白眼,乃至出门被一片落叶“啪叽”打脑袋上也能落下泪来。可这即是年青人的日子本该有的姿态,这究竟苦在哪里了?我收到许多读者的来信,都跟苍茫有关。不是大学读错专业,即是作业不喜欢,再或者即是自个应该去大城市开展,不该窝屈在小地方,似乎全国际的人都摆错了自个的位置。本来,人生中哪个期间都会有迷惑和苍茫,跟有没有钱,成功与否都没有联系。这国际有许多让人觉得格外勉励的人,并不是由于他们都活理解了人生,而是由于他们更情愿在遇到问题的时分多自省和思考,更能安然地承受每一次费事的发作,并有满足的信仰不断打碎自个,捏出一个全新的自我。鼹鼠说过一句话:“假使你的日子里啥费事都没有了,那你离死也不远了。”每次我遇到问题和费事心急火燎的时分,总会想起这句话,便会幸亏,自个还好好地活着。
上星期开始上研究生课程,课堂上教师讲了一个道理,信仰对人的行为和开展有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也即是你是如何想的,便会如何行动。记住我刚实习一个月350块钱薪水的时分,便开始策画,如果想5年内买房,首付至少要多少,每年需求赚多少存多少;看到他人生孩子在环境优美但价格昂贵的私立医院,我便也觉得等我生孩子的时分也要去这样的医院。这种主意或许许多人会觉得俗,不文艺清新,这不即是攀比吗?但对我这种爱“钱”的人来讲,这是一种日子的信仰,斗争对我而言,即是由一个个信仰构成的,有信仰,日子就不会苦,也不会难。
我有一个兄弟,中专结业,爸爸妈妈都是一般农民,他在北京一向日子在最底层。我知道他的时分,他就像承受过传销蛊惑相同,极度信任自个5年后会去美国开展,必定能成为富豪。前不久,他真的带着老婆孩子日子作业在了美国。或许你会说,他在美国也是屌丝。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实现了第一个梦想。有信仰的人,将来都不会差。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0:34:26, 分类: default

所谓奋斗,其实也没多艰难

点击打开链接 许多人问我:“读了你的书,觉得你那么拼,这样日子累吗?”许多人看完我写在北京租房的文章问我:“这么艰苦的条件,要我底子坚持不下来。”看到这些话的时分,总觉得惊讶,由于自个心里并没有觉得过得艰苦。或许我是一个对物质需求不高,也对自个对比严苛的人。回顾过去的日子,并不绚烂,也不惨痛,只要深入,没有懊悔,也没有惋惜。我看得见自个的成长,看得见自个的改变,因而对得到如何的回报,不论巨细都心之安然地承受,这就够了。或许是选秀节目里流着眼泪讲完的斗争故事太多了,许多人都会觉得斗争必定是件常人难以忍受、说起来都必须流眼泪的事儿。可事实上,所谓无法忍受,无非是“由奢入俭难”罢了。离开了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有,便会觉得自个早起挤公交吃盒饭即是苦,租个小房子没空调即是苦,上班被领导骂几句,被搭档翻个白眼,乃至出门被一片落叶“啪叽”打脑袋上也能落下泪来。可这即是年青人的日子本该有的姿态,这究竟苦在哪里了?我收到许多读者的来信,都跟苍茫有关。不是大学读错专业,即是作业不喜欢,再或者即是自个应该去大城市开展,不该窝屈在小地方,似乎全国际的人都摆错了自个的位置。本来,人生中哪个期间都会有迷惑和苍茫,跟有没有钱,成功与否都没有联系。这国际有许多让人觉得格外勉励的人,并不是由于他们都活理解了人生,而是由于他们更情愿在遇到问题的时分多自省和思考,更能安然地承受每一次费事的发作,并有满足的信仰不断打碎自个,捏出一个全新的自我。鼹鼠说过一句话:“假使你的日子里啥费事都没有了,那你离死也不远了。”每次我遇到问题和费事心急火燎的时分,总会想起这句话,便会幸亏,自个还好好地活着。
上星期开始上研究生课程,课堂上教师讲了一个道理,信仰对人的行为和开展有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也即是你是如何想的,便会如何行动。记住我刚实习一个月350块钱薪水的时分,便开始策画,如果想5年内买房,首付至少要多少,每年需求赚多少存多少;看到他人生孩子在环境优美但价格昂贵的私立医院,我便也觉得等我生孩子的时分也要去这样的医院。这种主意或许许多人会觉得俗,不文艺清新,这不即是攀比吗?但对我这种爱“钱”的人来讲,这是一种日子的信仰,斗争对我而言,即是由一个个信仰构成的,有信仰,日子就不会苦,也不会难。
我有一个兄弟,中专结业,爸爸妈妈都是一般农民,他在北京一向日子在最底层。我知道他的时分,他就像承受过传销蛊惑相同,极度信任自个5年后会去美国开展,必定能成为富豪。前不久,他真的带着老婆孩子日子作业在了美国。或许你会说,他在美国也是屌丝。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实现了第一个梦想。有信仰的人,将来都不会差。

......
[阅读全文]

14-12-05

Permalink 23:10:03, 分类: default

只要一个,微小的位置

点击打开链接 你看这个国际,不只拥堵,而且人人都想做大事。这个即是咱们80后的国际吗?它是怎么了?
假如我是记者,我可不可以只一篇篇地打磨写作,即使到了35岁、45岁、55岁?我可不可以仅仅以一篇篇报导而骄傲,却不因没有变成主编、名人而羞愧?
假如我是手工人,我可不可以没有开连锁店的愿望,一辈子只沉溺并恋爱于做手工?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3:09:41, 分类: default

只要一个,微小的位置

点击打开链接 你看这个国际,不只拥堵,而且人人都想做大事。这个即是咱们80后的国际吗?它是怎么了?
假如我是记者,我可不可以只一篇篇地打磨写作,即使到了35岁、45岁、55岁?我可不可以仅仅以一篇篇报导而骄傲,却不因没有变成主编、名人而羞愧?
假如我是手工人,我可不可以没有开连锁店的愿望,一辈子只沉溺并恋爱于做手工?

......
[阅读全文]

14-12-02

Permalink 23:11:35, 分类: default

上班族学习英语最好的方法

    对于上班族来说,总有一些外语情结--学英语是有用的,扔了可惜,但毕业好几年了,捡又不知从哪儿开始。那么上班族到底该怎样学英语呢?又有什么样的方法和窍门? 
 大多人学英语是多次放弃、重来;再放弃,再重来。开始都是怀着积极的心态,投入到英语学习的战斗中去。然而,学着学着,就感觉要"坚持"不住了,想要放弃。开始总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为此而郁闷。后来才发现解决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难。   
要学会精神转移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3:10:35, 分类: default

上班族学习英语最好的方法

    对于上班族来说,总有一些外语情结--学英语是有用的,扔了可惜,但毕业好几年了,捡又不知从哪儿开始。那么上班族到底该怎样学英语呢?又有什么样的方法和窍门? 
 大多人学英语是多次放弃、重来;再放弃,再重来。开始都是怀着积极的心态,投入到英语学习的战斗中去。然而,学着学着,就感觉要"坚持"不住了,想要放弃。开始总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为此而郁闷。后来才发现解决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难。   
要学会精神转移 

......
[阅读全文]

14-12-01

Permalink 23:12:25, 分类: default

好的学习方法和学习小窍门

 一、提高听课的效率是关键。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许夫非的博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